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真相 救众生 兑现史前的誓约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四月三日】二零零四年底《九评》发表以后,我全身心的投入讲真相、救众生中去,兑现史前的誓约。一开始仅对和我关系比较好的人讲、对有的人觉得不太把握、怕给我说出去、不敢讲,主要是怕心在起作用。然后我就多学法,不断的去掉怕心。师父在《二零零三年亚特兰大法会讲法》中说:“ 今天世上的一切生命都是为法来的。你要想让他清醒的认识到这一点,你就去讲真相。这是一把万能的钥匙,是打开众生封存已久的那件久远就已等待的事情的钥匙。”师父在《二零零二年波士顿法会讲法》中说:“讲真相救度众生,旧势力是不敢反对的,关键是做事时的心态别叫其钻空子。”学习师父的讲法,使我感到救人的责任重大,我一方面努力做好工作,一方面讲真相,逐渐走出了一条面对面讲真相、救众生的路子。

对亲人、亲戚、同学、同事、老领导讲真相。

首先面对第一个讲真相的是我丈夫,他在一九九八年与我同时学法,邪党迫害后,我被非法抓捕、教养,对他影响很大,承受着很大的压力。他怕我再次被迫害,怕影响孩子,始终不敢堂堂正正的修炼。《九评》发表后,我给他讲“三退”,他不理解,认为这是参与政治,不能和共产党对着干,修炼是修自己。怎么讲也不通。这时,师父《向世间转轮》经文发表了,他看了师父的经文后,一下什么都明白了,立即同意退出邪党,不做共产党的牺牲品。从这件事使我感到:只要我们有救度众生、劝“三退”的心,一切都是师父在做。在刚开始对外人讲真相时,丈夫还有怕心、不让我与外人讲,我和他一起学习师父在各地讲法,师父说:“讲真相的目地大家已经清楚了,就是要揭露这场邪恶的迫害,叫世人知道,叫宇宙众生知道。你们在这里讲,你们层层修好的身体也在层层不同的天体上讲。”(《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师父的法理,使我明白了讲真相和救人的重要性,是否认为“法轮大法好”或是否“三退”,是能否走向未来的标准,没有其它的选择,大法弟子是救度众生的唯一希望。丈夫“三退”后,坚持学法炼功,家里的修炼环境越来越好,他还耐心说服女儿、女婿“三退”,帮助我劝说兄弟姊妹以及外人“三退”。

我兄弟姊妹、亲戚朋友多,这些年来只要有在一起相聚的机会,我就给他们讲真相,劝“三退”。几年来,老家的叔叔、姑姑,我的兄弟姊妹以及他们的兄弟姊妹,外甥、外甥女、侄女,亲家等亲戚共计七、八十人都给做了“三退”。还有,无论是大学、中学、小学同学、同事们的孩子结婚或聚会,我都到场,这也是师父安排的讲真相、救人的好机会,每次都劝退少则七、八人,多则十多人。有一次,我们大学同学聚会,来了许多二十多年不见的老师和同学,我抓紧这有利时机,一个一个的讲真相,并给他们护身符,有的老师带老伴来了,我也给讲退了,饭菜也顾不上吃,他们都非常高兴的同意“三退”,好象都在等待这难得的机会,是为得救而来的。

几年来,我也遇到许多正市、副市级,正局、副局级的老领导,一开始遇到时,我想他们受共产党的恩惠太大,能“三退”吗?再将我告有关部门怎么办,错过了几次机会。后来我意识到这个念头不对,把它铲除。正念一出,邪恶自灭。再遇到老领导,我老远就打招呼、平静的给他们讲真相,告诉他们现在天灾这么多,人类还将有大灾难,灾难来时念“法轮大法好”,才能保命保平安。并告诉他们,天安门自焚是假的,是邪党有意陷害法轮功,天意要淘汰共产党,钱再多也保不了命。只有退出这个邪党,才能保命。神佛看人心,只要心里退,就好使,对自己什么都不影响,何乐而不为呢。他们听明白后,都同意“三退”。几年来,劝退局级以上领导干部达四十多人。

走到哪,讲到哪,救到哪。

通过不断的学法,救人的心越来越强,每天晚上睡觉前,在脑海里过一下幕,还有哪些熟人没讲,请师父将这些熟人和有缘的人送到身边来。有的时候,我就到熟人的家或单位劝“三退”,有时去人不在,我就再去,直至找到、劝退为止。还有许多一、二十年不见的老朋友,在不经意中遇到了,都劝退了,我知道这都是师父给安排的,“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洪吟二》〈师徒恩〉)。这些年来,亲人、熟人被退的差不多了,那么在路上、生活中碰到的生人也不能落下啊。师父讲:“你们在偶然中碰到的人,在生活中碰到的人,工作中碰到的人,大家都要去讲真相。”(《二零零三年亚特兰大法会讲法》)我遇到卖菜的、商店店员、收款员、社区主任、清洁工、装修房子的力工、水暖工、农民工、出租车司机、老年人、妇女、大、中、小学生,凡是能搭上话的都讲,我把救度众生贯穿在生活的每一件事中,不能失去一个有缘的人,不能给自己留下遗憾。有时,遇到熟人走过去了,我就赶紧追过去,讲真相,劝三退,直到退了为止。一次上街,一个小伙子跑过来,打听去书店怎么走,我告诉他路,他急忙同在一旁等他的人走了。我想,向我打听路,这不是让我讲真相吗?我赶紧追上去,说顺路领他们去。一路得知,他们是从外地来的,爸爸送儿子上大学,要去书店买书。我就同他们讲真相,还告诉孩子,上大学不要入党,现在天意要淘汰共产党,谁入党谁太傻了。他们同意退党退团,我还给他们起了好听的名字。

