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灾区洪法体悟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四月六日】日本巨大震灾损失惨重,更严重的是影响了神韵在日本的公演。这个无法挽回的损失让我们认识到我们平时的救度众生没做到位,不知道大法真相的人就没有福份,甚至是没有走入未来的机会,所以我们几个同修决定到灾区去洪法教功,救度这些在危险边缘的众生。

同修先在网上查了避难所的电话,选了一个打过去,我们原打算首先说自己是搞建筑的,希望到灾区帮助建设,然后利用工作的空闲洪法教功,因为担心直接说教功会让对方不理解,但对方说那里已经有许多志愿者在帮忙了,不需要我们去了,同修只好开门见山的说,自己修炼中国气功多年,亲身体验到此功法对人身心健康有极大好处,希望能用自己这一特长为灾民在这艰难时期调节身心,度过难关。没想到对方马上态度就变了,很高兴的说你来吧,并具体的说明了他们的地理位置,联络方式,并提醒我们那里条件艰苦,灾民有四百人,离核电站只有四十公里,没有空地提供我们休息和饮食,我们当然欣然接受。

Z同修又打了几个电话,这回就直接说明我们的来意,结果又联系上了一个两千人的避难所。联系之顺利出乎意料,明显的感觉到众生早已等待我们去救度,可我们还在用人的观念犹豫怎样委婉的达到救人的目地,可见我们低估了众生对大法的渴望,低估了正法進程的急速。

周六一早,我们一车八个同修上路了,高速路上离灾区越近,车越少,天气也越来越不好,感觉到很压抑的气氛,沿途看到被海啸冲毁的汽车堆在山沟里,许多房屋虽然完好,但少有人烟,一派凄凉的景象,我们开始加强发正念,清理这里的邪恶因素。

在车上我们交流先以怎样的形式切入,有同修建议先发真相资料,然后再教功,有同修建议先教功,等大家有感受后第二天再发真相资料。每个悟法都有许多的道理,但就是谁也说服不了对方,眼看就要僵持住了,这时有同修建议先学法,同修开始念经文,同时也在找自己,学完后,大家都认识到要放下自己,配合别人,即使对方的办法不完善,但大家必须要正念加持,结果一定会是最好的,因为这是师父的法定下的理,最后大家一致同意由Z同修决定,无论怎样安排,大家都会支持,Z同修也放下了自己的悟法,决定根据现场的具体情况做。

我们到了第一个四百人的避难所,那里的工作人员很高兴,开车给我们带路去一个指挥部办手续,发给我们一张志愿者胸牌,由于事先联系好的负责人不在,他就打电话向上级请示,电话那边一听,就说他们不用在那教功了,来我们市里吧,市里的避难所比这个大的多。我们一听,真是喜出望外,真是一切都是师父在安排啊,只要我们正念去做,一切比我们预想的还要好。我们马上按着那个工作人员的指点向市里的避难所开去,这个所离核电站更近,全球定位系统上显示开车要一个多小时,这让我们多少有点着急,因为下午已经预约了那个两千人的避难所,我们就发正念铲除路上的干扰,不让它耽误时间,结果真是神奇,我们才开了半个小时,全球定位系统已显示避难所就在附近了,这个全球定位系统平时计算可是很准确的。大家都很高兴,真实体会到只要我们正念去做,大法的神奇就会展现。可是不久我们就发现我们走过了头,又调头往回走,奇怪是明明看到了那个大体育馆就在山上,可就是找不到上山的路。我们绕来绕去,耽误了时间,这时大家意识到我们生了欢喜心,被干扰了,静下心来铲除干扰。

这时看到一辆插着好几根天线的大个军用吉普车,上面挂着震灾救援的牌子,我们知道领路的来了,因为我们找到了自己的执着,干扰解除了。我们很快上到山顶,在体育馆的停车场外面排着很长的车,挨个检查,还要用仪器测辐射量。感觉这里的气氛更沉重了,轮到我们车时,我们一亮志愿者的胸牌,对方什么也没问,很高兴的让我们進去了。

