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各地前期迫害案例汇编(2011年4月8日发表)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四月八日】

  • 长春乐山镇陈静华夫妇受迫害经历

  • 辽宁抚顺市新宾县法轮功学员张春富遭到的迫害

  • 黑龙江双城市五家镇村民曹启才被迫害事实

  • 河北承德隆化法轮功学员张丽华的遭遇

  • 四川蒲江县部份法轮功学员二零零零年受迫害情况

  • 山东女子劳教所二零零零年至零三年恶行

  • 长春乐山镇陈静华夫妇受迫害经历

    (明慧网通讯员吉林报道)长春市乐山镇法轮功学员陈静华及其未修炼的丈夫孟祥起在二零零五年被当地派出所警察非法劳教一年。

    陈静华,女,一九六三年六月九日出生,吉林省长春市乐山镇乐山村粉房屯农民。二零零五年十月中旬,她的丈夫孟祥(未修炼法轮功)起去乐山镇莲花村王家屯干活,陈静华让他带上几本真相小册子和几张光盘发给那里的村民,结果一外号叫李大瓜子的人将孟祥起诬告到乐山镇政法委书记周维珍(后遭恶报死亡)亲自去派出所并指使抓人。

    二零零五年十月十九日晚上八点多钟,乐山镇派出所大队长刘占军、警察及保安约四、五个人闯到陈静华家非法搜查,什么都没找到。恶警把陈静华、孟祥起绑架到派出所非法审讯。当时参与非法审问的有:所长姜强、大队长刘占军、指导员、警察齐振春。

    二零零五年十月二十日晚四点多,恶警将陈静华夫妇关入长春市大广拘留所非法关押。因陈静华被检查出有冠心病症,拘留所拒收。后所长姜强、刘占军等将陈静华非法劳教一年(所外执行),将孟祥起非法关押十三天后,将他劫持到朝阳沟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

    参与迫害直接责任人:
    长春市乐山镇派出所 刘占军 15904404833 齐振春
    李大瓜子 长春市乐山镇莲花村王家屯


    辽宁抚顺市新宾县法轮功学员张春富遭到的迫害

    在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之后,开始对大法及法轮功学员迫害。修炼大法的法轮功学员都在遭受邪恶的迫害。新宾县永陵镇法轮功学员张春富,在九九年七二零之后,遭受着一次次的迫害。

    张春富,男,四十一二岁,在一九九五年开始修炼法轮功。在修炼法轮功之前,原来体弱多病,性格孤僻,修炼大法以后,性格开朗,待人热情,做事都考虑到别人,而且做生日非常的注意信誉,让人满意。

    在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之后,邪恶开始对法轮功迫害之时,在十月间张春富被永陵派出所的所长张荣庆叫到永陵派出所。那时是新宾县公安局的张子德,来核实材料,张子德还打了张春富几拳。下午,张春富就被送到新宾县看守所,拘留十五天。在看守所提审时,被新宾县公安局的政保科(国保大队)的于占江,用木板打了二十多分钟,木板都被打断了。被释放后交了二千元的保证金,后来找人把钱又要回来了。

    在九九年的年底,新宾县公安局的王永平又开车到张春富家抄家,将张春富带到永陵派出所,要拘留张春富。家中找人张春富才没被拘留,后来被释放。

    在二零零零年阴历腊月二十九(第二天就大年三十)晚上九点多钟,被永陵派出所的恶警方杰、曹思信非法绑架到永陵派出所,又送到新宾县看守所,在看守所拘留一天后,又被家人找人托关系要回来了。花了一千多元,后来又交了五千元的保证金,又找人要回来三千元。

    二零零二年五月十三日下午,新宾县公安局政保科的于占江及永陵派出所的所长郭华伟,还有王海伟等人,到张春富家非法抄家,并将张春富绑架到新宾县看守所,后被劳动教养到抚顺教养院,在抚顺教养院被非法关押一个月,期间抚顺教养院的警察王立新让张春富换房间,那时看管法轮功学员的普通劳教犯邵庆就踹张春富好几脚。家中找关系花了近三万元,将张春富保外就医。

