瓦工修炼大法 幸得师尊呵护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四月四日】

腰疼、腿疼和胃疼的老毛病都不翼而飞

我是九七年有幸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至今依然清晰的记得当时得法的情形。那是冬日的一个早晨,我刚吃过早饭走在街上准备去串门,这时一位同修来洪法,和我讲述了法轮功的事,我的第一印象是世上还有法轮,挺感兴趣的,接着又看了《论语》,感觉挺投缘的,就说:“那就把书先放我这吧,我再往下看看,说的是挺好的。”接着第二天我就去炼功点了,跟着同修学习了炼功动作,一起学《转法轮》,后来又看了录像带、教功带,不知不觉已经过了二十多天了,忽然发现以前腰疼、腿疼和胃疼的老毛病都不翼而飞了,身感大法净化身体,祛病健身的神奇力量。

这时,我忽然想起得法前的经历。我是一名瓦工,常年穿梭于各个工地之间,可以说危险时刻伴随在身边。那是九二年的夏天,我在工地刚吃过午饭准备上跳板,就在我向跳板走的过程中,从七楼楼盖上突然直奔头顶掉下一码砖,当时全场的人都吓得目瞪口呆,砖掉到二楼时被安全网挡了一下,剩了两块砖,接着又摔碎了一块,只见这最后一块砖不偏不倚的直砸向我的锁骨,我心里明白肯定是躲不开了,眼睛一闭,来吧,豁出去了,当时只觉得空气都凝固了,时间仿佛停止了,可当砖砸到身上时,竟然没什么大事,只觉肩有一点疼痛,呼吸也正常。

等砖落到地上,人们才从惊呆中缓过神来,工长、大工、小工、所有在场的人都向我跑了过来,一看我居然没事儿,都不敢相信是真的。我当时也不懂,以为是自己平时总吃亏、行善的福报吧,现在才明白,原来师父那时就开始保护我了,我和师父早已结下了缘,命中注定就是大法弟子啊!

遭遇车祸 师父救了我的命

修炼之初,我比较精進,每天坚持背《转法轮》,感觉层次突破很快。九月的一天清晨,我骑自行车去工地,在道的另一侧有一个面包车在我斜前方开着,我也没太在意,低头往前骑,忽然这个面包车急转弯掉头,司机既没鸣笛,也没打转向灯,当我意识到时已经来不及躲了,那车直奔我来了,把自行车撞立起来了,两个轮子都起空了,又重重地摔倒在地,我的心胸口正好硌在车把上,那辆车又开走很远才停住。

我一摸脸,新戴的白手套上全是血,回头看那司机,他都没过来,还看车有没有撞坏呢。真是不触及到心灵不算数,我心里笑了,因为昨天晚上刚刚背完师父讲的老太太被轿车撞的那段法,我想我们同修能站起来拉着老伴就走了,我也能,于是就对司机说“没事你走吧!”这时,后面两个骑自行车的人也过来了,说“你脸上还滴血呢,还让他走!”我笑着说没事儿,推着车子就去工地了。

工地经理是个刀枪炮子,平时对我挺好,他一看我被撞成这样,急了,开车就要去追,在我极力阻拦下没去,他说:“那你回去休息几天,工钱我照给!”我笑着说:“没事儿,我是修大法的,有老师法身保护,正常干活,一点儿不耽误!”我知道,修炼人遇到的事都是好事,还了一个命债,不知师父又为我承受了多少,而我表面承受一些,我知道慈悲的师父又一次救了我的命,而我所能做的唯有更加精進的实修!

发完传单回来,就象飘着走一样

九九年七月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我和同修一起去了北京,回来时我俩都很难受,因有怕心,没能走出来证实大法就回去了,我们想回家一定加倍弥补,每天晚上翻墙出去挂真相条幅,撒传单。因当时恶警对我看的较严,门旁可能有蹲坑的。

一次我俩背了一袋子条幅和传单,拿上长木杆和喷字筒,走了四个村子,十五、六里地,他喷字、我立掌发正念。当时正念很足,往高压线上挂条幅,很快就能挂好,虽然月亮已经没了,伸手不见五指、但我心中始终有一念“大法弟子想做什么事,一想即成。”

发完传单回来,就象飘着走一样,地上的身影比有月亮时还清楚,我们以为后面过来车了吧,但回头一看并没有车,这是才恍然悟到,是师父呵护啊。回来的路上,我边走边背法给同修听,我们感到无比殊胜,比过年都要高兴。到家后我又打半小时坐,看见另外空间里我们喷的字个个都象桌面那么大,放着红光,让邪恶望之丧魂。通过这次经历我更加体会到了证实法的神圣和发正念的威力和重要。

