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孩子一定要负责任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四月五日】大法弟子的孩子很多都是有来头的,在正法时期降生到能够得法的家庭里,很不简单。但是一入红尘中,就容易迷失。如果大法弟子不负好责任,孩子小,自制能力差,在常人大染缸中被污染,一旦长期脱离了大法,被旧势力拖下去,就毁了。如果孩子毁在自己身边,将来归位大圆满时,见了师父,怎么交待?因为没有负好责任,难脱干系,也愧对孩子这个生命,必会后悔莫及。

我怀孕时被迫签了不炼的保证,我丈夫那时也撕了师父法像,诋毁大法,或许是自身带的业力,或许是替父母还业,女儿从小就多灾多难。我想作为大法小弟子,有师父管,旧势力不配管,所有旧势力安排的一切都是被全盘否定的、不被承认的。人生道路早就发生根本变化了,师父已经从新安排了。

小时候女儿发高烧,经常烧到三十九度以上,最高时接近四十一度。每次有生命危险时,都是奇迹般的在师父的保护下化险为夷、转危为安。一次发高烧,因为那时心性不高,给孩子吃药发生药物过敏,浑身起了许多小红疙瘩,孩子烧得滚烫,又奇痒难忍,来回翻腾。心想深更半夜医院只有值班大夫,药物过敏如果处理不当会有危险,也不敢再用别的药物了,就只有求师父了,和孩子一起念“法轮大法好”。一个小时后,孩子好了。还有一次也是发高烧,因为心性有限,又给孩子吃药,屡次无效,就用了最新的抗生素,结果吃多了,孩子体温降到35度以下,我赶快停了药,求助师父,叫孩子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孩子恢复了体温。

最惊险的一次是她五岁时,跟我妈妈在街上玩。不知怎么钻到汽车底下去了。那司机不知道,突然发动开车,打着方向盘这么拐了,那么弯,来回转。妈妈惊恐万分,以为被碾死了,拼命的上前拍打汽车。在妈妈绝望的喊叫中,女儿笑着从车底下钻了出来,啥事没有。这次死里逃生,有惊无险,我们再次从内心深处对师父感激涕零,若没有师父保护,孩子早完了。

女儿很贪玩,家里布满了各种各样玩的东西。除了玩,几乎不想别的。我记起了一件事情:在她很小时候,因为遭遇病业,我怕她痛苦,就给她加了一念:让她光想着玩吧,这样就不痛苦了。所以她到现在这么大了还是光想着玩。这都是大法弟子的一念造成的。

等到慢慢长大了,女儿表现的逆反心理很强。因为老是不听话,我渐渐就不愿管了。她唯独对我很不敬,没有一天不顶撞训斥我的。我很纳闷,也找不到原因,有时气极了觉得她作为子女这样对我,真是造了不少业。后来不断的向内找,终于找到了自己有偏激走极端的心、执著于自我的私心、逃避心、执著于去情的心和不负责任的心。因为女儿从小多灾多难,我心力交瘁,不愿意再承受儿女之情的折磨被牵着走,想逃避,由于偏激走了极端,结果最终导致了对孩子的不负责任。因为我的自私和妄自尊大,说话语气和教育方式也不考虑她的感受,我说了话只要她不听,我就不管了,放任自流,还自以为已经跟她说了,就是尽到责任了,认为反正孩子大了,管不了也没办法。原来是我的不负责任才使她对我很不敬。当我想改正时,效果也不明显,因为我不是从内心深处为她的生命的未来负责,还是在推脱责任,让她一个自制力差的孩子自己对自己负责,所以她仍对我不敬,而且不听话。

以前她还会背《洪吟》,跟着大人学法,后来她《洪吟》也忘记了许多,功也不炼,偶尔给她念一念法,听的也不专心,光想着玩,加上丈夫(常人)阻拦,已经很久没有学法了。到了晚上睡觉时乱踹乱蹬,大喊大叫,象在打架,不得安宁,第二天早晨问她什么也不知道。每次跟她讲脱离法的危险,她就先是茫然、麻木,然后又对我大发雷霆,乱发脾气,顶撞训斥,我对她彻底绝望了。

直到做了一个梦,把我彻底惊醒了:晚上我骑车带着女儿从妈妈家出来不远,不知因为什么,我就撂下女儿自己骑车走了。走了半天,觉得不对劲,才停下。心想这么晚了,女儿一个人在黑夜里会往哪里走呢?万一遇到危险怎么办?这才惊慌起来,赶快回头想回去找她,这时手机响了,传来“妈妈”的声音,叫着我的名字,说女儿刚才被车撞死了,一瞬间,我如遭雷击,悔恨极了。主意识一下子就醒了。

我立即发正念解体所有不好的梦境,让其统统不能实现。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我和女儿作为师父的弟子,一切交给师父安排。即使大法弟子有漏,也决不允许旧势力钻空子,大法弟子会在大法中归正自己,决不允许旧势力插手。

这个梦真真切切,我知道只有大法才能真正救了她,同时悟到:由于自己的不负责任,扔下了她,使她脱离了法,已经将其置于了极其危险的境地上了。我马上跟女儿讲了刚才的梦。通过认真考虑,根据她的接受能力和时间安排,我跟她约定:每天晚上写作业前先学一会法,她读我听。早上起床,先炼一套功。同时我解体了让她光想着玩的那一念,让她学法炼功。丈夫就自动清理了她的许多乱七八糟的玩物。

以前跟她说什么,如果她不听,我就不管了,现在不是。我到了时间就提醒她,拉着她的手让她坐在自己身边,鼓励她,认真听她读法。这是她长这么大第一次自己从头到尾的通读《转法轮》。第一天晚上,她读了《论语》和《目录》,当天晚上睡得安安稳稳,没有再乱动;第二天早上,我叫她起床,她睁不开眼,我就帮她穿衣服,给她倒水喝,让她清醒,对她来讲,这是以前没有过的关心和照顾,她很高兴的起床炼了第一套功法。晚上回家写作业前,我听她接着读了第一讲的《真正往高层次上带人》和《不同层次有不同层次的法》,晚上也睡得很安稳,没有东西再来干扰她了;第三天早上,我又象昨天那样叫她起来炼了第三套功法,晚上接着读了第一讲的《真善忍是衡量好坏人的唯一标准》和《气功是史前文化》,早上叫她起来炼了第四套功法。以后如此类推,就这样,一个月能通读一遍《转法轮》,学法、炼功都跟上了,还能带动我精進了。

说来也怪,自从我带她学法炼功的第一天开始,她对我的态度完全变了,来了个180度的大转弯,再也没有顶撞、训斥过我。对我也好了,也听话了。我为她负责,她也开始尊敬我了,家里恢复了多年来久违的安宁祥和。每次看她,我都觉得象白捡了个女儿,有一种绝处逢生的感觉。这都是大法的威力,师父的慈悲。无比感谢师父的慈悲呵护、慈悲点化、慈悲苦度。谢师恩。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