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内找 坚定正念讲真相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四月九日】修炼法轮大法快到十年了,在修炼过程中有悟到法理升华后的喜悦,有关难中执着难去的痛苦,自己知道没有别的同修做的那么好,但在慈悲伟大师父呵护下,一直跌跌撞撞走到今天,真的是受益太多太多,师恩难报啊,我唯有精進实修,才不愧对师父对我的慈悲苦度啊

得法受益

二零零二年的秋天,也许是修炼的机缘到了,我有幸得遇大法,走上了返本归真之路。其实在九九年“七二零”中共迫害以前,我手里就有一本《转法轮》,是同修给请的,那时我根本就不懂什么叫修炼,也知道好,不能按法的要求去做,觉的太难了,所以断断续续看了一遍就放下了。我这人观念强, 性格急、内向、孤僻,整天争强好胜的。

那时我才二十多岁,就已经是一身病了,三天两头往医院里跑,药片大把大把吃,整个人说不行就不行了,惹的公婆不理解,冷言冷语说了一堆难听的话,他们背后都叫我药篓子。我心里一直难受极了,只会气恨公婆不理解人。我这人妒忌心强,对公婆的话一直耿耿于怀,三天两头找茬和他们打仗,矛盾越积越多,不能在一起生活了,分家各过各的吧。分家时我嫌老人给的东西少,和他们大吵了一顿,搬到了一个离他们很远的小镇上,那时我发誓一辈子都不回去看他们。

来到了新的环境,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孤寂,生活中的困难也就可想而知了,我整天忧心忡忡的,随之身上的病态越来越重。没事的时候,丈夫就带我去他哥哥和妹妹家散心,丈夫说:你想开点,你看雪梅(送我书的同修)和荣姨身体多好,一天不争不斗的,看你,整天生气,尽往牛角尖里钻,要不哪天你也和她们炼法轮功吧。我回绝丈夫的话也是尖酸刻薄的。

起初我对他们炼功十分不理解,也说过一些谤佛谤法的坏话;以后接触时间长了,发现她们并没有电视上宣传的那样,而且她们时时处处照顾我们一家三口,真的是无微不至的,而且她们的付出是不求回报的。

她们的言行深深的感染了我,我向她们提出了很多疑问,比如中共宣传的什么“剖腹、自焚、自杀”等。她们告诉我那都是共产党一手捏造的骗局,拍一些假的东西演给民众看,来煽动民众对法轮功的仇恨。我反问她们:都说你们炼法轮功的没有亲情,不要家。她们笑了笑说:我们也为人父母,谁不愿在家相夫教子,江氏集团出于妒忌,在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随便抓捕我们大法弟子,打死的、打残的数不胜数,判刑劳教更是家常便饭,还造谣说我们不要家,我们做好人有错吗?我又提出不少问题,雪梅和荣姨一一都作了解答。

在看到她们身体的变化后,我所有的疑问都解开了,现在我才知道师父为什么让我们讲清真相,一个众生一旦被谎言毒害,他的心结是很难打开的。

从那以后我也开始看大法书了,法自己能学,但炼功就不行了,雪梅做了几遍动作让我学,我根本就没学会,后来同修送来《大圆满法》让我照着学,可动作还是不标准,觉的很灰心。有天晚上我似睡非睡的时,清晰的看到我和师父相对而坐,一张很好看的桌子上放了两个古色古香的茶碗,里面的水很清纯,象是我们在喝茶,我们问师父:师父,您说我能行吗?师父微笑的点点头说:“你一定行。”

从那以后只要我炼功,师父就站在我的对面教我,当我有什么事过不去的时候,师父的那句“你一定行”就萦绕在我的耳边,从那以后我不但无病一身轻了,也知道了要孝顺老人的道理。

风云突变 坚定正念讲真相

二零零八年奥运期间,我地同修都不同程度的受到干扰,有一位老年同修被绑架到当地看守所,家里的东西被抄,场景真是惨不忍睹。在七月二十六号那天,市国保、县六一零、及当地派出所二十几人,来到我家,在没有出示任何证件的情况下,强行抄家把我绑架到派出所。在那里给我非法用刑,让我说出资料的来源。我家里有大量资料和大法书籍,他们就想知道资料哪来的。

