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资料的辛苦中体味幸福和自豪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四月九日】

一、走出低谷

我是一九九六年得法,十几年来,一路跌跌撞撞、跟头把式,在师尊的导航下,幸运的走过来了。二零零六年,在同修的帮助下了成立了家庭资料点,由于自己逐渐起了做事的心,被邪恶钻了空子,身陷囹圄。在残酷的迫害下,人心泛起,选择了用人的狡猾面对邪恶,耻辱的写下了罪恶的所谓“保证”。回家后,内心的痛苦让自己一蹶不振,不敢正视师尊的眼睛,夜里大脑中总是闪现那耻辱的一幕。知道这样不对,可一时难以摆脱,我就不断的学法。

通过系统的学法,真切的感受到师父并没有因此而放弃我,而且时常感到师尊的慈悲加持。我认识到,做错了是一种耻辱,可放任自己沉溺于悔恨中而不能自拔,更对不起师尊的慈悲救度。我必须弥补自己的过失,摔倒了只有爬起来,找出原因,修去让自己摔跟头的执著,用实际行动挽回损失才是师尊所要的,我决定重新建立家庭资料点。由于被迫害时,恶警抢走了电脑和打印机等法器,家人还被勒索了近两万元,使原本就不宽裕的家庭,经济上更加捉襟见肘,一时筹措不到买机器的钱。就在我一筹莫展的时候,一个与我素不相识的外地同修找到了我,同修慷慨的提供了买机器的资金,一切顺利的重新恢复了资料点的运作。

二、做资料的辛苦中体味幸福和自豪

我做的资料除满足自己和附近同修的需要外,还每周给二十多公里外的邻县同修送。那段时间是我最幸福也最快乐的时候,每天都有让人明真相、得救度的资料从我的手中送往四面八方。记得那年的冬天,路上积雪被车辆压成了冰,我骑着摩托车往返五十公里给同修送资料,手和脚都冻得没知觉了,零下十几度的低温把橡胶鞋底冻的硬而脆。等到了目地地,双脚一落地,橡胶鞋底周围满是脆裂的细纹。可心里想我是师尊的弟子,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肩负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的神圣使命,心中涌起无比的自豪和庄严,浑身感到暖洋洋的。

三、收集迫害证据,揭露中共迫害法轮功学员

有一次,从明慧网看到我们邻县一个同修被非法判刑五年,家里只剩下卧病在床的母亲,希望有条件的同修去问候一下。我看到后,感觉这就是我的事,叫我看到了我就应该去做。我深知同修被迫害,周围的亲戚朋友摄于邪党的株连淫威,都会选择退避三舍,这时同修的家人会感到孤立无助,心生凄凉,我们同是师父的弟子,上门问候一下也是人之常情(当然要注意智慧的去做)。我与另一同修商量后,带上礼品一同出发了,先到位于县城的同修的工作单位询问,得知同修已被单位非法开除后,又辗转找到同修的老家,由于同修从高中就在外面上学,直到考上大学、参加工作,很少在家里,所以進村后问了很多人都说不认识这个人,我们商量了一下,不能就这样让旧势力的干扰得逞。我们边发正念边问,甚至我们去了邪党村支部去问,因为该同修户口不在农村,所以村里的人给我们查了好久也没查到。事后想想有点后怕,村支部是邪党控制百姓的最基层组织,也是邪党迫害大法弟子的帮凶之一,多亏师尊的加持,我们在村支部查了一个多小时无果后安全离开。

我们两个在街上边走边问,这时径直朝我们走过来一个人问:你们在找人吗?叫什么名?我们回答后那人笑了笑说:他多年前就在外上学、工作,村里没几个人认识他,跟我走吧,我和他是同学。当时我的眼泪险些控制不住,师父无处不在的看护着我们,我们只是跑跑腿而已,真正那件事是师父在做啊!事后我们根据了解到的情况整理成深度揭露迫害的文章,发往明慧,并制作成真相资料广泛散发,有力的震慑了邪恶。

今年我们市一个同修被迫害致死,我看到后震惊不已,网上只有简单的一些情况介绍,缺乏详细报道,于是我和妻子(同修)交流了一下,由她在家发正念,我带上照相机就去调查第一手材料。几经周折到达被迫害致死同修的山村后,先在一个小超市买了点礼品,顺便打听该同修的一些情况。说也巧,我问的超市老板和该同修是本家,详细告诉我他家的所在。就在快到同修家时,两辆可疑汽车相继在我身边停下,车里的人摇下玻璃探出头惊恐的上下打量我,虽然出发前料到同修刚刚被迫害致死,邪恶会派人监视盯梢,但如此突然又如此近距离的较量还是出乎我的意料。事已至此,我也没有退路了,于是镇定的看了他们一眼就提着礼品走進同修的大门。遗憾的是,同修的家人由于邪党的威胁,拒绝介绍一切情况,只好无功而返。往回走的路上在师尊的加持下,我轻易的就摆脱了坏人的跟踪。虽然这次没有得到我想得到的材料,但是通过这次较量,我的怕心又去除了很多,也让邪恶知道大法弟子是一个整体,你们做的坏事不可能瞒天过海。

四、协调整体,走资料点“遍地开花”的路

随着正法進程的不断推進,我感觉我自己做资料已经不适应正法要求了,师父也多次要求“遍地开花”,我们附近有好几个相对年轻的同修,家庭经济条件也允许,甚至家里就有电脑,可迟迟走不出成立家庭资料点这一步。我就不失时机的与同修交流切磋,“遍地开花”即是正法的要求,也是在兑现自己的誓约,圆满自己的世界,走出自己的修炼之路。尽管我们谁都有这样或那样的困难,可我们是大法弟子,是世人得救的希望,将来圆满后都有自己的世界要主持,怎么能长期依赖别人呢?

交流了很多次,总不见动静,这时正赶上一个和我常有来往的同修被非法抓捕,家里的机器暂时转移了,也就停止了对那几个同修资料供应,我也是想借此事推同修一把。一段时间后,平时常来我家的同修不来了,妻子(同修)却沉不住气了:是不是同修生你的气了?这样做对不对啊?我说:应该不会,咱也不是为了保护自己,是从大局着想,这样做如果能促使同修坚定的迈出这一步,就算同修暂时不理解也值得。

时隔不久,其中一同修来说:我买电脑和打印机了,并成功打印出了真相传单,高兴的不得了。我又把自己所会的其它技术都教给了他,一个家庭资料点诞生了。没多久,另两个同修也主动让我帮他们购置了电脑和打印机、刻录机。如今我周围三朵小花相继开放,争相吐露着芳香,而我自己也每月雷打不动的从家里拿出钱来用于做资料(我暂时没有工作),并承担一部份的技术与机器维修和另一个证实法项目,我们相互配合,互相补充,共同兑现着我们的誓约。

回想几年来自己的修炼经历,倍感师恩浩荡,没有师尊的呵护我真的是寸步难行。每当自己在魔难面前感到无助时,师尊就慈悲的点化与鼓励。近几年来,我家四次开出神圣的优昙婆罗神花,有的在窗户上,有的在玻璃上,有的在树叶上,有的在瓷砖上。每当自己做的好一点或者添置一个新法器,附近就会响起喜庆的鞭炮声或是锣鼓声,我知道那是师尊对弟子的慈悲鼓励和悉心呵护。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