    修炼法轮功的人,做一切都是为别人考虑,而不考虑自己的人,在法轮功被迫害时,遭受着一次次非人的迫害。一个善良的人,一个能有良知和善念的人,在善良的人遭受迫害之时,你们想的是什么?你们有没有想想为善良的人,说一句挽救的话吗?善恶有报是天理,每一个迫害善良的人,不认识自己所做恶事,继续为非做歹,终究遭天理的惩罚。原永陵派出所所长郭华伟,因勾结黑社会,而被判刑开除工作,不就是其中一例吗?善良的人们用你们的良知和善念去看待法轮功被迫害的一事吧,善待善者必有善报,恶待善者必有恶报!


    黑龙江双城市五家镇村民曹启才被迫害事实

    (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黑龙江省双城市五家镇村民曹启才,信仰真、善、忍,做好人。二零零一年一月份,五家镇三名警察闯入其家中将他强行绑架,关入五家镇二街道的洗脑班,二个月后转关到当地敬老院,前后总共被非法关押三个月。

    洗脑班人员每天用大喇叭播放谎言,污蔑法轮功。曹启才绝食非法关押。当时五家分局局长姜玉祥辱骂曹启才,并当着曹启才亲属的面打他的耳光,逼迫他面向墙站立不准动。绝食第六天,民警白全信、袁宝东及双城市法医那某等五、六人给曹启才铐上手铐灌盐水,曹用力挣扎手铐便开了,恶警们见铐不住就把曹启才按在床铺上,插上鼻管强行灌盐水。

    二零零一年中国新年,是全家团圆日子,曹启才被关押在监狱中,曹启才的双亲挂念唯一的儿子,以泪洗面。妻子各处打听解决的办法,但是没人管,打架、偷抢都有办法解决,但是炼法轮功没人管。八岁的女儿过生日了,孩子更想爸爸了,拎着蛋糕找爸爸过生日。二零零一年黑龙江的冬天格外的冷,走着走着孩子滑倒了,连人带蛋糕都摔在冰冷的地上,哇的一声孩子哭了起来。

    三个月的无理的非法关押给曹启才和父母、妻子、女儿造成了极大的身心伤害。但这只是冰山一角,在中国大陆,这样的悲剧,现在还在上演着。


    河北承德隆化法轮功学员张丽华的遭遇

    (明慧网通讯员河北报道)河北承德隆化法轮功学员张丽华,因为修炼法轮功,多年来遭到中共警察绑架、关押、勒索等迫害。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一天,张丽华准备去北京为法轮功鸣冤,那天夜里被一阵阵砸门声震醒,张丽华丈夫去开门,国保大队警察杨志刚、孙海山闯进来,称有人举报张丽华要上北京,将张丽华绑架到公安局,政法委付显起非法审问张丽华:你是炼法轮功的吗?张丽华说炼!付显起说那就送看守所。警察肖建德、王立平、刘海军、赵淑萍、杨志刚等闯到张丽华家非法抄家,张丽华被非法关到二零零一年三月份才被所谓担保回家。

    张丽华回家不久,国保大队警察肖建德、王立平、刘海军、赵淑萍、杨志刚又因她发真相资料,再次将她绑架到看守所,非法关押三个月,到六月份,“六一零”刘文海、何国斌、肖建德等人又将张丽华劫持到承德洗脑班迫害,然后再送回隆化看守所非法拘留十五天,十五天后警察还不放人,说张丽华在承德洗脑班不写所谓要再将关洗脑班。张丽华当时想:在承德都没写保证书,这也不能写,就这样看着看守所的大门正开着,张丽华就走脱。被迫流离失所一个多月才回家。

    二零零一年九月,张丽华又被绑架到第三期洗脑班。

    二零零八年四月二十七日,张丽华去探视一位生病的法轮功学员,被其不明真相的妹妹恶意举报给公安局,被国保大队长王书民、刘殿忠、王慧等绑架、非法抄家,关押到看守所,期间被法治科的王福伟、赵江红还有国保大队的贺国春非法审讯、辱骂,后警察勒索勒索家人一万五千元钱,才放她回家。


