武汉市新洲区法轮功学员受迫害纪实(六)

迫害手段无所不用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四月三日】(明慧网通讯员湖北报道)以上概括了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手法:残酷虐杀、非法判刑、非法劳教、非法洗脑、非法绑架抄家拘禁等。其实要概括中共的迫害手法,几乎是不可能的,因为只要您想得到的,它都能做得出来;而它做得出来的,却往往是您想不到的。因为我们正常人类的思想和行为是有底线的,而中共做事是没有任何底线的,它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可以不择手段,可以突破任何道德与法律的准则,用它的话说就是“不惜一切代价”!它的思维是“没有边际”的,它的恶行也是正常人绝对想象不出来的。

(一) 迫害手段

新洲区610办公室为了个人私利,遵从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的密令,伙同或胁迫职能部门迫害法轮功学员,使用的迫害阴招不计其数:

1、强制洗脑:强迫法轮功学员看攻击、诽谤法轮功的录像带,强制接受它们的歪理和谬论,强制写保证书、决裂书、揭批材料等;
2、电棍击;
3、吊铐、背铐、脚镣手铐、铐手抱树;
4、拳打脚踢、撞墙、掌嘴、打耳光;
5、辱骂法轮功学员;
6、恶警在后面打,要法轮功学员在前面边挨打边跑,象赶驴马那样;污辱法轮功学员人格;
7、长时间不准法轮功学员上厕所、不准睡觉,使人神志不清,24小时被人监视;
8、强行灌食,用橡胶管从鼻孔插进胃里;
9、私闯民宅,打人,非法抄家,抢走大法书籍资料、炼功磁带,家用物品;
10、采用株连政策,对坚定修炼的法轮功学员的单位和家庭施加压力,相关领导受批评,取消评选区、市、省各级文明单位的资格、实行法轮功一票否决、限制法轮功学员子女升学就业,挑动群众恨群众,群众斗群众;致使法轮功学员在单位家庭乃至社会上受到种种歧视。
11、开除工作、降级降工资、扣发工资;
12、非法罚款,全区法轮功学员实际罚款金额总数达40多万元,造成法轮功学员家庭经济损失达两百多万元左右。

以下我们再略举几例,让大家进一步看清中共的迫害手法与流氓嘴脸。

(二)实施“经济上截断”政策,逼迫法轮功学员屈服

中共邪党有个邪恶理论叫“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加上中共掌握了几乎全社会的资源,所以它就极其邪恶的制定出了“经济上断绝”的迫害政策,对法轮功学员实施开除公职、停发工资或退休金、追回住房、干扰就业、破坏经营等种种迫害。

二零零一年一月一日,新洲区职业高级中学教师,陶佳平(男,27岁),依法上访,却被公安机关押,区教委还决定对陶佳平予以辞退。新洲区被无理开除公职的还有蔡如芬等学员。还有一部份学员被停发或减发工资或退休金的,如童菊兰被所在单位区教委减发退休金。新洲区计生委医师王水香工资被降三档,新洲区孔埠堤围学校原教导主任陈志慧被绑架,罚款,开除公职,非法劳教一年半。
据明慧网二零零五年八月十二日报道,中共对坚持修炼的法轮功学员开除党籍、工作,各单位、居委会、村委会,组织人蹲坑、监视、上门骚扰、威逼、利诱等卑劣手段。据不完全统计,全区共开除了46名法轮功学员,有的是党籍、工作双开除、有的察看一年。

中共的目的是迫使法轮功学员屈服,如果法轮功屈服了,那么中共又获得了一次能量的补充,它就能够更加肆无忌惮的迫害全国人民。可是法轮功学员是修炼人,是看淡了世间名利得失的修炼者,所以法轮功没有屈服,也永远不可能向邪恶屈服。这样,中共自己就要倒了,中共是自己把自己消耗完了,自己倒的。