在讲真相中也遇到干扰、不听和告发的。有两次,给老邻居和老同学讲真相后,他们告诉了我妹妹,说别让你姐看见谁都讲,象有精神病似的。妹妹听了着急上火,让我不要这样做。我说:我炼法轮功后,什么病都没有了,你们一身病,我的医疗卡给你们用,你们要感谢大法师父,我讲真相也是为了他们好。我不理会别人说什么,不受任何干扰 、不动心,照样坚持天天讲真相。有一次,我在路遇上遇到一个熟人,告诉他:遇到灾难、危险时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这时他的手机响了,原来有一个便衣跟踪我,离我不远,这个便衣也认识我给讲真相的人,于是就给他打手机,问他,我跟他说什么呢?他在街上大声的说:告诉我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然后他关上手机,告诉我“你被人跟踪了。”我当时有些紧张,后来我转念一想,我是在救人、做世界上最伟大的事,邪恶是不敢动我的。我再回头一看,那个人不再跟踪、走了。还有一次,给一位老同事讲真相,他不仅不听,反而瞪大眼睛、大吼道:你反党,你再讲,我就向有关部门举报。过后他向市里有关部门告发了我,市里有关部门反映到我单位,单位领导说有空找我谈谈,过了一段时间领导也没找我,不了了之。他不找我、我找他。一次正好遇上这位领导,我给他讲大法的美好,全世界一百多个国家都让学,只有中共打压法轮功。讲到中外预言、古罗马帝国的四次大瘟疫,以及现在人类面临的大灾难,只有退出邪党,才能躲过灾难。他听后真心的同意“三退”,也没提举报的事。在讲真相中,我们只要正念足,把救度众生放在首位,什么不好的因素都会解体。

走一路、讲一路、救一路。

这几年,我有许多外出的机会,这也是师父给安排的讲真相、救人的好机会。从北方到南方、从内地到沿海。我心里装着救度众生的大愿,无论走到哪里都寻找有缘人,师父也不断的把有缘人送到身边来。在火车上、轮船上、登山、观海,都主动的与身边的人搭话、给他们拍照、帮助年龄大的人拎东西,然后就给他们讲真相。其中有教师、部队军官、大学生、退休老干部、情侣等,还有香港到大陆来旅游的人,讲一个退一个,都退出了邪党组织。没入过党、团、队的,我就告诉他们记住法轮大法好。这几年,外出讲真相退出邪党组织的达一千多人。

想方设法,多多救人。

几年来,不断的讲真相,熟人都讲过了。我想他得救了,可是他的亲人还没得救呢?那也是该得救的生命啊!在遇到讲过的熟人时,我就告诉他:你“三退”保命了,你的亲人也应该得救呀!他说:怎么救啊?我说:你要把我说的话告诉他们,让他们真心的‘三退’、不爱邪党,就能保命、保平安。并给他们全家一人一个护身符。在救人的过程中,我体悟到:

三件事都做好,才是师父要求的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我每天坚持学一、二讲《转法轮》,师父各地讲法反复看,这是讲好真相的基础。坚持做到四个整点发正念,清除自身和外来的干扰和破坏,这是讲好真相的重要保障。由于天天溶在大法中,在讲真相中才能做到正念正行,达到多多救人的目地。

认真阅读每期的《明慧周刊》,有些比较好的文章和事例,我就摘记下来,以便讲真相时举例用。由于学大法师父给开发了智慧,多看周刊掌握了许多信息资料,在讲真相时,不管被救者提出什么问题,我都能一一给解答出来,使他们真正明白了真相,退出了邪党组织。

讲真相中不能操之过急,要心平气和、抱着大善、大慈悲的心去救人,善的能量场就大,效果就会好。我在讲真相中语调非常温和,不急不躁,有不愿意听的,我也锲而不舍,跟着她走,边走边讲,顺着她的执着讲,解开她的结,一直到她同意退出邪党为止。尤其是对信基督教、信佛教的讲真相,更要耐心、诚心讲,不能上来就讲你信的那个没神管了,一下子他就反感不听了。我遇到一个修佛的,是个党员,我让她“三退”,她说:法轮功参与政治,修炼是修自己 。我给她讲了法轮功不仅不参与政治,而是要远离政治,他们是身在俗世中、念在方外的人,对政权不感兴趣。大法弟子去北京上访也是宪法允许的,面对警察的毒打,大法弟子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现在“三退”是天意,是众神定下来的,你信的那个神也要淘汰共产党,因为共产党不让人们信神佛,鼓吹无神论,不相信善恶有报,所以社会道德才败坏到这种程度。你那么虔诚的信佛,怎么还能相信无神论的共产党呢?她一听,说的很有道理,非常真诚退出了邪党组织。只有“慈悲能溶天地春 正念可救世中人”(《洪吟二》〈法正乾坤〉)。

几年来,不管严寒酷暑、风吹雨淋,我都利用下班后、节假日、休息日,坚持走出去讲真相、救众生,放资料、放光盘。由过去一天能救一、二人,到现在,有时一天能讲退十多个人,这些年来,共计讲退了二千三百多人。在讲真相,救人中,我也在不断的提高、不断的升华。师父怎么说,我就怎么做,而且要把它做到最好,才能问心无愧的在师父的法船上扬帆返航。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