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风雨修炼路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四月六日】回顾我这十一年来风风雨雨助师正法的心路历程。感恩师尊,感恩大法,与同修们共享。

大法使我脱胎换骨

我是一九九九年三月喜得大法。得法前在名利场上把身体搞的一团糟,浑身多种疾病,心胸狭隘。得法不久,据同事说是“三百六十度大转弯”,整个人都变了。我知道是大法使我脱胎换骨的。仅仅几个月后,铺天盖地的邪恶迫害就开始了。

坚定正念,助师正法

“七•二零”迫害开始后,由于自己学法晚,和很多同修一样被这突如其来的迫害弄懵了。老同修们都有自己的悟法,都在走出去证实法。“我该怎么办呢?”我问自己。“走出去!”一个念头打出来。就这一念,我毅然走上去省城上访的路。

因当时还没到过省城,也不知坐什么车,到了车站,无意中跟着人流来到了所去方向的车站,就上了车,心想要能碰到同修多好啊。于是就留意着看、听、观察周围有没有炼功人,好象没有,就索性闭上眼背起法来了。车到中途,司机让大家下车休息一会儿。我本来不想下车,最后还是下车买了点东西。等我回到座位上,可把我高兴坏了,座位上居然有几本宝书,是师父的国外讲法。我高兴的抱在怀里。知道是师父安排的,让我找到了同修。

就这样我们顺利的到达目地地。在途中其实停了好几次车,说是检查,当时还不知道是拦截法轮功学员的。当天晚上我就顺利的回到了家。打坐时原来只能盘半小时就疼的不行的腿,从那以后,居然盘一个小时也不那么难受了。我想一定是师父在鼓励我。在以后的学法、炼功中,我更加坚信师父,坚信大法。

一九九九年十月二十五日,听说要把大法定为“X教”,我再也坐不住了,决心到北京去上访。这念头出来时,天正下着大雨。我却浑身象着了火一样被烤着,心都揪着。好不容易到下班了,我向班长请了假,跟另一个同修说了一声我晚上准备坐车到北京。那个同修是单位的核算员,说要晚几天、等发完工资我们一起去。但是我当时只有一念,既然决定了,没有伴儿也要走。

当晚同修送我到车站,我往里走的时候,只觉的心里一股气贯长虹、力可拔山的气势。我知道又是师父在鼓励我,我并不孤单。这种感觉至今记忆犹新。

可是当车开动时,脑中闪过一些念头:孩子还小,丈夫从没操持过生意……马上我意识到这不对,于是开始背法,背《洪吟》。背着背着,发现同修们都聚在一起了。原来那车上每节车厢都有同修。我好高兴啊!我们在车上互相切磋,分享各自的感悟,又象回到了集体学法的日子。

在北京的那段日子,我们和全国各地的同修一起学法,切磋交流,我看到了自己的差距,感谢那些曾经鼓励和帮助我的同修!

在北京被关押的时候,我不配合邪恶。不让背经文我们偏就大声背。当时在丰台体育场,里面坐满了全国各地来京的大法弟子,有怀抱小孩的,有七八十岁的老年大法弟子。那个季节北京昼夜温差很大,到了晚上,警察个个穿着军大衣,法轮功学员们却个个薄衣单衫。然后他们把学员都关進看守所或拘留所,还要求每人把钱和身份证都交出来。我想这钱和物件是用来证实法的,不能给,结果就真的没被收去,最后是回家的路上为同修买吃的、用的了。我悟到是因为这些想法符合了当时那个层次法理,师父在保护着弟子。

去掉怕心,走出、走正一条助师正法的路

由于自己执著心、人心迟迟不去,在修炼的路上、在师尊的看护下,磕磕绊绊的走了过来。

在三番五次的迫害中,家人受到极大的伤害,自己还有许多人心,再加上对这场迫害认识不清,我曾经一度流离在外。虽然也觉的那种状态不对,可是一直没有突破。终于在一次外地资料点出事后,在师尊的呵护下正念闯了出来。然后马上面临着自己该何去何从。到同修那里会给同修们增添很多麻烦,也不安全,再说也不是长久之计。最后决定还是回老家。就在自己体力不支(抬腿都难)与资金极少(身上只剩三十几元钱)的情况下,奇迹般的安全回到了家。

调整状态之后我又汇入助师正法的洪流中,挂横幅、贴粘胶、喷字、发真相资料。刚开始到农村去发资料时,我总是看哪家没人了才到哪家发,不敢面对面讲。记的第一次面对面讲真相是发资料发到村头,有一个大姐,总把我望着,我心想,不要看我,我是来给你们送好东西来的。因农村人都爱串门,有生人到村子里都认的出。她一直把我看着,我索性走过去说:“大姐,你好!我给你送最好的来了”,她高兴的说:“我等着呢。”我给她讲了大法的美好,讲了××党给老百姓带来的灾难,最后给她讲了三退保平安。末了她说:“天都黑了,你给我几份帮你发。”我说:“谢谢了。”