(三)株连、连坐,整合一切力量向法轮功学员施加压力

中共邪党也知道它的理论不得人心,绝对不能靠“以理服人”。所以它就要搞“以力服人”和“以利服人”,它的办法是现代人无法想象的——把古代的连坐恶法用到极致。

搞全家“连坐”,目的是利用亲人的亲情向法轮功学员施加压力

中共搞了株连家属的“连坐制”,制定了所谓的“法轮功一票否决制”。新洲区有个年轻人报名参军,各方面都合格,政审时因为他母亲修炼法轮功而不被录取。

亲情本是人间的高尚情怀,可是中共硬是把亲情扭曲过来运用,如果你坚持修炼法轮功,它就造谣栽赃说你不顾亲情、伤害亲情。其实真正破坏家庭、违背亲情伦理的正是中共,我们在前文的诸多案例中足以看出这一点。

中共使用的是强盗逻辑——先把你和亲人都绑架起来,然后要挟你,如果你不答应中共强盗的要求,它就说你不顾亲情。中共的邪恶,真是古今中外无出其右者。

希望所有法轮功学员的亲属都能认清中共的强盗嘴脸,分清是非,帮助亲人抵制迫害。

搞单位“连坐”,目的是利用常人的利益之心向法轮功学员施加压力

中共还搞了株连单位的“连坐制”,制定了所谓的“挂钩制”和“法轮功一票否决制”,什么都与法轮功问题“挂钩”。新洲区一中有一年应被评为先进单位,就因为区一中教师蔡如芬不放弃信仰“真、善、忍”而把区一中的先进单位给取消了,一中所有职工的奖金都泡汤了。从而达到让全校教职员工仇视法轮功学员的目的。

中共还搞出了“第一把手负责制”,如果某地方、某单位的第一把手没有完成迫害法轮功的指标,就要丢乌纱帽。中国人把官位看的很重,所以中共恶党也就能钻这个空子,自上而下的施加压力推动迫害。

其实,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才是单位和领导受伤害的真正原因。可是中共却栽赃说:单位是被法轮功学员连累的,从而煽动不明是非者对法轮功的仇恨。

其实真正错误的是中共制定的这种迫害政策和连坐政策。可是很多世人却往往因为中共“势大”,而把中共的任何邪恶规定都当作是第一位的、不可改变的东西,从而把仇恨的矛头对准法轮功,都向法轮功学员施加压力。随着法轮功真相的传播和法轮功学员表现出的坚韧,世人“妥协”了,越来越多的人转而要求中共停止这祸国殃民的迫害政策。

(四)放纵人的恶性,从而为迫害政策不断注入动力

中共是个彻头彻尾的邪教,它的一切都是邪的,不得民心的。那么,它要发动和维持这么一场极不得民心的迫害运动,怎么才能办到呢?它就必须依靠放纵人的各种恶性,特别是放纵人的私心和贪欲,才能为迫害行动不断注入黑色的能量。

在整个迫害法轮功的过程中,中共为了打击“真善忍”,一直在挑起和放纵人性中负的一面:假、恶、斗、抢……其中,放纵恶人恶警抢掠法轮功学员的财物就是一个体现。

纵容下层恶官抢掠财物、勒索钱财

新洲区的中共恶人对上访学员普遍进行勒索,有的学员被勒索高达四千多元。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份,新洲区阳逻街五名法轮功学员依法上访被恶警截回,阳逻街水陆派出所对每位法轮功学员非法罚款三千元(既未开收据,也未写收条)并答应一年后退款。一年后学员几次去该所要求退款,都不予办理。

中共的上层知不知道下面的人在肆意抢掠呢?知道的。上层就是希望下面的人在“执行政策”过程中能够个人捞油水,从而更加卖力的“执行政策”。所以谁对中共的反腐败抱有希望,谁就一定会上中共的当。