我们進到体育馆里,到处都是人,连二楼的走廊里都睡着人,里面的场地上也摆满了地铺,有的人蒙头大睡,有的人在那发呆,互相之间都在众目之下,没有任何隐私,人在这种环境中时间长了,精神压力非常大,那天是他们第一次吃到热饭。我们真切的感到众生的可怜,感到我们来晚了。工作人员很热情的接待我们,安排半小时后教功,并用广播发布了这个通知。我们在走廊里等着,这时遇到一个中国人,一个五十多岁的女志愿者,来日本很多年了,她很惊讶还有中国人来这里,她说中国人早都看不到了。我们说我们是修炼法轮大法的,希望通过自己的特长帮助日本人民增强身心健康,度过难关,她非常感动,因为在这个时期敢于来到这里,无需多说,这行动已说明了一切,每个日本人都带着感激的表情接待我们,也让他们对大法有了深层的好感。

一共两个场地,每个场地给我们二十分钟,我们只能教第一和第二套功法。开始Z同修先简单介绍一下我们来的目地,因为我们修炼多年而受益,所以希望帮助大家在这个时期有一个好的身体,度过难关,这种场合下,朴实的语言更能打动人,我们首先演示第一套功法,这时有些人就站起来随我们炼了,我很惊讶平时内向的日本人此时得法的心情竟然如此迫切。然后我们开始教动作,站起来的人越来越多,好多老年人腿脚不方便,就坐着跟我们炼,好几位同修在场地上穿梭纠正动作,日本人学起来很认真的。很快二十分钟过去了,我们告诉大家明天还会再来教功,场地上一片掌声。临走时我们拿出了介绍大法的传单,许多人过来要。

第二个场地同样的情况,而且还有几位第一个场地的人跟过来学。我们既教了功又发了传单,一切都是那么顺理成章的安排,比我们事先考虑的两个方案都好,我们悟到这是因为我们放下了自己,才能使法的威力发挥出来。

我们马上往另一个避难所赶去,路上要开一个多小时,大家利用这个机会交流了一下心得,每个人都感到收获很大,同时也提醒自己不要生欢喜心,不要放松正念。

第二个避难所有两千多人,分住在三个楼层里面,由于房间较多,不能每个场地都去一遍,工作人员安排我们在他们办公的一个场地的一角教功,大约就能站十几个人吧,开始我感觉这个场地不合适,而且许多人可能行动不便,不愿意下楼。但我提醒自己把心放下,一切由师父安排吧,做而不求。离教功时间还差三分钟的时候,下来四、五位日本人,我们马上开始演示,同时也算等一下来晚的人。音乐一响,我们就开始炼功,过一会我微微睁眼一看,那几个日本人认真的随我们炼上了,我想即使能救这几个人,我们来一趟也值了。第一套炼完了,我一睁眼,眼前已站着十几位了,无意往他们身后一望,后面竟站着更多的人,场地中央,过道上都站着人,大约能有六、七十人,刚才还在那办公的工作人员,许多也放下工作随我们一起炼了,最远处一直站到离我们有三十多米远,我们只好往场地中央移动,工作人员马上把他们的办公椅子都搬走了,腾出中央一个空地让我们演示,我们在大厅中央边讲边演示,好几个同修忙着纠正动作,即使这样也忙不过来,大家学的都很认真,那个场面真是太壮观了,第一次见到这么多的日本人随着大法舒缓的音乐,一张一驰,上下起伏,刚才的担心一扫而光,我想只有我们放下人心的时候,才能见证大法的庄严,神圣,他的慈悲和伟大自然会令任何生命不由得不对他肃然起敬,而这伟大的展现怎能是我们的人念事先所规划得了的呢?

