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魔难 走出家门讲真相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四月四日】二零一零年夏天的一天下午,我和同修出去讲真相救人,由于自己修的不好,很多人心没有修去、慈悲心不够、正念不足,结果被不明真相的人构陷遭恶徒绑架,后被非法劳教。

在去劳教所的路上,我就想,你们怎么把我送去,就怎么把我送回来。到劳教所体验时,我就对师父说:“师父呀!我是您的弟子,只有您才能安排我们的路,就是我有什么做的不在法上的地方,也不能让邪党非法劳教。这里不是我呆的地方,我要跟您回家做好三件事,请您给我演化吧,血压超高越好。”结果血压高压210,体检不合格,劳教所拒收,在师父的呵护下我回家了。

回家后,我就多学法、发正念、向内找,找被绑架的原因,找出很多原来不察觉的执著心。

许多人心都去了,但在家庭这一关上,怎么也过不去。再加上恶警经常往家打电话,多次来家里骚扰,先生整日为我担惊受怕,身体越来越不好,脾气也越来越大。我出门时间一长,他就不高兴,就冲我发脾气,就摔东西,我这个人比较内向,胆子也小,从小到大与世无争,发生矛盾自己受点委屈没什么,就怕别人不高兴。

一晃几个月过去了,这种情景没有一点改观。不能从新走出去,我内心十分烦闷,就自己下决心,告诉自己说:你不能老在地上趴着,慈悲的师父还看着你呢!这么多同修遭迫害,回来后都能走出来,一如既往的讲真相救人,我为什么就不能呢?于是就去找一个同修,跟她说想来她家集体学法,她说好,我们就定好了学法的日子。

到了这一天,我就当着先生的面,拿着书准备出去,他问干什么去。我说,出去转转。回来后他也没再说什么,可是晚上好好的下水道就不通了。我就想我有什么地方没做好呢?可是集体学法是师父说的这没有错啊。第二次学法我没跟他打招呼就走了,回来后他就问我:“干什么去了,我一下来看你不在家就浑身难受。”说着说着就象火山一样爆发了。我一句话也没说,他总算熄火了。我跑到楼上哭着对师父的法像说:师父,我该怎么办呀?坐在哪发呆,这时脑海里出现《洪吟二》〈师徒恩〉。

我就感觉从头到脚象电流一样通遍全身,眼泪也忍不住流了下来。是呀!我是师父的弟子,是全宇宙中最幸运的生命,时时都有师父的呵护,没有过不去的难关。但首先要归正自己的思想,坚定自己的正念。

第二天,我就拿起笔来给先生写信,首先向他道歉,然后一一阐述他向我发火时说出的问题,还有大法在世界洪传的盛况,在中国为什么被迫害?师父的伟大与慈悲及现在的天灾人祸又说明了什么?大法弟子只是为了救人等等。在写信的时候下水道自己就通了,我想这回我是做对了。

写好后,我把信放在师父的法像前,请师父加持每一个字都有能量,都闪闪发光,让每一个字都打入先生的生命本源中去,加持他正的一面、明白的一面、善良的一面强大起来,消除他负面的因素和他背后的黑手烂鬼、共产邪灵等一切邪恶生命,让他真正明白真相,彻底得救。然后把信放在电脑边,等他晚上上网时就能看到。

那天晚上就见先生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我就在边上默默的发正念,不知不觉我睡着了,还做了一个梦:母亲来到我的房间,削了一个螺旋式的大苹果给我。我说,妈,这苹果不是我的。母亲说,给你就是你的。我拿着这个苹果看,可漂亮了,就象一个工艺品,放在桌上,我就出去了。我在别处清清楚楚的看到母亲从我房间里拖走一个死人,一会儿又拖走一个,心里一惊,醒了。心想,这是师父给我清理了另外空间不好的东西。

先生大概一夜没睡,到了中午才起床。下午学法的时间到了,我到底是去还是不去?我一定要迈出这一步,我想自己力大无比,把那个魔难看的很小很小,一步就能跨过去。我就坐到他旁边,小声对他说,我想出去。他平静的说,出去吧。我问他,你知道我干什么去吗?他说,你愿意干什么就干什么。此时此刻我的心情无法形容,说不出话来,用只有我自己才能听到的声音说,谢谢。

我快步走到别的房间,止不住的泪水往下流,我在心里一遍又一遍的说:“师父,谢谢您!师父,谢谢您!”就觉的自己好象再生了,又从新活了一样!什么是佛恩浩荡?什么是慈悲?我整个身心都溶在这个能量场中,心里有说不出的愉悦!

弟子唯有精進报师恩,今生今世什么都可以放弃,唯有大法不能放弃,什么都可以松开,唯有紧握师尊的手不能松开,感恩师尊的慈悲救度,听师尊的教诲,努力学好法,在修好自己的同时,积极、主动、稳定的做好三件事。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