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去怕心 默默协调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四月三十日】下面谈谈我参与协调过程中的一点体会。

一、在协调中慢慢去掉怕心

可以说,自邪党公开迫害大法后,怕心几乎是如影随形的跟着我。也曾有同修在别人面前说我“怕的要死”。当时听了也没什么好说的,因为自己知道那个怕对我来说,的确曾经显的那么“强大”。现在虽然好点了,但时不时的还是会跑出来干扰我。

(一)怕什么

自己也找过,到底怕什么?表面上是因为邪党开始迫害时,自己上明慧网被监控而毫不知情,直到恶人找上门来,到后来被骗绑架洗脑,留下了污点,使的生性胆小怕事的我,一度更是深受“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的思想业影响。往深挖,无非是怕失去人中不错的工作,進而使自身名利受损,怕父母亲人无法接受啊等等。于是就给自己找了个借口,已经有个亲人因坚定修炼被迫害的够呛了,自己再有点什么事儿,整个大家庭怎么办,以此掩盖自己的怕心。

一开始真的是看到警车和穿警服的、听到警车声都不由自主的心头一紧,还带着气恨心。以致一直不敢创造条件上网,大法经文等都靠同修传递。甚至后来装电脑的时候,都没打算上网,连网卡都不敢配,只是用来复制点光碟,整理点电子书。慢慢的,通过学法,和同修切磋,渐渐好了点。再后来,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给我安排了很好的环境,家里开了朵小花,力所能及的做点资料。

邪党迫害大法以来,在和同修的接触中,不少同修都意识到本地的同修未能形成整体,一盘散沙,各自为政,无法协调一致的做好营救被迫害的同修和救度世人的项目等。

对此,自己也认同,也知道师父说过:“每个人都是负责人,每个人都是大法的一个粒子,每个人都在法中熔炼着,每个人都知道怎么做。”(《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但从没想过自己作为大法一粒子可以、也应该主动协调,只是和大部份同修一样在等待、观望,就是严重的依赖心。根源还是怕心,怕被迫害,怕因此失去安逸的环境。而这个怕,说到底还是源自于私。

(二)走出来

二零零七年左右,同修有心想把本地的整体协调起来。在师父的安排下,开始只是帮着联络一些自己觉的适合参与的同修,压根都没想到自己也要参与其中。后来,本地协调人第一次集中切磋的时候,同修还是通知我参加了。

事后,我和主要协调人沟通,除公开表明自己的怕心较重,不适合参与协调,以免影响整体外,还找了一大堆理由想推托。同修祥和而坚定的对我说,大家都不敢说没有怕心,都走过了从怕到不怕的过程,但越是怕就越要敢于走出来。同修还告诉我,那个曾说你“怕的要死”的同修开始也说你不适合,但我觉的每个人都有他的长处,邀你来自然有你应发挥的作用,我们也可以看作是师父的安排。

说实话,听到那个同修说我不适合,我一点都没有动心。不是我修的好,心性境界高,不计较同修说我如何,而是毕竟自己的状态自己知道。但想到同修和我交流时说的话,我意识到自己是要下决心突破这个怕了,不然怕到什么时候?师父说:“其实那些走不出来的,无论是这样的借口还是那样的借口,都是在掩盖怕心。可是有没有怕心,却是修炼者人神之分的见证,是修炼者与常人的区别,是修炼者一定要面对的,也是修炼者要去掉的最大的人心。”(《学好法 去人心并不难》)

还有就是在安逸心支使下不愿付出更多,还是个私心在作祟。尽管“半推半就”的参与了协调,但我知道自己还是有保留的,一再和同修说自己主要就负责什么什么项目,至于互相之间联络啊等等看似要“抛头露面”的事,还是以自己琐事多,认识的同修少为由,推给其他协调同修。究其根源,其实还是怕,怕邪恶怀疑到自己头上来,想着保护自己。

后来,在协调中,不断的和同修切磋,继续一层层的挖怕的根源,不断提高自己的心性。平时遇见警车和穿警服的,也能及时反应过来,正念清理背后的一切邪恶因素和黑手、烂鬼,慢慢的怕心不再象以前那么强了。

有时候,听到传言说邪恶在注意某某协调同修,可刚好有需要和该同修协调的事,怎么办?想到在魔难中的同修无时无刻的承受着邪恶的压力,自己怎能那么自私呢?不是说要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么?于是,就背师父的“你有怕 它就抓 念一正 恶就垮”(《洪吟二》<怕啥>),加强自己的正念,照样找同修协调。