设立“重奖”收买良心

中国真有人提出“良心值多少钱一斤?”然而中共确实在收买着官员、党员和各种有意泯灭良知者的良心。

自二零零四年五月份以来,邪恶“610办公室”先后多次召开全区上下所属单位有关人员秘密黑会,制定了鼓励人民犯罪、出卖良心的举报政策,声称举报一个法轮功学员奖励1000或500元。

二零零三年七月二十九日,为绑架新洲区仓埠镇法轮功学员张晨耀,武汉市公安局奖励新洲区分局2万元,奖仓埠派出所2千元,奖励举报恶人4千元(悬赏公告上奖举报人5千元)。

在中共的重金收买之下,加上中共媒体的造谣欺骗,使不少中国人真的愿意昧着良心,恶意“举报”法轮功学员讲真相、反迫害、救世人的善举。其实,中共收买良心的重奖政策,是极端害人的,它将使举报者堕落到万劫不复的深渊之中。

(五)造假宣传,煽动仇恨,妄图把迫害变成“全民参与”的运动

中共发动迫害运动,历来要靠谎言欺骗来煽动仇恨,拉民众“入伙”参与迫害,臭名昭著的“天安门自焚”就是中共造假宣传煽动仇恨的典型。

不惜成本,大肆造谣宣传

中共为镇压法轮功不惜动用四分之一的国力,其中相当一部份资源用于造假宣传上。例如,二零零三年,新洲区邪恶之徒利用宣传车广播在街道上散布污蔑法轮功的言论,并在新洲水泥厂及各中小学校内张贴污蔑法轮功的文章图片。

利用权力控制社会各系统,到处传播有害谎言,特别是毒害学校师生

中共是个极权政体,控制着全社会的各个子系统直至社会的每一个细胞。因此,在历次迫害运动中,中共都能够迅速的把有害谎言传达到社会的各个角落。

二零零四年春,新洲“610”刘俊顺等人在各乡镇、中小学举办诬陷法轮功的“画展”;八月份在全区到处张贴、书写、悬挂诬陷法轮功的横幅和标语;九月份通过新洲区广播电视台播放诬陷法轮功的电视节目,让各中小学学生签名、写作文反对法轮功,观看诽谤法轮功的影片,编写教唱诬蔑法轮功的歌曲。甚至大量印制《新洲区反×教教育专刊》的报纸在全区各地散发,还排演诬陷法轮功的节目,以达到欺骗毒害民众的目的。

中共610办公室向全区各乡镇、场、居委会各个学校发放造谣资料(图片画册、内部资料各一本),题目是《农村反×教警示教育宣传提纲》,内容都是一些编造、歪曲法轮功的东西,非常恶劣。

明慧网二零零四年三月八日报道:新洲区给各学校(包括小学、初中、高中)分发一批邪恶的宣传画(一套共15张),要求各学校办一次展板。其中某高中不仅要办展板,而且还要放所谓的“警示”光盘来毒害无辜的学生,并要求各班以此办一期黑板报。今年二月份教育系统在610的指使下,每所学校(高中、初中、小学)硬性规定展出7天,有的学校还派了专职人员去讲习,直接毒害学生,还有专人督促检查。据了解,农村有的学校知道大法好,没有配合邪恶。

二零零四年五月份,新洲区中共“610办公室”先后多次召开全区上下所属单位有关人员秘密黑会,与会者每人发放《农村反×教警示教育宣传提纲》1份,唆使他们煽动世人仇恨法轮功。在教育系统,不法官员们强迫每个学生写作文诽谤法轮大法和创始人;强行分派任务从城关到农村,挂横幅、写标语恶毒污蔑诽谤。

二零零四年十月二十三日,在中共新洲区委610办公室的指使下,各地组织不明真相的人在各社区散发了大量的《新洲区×教警示教育专刊》的谎言宣传报纸,毒害群众,煽动不明真相的群众仇恨法轮功。报纸内容都是一九九九年七月镇压法轮功时电视、报纸上反复报道的污蔑和诽谤法轮功的捏造材料。

