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月份中共迫害法轮功案例综述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四月八日】(明慧网通讯员大陆综合报道)今年以来,由凌驾于法律之上的中共六一零非法组织指挥,公安国保与派出所不法人员具体实施,全国各地不断发生无端绑架、劫持、非法关押、劳教、判刑的严重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事件。由于三月份是中共劳民伤财、作秀骗人的“两会”时期,一些中共不法人员加剧迫害法轮功学员,策划实施了大量犯罪活动,使三月份成为迫害案例发生的高峰期。

  • 一、中共六一零及警察按黑名单大肆骚扰、绑架法轮功学员

  • 二、一如既往使用黑帮手段,抛开法律、践踏法律

  • 三、刚走出劳教所以及多次遭到迫害的法轮功学员成为此次迫害的重点

  • 四、不放过优秀教师、律师、官员、技术专家、音乐家等社会精英

  • 五、酷刑虐待依然充斥中共劳教所、监狱,致残、致死等恶性事件仍在发生

  • 六、中共特色庭审——抛开事实与法律,只为把好人送进监狱

  • 七、雇佣社会闲散人员充当“维稳员”、以金钱诱惑常人犯罪,非法跟踪、监视大法弟子

  • 八、参与迫害的不法恶警众口一词:不要跟我谈法律

  • 结语

  • 一、中共六一零及警察按黑名单大肆骚扰、绑架法轮功学员

    在吉林省农安县,从今年伊始中共六一零机构、公安国保人员就开始对境内一九九五年起修炼法轮功的学员登记造册,然后采取“梳篦子”的方式搞所谓人人写“保证”。警察还在古城派出所搞所谓“试点”,随意到法轮功学员家中进行非法搜查,变着花样折磨、骚扰法轮功学员,如发现法轮功炼功资料、真相资料、大锅、电脑、打印机、复印机、现金、纸张、贵重物品等便立即抄家和抓捕,先行非法拘留,随后报劳动教养。在这种情况下,从二零一一年二月二十四日开始,农安县法轮功学员刘国臣、白喜荣、杨淑梅、刘继芹、孙士华等人先后被绑架,现刘国臣、杨淑梅等人都被非法劳教。

    在河北满城县,中共“六一零”指使公安局、派出所、社区、教育局及各乡镇等人员,对所有上了他们黑名单的法轮功学员实施电话骚扰、恐吓;有的在法轮功学员家附近监视,有的上门骚扰;有的到法轮功学员上班的地方不断骚扰。一位开旅馆的法轮功学员由几名警察上门监视,严重的影响正常营业。

    北京丰台区警察高永杰在用电话骚扰法轮功学员时,扬言已经把丰台法轮功学员编上了序列号,制造了重点迫害名单。抚顺市新宾县派出所警察骚扰法轮功学员时,手里竟然拿着一沓法轮功学员们的身份证复印件,按名单逐个上门,询问是否还炼法轮功等。

    河北省石家庄地区发生了在三月二十五日这天统一行动,当天至少有二十四个法轮功学员的家庭被骚扰,至少有二十三名法轮功学员被从家中绑架的恶性事件。过程中有七个公安分局同时行动,投入众多警力,五、六个警察同去一家,明目张胆的开着警车,有恃无恐,显然是有计划的非法抓捕。有参与绑架的警察公开声称是奉命按名单上门,只要家里有法轮功资料,就将人带走。也有警察称这次抓捕行动是石家庄市六一零办公室下的命令。警察去法轮功学员盖五反家抓人时,先去了五、六人,然后又增调五、六人,先后两拨十几个警察同去绑架一名法轮功学员,如此虚张声势大动干戈可谓罕见。


