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市第二劳教所迫害纪实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四月三十日】

一、罪恶十年
二、被深圳市第二劳教所劫持的法轮功学员皆为主流社会民众
三、高压与伪善并存 肉体摧残与精神扼杀
四、十大队(“专管队”)是迫害法轮功的专门场所
五、“黑房子”里反复“转化”,剥夺睡眠
六、奴工,曾生产“贵州茅台”
七、严密封锁迫害信息“期满”仍遭劫持
八、邪不胜正
九、恶人榜
附录:部份遭深圳市第二劳教所迫害法轮功学员名单


(明慧网通讯员广东报道)深圳市第二劳教所是中共深圳当局迫害法轮功的最主要据点之一。从二零零零年至二零零六年,已劫持了两百多名男性法轮功学员,其中包括四名博士,本科以上学历占40%。劳教所因对法轮功学员实施高压、血腥和伪善的迫害,二零零一年六月被司法部评为“部级现代化文明劳教所”。

二零零九年四月,深圳市第二劳教迁址新建,其所劫持的法轮功学员被转押至广东省三水劳教所继续迫害。作为中共工具的深圳市第二劳教所,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长达十年,罪恶罄竹难书,那里表面上的成荫绿树、鸟语花香,无不浸染着遭受身心摧残的法轮功学员的血泪。

一、罪恶十年

位于深圳龙岗梅林关外左侧的深圳市第二劳教所,一九九四年建所,参与迫害法轮功时已成为一个拥有工作区二百二十一亩,建筑面积十万平方米,生活区十五亩,建筑面积二点四万平方米,总收容量可达五千人的大型劳教场所。

对法轮功的迫害发生后,在深圳被绑架并非法劳教的男性法轮功学员,一般都劫持到深圳市第二劳教所迫害。至二零零二年初,已劫持的法轮功学员累计八十五人。深圳市第二劳教所为此设立了“法轮功专管办公室”(以下简称专管办)。

迫害前期,刚入所或坚定的法轮功学员,被隔离分散到其它十个大队中进行酷刑迫害。迫害的主要手段有:殴打、超强度劳动、军训、体罚、几天几夜不让睡觉等。在高压下被迫向恶人妥协的人,再被集中调到专管办进行洗脑、精神控制等,以达到其不可告人的目的。

迫害前期,还多次组织与广东省内的其它参与迫害的劳教所(如广州市槎头妇女劳教所、广州市第一劳教所、广东省三水劳教所等)进行所谓的所外“交流”与交叉洗脑。例如,曾遭广州市第一劳教所劫持迫害的杨贵远博士自诉:二零零二年五月初,“严管”迫害将近一个月,看到没人能说服我,周建宏提议,同狱警毕德军,副所长周洋波等把我和另一名法轮功学员铐上,开车押送到深圳关押法轮功学员的劳教所,让那里高学历的洗脑帮凶跟我谈。在车上他们还诱骗我:“你转化了很快就会出去,出去偷着炼谁管你呀?”4、5天后无功而返,不久劳教所就把我送到八大队做苦工去了。又如,二零零一年九月十二日被劫入广东省三水劳教所迫害的黄柱峰,二零零二年八月份上旬和李源东、林勤荣等被劫持到深圳市第二劳教所進行“帮教”。

之后,迫害方式有所改变,也更隐蔽。二零零五年四月,劳教所将原专管办改为第十大队(专管迫害法轮功学员)、第九大队(集训入所队)。被逼“转化”的人都被关在深圳市第二劳教所十大队。十大队利用吸毒人员包夹法轮功学员。十大队有几个“黑房子”,对法轮功学员实施多轮“转化”迫害。

二零零九年四月,深圳市第二劳教所劫持的法轮功学员(温华生、王伟、谢耐勇等)被转押至广东省三水劳教所继续迫害。

中共将深圳市第二劳教所迁址新建(新址位于宝安区观澜街道办企坪社区,梅观高速东二点五KM处)。深圳市第二劳教所参与迫害法轮功的罪恶历史才告一段落了。

二、被深圳市第二劳教所劫持的法轮功学员皆为主流社会民众

从二零零零年至二零零七年初,深圳市第二劳教所已非法关押二百多名法轮功学员,其中包括四名博士,本科以上学历占40%。

据曾经在该所做过帮凶的某警察透露,他所知的六十多位被非法劳教的大法男弟子中,从十多岁到五十岁以上的每隔五岁每个年龄段都有,且绝大多数在二十五至四十岁之间;且中专以上占绝大多数,本科毕业最多,还有几个博士;常人的职业经历就更多了。有技能且有个性的人多。

