虐杀黑幕 需要多少层的掩盖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四月八日】杀人后,杀人犯最急于做的通常是掩盖真相。而作为一个犯罪团伙在实施了残酷的虐杀后,最先做的同样是集体的遮掩。哪怕这个犯罪团伙隶属于一个更为庞大的黑帮帮派,杀了人,它也不敢在世人面前公然承认其杀人的嚣张。相反,其所依靠的黑帮组织,也会极力帮其藏掖真相,打压沸腾的民怨,粉饰杀过人后的死寂。佳木斯监狱与中共黑帮就是这样相互庇护着掩盖其虐杀法轮功学员的罪恶的。

最近,黑龙江佳木斯监狱传出两周内虐杀三名法轮功学员的惨案。三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的过程是:

二月二十五日,秦月明被抬到医院一楼卫生间,由四个人分别按住他的四肢、另有一人按住他的头部,强制他靠在椅子背上,并野蛮的用止血钳子夹住他的舌头,拉出来,强制插管灌食。灌食时,秦月明发出凄惨的叫声。灌食回去后,秦月明仍然不停地发出痛苦的喊叫。包夹犯人找来狱医赵伟,赵伟说:“怎么(插管)插到(秦月明的)肺里了?!”第二天早上,秦月明就被迫害死了。

三月一日下午三点多,于云刚被迫害的昏迷不醒,紧急送往佳木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CT报告脑畸形伴出血。医生进行开颅手术,从头部取出一块头骨,并一再下病危通知,告诉家人准备后事。术后于云刚被推进重症监护室,门口一直有警察和便衣监守,不许外人介入。在家属的强烈要求下,两位家人才得以见于云刚一面,只见于云刚头上缠着厚厚的纱布,两眼发直,已经不认识人了。三月五日,于云刚不治身亡。

事后得知,于云刚的颅内出血,是被恶徒用矿泉水瓶子击打造成的。

刘传江遭到的迫害是:恶人们拿着四根电棍电击他,直至电到没电为止。殴打、酷刑造成他一只手臂折断。当他从集训队被转至三监区三分监区后,警察曾让四个犯人看着他,在他解手时,犯人们看到他的臀部都是伤,刘传江自己说是被电棍和警棍打的。

刘传江在三月七日晚十点左右被送去佳木斯监狱医院,他因感到窒息,还向医生呼吁快给自己输氧。当时监狱医院的氧气已用完。医生说:“人都不行了,抢救不了了。输氧气也没用了。”据看到这一幕的人说:“不一会儿,人就死了。满身是伤,真是太惨了!”

那么,佳木斯监狱的中共人员是怎样试图掩盖虐杀真相的呢?

秦月明二月二十六日被害,二十七日,家属看到他的遗体时:表情非常痛苦,嘴唇青紫,翻身时从其嘴和鼻子里流出很多血,身体除了前胸外,颈部、背部、腰部和两腿都呈黑紫色,还有一道道的伤痕。连当时在场的警察也傻了。

家属要对遗体照相,狱警坚决不允许。等到三月三日,家人再看遗体时,发现带血的床单被换掉了,背部和腿部的黑紫色都有被处理过的痕迹。

于云刚是三月五日下午三点死在病床上的,当时警察一把夺走于云刚家属手里拿的寿衣,扒下于云刚的外衣,连内衣都不给脱,套上寿衣就要抬走。连家属看一眼都不让,就强行将尸体抬到楼下的车上,并让家属在死亡证明上签字,家属悲愤之下拒绝签字。警察就严密监视这位家属,走哪跟哪,就连与人说话都在跟前偷听,还一边录像。

后来勉强答应让家属看尸体,副监狱长说:“我就给你五分钟时间。”五分钟后抢尸体的车队立刻离开医院。家属追问:把人拉哪去?警察丢下一句:回监狱。

再后来,当家属再提出看遗体时,监狱长回答的更苛刻:只能两个人看,而且只能看面部,不能脱衣服看。为避免尸体让外人看出迫害的破绽,监狱竟然没敢把于云刚的遗体存放于外边专门停放遗体的场所,而是由监狱自己保存起来。但是就从表面也能看出,于云刚的耳朵已被打的呈黑紫色。

而刘传江遇害后。监狱严密封锁消息,谎称要给亲属二十万的代价(实际没给),诱使家属同意签字火化遗体。同时,狱警对知道死因的犯人恫吓:“谁说实话就收拾谁!”