新洲区各居委会还直接指挥,在大街小巷张贴污蔑法轮功的标语。

中共新洲区610办公室还指使各学校毒害学生,搞各种迫害法轮功的活动,如邾城街中心小学搞的《邾城街中心小学“带法回家”活动答题卡》,阳逻中心小学搞的《阳逻街中心小学反×教宣传活动资料》,学校还利用班会、专刊、作文等形式诱骗学生说法轮大法的坏话,甚至还要逼迫家长签名参与迫害法轮功。

二零零八年,新洲区第一初级中学某些不明真相的老师强迫7年级(初中一年级)学生写所谓“崇尚科学”的作文,打着崇尚科学的幌子,诽谤大法,毒害世人(特别是涉世未深的孩子)。

中共的谎言宣传对小孩子的毒害确实很深。例如,二零零五年,新洲区某地一名小学生,声明退出邪教恶党附属组织少先队之后,拒戴红领巾,遭到学校执勤小学生用竹板罚打手掌心,十几天来每天都如此。该学生告诉执勤小同学:“我已经退队,你不能这样管我、打我”,那执勤小学生却狠狠地讲:“我就是要管你,打你,怎么样!”被打的学生家长到学校找学校找老师谈话不要这样对待学生后,情况才有所改变。人本善良,这名执勤小学生还那么小,就变的如此蛮横、暴力,谁之过也?中共邪党!

中共的险恶不是一般人所能想象的。中共其实是当今最大的黑社会组织,为了稳固它的统治,它恨不得每一个党员、每一个官员、每一个百姓,都跟它一样杀人、犯罪、沾上血腥,就象入伙黑社会必须先杀一个人一样,这样它就能牢固控制全社会中的每一个公民,其居心何其毒也。

对抵制谎言宣传的法轮功学员则无情迫害

二零零四年,新洲区邪恶宣传事件出现后,有的法轮功学员直接深入学校将造假宣传画当场撕毁,有力地震慑了邪恶。事隔不久,新洲区在武汉市副市长程康彦的指使下绑架6名法轮功学员至刘集洗脑班。陈康彦宣称要办三期洗脑班,“要讲指标”。例如,洪桂珍、陈礼红两位法轮功学员就是在销毁造谣诽谤横幅和标语时被绑架并被非法押送到武汉看守所迫害的。

七、武汉市新洲区恶人榜

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是集团犯罪,决不是用“政治路线错误”之类的借口能推脱得了的。中共在新洲区建立的“610”体系,是新洲区迫害法轮功的直接凶手。新洲区恶人恶行已在收集中,犯罪份子必将受到法律追究。

(一) 武汉市新洲区恶人榜(部份)

湖北省610头目 黄兆林
省委副书记、市委书记(前湖北省公安厅厅长)陈训秋
湖北省公安厅副厅长 赵志飞
武汉市610主任 邓斌
武汉市委副书记、政法委书记 程康彦
武汉市公安局一处恶警 邱汉生 廖莲芝 赵明利 徐牲荃(住王家墩机场附近)
武汉市何湾劳教所二大队恶警 张义 高君安 李靖
新洲区610主任 刘俊顺
新洲区“610办公室”副主任 汪周明
新洲区“610办公室”办事员 陈广生
万勇:原武汉市新洲区区委书记 电话:
李尚玉:原武汉市新洲区区长
余尚达:原武汉市新洲区政法委书记 电话:(027)86929388
冯丛捌:原武汉市新洲区政法委书记 电话:(027)86920216
吴艳哺:原武汉市新洲区政法委书记区610办主任
雷世清:原610办公室主任、现信访办主任 电话:13871531628
汪敬业:原610办公室副主任 原在洗脑班
周英杰:现司法局科长,原在洗脑班
肖国安:原在洗脑班
邱平生:原在洗脑班
马苏军:原武汉市新洲区公安分局副局长 分管迫害法轮功
潘国胜:武汉市新洲区公安分局副局长 分管迫害法轮功
王春保:武汉市新洲区公安分局副局长 电话:(027)89352068
陶望生:原武汉市新洲区公安分局一科科长电话:(027)86911923、(027)86926228
罗文福:原武汉市新洲区公安分局一科科长 电话:(027)86921759
夏小华:武汉市新洲区公安分局一科
姚国安:武汉市新洲区公安分局一科 电话:(027)86911679
朱雪飞:武汉市新洲区公安分局一科教导员 电话:(027)86912608
栾水旺:武汉市新洲区公安分局一科科长

