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被迫害致死 女儿呼吁还公道于人间

黑龙江伊春市秦月明的女儿写给善良民众的公开信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四月三日】二零一一年二月二十六日,兔年新年的欢乐还未完全散去,这一天却永远的成了我生命中最灰暗的日子。就在这一天,我接到了我的爸爸秦月明在佳木斯监狱死亡的消息。我和妈妈、妹妹愣愣的坐在那里无法相信这个事实,大脑的思维在几分钟之内如同超越时空般将过去的经历一一浮现在眼前……

秦月明生前照片
秦月明生前照片

爸爸身体非常好,怎么忽然死了呢?我努力回忆着,刚才接的电话是不是个幻觉?我们做梦都不敢想象一个活生生的人,怎么突然说没就没了呢?!而且我们已经苦苦盼了九年,再苦再难的时候,妈妈经常说,等你爸爸明年回来就好了,全家人都在期盼着爸爸回来的这一天。这好似晴天的一个霹雳,击碎了我们九年来所有的企盼和关于爸爸回来后的种种梦想和打算。

我们的思想茫然的象是没有了任何意识。麻木的买票坐车,麻木的来到了佳木斯监狱。当看到冰棺里父亲冰冷的身体,面目表情异常痛苦的脸庞,我知道我们最不愿意接受的已经成为铁的事实。

最让我痛心的是爸爸死的那么悲惨,死的不明不白。爸爸面部表情非常痛苦,嘴唇青紫,翻身时从嘴和鼻子里流出很多血,身体除了前胸外,颈部、背部、腰部和两腿都呈黑紫色,还有一道道的伤痕。当时在场的警察也傻了。这种情况怎么能象监狱说的“心脏病死亡”呢?我们从监狱回来后,妈妈的精神崩溃了,三天米水未进,每天以泪洗面,短短几天体重下降了十几斤。

多日来,我们来往奔波于佳木斯监狱。监狱的集训队大队长于义枫等人对我们先是信誓旦旦的保证不曾对法轮功学员有过任何虐伤行为,希望我们能尽快处理后事。但面对我们的质问和明显的疑点,狱方出面接待我们的几个人说辞都不一致。我们多次与狱方提出要看爸爸被调到集训队一直到发病死亡的整个过程监控录像,监狱提供的却是人为截取的人已死亡后的一段录像,并拒绝给我们出具死亡原因的书面说明。大队长于义枫等人见我们没有被其所蒙骗,他们又百般推诿和抵赖。试想如果监狱真想证明我爸爸是因病死亡,只要拿出当时的监控录像,让家人细察遗体,堂堂正正的请法医做鉴定即可,何必如此大费周章呢?!

就在我爸爸死后的十五天之内我们得知,我爸爸生前所在的集训队又有两名法轮功学员相继死亡,这一切都说明我爸爸是被迫害致死,而非狱方所称的正常死亡。我们了解到佳木斯监狱为了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即所谓的“转化”),于二月份成立了“严管队”(也叫集训队),二月二十一日开始暴力转化迫害法轮功学员。仅六天时间,爸爸就在严管队被害死。据知情人说,爸爸是被监狱警察架到监狱医院进行强制灌食迫害时,被人插管插到肺里致死。二十六日早上爸爸就被迫害死了,可直到二月二十六日晚,我们才接到监狱的所谓“猝死”通知。爸爸死的很凄惨,他被灌食回去后,仍然不停的发出痛苦的喊叫声,喊了一夜,可是没有人理睬。这足以证明监狱警察对法轮功学员的生命视如草芥。

佳木斯监狱在二周内害死三名法轮功学员的消息一经传出后,在当地的影响很大,狱方又开始威胁、恐吓我们,并且对我们进行跟踪、监控,竟然用特务手段来对付手无寸铁的老百姓,可见他们是多么的做贼心虚,非常害怕恶行被曝光。

远在山东老家的亲属闻讯赶到佳木斯监狱,他们对爸爸的死亡原因提出严正质疑,狱方的说辞和解释令他们难以置信,家人坚决要查出事实真相,不能让爸爸蒙冤而逝,就这么不明不白的惨死在监狱中。

我家是个大家族,亲人们对爸爸惨死在狱中都很震惊,很多的亲人、朋友和乡邻知道爸爸被迫害致死这一消息,都为之落泪,惋惜,愤恨。因为爸爸为人正直、真诚善良,自从修炼法轮功后严格按“真善忍”要求自己,处处为别人着想,曾经感动了很多人。

在我的记忆里,爸爸是最能吃苦的。在小的时候,爸爸妈妈做收购废品生意,因为爸爸按照真善忍行事,勤劳吃苦,诚实守信,所以生意越来越红火。在家里无论妈妈怎么发脾气,爸爸都会乐呵呵的忍让过去,再给妈妈讲道理,坏脾气的妈妈每次都会被爸爸说的心服口服。在爸爸的感染下,妈妈也开始修炼法轮功,而且变得非常孝顺爷爷和奶奶。那时我们一家其乐融融,全家都沐浴在法轮佛法的浩荡佛恩中,那是多么幸福的一段时光啊。没想到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之后,是非却颠倒了,爸爸因坚持修炼法轮功,九九年在伊春劳教所被非法劳教三年后, 二零零二年四月再次被非法判刑十年,被关在佳木斯监狱。在被非法关押的这些年中爸爸遭到了非人的“上绳”、 坐老虎凳等酷刑折磨,致使爸爸的腿骨、肋骨等多处骨折,不能行走。

