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学法中归正自己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四月五日】我是一九九七年有幸得大法的,这十四年来,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磕磕绊绊的走到了今天。下面我就把我的修炼体会向师父汇报,与同修们交流,有不正确的地方请同修慈悲指正。

比学比修

我一直是天目关着修的,身体感觉也比较迟钝。去年参加网上交流会的时候,稿子拿到我这儿,看到这些同修辛苦写的心得体会,我并不是替他们高兴,而是对负责人说:“写的这么乱,字也不清晰,时间不赶趟了,让他们重抄一遍再拿来,要不,打不完了。”负责人没说什么拿走了。第二天拿来我呆了,字迹整整齐齐,全是一个笔体。她说:“有一些老年同修,字认的少,写成这样已经是很认真了,已经是改过重抄的……”这些是她拿回去从新抄的,整整抄了一夜,并向我道歉……通过同修我发现了自己的求安逸心、懒惰心、等靠的心、为私为我的私心。其实我是能打完的,我打字的速度并不比专业的慢。在打稿中,我看到同修虽然没有华丽的词藻,都是踏踏实实一步一个脚印,实修过来的。

我通过学习师父的《二零一零年纽约法会讲法》:“哪一件事没做成,那一件事就是失败。不是说这件事情非得按照你的想法做,成功了你才能树立威德,是你在配合本身怎么动的念,配合做事中怎么做的,这才是修炼的过程。工作中念很正、不忘自己是修炼人,不忘自己的使命和责任,完成自己该完成的部份,那就是你树立威德的过程,那就是你修炼的过程,那就是你大法弟子在完成你历史使命的过程。”我学会了配合与圆容。以前负责人让配合大家去做什么,我并不能真心去做,总有完成任务的感觉,总觉的自己能做一些更轰轰烈烈的事,其实什么也没做好。我修炼这么久却不能真正理解实修是什么,总是向外找,向外求。

在一思一念中归正自己

前些日子我脖子上突然起了一些疙瘩,有点痒,我并没有在意。我偶然发现:我只要吃肉就起疙瘩;不吃肉,一天就消了,吃上只几秒钟就起来了,而且只是在脖子前面起。我和同修交流,同修说:也许是对肉太执著了吧,不能吃就不吃吧。我也没有深挖自己。后来竟发展到只要吃带肉的东西,包括带肉炒的菜、带鸡蛋的面包、饼干就起。已经严重干扰了我。我开始反思自己,师父让我们在常人中修炼,现在家庭中吃肉已经成为普遍。我到哪里,人家都得给我单做饭,连最普通的面包、饼干、方便面都吃不了,别人瞅着我怪怪的,这肯定不是师父安排的!哦,原来是我自己求来的:我没有过什么大的病业关,也没看到过另外空间的景象,这次偶尔起了几个红疙瘩,同修说这是功中体现的,自己就沾沾自喜,跟别人提起来的时候,带着显示心,有求心。 “人神一念哪。你动的是正念,你说这都是假相、旧势力干扰,我修了这么多年大法,不可能出现这个情况。你真的发自内心的一念,马上什么都没有。”(《二零一零年纽约法会讲法》)当我悟到这是旧势力干扰时,赶快发正念铲除,再吃肉就不起疙瘩了。

圆容配合整体

今年我看到别的地区都有本地的真相,我也试着做了几期,后来负责人说:本地区现在很平稳,揭露本地的邪恶已经做差不多了,应该先配合做神韵光盘。我想:神韵既然是师父亲自指导的,我们每个大法弟子都应该无条件的支持配合。我们就开始发神韵光盘,大多数时候,我都是配合发正念,刚开始时,不能静下来, 我就背一会师父的法。出去发真相资料的时候,我心里不稳时,一路上就总有人走,车过的也多,狗也叫。我就赶紧发正念,请师父加持。当我念正的时候,走一路都特别安静。我心里很平稳,只想着救人的事。

我虽然看不到另外空间的美好、殊胜,但我坚信师父、坚信大法。在师父慈悲呵护下,我在修炼路上走过了十四年,家庭资料点的小花也已经开五年了。我知道我与师父要求的还差的很远。我一定要听师父的话,做好三件事,不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