    四川蒲江县部份法轮功学员二零零零年受迫害情况

    (明慧网通讯员四川报道)以下是四川蒲江县法轮功学员喻亚兰、周玉芬、彭树全、杨俊茹二零零零年遭迫害事实。

    蒲江县喻亚兰老人被警察赶出家门

    蒲江县法轮功学员喻亚兰,女,六十九岁,修炼法轮功前多病缠身,炼功后不治痊愈。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以来,喻亚兰三番五次的被警察非法抄家、绑架、关押、罚款,中共警察强迫她儿子将她接走到儿子家看管,而儿子家驻地的成都黄田坝的警察又赶走老人,迫使老人流离失所两个月。喻亚兰在蒲江县的自家房屋因十年来无人照管而倒塌。

    一九九九年十月底,喻亚兰去北京上访说明大法真相,被北京公安绑架到成都驻京办事处关押二天,被蒲江县公安局卿明雄、寿安镇派出所周开明、乡政府人员接回蒲江后非法拘留十五天。

    二零零零年一月三十一日(腊二十五日)又被寿安镇派出所、乡政府吕建军、邓波等人绑架,劫持到县拘留所非法关押十五天。

    二零零零年五月十二日,蒲江县公安局卿明雄、朱和平、黎子建、中兴派出所所长罗某 、寿安派出所余帮福、彭绪芳等三十多人,闯入喻家非法抄家,将喻亚兰绑架到蒲江县拘留所非法拘留十五天后,再劫持到看守所非法关押三十天。回家过两天再次被非法抄家。

    二零零零年六月二十八日,喻亚兰去成都医院看住院做手术的老伴,二十九日晚八、九点钟,蒲江县警察周开明等跑到成都绑架喻亚兰,将喻亚兰关在寿安派出所二十多天,关在蒲江县看守所十天,后又转到拘留所非法关押三个多月,敲诈她儿子二千元钱,强迫儿子将她接走(成都市黄田坝),喻亚兰到儿子家后,蒲江公安又与黄田坝公安互相勾结,闯到她儿子家非法抄家两次,每次绑架关四、五个小时放回,因不写“三书”,黄田坝派出所所长徐某又将喻亚兰赶走,迫使她流离失所两个多月。

    警察多次非法抄家,抢走喻亚兰家私人财物有大法书籍,学习资料、师父法像、收录机等;敲诈勒索所谓伙食费、保证金、飞机费用一共七千多元。

    蒲江县周玉芬遭警察用斑竹毒打全身是伤

    四川省蒲江县寿安镇金家村法轮功学员周玉芬,女,四十八岁。

    二零零零年七月(大约四、五日),寿安镇派出所警察韩佳宁、彭学芳、周开明、陈泽兵等七、八个人闯入周玉芬家,非法抄家后将周玉芬绑架到寿安镇派出所。恶警韩佳宁用斑竹往周玉芬身上乱打,周玉芬身上的衣服被打烂,全身是伤,白天用手铐铐在树上,晚上铐在警车里,两天后回家,时隔两天又闯入周玉芬家,抢走大法书籍、大法资料,同时又被绑架到寿安镇派出所非法关押十多天。期间还是恶警韩佳宁动手用竹打周玉芬,且比上次打的更重,全身被打得没有一块好肉。