这些受迫害者都是中国主流社会的基本民众。兹举数例。

冯少勇,北京邮电大学博士,在劳教所受到酷刑迫害。“专管办”主任苏怡杰指使恶人对冯少勇施加酷刑,在冯少勇的腰部和脚部酷刑致伤的情况下,仍逼冯少勇在操场上跑步。

陈泽奇,深圳达特电脑公司软件开发部经理,是一位优秀电脑软件专家,他主持开发的掌上电脑“一指禅”及“蓝精灵数码词典”是优秀的高新技术产品。只因修炼法轮功,二零零四年五月底,陈泽奇被非法劳教三年。

姚真,深圳市石化集团的化学工程师,因修炼法轮功,被非法关押在深圳市公安局收容教育所约两年,正念出狱后,与一直等候他的女友结婚,新婚不久,又被公安非法抓捕,新婚妻子也被公安非法抓捕并殴打(后释放),姚真在二零零四年五月底,又被非法劳教三年。

石积玉(音),部队转业干部(团长)。因修炼法轮功,被非法关押在深圳市公安局收容教育所约一年,后来绝食十一天,正念出狱。二零零四年六月,又被非法劳教三年。被捕前是深圳科技工业园一家高科技公司的财务部经理。

黎卫,中国警官大学计算机专业毕业生,深圳机场公安分局干警,是深圳市两年度的“百佳干警”。二零零零年底,在北京团河被非法劳教一年,二零零三年七月底又被非法劳教两年。(【明慧网2004年10月25日】被深圳第二劳教所劫持的主流社会民众)

李清波,四十七岁,大学本科毕业,原是武汉市长江水利委员会人事劳动局正科级干部,中级工程师。修炼法轮功后,就严格按照真善忍要求自己,在短期内,各种疾病消失了,未花单位一分钱医药费(有据可查),别人想调工作或评职称之类的事,想请他吃饭、送礼,他都拒绝,该办的事还是给人又快又公正的办好。工作认真负责,踏实敬业,当时领导也器重他,被局里提名为副处级干部候选人。迫害发生后,多次遭绑架,两次被非法劳教。

在深圳建设银行工作的法轮功学员李运强,因不放弃修炼,已经被深圳恶警非法抓了四次,第一次被关押了一年半,第四次被深圳市第二劳教所被长期劫持。 李运强的母亲二十三岁得了胃病,作了胃切除,四十二岁时又得了胆结石,手术两次也没有治好,还差点死过去,一九九七年有幸得法修炼,从此身体好转,再也没有吃过药。李运强原来也有胃病,后跟随母亲修炼,身体也好了,只是因为坚决不放弃修炼,就不停遭迫害。由于李运强是一家的经济来源,在长期迫害下,李运强的父亲母亲已经难以维持正常生活。

三、高压与伪善并存 肉体摧残与精神扼杀

深圳市第二劳教所是个高压与伪善并存的环境。对于法轮功学员而言,一切以是否“转化”来划线。劳教所为了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修炼,采取了各种邪恶的手段和形式,或用暴力,或用邪悟者歪理邪说,迷惑学员。

(一)肉体摧残

劳教所很大,关押了好几千人,实行半军事化管理。普通劳教人员入所后几个月要经过严格的军训,雨淋日晒。每天长时间劳役,生产出口产品,为劳教所赚取大量外汇。住处拥挤、伙食很差。恶人将坚定的法轮功学员和普通劳教人员关在一起。

恶警李航洲、苏怡杰等在“610”、恶人所长的唆使下,对坚持信仰的法轮功学员实行了残酷的迫害。

恶警利用吸毒、抢劫、贩黄等犯人二十四时夹控法轮功学员,不许打坐炼功,要么超强度长时间干奴工活,要么每天强迫看诬蔑大法的录像。私设刑室,利用从军队炮兵、特工退役的犯罪劳教人员暴力摧垮法轮功修炼者的意志和正信,不许学员躺下睡觉,长时间罚站。

