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中生:做一名合格的大法弟子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四月八日】小时候,我身体特别不好,爸妈三天两头带我往医院跑,以致医生对护士说:“这孩子是医院的常客,以后不用挂号了!”一九九六年母亲开始修炼法轮大法,每天晚上妈妈守着我,盘腿坐在我身边,给我念大法书,而我并没有走入大法修炼中。

后来,我患中耳炎,在炕上痛得直哭,在旁边哄我的父亲却突然说:“还是大法小弟子呢,哭成这样。”当时也没有觉得奇怪,奇怪的是我停止了哭声。那是一九九八年,我六岁。母亲从医院把我带回家后,我便停止了吃药、上药,并在当天晚上我就和母亲一起炼功及学法。

不久的一天,我和母亲正在炼静功,我看见了一个同我长得一模一样的小孩也在炼功。出定后,便问妈妈:“您看见一个和我长得一样的小孩了吗?”妈妈说:“没有啊,怎么了?”我说:“那奇怪了,我看见了一个小孩和我一起炼功。”妈妈说师父讲过,那是你的副元神。自此以后,每天早晨我都和妈妈去炼功点炼功。

师父在《转法轮》中讲:“那么你在生前的社会活动当中,可能就欠过谁,欺负过谁,或者做过什么不好的事情,那个债主就要找你。”

我九岁那年,母亲带我见另一位同修,当时母亲正在和同修切磋修炼中的事情,没太注意我,见面的地方有一个大斜坡,斜坡的下面有许多带尖的石头。淘气的我顺着斜坡往下跑,谁知滚了下去,眼看头就要插在一个特别尖的石头上,突然有种力量使我的头向上仰。已经吓坏了的母亲慌忙跑下来,看看那石头,又看看我,母亲说:“是师父救了你啊!”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铺天盖地的中共邪恶谎言,毒害着世人。后来,我和母亲自己去文化用品店买红纸、不干胶,自制条幅,我们走遍了大街小巷、居民区。由于我和母亲没有重视学法,起了做事心,被旧势力钻空子,致使母亲在二零零一年八月中旬被绑架。恶警入室抢劫,年纪还小的我,理直气壮的质问恶警:“我妈妈有什么错?”其中一位姓邢的恶警说:“你还小,你不懂。”就强行将母亲带走。失去母亲的我就如同失去了阳光,寂寞的夜晚,常常哭,想妈妈,逐渐的离开了法。

四个月后,母亲回来了,问我说:“女儿,妈不在,你学法了吗?”我摇摇头。妈妈对我说:“女儿,无论妈妈在不在你身边,你都是师父的小弟子,千万不要放弃修炼大法啊。”听完妈妈的话,我失声痛哭。从那以后,每天和妈妈一起学法、炼功。

在上小学六年级时,母亲去一同修家取资料,再一次被蹲坑的恶警绑架。由于想妈妈,我来到母亲被绑架的地方,恶警把我拽到屋里,让我骂师父,我说凭什么?你们不是教育孩子要文明守礼吗?怎么教我骂人?他们让我做什么,我都不配合。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我堂堂正正的走了出来。走出来后,听几名恶警说:“这炼法轮功家的孩子都这样大胆,敢说话。”

上初中后,我一直记着:作为一名大法弟子要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我以第三者的身份和同学讲中共的丑事、讲《九评》,告诉他们“三退保平安”,使班里同学大多数都明真相,退了团、队。

如今,上了高中,有机会就和身边同学讲真相,同学们大都退出了中共的附属组织共青团和少先队,而且有不少同学还诚心的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然而,在公交车上讲真相,有时心态不好,正念不强。一次坐公交车,我站在靠前的位置,不知怎的,我坐的车和前面的汽车追尾,撞上了。我被甩了出去,头正好撞在前面的挡风玻璃上。挡风玻璃碎的象蜘蛛网,当时我的一念就是:我是大法弟子,我没事,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站起来后,一摸头,连个包也没有。这真是师父讲的“好坏出自一念”(《转法轮》)哪。司机和父亲不放心,要我去医院检查,检查的结果也是一切正常。身边的亲人都很担心,说玻璃都那样了,人没事,你的头真是铁头啊!妈妈借机就给亲人讲是法轮大法师父救了我,让更多的人知道法轮大法好。我知道,这事发生在我身上还是因为我有做的不好的地方,被旧势力钻了空子。我找到我讲真相方面做的还不够,今后要更好的抓住机会救人。

我还有很多不精進、懈怠的地方,特别是遇事不向内找,尤其是经常和母亲因为上网的事情争吵。学了师父《再精進》经文,我决心一定要修去所有不符合法的物质,紧跟师父的正法進程,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做到“讲真相 救众生 灭恶尽 扫寰宇。”(《洪吟二》〈扫除〉)

有不在法上的地方,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