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个说法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四月七日】二零零二年八月十八日下午,辽宁省沈阳市沈北新区虎石台镇政法委朱文超和派出所警察王大力来我家无故抄家,我要讨个说法。

八月十九日,我写完了一篇“法不容人”的草稿。拿着草稿首先来到居委会找书记谈话(讲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真相),结果书记躲了。王大力也在居委会,我说你在正好,你无故去我家抄家我要个说法,我把“法不容人”的草稿念给你听听,你应负什么责任。屋里还有许多人,我要念,王大力急忙说:那天的事跟我没关系,是朱文超找人去你家的,你应找他。我说你也参与了,应当找你。这时居委会的人也说了,朱文超找我们去,我们不去,说你不在家,这事跟我们没关系,把责任都推到朱文超身上了。我说我一个个的找就是讨个说法。

八月二十日将“法不容人”的底稿复印几份去学校找有关部门的人,见不着本人时先让别人传看,见的人越多越好,结果保卫科的郭科长推托自己在北京出差,不知此事(其实在阳台上已看见他站在我家楼下),党委书记找几个委员一块听我讲事情经过,明白了我是用现行法律追究无故抄家的各级责任,最后领导说:有事你吱声。隔一天朱文超来电话找我谈谈,我说不去,现在不是你找我,而是我要找你,你等着。由于有各种事情没有去找他。

有的同修因为修炼法轮功遭到家庭暴力,扬言打死你白死,不犯法。经过多名同修交流,决定去虎石台镇妇联用法律讲真相。我与被打的同修去虎石台镇妇联说明来意,寻求妇联保护妇女权益。自古以来杀人偿命,欠债还钱,打人犯法,为什么有人说打死你白死,公开与法律叫板,管不管给个说法。妇联的人表示法轮功的事我们不敢管。

当然修炼人遇到任何事情都不是偶然的,除了向内找以外,是要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

自从二零零二年八月份以后无论形势如何邪恶,没有任何部门和人找过我麻烦和干扰,甚至连电话也没有。在这一点上真正做到了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如果大法弟子都能行动起来,去掉怕心,用法律保护自己,可能正法已進入一个新的形势。

这是个人通过修炼实践的一点认识,不正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