这以后我就慢慢面对面讲真相了。农村人大都还很朴实,随口叫声大哥、大姐、大叔、大婶,都很乐意和人搭话。然后就根据他们的实际情况和想要明白的问题去讲,一般都能接受。还有些同修怕农村有狗,这也是实际情况,有时一只狗叫全村的狗都跟着叫,搞的动静很大,容易心性不稳。还有的狗不叫,老百姓说的咬人的狗不叫。有一次碰到一只狗一溜烟朝我跑来,我就对着它说:“狗,请你也记住法轮大法好,将来也有个美好的未来。”那狗跑到我身边,把我衣角咬住,那家主人赶过来说这狗咬人,我说狗不咬好人,他问我是干啥的,我说是炼法轮功的,给你们送真相来了。那主人要把我让到他家坐坐,我说不麻烦了,然后给他讲了真相,他说:原来你们是被冤枉的啊,怪不得狗不咬好人。

后来我们又和同修结伴到更远的山村,晚上去发资料,又一起配合边发边讲。遇到的人有感谢的,有吓唬的,有叫我们快走的,每遇到问题我们都找自己,看是否有什么心起来了或没去掉。这样的讲真相,从开始时心不稳,到后来能谈笑风生的把要讲的来龙去脉给老百姓讲明白。

生活中的变故也让我想到应该利用一些身边事给同事讲真相,因为我九九年就被原单位开除了公职,这正好是个讲真相的话题。不过刚开始有这一念时两腿就发颤,走路直抖,想打退堂鼓。我就大量学法,找同修切磋,我们学大法没有错,就应该堂堂正正找回大法弟子该有的那一切。法理明晰了,心摆正了,我就开始一级一级的找,原单位推到区里,主管单位又推到信访办,又到“六一零”,到公安分局、街道办、居委会,走到哪儿讲到哪儿,历时近两个月,从开始我怕找有关单位,到最后他们怕我到有关单位找。

不是自己想要为大法做什么 而是大法需要我做什么

有一段时间,总觉的想要多一点真相资料,可偏偏有其它原因总不能满足,就有同修告诉我,师父要我们资料点“遍地开花”,你就没想想?是啊!自己等、靠、要的心多强啊!还有怕心,有意无意总想推脱。

过了一阵儿,同修说机器都给请好了,问我是啥想法。我没说啥,只好请回了家。刚开始放哪儿都觉的不安全,今天放这儿,明天放那儿。通过学法、交流、发正念,一步步稳下心,由供个人所用到供七、八人用,或补充其它资料点用。

再说打印机,开始不敢碰,心想对这玩意儿一窍不通,要瞎摸坏了又要给同修找麻烦了。可是怕啥来啥,不是今天漏墨,就是明天又不动了,都是些在同修看来不是问题的问题。我知道都是因为自己心不正招来的,就发正念清除它,从开始老是依赖同修到现在可以独立运作了。

走过这个阶段以后,又遇到该去我的安逸自在心的一些事儿。有一次大家一起切磋,同修说本地要有自己的会修理这些机器的人才行,外地同修还有别的事儿要做,不能总是依赖外地技术同修。我寻思为什么和我切磋这事儿呢?是不是该突破目前的状态了,转念一想马上觉的自己不行,一想到那些技术上的事儿脑子就是空白,平时自己用用还行,要说是哪儿的原因、怎么解决,真是一头雾水,也不想学,不想耽误宝贵的时间去学技术,出去讲真相多省心啊!压根就不想走这条路。

在一次学法时,突然蹦出一个念头:“为私”!是呀,技术同修大事小事都要去解决,自己就没想想给同修减轻一点负担吗?这个差距还不大吗?悟到就做!开始时满脑子都是这些机器的问题,费时费力,这才体会到了技术同修们的难处,有时一点小问题就要捣鼓半天。每每遇到同修哪个机器有问题,我就先找一下自己,学会先修自己,再修机器,往往问题都能很轻松的解决。一旦干事心或其它什么心出来了,机器就不那么容易修。

真是酸甜苦辣各种滋味都有。苦恼过对电脑一窍不通,或者怕上网被察觉。也有喜悦,在找不到怎么操作时无意中碰到什么按键就解决了。还有大法开智开慧后无言的甜蜜。我知道这些都来源于大法,都是在师父的呵护下一路走过来的。在以后证实法的路上我会更加勇猛精進!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