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法认识不足的损失和后来的转机(一)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四月七日】死寂的深夜,当沉重的铁门在身后咣当一声巨响被关上后,我看见昏暗灯光下,地上睡满了人。这一刻才深切的感受到我已被非法绑架到魔窟里了。何时才能闯出魔窟?想着没有完成的使命,还有好多人等着被救度,在这一刻值千金、值万金的时候,我却在这里!真想大哭一场。

修炼到底是哪里出现了大漏呢?在以后的日子里,我常常在想漏在哪里呢?这样坐下来长时间,静思自己的修炼过程,在外面几乎是没有的。每日忙于做资料,在家里有时都得小跑,每日学法、发正念都没耽误过。(从修炼以来历来重视学法,而发正念以前没有认识到重要性,后来认识到也重视起来了。)为什么会出事呢?找不到!联想到二零零一年被邪恶非法劳教三年,也是没有找到漏在哪里。后来就没有再找了。

师父谆谆教诲:“少息自省添正念 明析不足再精進”(《洪吟二》〈理智醒觉〉)。今日能有时间坐下来却找不到漏洞,如何不惊醒?这次一定要找到!找了许多执著,但发现不是关键的。都是小执著不足以造成大错,被旧势力钻空子!这样过一段时间,有一天突然脑中出现师父的一段法:“用理智去证实法、用智慧去讲清真相、用慈悲去洪法与救度世人”(《精進要旨二》〈理性〉)。对就是它,我的漏洞就在这里,没有真正做到师父对我的要求。是师父慈悲的点悟了我,使我警醒。马上想到二零零一年被非法劳教的原因也是这个。

记得在二零零一年初,我当时的状态:已经达到为了大法能把世上的一切放下。放下生死,一次次走向北京,上访、天安门炼功。期间被单位非法拘禁、开除公职、非法拘留、绑架到洗脑班等迫害。凭着对大法的坚信,讲真相、绝食反迫害一次次闯出来。二零零一年邪恶编造所谓的“天安门自焚事件”,毒害世人,挑起世人对法轮功的仇恨,我忧心如焚,每天上明慧网去查,有没有揭露真相的文章,约二、三星期以后,看到《华盛顿邮报》“自焚的火焰照亮了中国的黑幕”的文章后,赶快做成资料,就向外发。一幢幢楼,一个一个单元发,后来在一小区发时被当地治安员发现,被劳教三年。我当时认为我已达到师父要求,已放下生死。做资料、发真相资料,没有怕心,堂堂正正去做。既然符合了这一层次的法理,就不存在被抓、被迫害的因素。为什么会被劳教呢?没有想明白。

这次被绑架,邪恶清早突然闯進家来,抄出许多真相资料、光盘等就将我绑架到看守所。作为一个资料点几年来,一直都是这样运作的,没出过事。这次终于悟到了大法是圆容的,不能将法对立起来,走极端。师父讲:“用理智去证实法、用智慧去讲清真相、用慈悲去洪法与救度世人”(《精進要旨二》〈理性〉)。这段法也能背,每周《明慧周刊》封面也在提醒我们,我真正做到了吗?悟到了他的内涵了吗?

对有些学员一有风吹草动就收的收,藏的藏,就认为有怕心,正念不足。认为只要正念足,没有怕心,邪恶就会自灭。认为这么多年我的怕心一点点消去,正念越来越足,资料点的安全越没问题。结果出了事,还是犯了同二零零一年那次同样的错误。网上也经常讨论这方面的问题。注意安全的和不注意安全的各自引用师父的法为自己行为辩护,维护的是人心,放不下的是执著,却没有真正悟到大法的博大、圆容,这还是对大法认识不足所致。如果真能悟到做到师父讲的法,达到圆容无漏,邪恶就再也钻不了空子,怎么能被迫害到呢!

回想在二零零一年发资料时,看见五十米外有二个人迎面向我走来,对我指指点点,我没在意也没当回事,在他们的前面又拐進一个楼道去发资料。发完后在楼上看见他们不远处站着,我要理智点,就从边上另条路走了,可我又迎着他们走去,被他们拦下。

这次邪恶抄家抄出大批光盘资料。如果我家里没有真相资料呢?邪恶会不会绑架呢?有可能会也可能不会,但有一点即使被绑架我也会很快闯出来。这次按照邪恶的起诉至少判七年以上,由于外面大法弟子和我每日坚持长时间发正念清除了许多邪恶因素,邪恶最终判了三年。(时间不够了,如果时间再长点邪恶是判不了的。)即使这样我前后有六年被非法关在魔窟里。九九年以后师父正法至今总共才十一年,我就在里面六年,如何完成助师正法,救度世人的重大使命啊!这是多大的损失呢,不可计量!

(待续)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