    二零零四年三月一日,寿安镇派出所再次到周玉芬家非法抄家,抄走大法书籍和资料后,又将周玉芬绑架到蒲江县拘留所非法关押十五天,因拒绝签字,超期三天才回家。

    二零一一年三月二日,寿安镇政府、镇派出所、吕建军、庄杰等共六人又闯入周玉芬家,抢走私人财物有大法师父法像、挂历等;六日又再次到家骚扰。

    蒲江县彭树全、杨俊茹老人遭绑架、关押、勒索

    彭树全、杨俊茹夫妇,二人均七十多岁,家住四川蒲江县寿安镇金家村。二零零零年六月二十四日,彭树全、杨俊茹进京讲法轮功真相,刚到北京就被警察拦劫到一个黑暗的地方非法关押、搜身,身上五百多元被警察搜走。彭树全被劫持到成都驻京办事处,当天晚上被关入成都戒毒所。六月二十八日上午,蒲江县寿安镇派出所警察周开明、镇司法干部吕建军带回寿安镇派出所,刚到派出所,陈泽兵就把彭树全身上的皮带抽下来打彭树全,将彭树全铐在树上,后由彭绪方押回彭家非法抄家。杨俊茹在成都驻京办关四天,由成都防暴大队接回成都戒毒所,由蒲江县寿安镇派出所周开明、镇司法干部吕建军带回到寿安派出所,被铐在树上、警车上曝晒,夫妇二人被非法关押四十五天,敲诈人民币八千多元才放人回家,回家后经常受到当地警察、中共官员骚扰。


    山东女子劳教所二零零零年至零三年恶行

    (明慧网通讯员山东报道)一位山东法轮功学员在山东省第一女子劳教所所遭到精神和肉体折磨,并目睹狱警用不明药物迫害其他法轮功学员,有的法轮功学员从此下落不明。以下是该法轮功学员揭露监狱恶警的恶行。

    二零零零年底,我被非法关押在山东省第一女子劳教所,这里是邪恶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黑窝,经常听到恶警的训斥声、叫骂声、哭喊声,还有打人声,当时感觉连空气中都弥漫着邪恶的气氛。

    精神和肉体的迫害

    我被非法关押在二大队,二大队所有迫害法轮功学员的行径都是大队长许瑞菊谋划的,这样一个迫害好人的恶棍居然还当上了人大代表;另外恶警曹冬燕,连刑事犯都称她是恶棍,她管理法轮功学员的账目,公开欺负法轮功学员,家属来探视交来的钱她不入账占为己有,有的学员账上还有钱,过一段时间结算时,不但没剩下钱还要往里补;恶警徐红,教刑事犯殴打法轮功学员,自己在门外偷偷的窥视,她用电棍电法轮功学员,还流窜到法轮功学员家里挑拨离间,达到使其家庭破裂的目的,参与迫害的恶警还有刘瑞芹、王小伟、李敏、李爱省、王某某。

    狱警强迫法轮功学员背诵所规、所纪,广播喇叭里每天播放污蔑法轮功的宣传,一直播放到深夜,狱警逼法轮功学员坐在马扎上听到深夜(马扎是一种坐凳, 凳面是用绳子编制的),两腿和上身必须呈九十度角,不许说话,很多学员坐的腿脚浮肿,臀部上的肉和内裤粘在一起。

    一次,法轮功学员在车间里集体抵制恶警教唆犯人殴打法轮功学员,狱方恐慌,找来一些男恶警往外拽人,把分别学员间隔在牢房里,把人拉到走廊里电击,传来了电棍发出的“滋滋”的响声,法轮功学员集体绝食抵制,恶警指使犯人把法轮功学员的头按在厕所里打,拽法轮功学员去练队列;恶警开始强行给每个学员灌食。

    为了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恶警的手段极其残忍,他们对每一个刚被绑架进来的法轮功学员的第一步迫害,就是不让睡觉的酷刑“熬鹰”,这是世界上被公认的最为残忍的酷刑之一,目的是企图将受刑人的意志彻底摧毁,不留外伤。看到“熬鹰”达不到目的,恶警就指使恶人殴打法轮功学员,不让大小便。