罗勇宏:武汉市新洲区公安分局一科科长
朱怀清:原武汉市新洲区教委主任 电话:(027)86922830
舒子松:原武汉市新洲区教委书记 电话:(027)86922403
梅兴海:原武汉市新洲区教育局纪检书记 电话:(027)86916001
柯文:原武汉市新洲区教育局纪检副书记 电话:(027)86927927

(二)新洲区“610办公室”头目刘俊顺恶行

刘俊顺:新洲区“610办公室”头目,新洲区李集人,疯狂迫害法轮功。(妻子邱珍爱,清安村人;儿子刘帆(音)在上海工作;岳父邱金咏,清安村人,邾城街街道退休会计)

刘俊顺上任以来,不遗余力的打压法轮功学员,大批的法轮功学员遭到残酷迫害。在他的指使和纵容下,凤凰镇法轮功学员郭春生被活活打死。这笔血债,刘俊顺难辞其咎。

刘俊顺伙同周英杰等人多次非法抓捕大法学员,用尽种种卑劣手段,非法拘留、劳教、强制洗脑,使很多大法学员及其家人精神、肉体、经济上承受巨大痛苦。有的法轮功学员在走亲戚时被抓;有的在家聊天时被抓;有的在上班时被抓;有的在地里干活时被抓;有的在清除诬蔑法轮功标语时被抓;有的在讲法轮功被迫害的真相时被抓;有的为法轮功学员说句真话时被抓。

二零零四年,刘俊顺迫害法轮功达到不可理喻的程度,春季在各乡镇、中小学举办诬陷大法和创始人的“画展”;八月份在全区到处张贴、书写、悬挂诬陷大法的横幅和标语;九月份通过新洲区广播电视台播放诬陷大法和创始人的电视节目,让各中小学学生填写反对大法的表格,观看诬陷大法和创始人的影片,编写教唱诬蔑法轮功及其创始人的歌曲。甚至大量印制《新洲区反×教教育专刊》的报纸在全区各地散发,还排演诬陷大法的节目,以达到欺骗民众,毒害众生的目的。

(三)新洲区凤凰镇政法委书记高子六恶行

高子六:中共凤凰镇委副书记兼政法委书记,二零零三年十月三十日晚,在刘俊顺的指使下,带领罗银河、周焰锋、徐红平、郭文兵、范福华(凤凰镇法庭副庭长)等人,在强行绑架郭春生的过程中将他暴打致死,高子六负有主要的刑事责任。其次,高子六还对迫害张丛菊致死一案负有主要责任。此外,高子六还带头参与了对盛国宏等人的绑架迫害案。

(四)新洲区公安局国保大队丁晓光恶行

丁晓光:新洲区公安局国保大队(一科)教导员,男,五十岁左右。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份迫害法轮功开始后,丁晓光秉承恶党旨意,无论是在派出所工作期间还是在一科工作期间,仇视大法,仇视法轮功学员,对法轮功学员实施抄家大打出手,送劳教等进行各种迫害。二零零八年七月上旬,对周红梅、朱游山、柳玉红、范长英,张秋莲等多位法轮功学员的批捕和非法判刑负有不可推卸的法律责任。