为“统一口径”,监狱曾召开全监狱干警通报大会,声称:秦月明与刘传江都是死于心脏病,而于云刚为高血压导致脑出血。佳木斯监狱在虐杀了三位法轮功学员后,很快对监狱实行了全封闭。

目前据称,很多警察在三月九日、十日整天留在三监区,极有可能是制造假现场,掩盖事实。

为进一步掩盖真相,造成一种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是高血压导致死亡的假相,监狱还上演了这样一出戏:从三月八日开始,在六监区教导员全京华的带领下,一天两次给各监区法轮功学员量血压,对他们认为血压偏高的学员就给服一种说是降压药的不明药物,如果不吃就强行灌服,并进行现场录像。

这是佳木斯监狱对被虐杀的法轮功学员死后的掩盖。其实在法轮功学员遭受酷刑折磨时,佳木斯监狱对内也是用封闭来掩盖他们的罪恶的。佳木斯监狱为此专门召开大会,监狱长叶枫扬言要达到百分之八十五的“转化率”(采用暴力手段强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真善忍”),并特意成立了“严管队”。成立严管队的目的,除了便于集中迫害外,就是为了掩盖虐杀的过程。

通过上述介绍,我们看到,佳木斯监狱早在动手虐杀他们前,就已经做好了掩盖。虐杀的过程是秘密的。即使是在抢救于云刚的过程中,警察也是不许家人进入病房的。人死后,不允许秦月明的家人对遗体拍照;只允许于云刚的家人看头部;对知道刘传江死因的犯人进行恐吓,这些行为当然也都是在极力掩盖。而警察对于云刚家人的监控和录像,目的也非常明确,那就是在恐吓他们的同时,阻止他们将真相传递出去,不然的话,就不会让人跟着于云刚的家人偷听和录像了。

这些都属于监狱内部的刻意掩盖。那么,中共上层又是怎么帮助其掩盖虐杀真相的呢?

自三位法轮功学员的死讯被海外报道以后,中共上层异常惊恐,它既怕外界的指责,更怕法轮功学员对真相的进一步报道及死者家属的追究。三月十一日前后,中共国家安全部和公安部秘密派人到佳木斯市调查。当然它们不是就这件事情本身进行调查,如怎么迫害致死的?都使用了哪些酷刑?具体的责任人是谁?监狱搞的这个什么“严管队”违法不违法?把人打死总得给家属一个说法吧。可是调查人员对此却不管不问,它们调查的是法轮功学员致死的过程,怎么这么快就被详细报道到外界去了。这是调查吗?这不是帮助佳木斯监狱进行恐吓来了吗?说到底,就是用另一种形式对虐杀进行掩盖。

由于佳木斯监狱的恶行被曝光,在当地的影响很大,佳木斯监狱开始威胁、恐吓秦月明家属,说他们与当地的法轮功学员有联系,是在“参与政治”。期间,伊春市金山屯区“六一零”头目秦汉东,多次给秦月明的家属打电话,为监狱开脱罪责,诱劝其不要追究监狱的责任。为此还特地与伊春市金山屯区政法委韩姓邪党书记,于三月八日专程赶到佳木斯,对秦月明的家人进行诱骗。

三月十四日晚,佳木斯市向阳区公安分局保卫派出所警察来到秦月明家人所租住的旅店,暗查、胁迫旅店工作人员说出秦月明的家人都与哪些人有过联系,并在秦月明家人所租住房间的对侧入住了两名便衣,秦月明家人不断被跟踪。

当初非法枉判秦月明十年刑的就是伊春市“六一零”,如今人被迫害致死,伊春市“六一零”又来诱骗,其居心不是很明显吗?佳木斯市便衣的跟踪能与他们没有关系?伊春市“六一零”与佳木斯“六一零”相互勾结,他们的跟踪与要挟就是在帮助佳木斯监狱掩盖虐杀的真相!