恶警李航洲指使恶人在禁闭室对法轮功学员实施捆绑酷刑(系广州市第一劳教所恶人传授)。一个受过此刑的法轮功学员自述道:他们先是不许学员躺下睡觉,长时间罚站。在极度疲劳、虚弱状态下,恶警李航洲指使恶人在禁闭室对法轮功学员上绳,将双手反缚,手腕反绑,用脚踩住法轮功学员的肩膀将反绑的手腕上提至颈后极限,然后绳索围前胸、两膀、后背两手折臂捆绑,致使胸腔呼吸困难,再将双脚盘起,两脚踝用绳索缠绕拉至大胯外侧至极限,绑牢后再由恶徒用脚踩住,将头按至两膝,用绳索沿脚底后颈捆成一个三角圈形,此时人是剧痛无比,恶徒一边言语诬蔑,一边还泼冷水至脸上,用烟头烫脚板。并将李老师的像片当手纸往法轮功学员身上塞,恶徒拿一像片在手,用手掌狠命向上搓学员的鼻子至鲜血流出,并扯他的小便皮,完全丧失人性,只为摧垮学员对大法的信仰。恶警李航洲当时就与我一道门墙之隔,看到我精神崩溃后,他再走进禁闭室,假意埋怨他们指使那样干的恶徒们,用他伪善、阴冷的声音说:“快松开,你们怎么能这样对待他呢?”其实他才是江泽民凶残的打手。

法轮功学员子徐田宝,原名徐启田,于二零零一年被绑架,遭受残酷迫害并被送到深圳市第二劳教所继续迫害。恶警用人难以忍受的姿势将他横铐在长凳子上,同时用两只高音喇叭对着他的两耳高声播放,致使徐启田的双耳出血发炎,听力受损。徐启田的双耳长期流脓水发炎。在他的强烈要求下,劳教所只做表面消炎处理,不予以实际治疗,导致徐启田的左耳完全失去听力。

张兆森被恶警张加亮高压电棍触击,头发变黄。陈泽奇头部被按住,在水中长达几分钟。

温华生是广东深圳人,四十多岁,因修法轮大法,二零零七年被第二次非法劳教三年,劫持在深圳市第二劳教所。由于劳教所的迫害和恶劣的环境,温华生被检查出十二指肠溃疡和严重的胃病,生命垂危。温华生被劳教所“所外就医”放回家中,后向世人讲法轮功真相,又被抓回劳教所迫害。二零零九年四月,温华生被转到三水劳教所一分队四大队继续迫害。同时被转到三水劳教所还有王伟(茂名化州人,四十多岁)和谢耐勇(江西人,四十岁)。

(二)精神扼杀

劳教所邪恶之徒发现,强制“转化”,成功率低,他们绞尽脑汁,使出邪党几十年来练就的做思想政治工作的整人的手腕,研究法轮功学员的思想动态,迎合喜好,针对不同的执著,从中作为突破口。

劳教所纠集了一帮有大学学历的狱警,成立了专管办,专管办的头子还是个研究生。对那些坚定的学员,它们暂时回避,而把曾经转化过的、它们认为最有可能打开缺口的几个学员集中到专管办,提供相比之下较为好点的食宿条件,还假惺惺的用“好言好语”来宽慰,并从三水和广州的劳教所叫来一些男男女女的“转化”者(其中包括个别学员的亲属),用歪理劝说大家转化。迷惑学员说“转化”后可以“学法”, 师父的大法书籍可以看到,甚至新经文也可以在很短的时间内看到。劳教所的目的是,使法轮功学员至少表面上“转化”,达成“转化率”指标。

在所谓专管办,对那些在压力下被迫妥协的学员,劳教所允许进行各种娱乐、体育活动、到处走动。身体稍有不适,医生、领导“问寒问暖”“关怀备至”;单位领导、亲朋好友来来往往接见探望、关心;晚上看电视、唱歌、看书学习;全部住在楼上舒适的房间,伙食改善。“转化”的学员之间可以经常见面交谈。完全主动配合他们的人可以在短时间内解除劳教回家,恢复工作。

劳教所邪恶之徒通过制造这种极端对比,妄图给坚定的法轮功学员造成一种心理上的巨大的反差,然后在这种反差当中,他们就开始用伪善的面目来进行它所谓的“政治思想工作”,也就是所谓的“转化”工作。