八、新洲区迫害法轮功的人遭恶报实例

善恶有报,祸福自招。任何人都不是坏事干完就完了,坏事干完了是要负责任的,不管是高官还是平民百姓,都是一样。任何罪行都逃不过“法治”和“天惩”。在天怒人怨之中,中共的迫害与强权是越来越难以维持了。法轮功反迫害,给中国人带来了自由与新生的希望。过去有谁敢抵挡中共的倾国迫害?中共想整谁,连国家主席都顶不过三天。可是,中共迫害十一年多过去了,法轮功依然屹立不倒,而且洪传至全世界,并受到世界各国政府和人民的重视和褒奖。

目前,中共迫害法轮功的元凶及其帮凶已是四面楚歌、名声狼藉,江泽民、罗干、薄熙来、贾庆林、吴官正等五名中共高官被以“群体灭绝罪、酷刑罪”在西班牙法庭起诉,同时,阿根廷法院第九法庭已下达国际通缉令逮捕江泽民、罗干。正义审判已经拉开序幕。这就是“法治”方面的报应。

还有“天惩”。中共迫害法轮功的暴行已是天谴神怒,所以“610”的职位成为死亡职位,因迫害法轮功而受到恶报离奇死亡的例子比比皆是。

(一)恶报实例

◆董旺喜,凤凰镇原中共副书记,在分管迫害法轮功期间,积极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指使别人撕毁大法标语,后患绝症在痛苦煎熬中死亡。

◆施玉霞,阳逻街关上居委会中共书记,在区、街两级政府的威逼利诱下,卖力的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特别是二零零四年组织悬挂诽谤法轮大法的横幅、散发诬陷法轮大法及修炼者的传单、并试图利诱恶人举报法轮功学员。由于一直不思悔改,终于招来天惩,其丈夫要与她闹离婚,她又突患肺癌,在极度痛苦中死去。

◆郭义生,男,曾任新洲区凤凰镇安保队队长,杨元嘴村人,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来,一直追随江氏犯罪集团迫害法轮功学员,多次参与绑架、监视、骚扰法轮功学员,进行违法抄家,撕毁、涂抹大法真相标语。当地法轮功学员本着慈悲善念,多次对郭义生及其家人讲法轮功真相,劝其停止作恶,免遭报应。他却叫嚣:“我什么也不信,共产党给了我钱,我就是要为共产党卖命,怎么就没见报到我头上。”二零零九年八月二十三日,郭义生被一辆从麻城开往武汉方向的大巴客车撞倒,在被送往武汉抢救途中死亡,时年五十四岁,为自己的生命与未来画上了悲哀的句号。

◆李业冰,新洲区孔埠社区警务室值班员,男,31岁,散发邪恶报刊,毁大法真相条幅,监督法轮功学员。在一天抹撕大法标语时遭报,血管爆裂而死。

◆郑红平,武汉新洲仓埠派出所恶警,平时横行乡里,欺压百姓。镇里乡外百姓送他个绰号:半掉子。从江氏流氓集团迫害大法开始,他就充当邪恶的马前卒。在一次毒打法轮功学员林宝洲后的一天,一群老百姓拦住警车,指名道姓要郑恶警下车,并当着其他警察的面将他打得满地爬行,叫爹求饶,车里的同行没有一个吱声,更别说劝架。可见郑恶警是名符其实的坏,被老百姓深恶痛绝,见到此事的乡里邻居没有一个不说“活该”的。

◆李先文,新洲仓埠派出所恶警,甘当邪恶帮凶,在仓埠镇东窜西跳,到处去抄法轮功学员的家,并多次参与毒打法轮功学员,连年龄较大的李婆婆也不放过,下毒手狠打。打完后当晚遭报,肚子疼得厉害,慌忙送到武汉医院动手术。