我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里一年的时间,刚進去的时候我情绪波动很大,天天哭着想孩子,整天愁眉不展的。被关在一起的同修得法早,告诉我要在法上修,可我整天就是想着怎么能出去,她们背的法我是一句都听不進去。后来我一想:不对呀,我是大法弟子呀,不能这样消极承受啊。我极力调整自己向内找,发正念时加上一念:师父,不符合法的一切东西、师父不要的弟子也不要,求师父帮我。这样我的思路清晰多了,发正念场很强,我知道是师父又一次帮了我。我和同修说我也要背法,同修当然高兴了,说:那就对了,只有把法装在脑子里才最安全。

那时里面总翻号,就怕我们手里有师父的经文,当时我们三个同修形成整体,一天到晚除了学法就是发正念。开始的时候环境很紧张,我们一边配合讲真相一边清理所有管教背后的邪恶因素。一个月后,一位同修被秘密送走了,她走后的第二天,管教在门外骂的很难听,咋回事呢?我和另一位同修说赶紧找找吧,我们把心里的想法都一一说出来,当时把我吓出了一身冷汗。

事情是这样的,我刚進去的时候,家里托管教捎话说外面正找人办这事呢,几天就出去了。当那位同修被送走后我动心了,想万一我也被判刑可怎么办呀?搅的我整天心神不宁的,表明掩盖的很平和,但心不静导致环境紧张。当识破这些假相后,一切都恢复了平静。在过完中国新年的时候,另一位同修也被秘密送走了。这次我看住自己的心不能被带动,头天晚上我俩一夜没睡,互相交流对方的不足。她走以后,我一点都不敢放松自己的修炼。

有一次我和一个普犯吵了两句,过后真自己后悔,修炼人怎么这样啊,最起码的忍都没做到,还修炼什么呀,向内找,自己有很强的争斗心、瞧不起比别人的心等,找到了,解体它。后来我在监室的墙上暗暗的刻上了四个大字“提高心性”。

看守所里犯人流动性大,我抓住这个时机讲真相,让她们认清邪党本质,告诉她们电视上演的都是假的,法轮功是被中共诽谤、诬陷的,对呆不了几天的人先讲三退(退出中共党、团、队),对呆时间长一点的人再把真相讲得详细些。進去的人都很郁闷,我从生活上照顾她们,用法理来开导她们,告诉她们念“法轮大法好”可以得到福报。

神奇的事情真的发生了很多,全看守所几百号人也有目共睹了奇迹,时不时就能听到有人在喊“法轮大法好”。他们对大法弟子的遭遇十分同情,我背法的时候屋里所有人都在学着背。为了方便他们学法,我把所有《洪吟》里的诗都刻在了墙上,我接触的所有人几乎都得法了,表示出去要参加集体学法炼功,都觉的这法太好太难得了。

有一次女管教把我叫出去说要了解一下普犯的情况,我一一做了回答,她说她觉得我这人很好,从来不带个人观念看别人,你真善良,你们的诗也很好听。我问她什么时候听到的?她笑了笑说:你们背的时候,我和管教都站在监控前面听,都说好听。我告诉她那是法,有一定内涵的,听了能不舒服吗?她说:我说呢,别的监室秩序很乱,人病的病歪的歪,而你们的屋就没有那种现象,要都象你们屋一样该多好,我们的工作可好干多了,大法真是太神奇了!我告诉她:法轮大法是佛家上乘大法,最低层次的可以祛病健身,往深就是修炼了,按宇宙“真、善、忍”做才是一个最好的生命……

我和她讲三退,告诉她将来有灾难时只有大法才能救你。她深信不疑,让我替她办了。我告诉她善待每一个犯人,告诉她善恶必报的天理,你一定不会白做的。她点点头,说:你说的真好,我看你象个讲师,你的学问一定很高吧?我告诉她我只念过三年书时,她不信,我告诉她:我是修真、善、忍的,不撒谎,是大法开发了我的智慧。最后她说;你觉得你在这里呆一年值得吗?我平和告诉她,这一年里我虽然失去了很多,但也得到很多。那时她眼中噙满了泪水,我知道是她明白的一面打开了。我知道我的能力有限,一切都是师父帮我做的。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