    二、一如既往使用黑帮手段,抛开法律、践踏法律

    中共迫害法轮功本身就是违法犯罪行为。在对法轮功学员实施绑架时,从来不讲法律手续与程序,更不讲法律根据,而是明目张胆使用黑帮手段——

    翻墙撬锁,入室绑架。三月四日上午,南京街派出所绑架李春芳、门桂兰、徐(姓)、杨(姓)姊妹二人、薛(姓)、刘(姓),共计七名法轮功学员。当时,法轮功学员不给开门,派出所警察找来开锁公司人员强行开锁进入室内,绑架法轮功学员。在河北省藁城市,三月二十五日下午二点左右,增村镇派出所所长王建坡(音)、警察杨玉奎等四人非法闯入法轮功学员杨荣霞家中,强行撬门入室,将电脑、打印机、光盘及五千五百多元现金等财物洗劫一空。

    被警察非法抄家后的情景
    被警察非法抄家后的情景

    在大街上拦截绑架。河南省淮阳县国保大队在二月十七日(正月十五)十二点左右,公然在大街上强行拦截、绑架了很多法轮功学员,根本没有法律手续可言。

    不签字即被绑架。从三月中旬开始,吉林省讷河市各派出所在六一零的指使下,片警负责分片逼迫法轮功学员到派出所建立所谓的档案、逼迫签字、留指纹。三月十一日早上六点三十分左右,磐石市烟筒山镇综合办、镇派出所人员到法轮功学员金国兰(女)、周颜双家里非法逼迫在什么书上签字,被法轮功学员拒绝。他们强制绑架了两位法轮功学员,送到吉林市洗脑班非法关押。

    采用特务手段跟踪监视,利用仪器车窃听,秘密绑架。哈尔滨市六区公安局一伙人利用仪器车跟踪大法弟子,用特务手段秘密绑架大法弟子,于三月七日夜里十点左右将李跃平绑架,十二点三十分左右非法闯入大法弟子尹玉梅家,不出示任何证据翻箱倒柜,并扛着录像机录像,将家中电脑、刻录机、打印机、音响、mP3、mP5、影碟机等私人财产抢劫一空,将来串门的大法弟子郝振东夫妇绑架,随后要将尹玉梅强行带走。六岁的小孙子吓得目瞪口呆,八十二岁的老母亲和婆婆听说此事吓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被惊动的邻居说:这是干什么?三更半夜来抓好人,这是什么社会,放着大案、要案不管专抓好人!最后绑架尹玉梅未得逞。

    善良的年迈老人被绑架。三月日,北京通州北苑派出所警察绑架的法轮功学员林玲英现年七十岁。三月八日山东省济南市泉城路派出所在泉城广场绑架的法轮功学员牛丽芳已经七十多岁。三月二十六日,湖南省新化县桑梓镇派出所绑架的法轮功学员刘而礼七十岁……其他地区被中共当局绑架的法轮功学员也有很多高龄老人。在绑架过程中,这些平时受人尊敬的高龄老人同样遭到中共警察的侮辱。二零一一年三月二十三日下午,陕西咸阳市一位六十多岁的老年法轮功学员(女),在咸阳七厂十字路口被秦都公安分局便衣警察王帆劫持,他不让老人离开,老人不从,这位警察竟然将老人按在地上,手臂反背、用脚踩在一个老人的背上、不准动。叫来警车后,从警车上下来六个年轻人,不由分说、有的抓手、有的拉脚,非常野蛮的强行将老人往警车上拖,同时殴打。老人抓住车门不上车,头被这伙恶徒打的满头是包,身上、手上全是大片的青紫块、手被拧伤。那七个年轻警察个个凶狠,僵持竟达三个半小时。后来聚集围观的众人越来越多,交通发生堵塞。在众人指责下,警察这才扔下身上都是伤的老人开车走了。

    绑架法轮功学员家属。三月二十九日晚,辽宁兴城市六一零、国保大队、城东派出所警察及特警未出示任何证件强行闯入兴城市东一村法轮功学员周丽华家,谎称抓捕网上通缉犯,欲对周丽华实施绑架,周丽华亲友及邻居陆续赶到,与警察辩理,阻止警察行恶。见绑架无法得逞,恶警竟然叫来包括兴城市六一零、国保大队、城东派出所警察及特警和村委会人员近二十人、七、八辆车,一大帮警察围攻家属与亲友,不仅将周丽华非法带走,而且将周丽华的丈夫薛春来(未修炼法轮功)及其四妹夫雷振彬同时绑架。恶警欲带走其四妹,争执过程中恶警施暴,几位家属遭到野蛮殴打,四妹等被家人拉回。

