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亲人同修离世悟到的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四月七日】二零一零年十二月某日凌晨,二哥突然不省人事。由于他长期不学法,我们只好拉到附近医院,但放到CT床上时他就没气了。检查结果是脑干出血。年仅四十四岁。

其实不管有着怎样的因缘,如果能够做到实修,可能就不会是这样的结果,我很遗憾,教训是深刻的。

一、修炼是严肃的

这里没有指责,走了的毕竟是得法的生命,只是在不同层次等着归位。写出他的修炼状态为的是提醒有同样状态的同修吧。

二哥是一九九八年春和我们全家(娘家)人一起得法,迫害后放弃修炼。在亲人同修的帮助下,大约在二零零二年从新回到大法修炼中的。

修炼大法前,二哥是一个喝酒、抽烟、谁也不敢惹的人中小混子。得大法后象变了个人似的,修炼初期也很精進。从新回到大法中的前几年状态也不错,学法、炼功、讲真相救人都做的很好。

后来由于工作的改变,每月只能回家呆上几天,其它时间就是在各个城市中往返修家具挣钱,没有了修炼的环境,一个人长期在大染缸中,慢慢的被污染了。开始还听听法,后来就只有心中知道法而已,老板请吃饭、喝酒、抽烟都随从。甚至为了挣钱撒谎,后来活多活少,谁挡着他车的路都赖人家。完全被利益带动了。这期间师父也警示、点化过他,一年前也因利益的事开车撞到树上,车坏了,人只是擦点小伤,但他没有及时在滑回常人的路上急刹车。

二哥一直还有个误区,认为多挣钱给证实大法做资料多拿点。我认为为证实大法拿钱常人也能做,这并不能代表修炼。拿钱是对的,但我们不是积福,是大法弟子做证实大法的事,三件事做好,一切都会跟上的。是把什么放在第一位的问题。修炼是严肃的,你执著什么,旧势力就会让你放大什么。让你有的是活挣钱,让你没有时间想起修炼大法的事。难越积越大,最后就拿命换了。

看到最近明慧文章提到病业走的同修屡次出现,有的看起来三件事做的很好,给人的感觉也很精進,甚至有的把法背的很熟。我们不能被表象迷惑。真正了解的,才知道三件事与生活中实修分开,家中、社会上遇到矛盾不把自己当修炼人,甚至与同修矛盾很大,表现还不如个常人。正法越接近尾声,要求也越来越严了。任何一个长期不改变的观念都是旧势力拽住你的理由。

“学法得法 比学比修 事事对照 做到是修”(《洪吟》〈实修〉)。生活中每一件事每一念用人念还是用神念,那就是人神之分。人念就会麻烦不断,神念那就无所不能。

千万不要让我们的人心造成损失了。不要看到同修的不足就指责、埋怨(向外看),看到同修做的精進或在法理上悟的高一点就夸奖、羡慕、崇拜(树榜样)。建议同修都看看《明慧周刊》第四七四期中的文章《不要放纵夸同修的心》,我们或多或少的都有那些人心哪。同修说:“如果指责同修是一把利剑,那夸奖同修的心可能就是放在同修身边的一颗定时炸弹,随时都会给同修带来不必要的磨难,给整体带来损失。”是呀,这样的教训太多了,有的同修被抓進监狱被迫害,有的出现严重病业,甚至过早离世。

二、责任重大

二哥的离世,让我明白了我们大法弟子的责任重大。没有尽好责任,带来了这么大的损失。向内找自己,自己修炼以来,由于是家族式的,有亲情搅在其中,也是要修去的人心,修炼环境时好时坏,形成整体时总是短暂的,多年来看到同修在法上放松时,就带着指责、怨心、急心,形成了执著同修的执著。带着这些人心,当然别人就不愿意接受。自己还委屈的不行,心里想为了你们好,为了整体却不被理解,有时还招来他们的驱赶,回家面对师父的法像不知流过多少泪,问师父我该怎么办,不知所措,心里那个累。时间长了间隔越来越大,上了旧势力的当了,特别是二哥这儿,因为他在家时间有限,一提到学法的事就说:“学了不放下人心还不如不学呢。”由于学法少,后期讲法根本都一遍也没学全,对修炼形式的不认识,总是看到同修的负面,不学还能改变什么?就靠自己先天的根基所悟,有时我真的麻木了,不找不说了。我来了就与父母一起学了,跟二哥好象陌生人见面一样,只简单的一句常人的问候。