于云刚是佳木斯市人,其家人同样不断受到佳木斯市国安、公安、“六一零”以及社区人员的骚扰,威胁、恐吓他们不要与法轮功学员联系。于云刚的几个哥哥和一个姐姐家里的电话全部被监控,和这些亲属有联系的电话也被监控,亲属住处楼下二十四小时有便衣“蹲坑”。于云刚的哥哥走到哪,便衣就跟到哪,连出门打针都跟着;于云刚的嫂子上班,便衣也是走哪跟哪。

在这种邪恶的红色恐怖下,于云刚的所有亲属们精神压力巨大,承受到了极限,明知道自己的亲人是被迫害致死的,也无可奈何。于云刚的哥哥最终被迫签字同意火化遗体。

据悉,中共公安部、国安部来人后,佳木斯市当局开始对所有相关的人的电话进行监控,对家属进行跟踪。从三月十八日开始,对佳木斯监狱所有人员的电话进行每天二十四小时监控。

这是中共上层参与后,地方当局指使相关部门,对佳木斯监狱的虐杀行径进行掩盖的事实。

而与此同时,佳木斯监狱又成立了“特勤队”,勾结佳木斯市公安局、佳木斯市莲江口公安局与国保大队,将迫害延伸到了看望法轮功学员的亲属身上。特勤队每天来回巡视,并监督、盘查、殴打接见法轮功学员的亲属。继三月十一日,来探望姜波涛的家人遭佳木斯监狱警察暴打后,三月二十一日又有四、五名不知身份的便衣,将一名去佳木斯监狱看望的法轮功学员亲属绑架。佳木斯监狱敢如此做,除了其邪恶本性外,显然是受到来自上层的指令。怎么能在虐杀三人后,不对相关责任人进行追究,相反却以这种打压的方式来掩盖自己虐杀的黑幕?佳木斯监狱凶残的本性,与中共上层的罪恶指使,昭然若揭。

佳木斯监狱隶属于黑龙江司法局,和当地公安分属两个系统,一个是司法,一个是公安,可是他们互相的勾搭已经向世人表明,这一切行动除了有中共公安部与国安部参与之外,黑龙江“六一零”也参与了进来。当然参与的对象也不排除黑龙江政法委与黑龙江公安局。当然其目的就是要把这一虐杀的真相掩盖起来。

综上所述,我们看到,中共为掩盖佳木斯监狱的虐杀行径,调动了多少势力,从公安部、国安部,到黑龙江政法委、“六一零”、司法局、以及佳木斯市的小小的派出所和相关的社区,层层施加压力,多方进行监控。而作为刽子手的佳木斯监狱,从虐杀行动的开始,到杀死人后的掩盖,以及对知情犯人的威吓、对本监狱狱警的监控,和为进一步掩盖真相而对其他法轮功学员家属进行殴打的行径,这一切的掩盖,都充分暴露出刽子手及中共黑帮的卑劣和恐惧。

中共层层掩盖罪恶,所有参与的层层相关人员,都是在犯罪。然而,无论其怎样费尽心机掩盖真相,其罪恶行径仍然在事发后不久被揭露出来,当真相广为人知时,刽子手与包庇者的罪恶会同样大白于天下,不仅如此,神目如电,行恶者终逃不脱天理的惩治、人间法律的制裁和世人的唾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