    酷刑演示:野蛮殴打
    酷刑演示:野蛮殴打

    绑架同时勒索钱财。二零一一年三月九号上午,河北省无极县里城道乡派出所恶警闯入无极县北合庄村法轮功学员袁月民、孙更素家中,因袁月民不在家,非法把孙更素绑架,家人被勒索一万元后,人被放回。但到了三月二十二号,恶警又闯入家中,把袁月民绑架,现袁月民被非法关押在无极县看守所。在山东潍坊,二零一一年三月十六日,法轮功学员赵秋敏在文华路讲真相被交警构陷,被非法劫持到玄武街派出所,后被抄家,在什么东西也没有抄到的情况下勒索家人一万元人民币,赵秋敏当天下午被放回。

    绑架到精神病院用药物摧残。河南省洛阳市法轮功学员王慧于二零一一年三月八日失踪,几天家属得知,王慧已被洛阳市“六一零”绑架到“洛阳市精神病院康复中心”迫害,现正在该精神病院被药物摧残……

    酷刑演示:打毒针
    酷刑演示:打毒针


    三、刚走出劳教所以及多次遭到迫害的法轮功学员成为此次迫害的重点

    四十八岁的黑龙江省鹤岗市法轮功学员刘春兰,曾于二零零二年一月四日至二零零九年一月三日被非法关押在哈尔滨市女子监狱,遭受迫害达七年之久。今年三月十三日再次被六一零从家中绑架,非法关押到当地洗脑班。

    湖北省江汉区法轮功学员刘水生八年前被非法判刑,关押在沙洋范家台监狱。今年三月十日终于到期回家。三月二十九日,中共“六一零”人员找上门来,以不配合他们为由,又把刘水生绑架到江汉区二道棚洗脑班继续非法迫害。

    吉林省长春市双阳区法轮功学员周艳东由于讲真相被恶人举报劳教一年,三月十九日到期后又被当地“六一零办公室”劫持到长春兴隆山洗脑班继续非法迫害。

    长春市农科院法轮功学员李桂英二零零九年七月被关押在长春黑嘴子劳动教养所。二零一一年二月十五号应该放人,由于不肯放弃自己的信仰被劳教所加期十五天。但是十五天后家属去接人时,却有五名警察和所在单位人员在场,警察对家属说:“不能放了,送兴隆山洗脑班‘转化’,炼法轮功老也不改。”

    长春兴隆山洗脑班
    长春兴隆山洗脑班

    河北石家庄法轮功学员卢冉,其母亲因车祸正在医院住院,正面临第三次手术。卢冉一直在医院照顾老人,但在三月二十五日早晨送刚刚三岁的孩子去幼儿园途中,被石家庄裕华分局东环派出所的警察绑架并抄家,并且不顾卢冉家属试图唤起他们的同情心的请求,仍然将卢冉送河北省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而这是卢冉女士自一九九九年中共迫害法轮功以来第七次被非法关押迫害。

    河北省女子劳教所
    河北省女子劳教所


    四、不放过优秀教师、律师、官员、技术专家、音乐家等社会精英

    修炼法轮功的大中小学教师、公务员、律师以及专家、学者一直是中共极力迫害的重点对象,本月也不例外。

    法轮功学员陈雪女士原是福建工程学院计算机系青年教师,是一个师生公认的好教师,于今年一月十九日被福州公安局国保人员绑架后,国保警察拒绝律师会见陈雪,并于二月二十五日将陈雪非法劳教二年,秘密劫持到福建女子劳教所继续迫害。此前的二零零六年、二零零八年陈雪已经被当地警察劫持和非法关押两次。