恶警李航洲、苏怡杰还对在酷刑威逼的恐惧下的被迫妥协者进行录像,逼写违背良心的“揭批书”,欺骗人民,其邪恶阴险至极。

谁抵制、不配合洗脑,邪恶就采用强制手段。劳教所怕它们的邪恶手段暴露,怕那些被迷惑邪悟的人明白过来,就把几个坚定的法轮功学员被送到外所暴力迫害。“专管办”主任苏怡杰还挖苦说这些弟子“敬酒不吃吃罚酒”。

被伪善所欺骗的学员一旦冷静下来思考,就看破了“转化”的荒谬。伪善再也不奏效了。邪恶就撕下画皮,实施全面的迫害,包括施用令人发指的酷刑和下流手段折磨学员,以及通过停止亲属接见等违规手段封锁消息。

四、十大队(“专管队”)是迫害法轮功的专门场所

二零零五年四月,劳教所将原专管办改为第十大队(专管迫害法轮功)、第九大队(集训入所队)。十大队成为迫害法轮功的“专管队” 。十大队位置也搬迁过。十大队会对每个没“转化”的法轮功学员制定一套详细的“转化”方案,也就是具体“转化”措施。该措施由十大队队长陈炽堂直接负责。

分散在各个大队法轮功学员,都被其他吸毒人员包夹着。如果法轮功学员不服从“队规所纪”,不参加劳动,该队会采取严厉措施,具体方法都不相同,有的是十大队直接授意的,有的是他们合谋的结果,很少有各队私自处理的。除非是负责该队的是原来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打手,譬如原明慧网曝光的恶警李航洲调到七大队后,对非法关在七大队的个别法轮功学员仍采取各种手段进行迫害。

坚持信仰的法轮功学员,刚开始不会放在十大队(一到劳教所就被“转化”的除外),都被特意分散隔离在其他大队,不会集中在一个大队。但真正实施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是十大队,其他队只是协助。

十大队大部份是吸毒人员,他们协助十大队恶警迫害法轮功学员。每个被逼“转化”的法轮功学员都有两个甚至更多的吸毒人员包夹着。吸毒人员的吃穿住都和法轮功学员在一起,监视着法轮功学员的一举一动。一旦有什么“意外”,法轮功学员的“罪”,跟包夹该学员的吸毒人员是连坐的。吸毒人员都想图表现,获得更多的减刑期,因此法轮功学员的处境更艰难。被逼“转化”的法轮功学员在十大队每天都要写“思想汇报”,每晚七点规定看殃视(央视)的新闻联播。白天会被安排一些文体活动,“加强思想认识”,麻痹学员的意志,转移学员的注意力。

五、“黑房子”里反复“转化”,剥夺睡眠

在十大队有几个房间是专门“转化”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黑房子。这几个房间的窗户及任何有光线进入的地方都被用棉被或其他物品封的严严实实。大白天如果不开门,不开灯,那房子里就漆黑一片,什么也看不见。

当十大队决定“转化”迫害某一学员时,就会把该学员从其它队调到十大队的黑房子里,从这时起,黑房子每天二十四小时不会关灯,二十四小时不间断会有两名吸毒人员监视。他们分早中晚三班轮番协助十大队迫害法轮功学员。法轮功学员被关在黑房子后,刚开始几天,会强迫你看诬蔑法轮功的音像制品及书籍,法轮功学员被包夹人员指定坐在矮板凳上看诬蔑法轮功的录像和书。黑房子里只有法轮功学员坐的矮板凳,包夹人员坐的两张靠背椅,放录像的一张桌子和放在墙角地板的一张木制铺板。铺板上放着法轮功学员睡觉用的被子。

法轮功学员除了被狱警找去谈话(做“转化”迫害),或深夜无人看见时被包夹看管着去冲凉外,二十四小时不准出黑房子。进黑房子的头几天,法轮功学员较自由,除了被逼看邪恶录像外,可在房间内自由走动,但晚上睡觉前,必须写看录像或书的“思想汇报”,如不写就不让睡觉。过几天后,十大队恶警就会叫包夹人员把法轮功学员睡觉的时间往后推迟,也就是缩短法轮功学员睡觉的时间。随着时间的推移,法轮功学员睡觉的时间会越来越短,直至不准睡觉。