今天的经历让我更深刻感受到做而不求的威力和人心无存的美妙,哪怕只有那一瞬间能做到,那都是威力无比的,让我更惭愧的感觉到师父早都把一切安排好了,就差我们走出那一步啊。

这一天的安排圆满结束了,我们晚上去的仙台的同修家住宿,大家首先学了法,然后开始交流今天的体会,期间正好赶上全国的神韵紧急交流,大家又借此机会交流了办神韵期间的收获和教训,交流一直在平和的气氛中進行,我感到这个机会很难得,因为在日本的社会环境,同修能长时间在一起的机会并不多,而能小范围的交流出自己内心的东西更不易,但我们一旦做到这一步的时候,我想我们以后的配合就已经站在一个新的起点上了。大家都有很多话想说,交流一直持续到早上四点才散,当我躺在里屋快睡着的时候,我还能听到外面两个姓张的同修躺在地毯上意犹未尽的交流着。

第二天上午我们先去了两千人的避难所,但由于场地有其它事情占用了,只能等下午两点后才能用,我们没有地方,工作人员同意让我们自己去找合适的地方,也同意我们发真相传单,但我们出现了分歧,有同修主张以教功为主,有同修主张以发传单为主。双方都担心对方的做法会对人们造成不好的印象,由于有了昨天的经验,这回大家都及时交流了放下自己的法理,很快决定分三组,分三个楼层发传单,不要抱着人心的顾虑,我们就是让众生知道真相,我们心正邪恶就不敢干扰。结果是非常好的,大家几乎都接受了传单,而且有充分的时间给众生讲真相,没有阻力,许多人不住的感谢我们,不停的鞠躬行礼,我们也不停的回礼。也许因为人在经历过生死大难以后,考虑人生的角度会发生改变,更能深刻理解生命存在的意义吧,也许人在难中的时候,对不顾个人安危来帮助自己的人才会产生更深层的信任吧,也许是我们放下自己的一切真心救度众生的时候,邪恶才不敢有丝毫的干扰吧,也许众生的苦难境遇真的触动了我们那善良的本性才迸发出那佛性的一面,从而使众生笼罩在慈悲的光辉之中吧。

这时得知离核电站较近的那个避难所傍晚就要搬家了,让我们早点过去,我们立刻分出四个同修去那边,到了之后,工作人员很高兴的给我们安排了他们的一间办公的场地休息,同时安排了两个志愿者帮助我们操作音箱等辅助工作,这是我们前一天所没有的待遇。最后他俩一起和我们在前面炼了起来。在走廊里有人见到我们就和我们点头,还有人拉着同修的手说前一天炼功的感受,我奇怪他们竟然这么快就能记住我们,工作人员说你们的衣服就是最好的标识。

今天教全了五套功法,由于时间紧,第五套功法只做演示,当我们在椅子上把第二只脚搬上来的时候,场地上一下静了下来,日本人普遍知道打坐的姿势,也知道做到这一步所需要的功夫,当我们打完手印的时候,众生都带着赞叹的目光看着我们,我想他们此时多少感觉到了大法那高深的内涵,并从而升起了敬意,临走时掌声比前一天还要大,我想这些掌声既是对大法的感谢,也是他们明白那一面为自己的未来而欢呼啊。

临走时我们给工作人员留下了教功光盘,他非常感谢,并说会安排机会给大家放的,最后一直送我们到门口。

而留在两千人避难所的同修在教功时意外遇到了民主党的领袖来慰问,随行有许多议员,还有大批媒体记者,都看到了大法弟子在教功,他还走到学功的人面前挨个和他们握手,同修借机马上找到他身边带的一位议员,递上了真相传单,那位议员很高兴的接受了,并多次感谢。我想在这个环境下能看到大法弟子的身影,一定会让他对大法有了新的认识。

在回来的路上,大家才感觉到累,有些瞌睡,这时车左右摆动很明显,找到一个修车的店检查,没有毛病,就是缺点气,打了气之后,车子稳多了,现在写这件事时才悟到这是点化我们不能松劲啊,还要鼓足劲继续稳健的走好后面的路,我们所做的只是很有限的一小片,而且还有更多的众生不知道真相,而且是在受到巨大损失后才行动的,其实是在弥补以前的欠缺,目前只是开了个头,我们只有全体行动起来,才能更多的挽回损失,才能及时抢救这些可怜的众生,其实等待我们的何止这一处灾区的众生啊,没受灾的地区只要没有讲到真相,同样是在危险之中,同样需要我们去救度,与其等损失之后痛心疾首,不如现在什么也别说,赶快放下对自我和各种人心的执着,多救人,日本同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