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传文化】古诗中的云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四月五日】云是古代诗歌常见意象之一,如同自然界的云,五彩斑斓,形态万千,古代诗歌中的云意象也具有丰富的意蕴与文化内涵。在很多脍炙人口的咏云诗中,诗人的理想、品质、操守、气节、感悟等都寄寓其中,从中可以感受到其心灵境界、审美境界和人生追求,使人受到启迪和勉励。

人们每每抬头望天,悠悠白云飘然而来,飘然而去,轻盈、透明,一种云卷云舒的气度会引起人无限的遐思。由于云轻、淡、随风吹送、高举脱俗,常成为诗人关注吟咏的对象。诗经《齐风》里便有:“英英白云,露彼菅茅”;战国时屈原在《楚辞》中写道:“青云衣兮白霓裳”,以“青云”为衣“白霓”为裳,寄寓诗人精神上的高洁。云常与青山相伴出现于诗作中,元代张养浩生动形象地描述了云山之美:“云来山更佳,云去山如画,山因云晦明,云共山高下”。白云缭绕在山间,令人神往,绿水倒映着白云,同样也是一幅美丽的图画:“云日相辉映,空水共澄鲜”(谢朓《登江中孤屿》)。宋代姚镛访问友人时,竟然“相逢未暇论奇字,先向水边看白云”(《访中洲》),因此诗人也常以云水对举,烘托出一种行云流水的意趣。

古语云:“天降时雨,山川出云”,可见,云与雨也有着密切的关系。如唐代李白写的“云青青兮欲雨,水澹澹兮生烟”,唐代王维写的“云里帝城双凤阙,雨中春树万人家”。云以“从龙为霖”的济世之义,被诗人赋予了儒家经世济民之志和道家功成不居的精神,如清代张伯行在《云》中写道:“灵山藏云根,郁郁生岩窦。直上九天表,须臾弥宇宙。乘时作霖雨,遂使嘉禾秀。膏泽遍苍生,普世登仁寿。不自居其功,飘然复归岫”。

云形态万千、瞬息万变,亦常用于比喻变幻不定的世事和时光的流逝。如唐代崔颢在《黄鹤楼》中写的:“黄鹤一去不复返,白云千载空悠悠”,写出对岁月如流、时光不再的感叹;唐代杜甫在《登楼》中写的:“锦江春色来天地,玉垒浮云变古今”,寄寓着人世沧桑的感慨;宋代岳飞在《满江红》中写的:“三十功名尘与土,八千里路云和月。莫等闲,白了少年头,空悲切”,表现出其为国为民的强烈使命感和责任感。

一重山水,一弦清音,一片素心……精微处含宇宙,恢弘处见精神。云是诗人的精神家园,古诗中“云”往往与归隐、修行连结在一起,以云象征淡泊无争,表现超然物外的人生态度,象征着无意功名利禄的隐逸精神。无论是田园屋舍的静谧悠远,还是葱郁山川的云飞水动,皆神韵天然,一种自然清新之美、超世拔俗之境悠然铺开,涤净着人们的心尘。

晋代陶渊明笔下的田园之境,亲切宁静,无尘无染。读了他的诗,人们便想起他的品德,“翼翼归鸟,晨去于林;远之八表,近憩云岑”(《归鸟》),诗人以归鸟自喻,有时飞到极遥远的地方,有时憩息在高入青云的山峰;“灵凤扶云舞,神鸾调玉音”(《读山海经》),描绘出云中世界的美妙;“遥遥望白云,怀古一何深”(《和郭主簿》),诗人仰望天边的一抹白云,表明自己洁身自好,弃官归田,不与黑暗势力同流合污,坚持安贫守道的素志,也把读者的思绪引向了风俗淳美的古代社会。

南朝陶弘景在山中修道时写下了:“山中何所有?岭上多白云。只可自怡悦,不堪持赠君”,以飘逸的白云委婉地谢绝了皇帝的出仕之邀。唐代僧皎然写的:“逸民对云效高致,禅子逢云增道意”,使人们从云意象中,体会出清高旷远的意境。李白写的:“静坐观众妙,浩然媚幽独。白云南山来,就我檐下宿”,南山白云对诗人象故交一般友好和亲近,诗人与白云似乎神交已久;他送别友人时写道:“楚山秦山皆白云,白云处处长随君”,写出友人无论去到哪里,处处都有高洁的白云相伴,友人的隐士之风尽在不言之中。

缥缈的白云使人想起神仙或仙境。“藐姑射山,有神人居焉……乘云气,御飞龙,而游乎四海之外”(《庄子》),古代的游仙访道诗常出现“白云”、“五云”“彩云”等意象。古人向往神仙世界,通过描写永恒的仙境、仙人、仙物,勉励世人踏上修道、向善之正途。如宋代黄庭坚写的“桃源仙境”词:“瑶草一何碧,春入武陵溪。溪上桃花无数,花上有黄鹂。我欲穿花寻路,直入白云深处,浩气展虹霓”(《水调歌头·游览》)。

“白云”之仙家意象,则使白云出现超然、哲理的意味。古人勤读诗书,修身养性,在传统道家、佛家思想影响下,充满对神佛的正信。唐代王维潜心修道,其诗有一种空明澄净、清幽绝俗的美,“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之禅境,“白云回望合,青霭入看无”之佳境……宁静中蕴涵生机,达到“神与物游”的境界。李白游遍名山大川,求仙访道,昊天、白云等都成为其诗歌中理想空间的广阔背景,如他在《庐山谣寄卢侍御虚舟》中写道:“遥见仙人彩云里,手把芙蓉朝玉京”,仿佛远远望见神仙在彩云里,手拿着莲花飞向玉京。他在《下途归石门旧居》中写道:“余尝学道穷冥筌,梦中往往游仙山。何当脱屣谢时去?壶中别有日月天。俯仰人间易凋朽,钟峰五云在轩牖”。在他看来,纷扰的人间世事,只如过眼烟云,转瞬即逝,规劝世人要超脱名利,不为物欲所牵累,及时修炼,追求美好的永恒之境。

古人用云寄托了对理想境界的向往,因此古诗中的云意象既是具象又是理念,清代钱竹初写道:“海上秋风江上莼,尘颜久已怅迷津”、“劳生那复计年华,归识吾生本有涯……他日并登皇甫《传》,始知真契在烟霞”。尘世中的人们早已渴望指点迷津,无限美妙在烟霞的深处,返本归真才是做人的真谛,关注天地永恒的大道,追随宇宙真理,达到生命的永生、永纯和永恒,这是人明智的永远不悔的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