法轮功学员的走动也越来越受到限制。因黑房子里装着摄像头,恶警能够监控这里,所以包夹人员更卖力,在恶警的授意下,用各种办法不准法轮功学员睡觉。有的甚至把法轮功学员的头浸入水桶中,窒息法轮功学员,折磨法轮功学员。

十大队会根据每个法轮功学员的不同特点,采取不同的措施,这些措施更残酷,更隐蔽,更不易被察觉。恶警不会亲自动手,都是授意包夹人员,如果出了事他们也好推卸责任。

被关在黑房子的学员如果不“转化”就会关一个月,有的更长时间,恶警对每个学员每个时期关的时间都不一样(只要不出人命),关完之后,就会调到其它大队去,但绝不是该学员被调到十大队之前的所在的大队,会另外换一个队。过一段时间之后,十大队觉得时机成熟了,就会把先前关黑房子没被“转化”的学员从其它队调回黑房子第二轮强制“转化”。再关三十多天,或者更长时间,“转化”不了的话,再调到其它大队。过一段时间后,再调入黑房子,进行第三轮强制“转化”,如此长期下去。不管法轮功学员在其它大队的表现怎样,没被“转化”的学员都不会被减期,反而每一轮没被强制转化的学员都被加期三个月。

六、奴工,曾生产“贵州茅台”

深圳市第二劳教所每天长时间劳役,生产出口产品,为劳教所赚取大量外汇。

深圳市第二劳教所开设很多非法的“地下工厂”,除一些不知名的出口商品外,还出过“贵州茅台”。

深圳市第二劳教所强迫法轮功学员长时间、高强度做奴工,并以此作为一种惩罚和“转化”手段。有一种奴工活是做皮鞋,非常折磨人,以致有的法轮功学员出劳教所几年后都不愿意穿那种手工缝制的皮鞋。

劳教所的奴工,早为国际社会所诟病。然而,至今仍是中共牟利的一种便利手段。深圳市第二劳教所至今仍在用冠冕堂皇的词句来压榨劳教人员的血汗。

七、严密封锁迫害信息“期满”仍遭劫持

劳教所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是见不得光的。“春风化雨”般的帮教谎言遮盖了血淋淋的迫害事实。因此,恶人们极力封锁迫害信息。

二零零二年二月,明慧网发表揭露文章《深圳市第二劳教所迫害大法弟子简况》,该所恶人气急败坏,进一步加害法轮功学员,进行报复。

二零零二年四月十三日,明慧网又报道:深圳市第二劳教所七大队有法轮功学员被殴打致伤,在此期间,消息被封锁,狱警不准亲人探访该学员,完全把该学员与亲人朋友隔绝。主要的打人凶手有董磊、蔡灿叔等。

深圳市第二劳教所不但害法轮功学员,还绑架其不修炼的亲人强售其奸。李捷夫,深圳市法轮功学员,二零零四年十一月十四日凌晨,在所住小区发真相光碟,被小区保安诬告。是日,被福田区“610”恶警抄家,抢去台式电脑和所在公司配置的笔记本电脑及刻录机二台,人被绑架到福田看守所,一个多月后,不经过任何法律程序、没有任何法律手续,被秘密劳教一年,劫持到深圳市第二劳教所。恶人不许其亲人探望,说:“亲人做不好他的思想转化工作,就不给接见!”

武汉法轮功学员李清波于二零零四年底在深圳被绑架后,遭到严重迫害,体重减少十几斤。后被投入深圳市第二劳教所九队非法劳教三年,其不修炼的岳母仅仅因为同情支持他修炼也被投入佛山三水女子劳教所劳教一年。李清波坚信所做的事是最正的,没触犯法律,不配合劳教所出操、走军姿、背所规。劳教所的恶警不许他的家属接见。他们又怕不让接见的事实被曝光,从来不明说不让接见,每次都以种种理由推诿搪塞,害得远在外地的家属花去时间和精力来回奔波多次,却仍不能见亲人一面。二零零七年一月三十一日,李清波在被非法关押近三年后,又被武汉江岸区“610”秘密劫持回武汉,非法关押在江岸区谌家矶洗脑班继续迫害。

谢塘滔期满解教不久,被恶警挟持到洗脑班非法关押六个月。

而且,深圳市第二劳教所如认为谁“表现不好”,就随意延长劳教期(如李应坤被恶警赖国强非法增加劳教期半年),拆散别人家庭。众多法轮功学员被深圳市第二劳教所折磨,精神上,肉体上受到了极大的摧残。