酷刑演示:老虎凳(绘画)
酷刑演示:老虎凳(绘画)

酷刑演示:上绳
酷刑演示:上绳

这些年我们很担心爸爸在监狱里面的处境,我们从那里出来人的口中得知,在监狱里爸爸经常挨打,但爸爸却从未屈服、放弃信仰,令周围的犯人很佩服。无论爸爸遭受什么折磨,爸爸依然能够平和、慈善的对待毒打他的人并劝他们不要再打人,那样做对他们将来不好。监狱里的生活非常艰苦、条件恶劣,但爸爸告诉我们不要给他存钱,他说监狱每个月会给六元钱,他用这钱就够了。在这种条件下,爸爸还在汶川大地震中捐了四十元钱。爸爸即使在受难中,心里想的都是别人,他对监狱里的犯人讲法轮功受迫害的真相,他说是法轮功教他变的这么好。在我的心目中,爸爸是最让我敬佩的人。

九年的等待我不敢去回想,也不愿去回想。没有我这样的经历的人是很难了解和体会的。这其中有多少生活上的艰辛,有多少辛酸和痛苦,有多少的牵挂和担心!?十三至二十四岁这十年的时间,对于一个女孩来讲,正是花一样的年龄,躲在父母的羽翼下憧憬着人生的美好。可在这十年中,我遭遇了太多的人生苦难。十三岁那年面对爸爸被无故绑架,我和妈妈阻止警察执法犯法,妈妈被非法抓走,我被绑架到伊春市金山屯区公安局,多次被非法审讯,每次提审时恶警康凯、齐友都对我进行恐吓、威胁、辱骂,体罚,还用掌猛击我的头部、脸部,因我是未成年人,他们最后竟在拘留票子上填写十八岁造假,我被非法拘留了一个月。在看守所里我一面担心被抓走的爸爸妈妈,一面还挂念着独自在家没人管的年幼的妹妹,那时我感到身心受尽摧残。

因二零零七年妈妈再次被绑架后非法劳教两年,我只好和幼小的妹妹去佳木斯监狱看望爸爸。那时天气好冷啊,冻得我们直哆嗦,可监狱不让我们见爸爸,说得去政保科批条,我们到政保科哭着说我们要见爸爸,不管我们怎么哭着求他们都不行,那天我们哭着走了。走出监狱我们打算第二天再去求求警察,因为来看爸爸一次很不容易,路途遥远,我们得坐一晚上的火车才能到。我们身上没有太多的钱,只能在网吧呆了一宿。第二天早上我们又来到监狱政保科哭着求科长让我们看看爸爸吧,可不管我们怎么哭都没有用,我们失望的回来了。这些年里我们一点也不快乐,经常被人欺负,有家不能回,过年的时候看见别人都团圆了,我们姐妹俩只能在打工的地方过年,好想爸爸妈妈啊!那时因为爸爸妈妈被抓走,生活上无人照料,我们被迫失学,过着四处流浪的生活。自己生存都步履维艰,朝不保夕。还要照顾好十一岁的妹妹,还要定期给被非法关押于监狱的爸爸、妈妈存点钱买必需品……

从一九九九年法轮功被迫害开始的十多年来,爸爸和我们在一起的日子才几个月的时间,其它的时间爸爸都是在监狱里面度过。总算在二零零九年七月妈妈从劳教所回来了,我们盼望着等爸爸也从监狱回来全家团圆的一天,等来等去,等来的却是噩耗,是致命的打击。

是谁夺走爸爸和另外两名善良法轮功学员的生命?由谁来承担这一切?谁又应该为这场惨无人道的迫害负责?在中国大陆象我家这样的人间悲剧还在上演着,十二年来的迫害使多少幸福家庭失去了往日宁静的生活,又有多少善良的好人被迫害致死,妻离子散,家破人亡。据明慧网统计已确认被迫害致死的就有三千多人,还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有数十万人。

信仰自由,天赋人权。法轮大法弘扬全世界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只有在中国大陆被中共邪党迫害。对法轮功信仰者的迫害不可能逃脱正义的审判。说政策是上边定的,但是,从非法抄家、巨额罚款、抓捕、审判、判刑,到用野蛮手段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甚至致残、致死,随意蛮横的剥夺法轮功学员的申诉辩护权及家人探视权利等等,都是下边干的,请问:这是哪些法律、条例规定的?是哪个上级指使的?当历史的真相大白于天下,所有迫害好人的人都将遭到清算!当年纳粹战犯被纽伦堡国际军事法庭公审时,希特勒罪恶政策的执行者、帮凶无一能幸免,而且漏网者被终生通缉。历史启示人们:执行命令决不会成为犯法逃脱惩罚的借口!

有很多的好心人,知道了我们的遭遇,都很同情我们,帮我们想办法、出主意,告诉我们应该怎么办。目前我和我的亲友们已经向佳木斯合江检察院等相关部门提出了控告请求,依法追究佳木斯监狱于义枫等人涉嫌渎职罪、虐待被监管人员罪或者故意杀人罪等犯罪行为,还家人以公道,以天理!

作为合法公民,作为正当控告人和检举人,我和家人将会一直等候检察院乃至最高检察院等权力机关对我们的控告书的依法受理和公正的答复。无论何时何地,无论时日长短,我们将把一切违法犯罪人员和犯罪部门及一切邪恶不法份子全部依法送上法庭,送上历史的审判台。

秦荣倩
二零一一年三月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