◆杨金于,新洲凤凰派出所恶警。追随邪恶之首参与迫害大法及法轮功学员,死心塌地,麻木不仁地干坏事,对法轮功学员大打出手,后遭报,出车祸,24小时不省人事。

◆高翔,新洲区法院法官。二零零九年非法冤判周红梅、朱游山、柳玉红、范长英等四位法轮功学员二至三年。又非法冤判法轮功学员张秋莲三年,之后不久脚就严重挫伤,很长时间没有康复。

◆汪建华,男,将近50岁,新洲区汪集街道安仁村小学校长。二零零四年九月担任校长后,极力跟随恶党,诽谤大法,多次在学校广播中诋毁大法,煽动学生仇视大法。二零零四年腊月,感觉身体不适,确诊为肺癌晚期,二零零五年死于肺癌。

◆李宏胜,男,三十二岁,原为新洲区仓埠初级中学教师,兼学校综治办主任,兼中共团支部副书记,他始终遵从中共旨意,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造下罪业。二零一零年七月九日晚九时,李宏胜骑摩托车带着妻儿出外兜风时与一电动车相撞,将肋骨撞断后插入心脏,当场死亡,妻儿伤重住院。

◆周和平,新洲区阳逻粮食部门职工,受当地派出所指使,撕毁法轮功标语后,几天内招来车祸,在痛苦中死亡。

◆杨宴兵,新洲区武湖乡人,追随邪党参与迫害法轮功,死心塌地地干坏事,毒打法轮功学员,法轮功学员好言劝善不信,几天后,在汪集出车祸死亡。

◆雷婆婆,住新洲区邾城街,听从区“610”的恶令,监视法轮功学员,并到处散发诬陷法轮功的传单,后遭报,暴死。

◆杨婆婆,邾城街古城南路居民,对法轮功师父和法轮功不敬,不听法轮功学员的多次劝告,后遭报应,被汽车压成肉酱。

◆李九伢夫妻,新洲区孔埠河口村人,李九伢在村干部威逼下抹大法标语,做一天得30元钱。几天后,有法轮功学员向他讲真相,他说:“我不相信那些,只要有钱赚。”其妻子还大骂该法轮功学员。过了两个月,李九伢生了一场大病,经医院检查是胃癌,花了五万多元钱也没治好,死于二零零五年八月上旬。其妻子于八月三日左右遭恶报患癌症死亡,三次准备出棺,每次都下起了大雨,雨下个不停。按农村的习俗,到时间一定要出棺,没办法只好搭棚子。结果致悼词时棚子被风吹垮,准备入土时,雷雨交加。村民都议论说:“不知做了什么坏事,遭上天这样的惩罚!”

◆朱雪飞,原在新洲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听从中共邪党的命令多次迫害法轮功,结果年纪轻轻的就中风了,遭病痛的折磨,想到是自己迫害法轮功的报应,现已调离这个专门迫害法轮功的位置。

迫害法轮功遭恶报的例子不胜枚举,还有将墙上的大法真相资料撕毁遭报死亡的,还有用棍狠打学员后遭报骑摩托车摔死的,还有自己作恶累及家人的……明智者知道其中的因果,审慎者“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只有愚狂者才哈哈大笑称之为“巧合”与“偶然”,而最终被这些“偶然”的报应“巧合”到自己身上,真是可悲!

(二)迫害者其实也是中共的受害者

有些参与迫害法轮功的人可能认为:政策是上边定的,我们只是执行者;有些人觉得“上面的压力太大”;也有些人看中了这是一个维持生计或者仕途升迁的本钱。殊不知人有旦夕祸福,天有不测风云,世间局势瞬息万变,谁能保证你有一天不会成为替罪羊?官场之中,从座上客到阶下囚,不也是眨眼之间的事吗?对法轮功信仰者的迫害不可能逃脱正义的审判。

再说了,政策是上边定的,但从非法抄家、巨额罚款、抓捕、审判、判刑,到用野蛮残酷手段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甚至致残、致死,随意蛮横的剥夺法轮功学员的申诉辩护权及家人探视权利等等,可都是下边干的,请问,这是哪些法律、条例规定的?是哪个上级指使的?有书面证据吗?