八、邪不胜正

恶势力利用各种手段“转化”企图是必定失败的。因为法轮功学员的坚定信念,乃是“对于宇宙真理的认识是理性与实践的升华”。

在深圳市第二劳教所,法轮功学员郭雄兵,通过学法,认识到自己的错误后,提出撤销“三书”并绝食反迫害,此举对邪恶是一大震慑。

一些曾经被深圳市第二劳教所非法关押,在高压环境下,写过四书(“保证”、“悔过”、“决裂”、“揭批”)的法轮功学员,在神志清醒后在明慧网用真名发表严正声明,表示要“做好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三件事,紧跟正法進程。”

迫于海内外法轮功学员的努力和正义力量的压力,劳教所黑房子(严管房)于二零零五年一月六日被撤掉。

二零零五年二月二十八日,九名法轮功学员高喊“法轮大法好”,炼功打坐。紧接着,十几名法轮功学员绝食抗议,时间二十多天,震慑了邪恶。正、副队长在会上公开承认:修炼法轮大法对身体有好处,只是迫于政府命令。

九、恶人榜

深圳市第二劳教所警察队伍平均年龄只有三十一岁,因为参与迫害法轮功,他们成为这场迫害的牺牲品。害人又害己,甚至祸害了自己的亲人。可悲可叹。

在中共的疯狂迫害政策驱使下,劳教所头目授权专管办恶警可以采取一切手段“转化”法轮功学员,并威胁:如果“转化”不了,就下岗。致使在本质上并不都是十恶不赦的警察,在迫害大法与法轮功学员中冲在了第一线,干着最最邪恶的事。

善恶有报是天理。一次,专管办王姓恶警当众恶毒攻击大法师父,鼻子忽然冒血。某日,十大队一位姓张的狱警遭报,不能动弹,由八名劳教学员,从五楼抬到医务所治疗。这些都是对恶人的警告。如其不悟,更大的报应还在后面。

(一)责任领导

所长: 匡中建
政委: 钟惠蓉
副所长:杨克同(此人虽已退休,但仍积极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事宜)
副所长:尚洪庆、杨细桂

总机0755-28190800, 28180499

(二)二零零二年前曾毒打过法轮功学员的部份劳教所警察

李田方、宋建珠、孟海青、刁桂清、罗春响、罗高平、陈虻东、陈林源、李孟盛、罗少文、李耀清、解青生、邹东平、冯石明、林崇敬、胡兵、卢广、黄雪平、薛少钦、杨胜旗、叶国志、邓伟杰、欧超南、管伟、程学俊、李先锋、欧阳佑林、陈伟方、陈少安、梁海、郝英斌、孙红博、林永柔、刘国江、黄翔、罗志豪、翟志东、颜凯、何玉亮、张少华(【明慧网2002年2月18日】)

(三)专管办(十大队)恶人

原专管办主任:苏怡杰,已调离,但仍积极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工作
十大队队长: 陈炽堂,原专管办副主任,后为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主谋
十大队副队长:张家亮,原专管办副主任,曾对法轮功学员实施酷刑,一直主张对法轮功学员实施酷刑“转化”
十大队副队长:王波,因为立功迫害大法徒,升为教育科副科长
十大队副队长:姚向春、连柳庭、
恶警:程小雄、邓伟填、石大岩(升为干事)、李庆聪、李祥杰、熊锦麟、张某、程某、叶××(于2006年调到二大队任副队长)

恶警:李航洲,仇视法轮大法,曾对法轮功学员实施酷刑,虽从原专管办调离到七大队,但对关在七大队的个别法轮功学员仍采取各种手段进行迫害。李航洲外表一派斯文,内心恶毒,伪善至极,不见亲自动手,而是在花都市劳教所恶警配合下,利用军队炮兵、特务退役的犯罪劳教人员暴力摧垮法轮功修炼者的意志和正信。

(四)其他恶警

9队教官张教莲
恶警:王汲、罗飞跃、臧欣、陈民权、罗高平、李宏忠、黄飞勇、余松涛、何军、罗志球、朱风梅


注释
①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三月十八日,曝光深圳市第二劳教所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行。
②广东省司法厅网站,市第二劳教所多措并举努力调动劳教(强戒)人员的生产积极性。


