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史红波被迫害致死想到的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四月八日】看到史红波被迫害致死的消息,我想:同修被迫害,我为他做了什么?发正念。开始的半年里,几乎每天发正念时都念着他的名字,加持他正念正行、早日闯出,后来就少了,得知他回家的消息后就再也没有针对他发过正念。为同修发正念,我是这样做的:看到有同修被非法绑架的消息,我就把名字记到纸上,每次发正念,在“加持所有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正念正行、早日闯出”后,具体加持几位同修。这样时间长了,名字多了,有些就被挤掉了,不过隔一段时间还会再被提及,哪怕是已被非法关押了几年的,如:张伟、吕开利、杨本亮、朱本富、曹玉芝、田耘海、曲连喜、王春彦、丁振芳、王秀兰等,但对已来家的就停止了发正念。

有一次,一位同修来访,我告诉她:某某某已从洗脑班来家了,有一个多星期了。她很恼:为什么不通报?我们还在为她发正念呢!象这位同修一样,我们好多同修都是在身边同修出事了,积极为她发正念,一旦同修来家了,就完事大吉,甚至同修被劳教或判刑了,认为已成定局,也就不发或少发正念了。时间长了,就剩以前熟悉的同修在有针对性的发正念,而每个同修接触、认识的同修毕竟有限,这就导致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空间场不干净,進而被迫害严重。

闯出牢笼的大法弟子,从人这边看,是走出了迫害,其实来自另外空间的干扰、迫害一刻也没有停止,邪恶虎视眈眈的。这方面我是深有感触的。我在被非法关押期间,同修都为我发正念,我的空间场一直很纯净,身体状况也很好,在同修的正念加持下,在师尊的慈悲呵护下,我闯出了牢笼。可到家后,阴冷阴冷的,空间场不干净,身体状态也每况愈下,“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扰〉)多学法,多发正念,法理明白,可做起来就不那么容易,学法发困,发正念倒掌,我知道是来自另外空间的干扰,排除它、铲除它,可效果不明显,亏了同修们都来帮我:这个来交流、切磋,那个来陪我学法、发正念,还有送来新经文的,大家拽着我、拖着我,不让我掉队,我也不敢怠慢,每天把自己溶于法中,不断的发正念,终于闯过了那段危险期。就这样,一年多了,我身体还有诸多不适的地方,这是表现在这个空间,在另外的空间里,邪恶被铲除了,又压下来一批黑手、烂鬼,除掉一批,又来一批,我一思一念都不敢有丝毫的疏漏。所以我特别理解史红波、冯刚、王艳等,为什么闯出了牢笼,却又离开了大家,是来自另外空间的迫害。

“人对神能做什么?如果没有外来因素,人对神敢做什么?”(《正法中要正念、不要人心》)这场迫害,不是人对人的迫害,是宇宙空间高层生命的参与导致的。同修们,立掌除恶,师父早已给了我们佛法神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