关于安全问题,师父不止一次在法中为我们开示,可总是有同修不重视。早年有一次,因别的同修的事被邪恶胁迫所谓问话,虽然有惊无险,但恶警首先就是拿我的手机查看记录、电话簿,我深知邪恶对通讯的虎视眈眈,这方面的教训也已经够多了。所以,除加强正念、去掉怕心外,自己一直以来都比较重视人中的安全措施,严格按通讯安全方面的要求处理手机,找同修一般都不带手机,有时带了也提前揭掉电池,对于怎么切磋都不重视通讯安全问题的同修,我只能不与之来往,为自己负责,为同修负责,也是为整体的安全负责。

二、默默圆容、配合

师尊不止一次给我们开示了整体协调的法理。按照自己的领悟,我在自己力所能及的范围内默默的做着一点点事,但从来没有想到要参与到整体的协调中来。在师父的加持下,自己对整体协调一致救众生的法理更加明了。

(一)在推广使用电子书中修自己

在大陆,由于邪恶的迫害,用纸质大法书学法(尤其是“七二零”以后的大法书和新经文)对大多数同修来说,是比较困难的。参与本地协调前几年,看似偶然的机会,自己通过同修买到了电子书。使用后,我觉的在目前大陆的环境下,用电子媒介学法不失为一个很好的选择。这样不仅解决了不少同修保管大法书、周刊等资料的安全问题,也可节省大量大法资源。于是,从那时开始,我就默默的学习电子书编辑整理,为周围的同修提供更新大法书籍和《明慧周刊》等的电子书文件。我把握的原则是大法书、经文、《明慧周刊》和一些切磋文章来自明慧网。

为方便阅读,一般都要对电子文档進行转换、整理,不然整个文件几乎一路连着,无法显示标题、段落等,难于阅读。开始由于操作不熟练,一份电子书文件,要费很大劲,又怕出错,小心翼翼的,往往弄到深夜。有时天冷,手指僵硬,可为了同修能及时看到新经文、周刊等,也顾不上那么多了,呵呵手指,又接着敲键盘。后来,借鉴网上同修介绍的经验,自己也慢慢摸索出了一些门道,能熟练的操作,就省事很多了。现在转换、整理一份周刊,基本上不出半个钟就可以了。

专业电子书使用简单,方便携带、保管,不少同修用了都觉的很好,我们也会主动向同修推荐,通过安全的渠道提供给有需要的同修。有些同修也主动学习电子书文件的整理、传输方法,大家都为了整体,默默的圆容。

听同修说,某个学员因为大法书不齐,买了电子书学法后,很快就送来了“三退”名单,买电子书前后简直判若两人;有几个新学员得法后,买了电子书学法,很快就跟上了师父的正法進程。听到这些反馈,自己就觉的哪怕付出再多也值得了。

前段时间,明慧网刊登过一篇同修交流文章,说到因《法轮功》、《法轮大法大圆满法》、《洪吟》等几本大法书和师父的新经文有图片,传输到电子设备中一般是无法显示的(但据说有些新款的MP5可以识别带图片的CHM格式电子书),同修认为这样就等于改动了大法,建议严肃、慎重对待。

(二)在编辑工作中修自己

在人中,自己表现为有一定的文字编辑能力。我虽然看不到另外空间,但从法中我也知道,这一点点能力,或许就是自己史前与师尊签约才拥有的,现在只不过在兑现自己的誓约。也就是悟到这一层法后,自己才下决心突破怕的干扰,参与到整体协调中来。

平时与同修切磋交流中,听到一些体悟,或听到一些问题也好,只要觉的对整体有好处的,一般都会形成文稿,及时发往明慧,或者通过内部信箱進行交流。平时偶尔也有同修会将稿件转给我整理,发给明慧。当有同修被迫害,只要自己听到了,都会主动了解,尽快发出迫害消息,整体营救。后来,还配合另一位同修,我们互相取长补短,做好本地真相资料的编辑工作。

在这正法最后的时刻,我期待自己能有一个新的开端,与众同修“比学比修”(《洪吟》<实修>),更好的圆容整体,助师正法,圆满随师还。

感谢慈悲伟大的师尊!

谢谢同修!
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