    湘潭大学的退休教授唐兆梅是一位已经有七十五岁高龄的老年法轮功学员,现证实被非法关押在常德市武陵监狱,与其他受迫害的法轮功学员一样,每天只能在十几平方米的房间里与几个犯人在一起生活,还要受到几个夹控的限制。白天不准出门,不能出监房自由活动,到晚饭后才能回到监区宿舍睡觉。近一年来老人多次摔倒,头被撞伤多次,身体十分不好,但湘潭大学“六一零”仍然企图继续其非法迫害行为。

    本月被中共绑架和迫害的教师还有:五十多岁的保定市唐县军城镇小学教师李权虎、贵州毕节市职业技术高级中学教师钟以美、山东东营市胜利第四中学教师汪冬梅、河北医科大学西校区中西医结合学院教师冯瑞雪、河北省辛集市第二中学老师李静,以及十年来屡遭中共迫害的黑龙江省大兴安岭塔河县三中英语教师高淑英。高淑英曾被关在塔河看守所、北安精神病院、齐齐哈尔市双合劳教所、齐齐哈尔市看守所等多次迫害,受尽折磨和酷刑,被野蛮灌食、奴工、精神洗脑、殴打、冷冻、虐待等等。老母亲和未成年的孩子为此十年间承受了无尽的苦难。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

    此外,原安徽省歌舞团演奏演员、珠海法轮功学员金原,男,今年五十二岁,曾经获得全国青年二胡大奖赛亚军。自二零一零年十一月十日被珠海市公安恶警非法绑架以来,一直被非法关押在珠海看守所二所,目前中共当局通知家属,试图以非法开庭的形式对金原加重迫害。

    浙江省杭州市南方水泥公司生产技术部副总经理、法轮功学员张建平,是南方水泥矿山专业委员会主任,主持南方水泥矿山工作。二零零九年因业绩优异被中国水泥协会授予“水泥矿山突出贡献奖”。身为水泥领域的优秀专家,张建平及同事魏祥于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二十八日被西湖派出所警察绑架,至今已经四个多月了。期间,中共六一零以所谓“涉密”案为由,不许律师见当事人,也不让家人探视。

    年近六十岁的山东费县农机公司副经理、法轮功学员彭云昌,于今年三月二十五日在和妻子乘火车看望生病的母亲途中,因向旅客讲法轮功真相被恶警殴打,后被绑架到济南铁路公安处看守所非法关押。济南铁路公安处人员还伙同当地“六一零”恶人到费县县城彭云昌家中非法抄家。


    五、酷刑虐待依然充斥中共劳教所、监狱,致残、致死等恶性事件仍在发生

    六十岁健康老人遭毒打,面临截肢。黑龙江省鹤岗市法轮功学员宋慧兰,现年六十多岁。二零一零年十二月十三日与其他几位同修一起被桦川县横头山派出所绑架。在桦川县看守所,每天十多个警察轮番昼夜迫害宋慧兰,双脚戴脚镣子,双手戴手铐,呈大字型抻在床上。宋慧兰绝食反迫害,警察们在强行灌食,用铁凿子把宋慧兰的前门牙别掉了;拿大管子插鼻饲,插不进去,又换大粗管子插入嘴里,一天插二次、灌三回食;不让去厕所,迫使宋慧兰把棉裤、被褥尿湿,一直泡在湿湿的裤子、被褥里面。十二月三十一日,转送到汤原县看守所后,在东北的冬天晚上零下二三十度的情况下,看守所警察让宋慧兰只盖薄得透亮的被褥睡在冰冷的地铺上,致使宋慧兰被冻得子宫脱出,非常痛苦。后警察强行给宋慧兰快速静滴了不明药物,宋慧兰疼得满地打滚,晚上右腿膝盖以下和右脚全变成黑色,膝盖以下全部失去知觉,去了两家医院,医生都说治不了了。二零一一年三月一日,家人把奄奄一息的宋慧兰接到家,才发现宋慧兰右腿以下已全部坏死。医院大夫看过之后说只能截肢,但生命可能出现危险……

