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正修炼路 谁也动不了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四月八日】我是从九六年走入大法修炼的。十四年来,特别是九九年七二零以后的那个艰苦的岁月中,全凭师父的呵护才能走过来。我知道如果没有师父的时时刻刻看护,我不可能闯过这巨关巨难,也不可能还在这条修炼路上走着。

一、大法显神威,闯出洗脑班

在二零零二年十月八日起,在梦中我站在旷野中,对面一棵大树上有一条胳膊粗的黑蛇,尾部缠住树杈,头和身子向我伸过来,很害怕,也没想起来喊师父,眼看这蛇就要够着我了,就吓醒了。

当时也没当回事儿,也没和家人说,可是这确成了一个预兆(没想到是师父点化)。第二天上午我单位保卫科科长拿来一张表让填写,我不配合,没填,临走时丢下一句话,不填就得進洗脑班,我也没理会。下午街道副书记、派出所所长、警察、保卫科科长来到我家把我绑架到610白色小型面包车上,让我坐中间,前后左右都有人堵住,显然是怕我跑掉的阵势,当时我都六十多岁了。在车上我反复背:“在任何艰难的环境下,大家都稳住心。一个不动就制万动!”(《美国中部法会讲法》)到了掌灯时,车停在一个大院中,下车一看,有楼房有平房是个四合院,这是某某市洗脑班租用的场地。

几天后,从别处转来一同修A和我在一个房间里,这屋的对面就是警戒室,一天二十四小时监控着我们。有一天,二号头目领便衣人员来我们房间,是找茬来的。他穿着军用皮鞋使劲踢同修A的床板,同修多日绝食身体虚弱躺在床上,我用手去阻止他踢床的腿,他反身朝我就来了,拳头象雨点一样密集的落在脸上,他的助手恶警抓住我的头发把我按倒在地,猛踢肋骨和胸部。过程中心里反复默念师父的正法口诀:“法正乾坤,邪恶全灭”。脸部、眼眶都肿了,眼球充血,左肋处不能侧卧,还在床单上拾起被拽掉的一束头发,在人的表面这层看打的够呛。但当时我一点也没感到疼,也不害怕,几天后全部正常。我明白这些痛苦都是师父替我承受了。这是大法威力的展现,大法无处不在,无时不在。师父时刻都在保护这我们。

一天早晨,警察让大家出来(平时不准出屋)列队。三十多人排成四行纵队面对楼顶上那半截旗杆上的五星血旗发誓,一个处长站在队伍右前方领念誓词,但是大家都不出声,没有人配合他,就这样不了了之了。大约九点多钟,一警察喊:旗掉下来了(我们整天被困在室内,只有吃饭的短暂时间可在宿舍与食堂之间往返,多走一步都不行),而且这时的太阳格外亮,有的警察也发现了,也说今天怎么这么亮?从这件事我悟到:我们不配合邪恶,邪恶就没有后续能量,就会自灭。大法威力的展现在鼓励着大法弟子,更加坚信大法无坚不摧。没过多久,这个洗脑班就解体了,大家都堂堂正正的回到家中。

有一件事值得一提,这里的看管警察每天早八点交接班,这天接班的迟迟没来,到了九点多才坐车赶来,原来是通知这天应该解散洗脑班,不知何故又通知他们继续上班。又为什么改变决定了呢?按照法理遇到矛盾要向内找,向内修。当时整体是在绝食反迫害,而有一部份同修没参加,这就使邪恶有空可钻,造成了延长一周多。后来有的同修悟到了,自己决心绝食四天,这一课补上,心性达到标准了,她也提前闯过了这一关。现在回想起这些事真是修炼是严肃的。我们这个空间与另外的空间关系;精神与物质的关系(一性的)太微妙玄奥了,佛法无边。

二、大法神奇,师父给我第二次生命

那是二零零五年阴历年刚过,有一天我突然出现“病业”状态,先是四肢不灵了,筷子都不能用,不几天就严重到学法困难,看《转法轮》时,好象眼前有东西看不清,发正念脑子也不清醒。但我心里明白,相信大法,相信师父,坚定不移。我跪在师尊法像前,请求师尊加持弟子,坚决走师尊安排的路,别的什么安排都不要。

同修们川流不息的来我家帮助发正念,清理我空间场,灭尽邪恶生灵及因素。帮我发正念的同修有的当时就感到腿痛,身体不舒服;有的在回家路上颈椎难受。同修们都付出了很多。天目开的同修看到我的空间场里有一层层毛毛虫,这么多坏东西,要全部清理掉它们,同修得付出多少呀,真的从心底感谢同修的帮助,在同修启发下我多学法炼功,有空闲多背《洪吟》中的诗篇。

说也神奇,不到三个月发生了根本好转,半年基本痊愈,到年底全好了。震动了我们左邻右舍和同事们。见证了大法的神奇。有一位近八十高龄的老人问我:真善忍怎么写?当场掏出自备好的笔和纸,意思是马上让我写,我没有马上写,老人家对大法这么相信,我更不敢轻慢。我说一会给你请一个更好的。事后我给老人送去印好的“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的字样,同时也送去一本《九评共产党》。

三、遇到麻烦修自己,不向外看

在二零零八年十一月的一天,和同修们去某黑窝近距离发正念营救同修。同修们来这里发正念已多次了,而且一次比一次人多,已经引起邪恶的注意了,恰巧这天一同修做了一件事与法轮功沾边(其实也不能算不对),被邪恶抓住把柄,把现场的大法弟子全部绑架到当地的公安局并转入当地拘留所。经过大法弟子对能接触到的人讲真相,劝三退,有的明白真相了也三退了,几天后都陆续回家了,有缘人也得救了。

对于这件事我过了很长时间也想不通,总觉得同修不理智,事是好事,但不应在这个时间做,要是换个时间就完美了。

后来我学了《新加坡法会讲法》,其中师父说:“任何事情都没有孤立的。对一个修炼的人来讲,从你修炼这一天开始,你的道路就已经改变了,没有任何偶然的事情掺進来。但是,任何魔难出现的时候,都会以偶然的一种状态表现出来,才能够考验你,才能够促使你提高,才能够叫你认识到自己的不足,找到差距。”“所以没有任何偶然的事情,发生的任何事情都是对你直接的考验。”(《新加坡法会讲法》)

反复学习师父这方面有关论述后,再回忆怎么从那魔难中走过来的:当时被劫持到公安局之后就处于被审问状态中了。我的心很坦然,不惊不怕。那人问我:你对法轮功怎么认识?我说法轮功好。又问:你炼法轮功是为了祛病健身?我说不只是祛病健身,我还要同化真善忍,做好人、更好的人。为什么这么简单的问答就让我回家了呢?现在想起来是因为当自己心如止水的时候,功能就起作用了,大法威力就会展现,清除邪恶;从个人修炼要修得执著无一漏角度看,敢于在邪恶环境下,证实法轮大法好,证实人人需要同化真善忍,是大法徒应该做的,如果没有做到这一点,岂不是漏项了吗?找来的这个麻烦却提供了一个弥补的机会。

我知道是师父把我从地狱中捞起并在地狱里除了名,不再归三界管了。可我生生世世所造的罪业都是师父承担了;过去的错和罪都不看了,就看对大法的态度了,说师恩如山如天也表达不了万一,人类也没有那个语言了,只有按师父嘱咐努力做好“三件事”,精進、精進;救人、救人来报答师尊之恩。

如有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