附录:部份遭深圳市第二劳教所迫害法轮功学员名单
李长庚(湖南长沙,2000年在深圳被绑架,1年;近期又遭绑架)
李应坤(被非法加期6个月)
徐田宝(原名徐启田,2001年遭绑架,3年,被迫害致残)
朱建忠(2002年前后被绑架,被迫害致生活不能自理,被放回家治疗)
孔凡杰
黄宣名(在三大队时,在狱警的怂恿及指使之下,值班员(犯人)经常毒打他。
胡辉 (硕士,原广东外语外贸大学教师,在五大队遭到狱警及队长的毒打,后转至九大队遭值班员毒打)
谢金淼(在九大队,由于狱警、队长的怂恿和指使,被值班员毒打)
张伟祖(在九大队遭毒打)
郑雪光(在九大队遭毒打)
诸敏锐(在九大队遭毒打)
朱涌 (在三大队受超强度劳动,三天三夜没让睡觉,遭毒打仍坚定不移,后又被调至九大队折磨)
李洪城(在五大队遭到毒打,在劳教所专管办被超期关押)
周世宇(在七大队遭毒打)
许中华(在七大队遭毒打)
廖努力(在七大队遭毒打,普通信件被七大队扣留)
刘群 (在七大队遭毒打,后又被调到五大队和九大队进行折磨)
温华生(在四大队遭毒打,2007年再被非法劳教3年,2009年4月转押至三水劳教所)
张林雪(在二大队遭毒打)
彭叶明(在二大队遭毒打)
钟冠南(在七大队遭毒打)
曾铁军
黎卫 (深圳机场公安分局干警,2000年底在北京被非法劳教1年,2003年7月底又被非法劳教2年)
李运强(原在深圳建设银行工作,2004年7月被非法劳教2年)
张兆森
李伟 (深圳贸易公司职工)
陈泽奇(深圳达特电脑公司软件开发部经理,2004年5月被非法劳教3年)
姚真 (深圳市石化集团的化学工程师,2004年5月底被非法劳教3年)
石积玉(音)(部队团长转业,2004年6月被非法劳教3年)
李捷夫(深圳软件公司经理,2004年11月中旬被绑架,1年)
李清波(湖北武汉,2004年12月在深圳被绑架,3年)
谢塘滔
郭雄兵(软件工程师)
邹晓伟.(服装公司负责人)
张仕珍(深圳市著名企业家)
毛瑞峰(原深圳华为工程师)
王伟 (广州茂名化州人,40多岁,2009年4月转押至三水劳教所)
谢耐勇(江西,40岁,2009年4月转押至三水劳教所)
冯少勇(北京邮电大学博士,在深圳劳教二所受到酷刑迫害)
张延彪(深圳先科公司工程师,中科院合肥分院博士)
莫海燕(深圳企业家)
王明慧(深圳建筑监理工程师)
陈尤雪(在深圳开建材店,2004年被非法劳教3年)
王翔宇
李尉军
赖小宝
陈忠宝
李革 (公司党办主任)
黄世文
曾树强
王广 (深圳三九药厂业务人员)
王凯峰(深圳物流公司)
程汉兵.
刘雪飞(深圳软件开发公司经理)
江荣欣(深圳市邮局职工,2004年6月被非法劳教3年)
伍麟 (华中科技大学硕士,劳教3年,后移民加拿大)
方英文(深圳金光华集团公司财务)
周招兵
孙吉臣(胜利油田技术员)
雍翻身(副主任医师)
李治专
罗耀辉(深圳大学副教授)
黄宝进
潘广文
陶新强(深圳律师事务所)
李林
张力中(律师)
曾铭.
黄俊伟(深圳大学本科)
黄开平(转业军人)
陈维政.(本科计算机专业)
孙军良.(华南理工大学计算机专业硕士)
苗俊 (罗湖中医院骨科医生)
王越 (深圳市人民医院药剂师)
刘开封
吴凯
王书刚.
杨沁.
杨东.
黄儒红.
陈健雄(司机)
苏晋
詹先
张晓东(公司经理)
金兴旺(深圳建设兵团人员,81年来深圳的开荒牛)
廖启源
彭泉
刘金峰
曾世海
张英夫
黄晋
李伟民
李红洲(软件开发)
车文武
蒋善良
高新
王太胜
赵向阳(不太确定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