当历史真相大白于天下,非法迫害好人的都将遭到清算!那时,哪个上级会来替你承担罪责?

当年纳粹战犯被纽伦堡国际军事法庭公审时,希特勒罪恶政策的执行者、帮凶无一能幸免,而且漏网者,无论时日长短,被终生通缉。历史启示人们:执行命令决不会成为犯法逃脱惩罚的借口!

“文革”也是一面镜子:文革后期,中共为了平民愤,对迫害好人的“三种人”进行内部清查,北京市公安局长刘传新畏罪自杀,有数百名紧跟“四人帮”的公安、司法人员、军管人员,被拉到云南等地秘密枪决,家人得到的通知是“因公殉职”,很多文革中的风云人物都成了阶下囚。

历史的教训是深刻的,中共历次搞强权镇压运动维持不下去的时候,都会来一个“纠偏”、“平反”,然后推出一批替罪羊以平民愤。迫害法轮功这样一个涉及上亿人的大冤案,可不是个小事,劝君千万不要继续执迷不悟了,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一直都是暗箱操作,口头传达较多,不留痕迹,不就是到关键时候好推卸责任吗!

如果你还对自己及家人的未来负责,赶快明辨是非,立即停止迫害,善待法轮功学员就是善待自己!“祸福无门,唯人自招。善恶之报,如影随形。”

我们共同生活在这一片热土,都是乡里乡亲。我们相信你也原本纯朴,你也天生良善,你也和我们一样很清楚的知道,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并没有伤害任何个人及社会,但是中共及江××集团却迫使你们执法犯法,直接或间接的将那么多善良的法轮功学员绑架、非法关押、非法审判,使他们身体和精神上遭受双重摧残,甚至失去生命。

也许你很无奈,也许你认为,只要眼前能拿到工资,生活的好就行。可是现实真是这样吗?全国各地因参与迫害法轮功而遭恶报的事例屡见不鲜,各地正义律师为法轮功学员无罪辩护也已经成为潮流。

这些说明了什么,对法轮功学员的一切迫害也都是在迫害自己啊,都是触犯法律的犯罪行为,你将来怎么办呢?你和我们一样也有父母弟兄、妻子儿女,你现在的行为不但会害了你自己,也会使他们遭受不幸和痛苦,希望你三思而行。法轮大法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能救度一切众生,善待大法就是善待自己,就是善待自己的未来。为了你和你的家人请立即停止迫害法轮功学员。悬崖勒马,为时不晚!

在中共迫害法轮功的十余年间,中共腐败愈演愈烈,党内党外对中共都已彻底失去信心;中共治下的社会道德沦丧加剧,社会矛盾随时可能激化;中共邪党文化日益被唾弃,连中共自身都不齿;江泽民等一大批中共高官在国内国外被起诉。

法轮功已传播到世界上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转法轮》或其他法轮功书籍已经被翻译成30多种语言在世界各地发行;法轮功在海外获得了超过1000项褒奖与支持议案。

相比之下,谁正谁邪,谁是光明谁是黑暗,谁是弱者谁是强者,一目了然。中共妄想以强力改变人们内心的信仰,十余年的表演,除了充份暴露自身的恶性之外,什么也没做到,只是给历史留下了永远的笑柄。如今,中共在迫害法轮功的过程中把自己打倒了,党外党内都在准备“后事”了。

纵观人类的历史,中共的存在与邪恶表演只不过是沧桑一瞬,很快就会成为过去。而法轮大法“真善忍”在巨难之中充份展现了无边的生命力,正在光耀寰宇,给全世界带来了光明和希望。做出您的明智选择吧。

(全文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