从二十七八米的高度摔下没什么大碍

时刻保持正念是非常重要的,一念不够纯正就会被邪恶钻空子增加魔难。一次在工地,刚吃过饭准备上跳板,心想新搭的跳板先试一试再上去吧,毕竟比起年轻人手脚还不是太利索,现在想想,这一难不是自己求来的嘛,还是把自己当成人了,正念不足,信师信法不够坚定,人为的招来一难。

结果刚站到上面,从左边还没有走到右边,跳板就有些晃动了,当我准备转身跳下时已经来不及了,结果我和跳板、跳板的灰槽子、上面的砖块全都翻了下来,当时我大脑一片空白,眼睛也模模糊糊的,突然就在我离地面还有点距离时,心头掠过五个字“法轮大法好”,这时已经摔到地上了,身体被跳板、灰槽、砖块包围、挤压着,所有的人都跑了过来,以为这回肯定完了,从二十七八米的高度就是空身摔下来也得要命啊,更何况身上还砸着那么重的东西。当时我意识还是清醒的,慢慢的从里面爬了出来,心想没事儿,结果只有脸上被硌破了一块皮,背部划了一个小口,没什么大碍。周围的人都吓傻了,半天才缓过神儿来,觉得太神奇了。

我跟他们说是学大法有师父法身保护才没事儿,并告诉他们要时刻记住法轮大法好。在场的人都跟着我说了一遍“法轮大法好!”我知道是师父替我承受了,又救了我一命,我悟到是自己思想不正才被邪恶钻了空子,一思一念都要在法上啊。所以还要更多的学法,不给邪恶留有可乘之机。

“我师父说了算,你说的不算”

一次去外地,拿了十个标语,在火车上就开始发正念。到了船上后,我想这标语可得贴上啊,就到船舱贴了七张,刚贴完还没等走出来,一个警察叫住了我问“你是干什么的?”我说是来打工的,他说“那你跟我去办公室走一趟吧。”当时就跟着去了,在去的路上我就发正念,到了办公室,警察把标语放在桌子上说“这是不是你发的?”我说:“不知道。”他说:“那我就把监控调出来你看一下吧。”我说:“不用了,是我贴的。”

这时局长也進来了说:“那就罚款五千元,让家属来保释。”我一直默发正念,我说:“不行,我师父说了算,你说的不算。”局长听完笑了,说:“那就少罚点吧。”我接着发正念,决不妥协,最后局长没办法,接了个电话,然后说:“大哥,今天我们文明执法,是周日,以后你就不要随便乱贴了。”我知道是在师父的加持下另外空间的邪恶被灭尽了,警察才不敢那么猖獗,我当时也不觉害怕,想一正压百邪,又想起师父打乱分子排列程序从而改变了金属的那段讲法,我想也打乱他坏的思想活动,不许他们迫害我,让他们按我的意念行事,无条件释放我,结果真的按我的意愿行事了,真是“念一正 恶就垮。”(《洪吟》〈怕啥〉)只要保持正念做事,邪恶就会自灭。

一次警察闯入我家搜传单、条幅,在我正念除恶和师父加持下,四五个人在屋里转了一圈竟没看见摆在明面的师父法像,只拿了一本挂历灰溜溜地走了。这也再次让我感到正念的力量和师父的慈悲。

为这么多人得救而欣慰

做得好时也会看到一些壮丽的景象,前年腊月,我利用回家过年的时间,骑自行车串访了多年未联系的亲戚朋友,用了五天的时间,走了七、八十里地,共劝退(退出中共党、团、队)了一百一十多人,当时一点不觉累,只为这么多人得救而欣慰,晚上躺在炕上,看见了金色的阶梯,一阶一阶直通向宇宙。

这些年来,讲真相劝三退(退出中共党、团、队)从未间断过,所到过的工地,基本全都三退了,有的见我面先喊“法轮大法好!”再寒暄。其实证实法的过程也是在不断修自己的过程,我只知道要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绝不能呆在家里安逸,其实是师父早已经为我们安排好了,所以不能落下一个有缘人,否则将后悔莫及。我知道和其他同修比,自己还有很多不足,以后更应勇猛精進,抓紧救人,兑现助师正法的伟大誓约,跟师父回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