    迫害最严重的是二零零一年初,每天都传来法轮功学员的惨叫声、毒打声。所谓检察机关常驻劳教所的人员对警察的违纪行为不但视而不见,还叫嚣要恶人要狠狠的打法轮功学员。

    我因坚持修炼,拒绝所谓转化,被恶警关在禁闭室里,这里是原来的楼梯改造的,进门不开灯什么也看不见,让人有窒息的感觉,里面冬天阴风寒冷刺骨,夏天闷热的喘不过气来,蚊子咬的满身是包。这里每层都关着坚定修炼的法轮功学员,关在这里还要遭受恶人的围攻。关我的楼下也关押着一位法轮功学员,虽然我们见不到面,但却能听到声音,我经常听到她喊“不打针”的声音,劳教所的医生每天都强行给她打针,打完后还问学员记不记得自己的名字,后来不知这位学员怎样了。

    那时恶警不让我睡觉,每天都有恶人对我进行围攻,她们大喊大叫,胡说八道,对我拳打脚踢,还叫嚣着有恶警队长撑腰什么也不怕,她们打累了再换一帮,不让我上厕所,我开始绝食抗议,劳教所医生对我进行折磨性鼻饲灌食,灌完后鼻子里一直插着管子不拔出来,由于鼻子里的管子插得太久,我眼睛不停的流泪,嘴里流口水。

    法轮功学员刘爱芳,她和丈夫都被非法劳教,家里只剩下一个孩子。刘爱芳在狱中长期绝食,鼻子里长期被恶警狱医插着管子,嘴里流出的口水把脸都泡烂了,最后因为生命垂危才让家人接走。

    法轮功学员杜淑杰,狱医经常去给她打针,她问狱医打得什么针,狱医不说。没过了几天,杜淑杰就被弄走了,也不知去了什么地方,可她的衣物还留在劳教所里。

    洗脑迫害

    对于被迫所谓转化的学员,恶警也不会放过,逼迫她们每天从天不亮就起床去车间里干活,一直干到晚上很晚才收工,有时为了赶任务一夜都不休息,没有午休和节假日,恶警曹冬燕不停地在车间里转来转去,看到干活慢的就大声训斥,使学员身体一直处于应急状态,有的学员因过度紧张劳累晕倒在车间里;有的学员被电动缝纫机针把手指穿透,到了晚上收工后还要强迫学员学习,写感想,深挖自己的思想,有些不识字的老人还要求别人代写,搞得一夜都休息不了,第二天还要照常干活。

    恶警还逼她们看污蔑法轮功的电视,然后逼写感想、揭批,恶警认为写的不深刻,就视为转化不彻底,暗中监视、迫害她们,让她们做最繁重的劳动,修路、搬石头等。在夏天最炎热的时候,警察故意集合学员在烈日下练队列;强迫学员大唱邪党的歌曲;背诵邪党的学习材料,还要组织考试,目的是让学员把以前学的法轮大法忘掉,让邪党的歪理代替。恶警过一阶段就弄一次宣誓,强迫所有的学员对着血旗发誓效忠恶党。

    生活上的迫害

    早上洗漱的时间只五分钟,想洗漱就无法上厕所,想上厕所就无法洗漱,晚上八分钟,有时十分钟,洗澡、洗衣服、上厕所都在这时间内,洗漱时看管厕所的人在旁边大喊大叫的不停催促,有的学员出来后头上还带着洗头膏;有的衣服上的洗衣粉还带着,有的洗澡刚洗了一半就忙着穿衣服,由于热水有限,有的学员只能洗冷水澡,有的学员长期不洗澡身上长了疥疮,到处传播。

    吃饭不叫吃饭,叫灌饭,刚吃了一半就开始收碗,有的人怕吃不饱就急着往嘴里灌,吃完饭后嘴里烫的都是包。

    上厕所不能随便去,有大小便只能憋着,等到每个班排队去,看管厕所的人在你身边看着,也不能让你上完,刚上了一半看管的人就开始往外撵,有的学员因为不让上厕所憋得太久,肚子痛得排不出尿来。

    劳教所的小卖部卖的东西价格很高,劣质品很多。

    这些只是山东第一女子劳教所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一部分,更多的罪恶随着人们的觉醒会不断的曝光。善恶有报是天理。这些罪恶无论时日长短都将受到正义的审判。最可悲的是那些追随恶党的恶人,为了一时的经济利益断送了自己的前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