挖出潜藏的妒嫉心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四月三十日】一个执著心与另一个执著心之间,有时候看起来很象,它们之间甚至会彼此掩护,让人混淆。一直以来,我在外人的评价中,是一个比较老实本份的人,当然也有求名心、利益心、欢喜心等等,但是总体上性格温和,即便有执著心表现也不是十分明显。

在单位已从业近十年,已经有一定资格了,而且还是一个部门的负责人。按照常规讲,从业这么长时间,位置似乎应该动一动,单位甚至有人开玩笑说,“你这么多年不动窝,够稳定啊!”甚至与父亲通电话时,也总是说,你表哥又上了一个台阶了,你怎么老也不往上走一步啊?我想这是冲我的“求名”的心而来,我怎么能求这个呢?我的确在职位升迁的问题上心里翻腾过,比我年轻的人都上去了,我怎么上不去呢?每当这个时候,心里从不平静到平静总要有一个过程,学法、背《洪吟》,时间一长,也就磨过去了。

在我们单位,到了一定职级会分配单间办公室,而象我这样的一般部门负责人,只能与员工坐在大办公室,没有单间。每当走过那几个单间办公室,心里总是隐隐约约痛一下,但过去也就不在意了。这个我也找过自己,找来找去,“好面子心”,觉的人家年轻就有单间办公室,我都这么深的资历还摊不上一个办公室,脸上挂不住,是“虚荣心”、“求名心”;还有单间办公室空间要宽敞,那是我对办公条件存有“安逸心”;也找到了一系列其它不好的心。

但是即便这样,偶而走过那些单间办公室时,心里还是不一样。而且如果是和他们沟通业务,尽量电话解决,不愿意到他们屋里,有时甚至想,我这样的老资格,这要進了他们的屋,他要不好意思怎么办?当他们主动到我的座位上来说事时,心里有一点受用,非要到他们的单间说事时,就有那么一点别扭。

每当这些念头出现时,我想,这还是“好面子心”没去掉!一直以来我看到自己的问题不少,是在“跟头把式”的往前走着,色心、求名的心、利益心、显示心、欢喜心、爱吃的心,可以说这些心都有,在不同层次中我都可以放下,找出这些执著心所在,反反复复,但毕竟是在不同层次中越去越淡。

当读到四月八日明慧交流文章《红眼病》时,着实吓了一跳,文中写道:“我发现有同修喜欢打听消息、喜欢传八卦,特别是喜欢传同修不好的消息,一听到有人讨论某某同修的遭遇时,如某某人过病业关时、甚至离开人世了,特别想听、想传,我认为不只是显示心而已,而是有妒嫉心所致。”

这个象炸雷一样,让我惊醒。因为一直以来,我有一个自己都莫名其妙的习惯,和别人谈话时,总是了解人家那个事情的细节,有时别人也奇怪,“你怎么连这个也想问?”比如遇上卖菜的,总想问人家一天卖多少钱;有人离婚了,总想刨根问底,问人家为什么离的,有时问的对方都感到尴尬,每当这时,自己也觉的无聊,可总是改不了。

这哪里是什么好奇心,这不就是“红眼病”吗?我在办公室对单间办公室的执著,表面是“好面子心”、“求名心”,其实根本是“妒嫉心”。但我却把自己定位在了“什么心都有,就是没有‘妒嫉心’”。

在修炼前,遇到事情都是闪的远远的,不爱与人争斗,对权利荣誉无所谓,这样的人怎么会有“妒嫉心”呢?

师尊在《转法轮》讲到:“在常人社会中没有什么本事的时候,他名利心很淡。一旦出人头地的时候,往往就容易受名利干扰,他觉的在有生之年还有很长的路,还想要奔奔,奋斗一番,达到一个常人的什么目标。”从这段讲法中,我体会到,当人的条件、境遇、资历发生变化时,他的执著心也会随着变化。一个向来温和的人,以前不争权夺利,但条件变化时,心里却开始翻腾,表面上性格还很温和,内心却早已比来比去,开始不平衡了。向内找时,认为是求名的心、好面子心、争斗心,但从来没有往“妒嫉心”上想过。

至此,我对自己总爱对别人的什么事刨根问底,连自己也想不明白为什么有这个无聊的习惯这个问题,一下子明白了。埋藏甚深的“妒嫉心”象雪团放在阳光下面,顿时溶化……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