    酷刑演示:死人床(抻床)
    酷刑演示:死人床(抻床)

    长期剥夺睡眠虐待,致人脱相变形。二零一零年十二月七日,法轮功学员王继军在河北省冀东监狱被送到“严管队”迫害,警察指使六个犯人轮班迫害他。开始时每天只让他休息四个半小时,其余时间罚站。几天后缩短到三个小时;几个星期后昼夜二十四小时不让休息。在被严管迫害三十四天的时间里,王继军连续不许睡眠的时间竟长达十一天之久,被送回中队时人已脱形,不像人样了。

    连续十天吃有毒大米。吉林省四平石岭监狱二月二十三日出现在押人员(包括法轮功学员)集体中毒事件。除管教和工作人员外,集体上吐、下泻,一直持续到二十九日。但直到三月二日,监狱方面才把有毒大米换掉。

    七旬老人在监狱被注射不明药物。已经年过七旬的上海法轮功学员石金华老人,十多年来曾被中共恶警绑架迫害多达十四次。二零一零年六月四日,因寄了几封讲法轮功真相的信被恶警发现,又被绑架,后被上海市闵行法院非法判刑四年。从二零一一年一月起被非法关押到南汇监狱。狱警为强迫石金华老人放弃信仰,将老人双手反绑,强迫灌食一种药物,原本健康的老人从此变的全身是病,高血压,房颤,皮肤上还出现了很多奇痒难忍的红斑……

    酷刑演示:注射不明药物(绘画)
    酷刑演示:注射不明药物(绘画)

    暴力“转化”,再次导致善良无辜的生命被虐杀。黑龙江省佳木斯监狱为了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于二零一一年二月二十一日成立所谓“严管队”对不放弃信仰的法轮功学员开始暴力“转化”。六天后的二月二十六日,年仅四十七岁的法轮功学员秦月明及被迫害致死。紧接着,三月五日又把年仅四十八岁的法轮功学员于云刚迫害致死;三月八日半夜一点多,再次把法轮功学员刘传江迫害致死。同时遭到酷刑折磨的法轮功学员,还有被非法关押在九监区一中队的姜波涛,以及被非法关押在佳木斯监狱二监区四分区的侯喜才等人。江波涛深夜被警察指使恶人们暴打,痛苦的惨叫声传出监舍,被很多人听到。而法轮功学员、原牡丹江监狱狱警侯喜才早晨被警察任岩峰带回办公室毒打,一直被打到晕倒在地才停止。

    酷刑演示:暴打
    酷刑演示:暴打

    在佳木斯监狱,和侯喜才一样原来也是牡丹江监狱狱警的法轮功学员戴启鸿,因坚持修炼法轮功,遭恶警和犯人殴打、电击,嘴部被电击溃烂,一直都不能吃东西,人已严重脱相,生命垂危。法轮功学员、前桦南林业局派出所副所长商锡平,被折磨得面容枯槁的不成样子。法轮功学员李少志、陈继忠、高永胜、谭凤江目前被迫害得也非常严重,七十岁的陈继忠一次被打得大便都拉裤子里。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特别令人发指的是,佳木斯监狱对法轮功学员进行灭绝人性的迫害。秦月明、于云刚和刘传江在半个月的时间内先后被迫害致死,中共佳木斯监狱非但没有收敛其罪恶行径,为打压担心自己的亲人出现危险来要求探监的法轮功学员的家人与亲属们,竟然成立所谓“特勤队”,每天不分昼夜来回巡视,行监督、盘查探监人员,一经发现有谈论迫害致死人命事件的探监者,便伙同当地警方进行肆意殴打和绑架。三月十一日,法轮功学员姜波涛的岳母、姐姐、姐夫、妻子和儿子以及哥哥和嫂子等多名家人,来探监时因询问姜波涛是否挨打,被警察听到。大约十一点左右,便出来了十多个便衣,恐吓并动手驱赶姜波涛的家人,姜波涛的嫂子被拽倒在地,姐姐也被恶警狠狠推倒,姜波涛的妻子也被狠狠的一拳打得摔倒在水泥地上。姜波涛的三嫂李小杰因患有乳腺癌,刚做完大手术不长时间,也被恶警们踹倒在了地上,不停的抽搐,直等到家人看见之后,才被送到医院检查抢救。而在发生这一切时,旁边着装的狱警站了一大排,眼睁睁看着不动弹……