同修们根据我家的修炼状态切磋过几次,通过学法,看同修文章才知道是自己做错了,没有跳出情来,为什么对其他同修没有更多的指责与怨,而且还能慈悲的对待。其实是我的执著不去,他们在帮我修,我不变反而加大了他们的魔难。后来认识到后,我尽量克服,修去这些败物,用慈悲代替情。一段时间我主动到二哥二嫂屋里学法。只有法才能破除执著与观念。但多时流于形式,追求速度,学完很少切磋向内找,还是没有形成实修的环境。其实光学法,不向内找修自己,就没有做到实修。想起来不再是后悔,后悔同样是人心,建立好一个修炼环境是多么的重要,我们真的承担起这个责任,给每个同修提供一个精進实修的环境,就不会有更大的损失。

可是我没能尽到这个责任,长期没有放下自我的人心,同修间被旧势力间隔着,造成内耗,没有否定旧势力的安排,给救度众生带来了新的阻力,这也是旧势力毁众生的手段。教训是深刻的,真心希望每个同修都能放下自我,无私的、慈悲的拉住身边同修的手,共同精進。

三、摆正基点 精進实修

二哥带着遗憾走了,他走的那一刻什么都明白了,也看到了。我们要跳出亲情的魔窟,站在法上看问题,他毕竟是得法的人,也付出过那么多,一定有好的去处。他也一定希望我们走好以后的路。我们也是本着这一念,理智、冷静的走了过来。我一直没让眼泪流出来,就是正念清除邪恶因素。

腊月二十九上午八点多钟,二哥的遗体被火化了,没有任何仪式。当天晚上我们就学法了,我身体反应很强烈,从火葬场回来,嗓子里有东西咳嗽,全身麻冷骨头痛,给常人的表现是重感冒状态,但是我知道是邪魔纠集起来攻击我,我一直正念,但开始一天,躺着时候多,后来不行。晚上在妈家住的,三十早上,三点五十起来炼功,炼第二套功法的第二节时我就摔倒啥也不知道了,之前心难受一会儿,醒来后,亲人都围着我说当时状态与二哥相似,但两分钟就过来了,让我喊师父,我说出来了。但总觉有无形的东西还在。

三十上午,弟弟、弟妹(同修)从山东一路没停亲自开车回来了,我们一起切磋,向内找,他们也说到了自己的不足,因为忙几年没回家了,那边有生意,那边同修的事也扔不下,没有及时尽责。事已至此,我们只有更精進,都有一个大转变,二哥的离世让身边的同修警醒。因为我说要把这个事写出来,当晚后半夜心又难受,气喘不匀,我叫起来他们,我们一直高密度发了两个小时发正念清除邪恶因素。弟妹开始身体反应腿痛、腰痛、头晕发正念手变形。后听到一个声音说“帮他们清啥,我的世界可漂亮了,跟我去吧”,弟妹动一下心,马上就又想起,我是修大法的,不能去,就赶紧念正法口诀。后来身体恢复正常。

初一上午弟弟、弟妹走了六家亲戚,同时也解释了二哥离世前的状态,最近三年的情况,象学生上学一样,光背着书包不学习了。初二那天来了几个亲人同修,切磋了一会儿,发完十二点整点正念,家里来客人我就回家了。我也说了我的情况同时向内找,还是有被魔钻空子的漏。我是真正的放下对亲情的执著了吗?我保持正念,我不掉泪,是为了不带动亲人同修的情,怕他们陷入情中,还有怕自己别出事,影响大法,怕父母承受不住。基点还是有条件,还是执著,带着怕的物质,是这些败物的反应,认识后我长时间在家里发正念清理了这些败物,心里轻松了许多。

正月十四上午城里来了八个同修。他们用身边的亲人同修类似的经历,讲述了走出亲情关的过程,都从理解体谅的角度切磋了要过好的这一关的法理。也悟了精進的几点问题。

中午十二点发正念。我在结印与立掌的那十分钟,又出现不正确状态,心速过快,心难受。立起的掌不住的哆嗦,那不是我,我不承认。求师父加持我,我看着手掌不准倒,直到莲花手印时缓过来了。我把这事和同修说,同修都提到了应该善解,因是家族形式修炼,也许有家族中积下的怨。他们又帮我清了空间场,同时与一同修学背善解那段法,用善解的方式,我们全家人都清理了各自的空间场。

写着稿子我又想起自己还有旧势力钻空子的地方,家里常人看歌功邪党电视节目,心里就不自觉的有斗的意识,没有用正念对待;色念、邪念常往出冒。

正法到了最后,不能再被这些败物诱惑了,一颗心都不能带走的。人世间就是享乐,修炼是不要这些的。

在此感谢师父,感谢同修的关心与帮助,使我们更快的走出魔障,溶入整体中。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