    三月二十一日富锦地区有两名被非法关押在佳木斯监狱已经六年的法轮功学员到期了,家里的亲属朋友一行来了十几人。但在监狱接见大厅里询问监狱是否放人时,四五个便衣竟然强行将来接人的一名修炼法轮功的亲属(名叫李少铁,已年近六十岁)绑架到莲江公安分局,后又将他绑架到佳木斯郊区公安分局,将这位亲属迫害的几度昏迷。在试图将其送到佳木斯看守所,被看守所拒绝收留后,才让已经被迫害的无法走路的亲属爬到路上,打了一辆出租车,在司机的搀扶下回到家中。


    六、中共特色庭审——抛开事实与法律,只为把好人送进监狱

    没有事实、没有证据,非法关押近三年,开庭四次不放人。石家庄法轮功学员戎秀珍,于二零零八年七月四日被中共建安路派出所警察绑架到石家庄市第一看守所非法关押,至今已两年八个多月。期间非法开庭四次,第四次开庭是二零一一年二月二十五日。每次开庭戎秀珍都在法庭上重申信仰自由、信仰无罪等宪法条款。家人请到的律师也都当庭作出理据清楚、逻辑无懈可击的无罪辩护,令检方和法官都无法辩驳。但中共法院就是不肯依法作出放人的判决。

    取消非法庭审,改为绑架路人。三月七日,四川德阳罗江县法院得知一些法轮功学员会来法院门前声援被非法庭审的法轮功学员叶启兵、刘平、邱菊元、邱玉琼等人,突然决定取消原定庭审。同时中共警察及便衣出动,在法院门前的凯江河两岸肆意绑架在那里的法轮功学员,当时就有近二十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绑架,并被非法抄家。

    秘密庭审,欺骗家属。二零一零年二月初,西昌市法院人员曾告知被非法绑架的法轮功学员卫会蓉的家属,称开庭前会通知你们。但二月五日,非法庭审卫会蓉却在不通知家属的情况下秘密开庭。事后负责的中共法官却对家属说,已经开过庭了,卫会蓉是成年人了,无需家属在场……

    拼凑证据,构陷迫害未遂。河北省任丘市法轮功学员丰素霞已被非法关押迫害六个多月了。二零一一年三月一日上午九点,任丘法院开庭,当时丰素霞戴着手铐,面色苍白,全身浮肿,病态严重,连车也上不去。为了混淆视听,欺骗家人和世人,中共法院给丰素霞指定了辩护律师。而法院当庭出示的所谓政局竟然是出岸镇庞家营村书记张宝义的一份所谓证词,说丰素霞二零零九年曾给他讲过真相,并劝他退出中共云云。最后,非法庭审在荒唐中不了了之。

    人已被非法判刑四年半,竟不让家属知情。合肥市法轮功学员章欣宏,于二零一零年五月上旬在家中被蜀山区六一零国保大队、蜀山区三里庵派出所绑架,后送合肥市第一看守所非法关押,并办一个多月的洗脑班。去年十二月上旬,对章欣宏非法庭审,只由庭审法官提问了几个问题便告结束。但家属在从未得到任何通知、没见到判决书、没见到章欣宏人的情况下,在二零一一年二月十八日得到消息,说章欣宏已被判处四年半徒刑,早在一月二十三日已送安徽省宿州第四监狱服刑了。


    七、雇佣社会闲散人员充当“维稳员”、以金钱诱惑常人犯罪,非法跟踪、监视大法弟子

    今年三月初,甘肃省兰州市各社区都接到了公安派出所下派的任务:加紧对各社区法轮功学员的秘密监视、跟踪,并对张贴法轮功真相传单的法轮功学员举报、揭发者,给以现金诱惑。永登县公安局规定:举报一个法轮功学员六百元。兰州市各社区都雇用了相当数量的社会失业人员充当所谓的“维稳安全员”,主要任务是撕毁法轮功学员张贴的传单,帮助中共掩盖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事实,阻止世人了解迫害真相。

    二零一一年三月十五日是大陆的消费者权益日,四川省苍溪县六一零雇用的一帮人们在同心广场散发污蔑法轮功的传单,他们向过路的行人每人身上发一份,引起很多有正义感的行人的斥责。

    在山东省招远市,中共官员把非法指令下到各村镇,给各村书记施压,称哪个村发现有贴法轮功真相的,就扣哪个村的书记分、罚钱,煽动村干部们仇视法轮功学员,逼他们监视本地大法弟子,撕毁大法弟子们张贴、散发的真相材料。招远市齐山镇不法官员还向各村下令,不准村民发放法轮功资料和贴不干胶,声称谁要举报一个法轮功学员奖励一万元,诱惑世人违法犯罪。


    八、参与迫害的不法恶警众口一词:不要跟我谈法律

    二零一一年二月二十六晚,天津市胜利派出所警察出动四辆警车无端绑架了杜万民、杜万成及杜万成妻子王瑞华等三名法轮功学员,目前三人被非法关押在天津大港分局看守所。家属得到消息到派出所与警察讲理,当家属质问警察修炼法轮功触犯了哪条国家法律时,派出所副所长高津华的回答是:不要跟我谈法律。

    二月二十八日,辽宁省东港市马家店镇法轮功学员王君,在自己家被邻镇合隆镇派出所警察绑架,当时王君的丈夫与警察据理抗争,质问他们王君犯了什么法律就这样抓人。警察既拿不出证据,又讲不出抓人理由,情急中露出流氓本色,一边暴跳吼叫,一边拳打脚踢抓头发,将王君丈夫推入警车。后来其他警察怕事情闹大,惊动更多老百姓,只将力单体弱的王君抬上警车抓走,而没让带走其丈夫。过程中王君和丈夫告诉恶警他们是在绑架好人,这些警察竟扬言:好的共产党说不好也是不好。

    三月二十二日,河北省晋州市东卓宿乡法轮功学员康研被绑架,家属到东卓宿乡派出所要人,名叫高健的派出所所长大吼大叫说:“你们这是兴师问罪呀?”家属问:“炼法轮功犯了什么法?”高健张口说:“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家属问他:“具体犯了哪一条?”这位所长却说:“没有必要跟你说。”


    结语

    在中共迫害法轮功已持续近十二个年头的今天,法轮功被迫害的真相已经大白于天下,所有中共的谎言构陷都已经被人们揭穿。因此,目前中共掀起的邪恶迫害已经没有任何可资利用的伪装,有的只是赤裸裸的威逼利诱,与赤裸裸的暴力恐怖,所以在推动迫害时才有高额的悬赏,才有刻意阻挠正义律师到场,甚至连法轮功学员家属都避开的秘密非法开庭。也因此才有邪恶警察“不要跟我谈讲法律”的流氓式叫嚣,才有比黑帮流氓有过之而无不及的非法绑架。

    然而另一种现象也在涌现,如本月间,在某地法庭上,当律师依法为法轮功学员做无罪辩护,从法律角度向在场的公检法人员阐述事实真相,告诉他们迫害法轮功学员是在执法犯法时,法官和公诉人都低头不语,陷入沉思。而在场法警公开赞道:律师讲得真好!

    通过类似场景我们看到,即使在中共极力操控的法庭上,在公检法人员中,正义与良知都在苏醒,真相的力量也已经无可阻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