患酒精肝的老伴变了一个样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四月九日】

  • 患酒精肝的老伴变了一个样

  • 表哥开颅手术后的奇遇

  • 八旬老太有秘诀

  • 患酒精肝的老伴变了一个样

    我老伴今年七十二岁了,一生就爱抽烟喝酒。每月开支的第一件事就是先买烟、买酒。由于他气管不好,在孩子们的劝说下,把烟戒了,可是酒说什么也不戒,每天早晚两顿六两酒,都是五十二度以上的高度酒。亲朋好友、邻居、家人、同事都劝他岁数大了,少喝点儿,喝点低度酒就行了,可他就是不听。

    终于有一天,老伴突然高烧不退,经医院化验,确诊为酒精肝,而且非常严重,所有的指标都比正常人高二、三十倍,必须马上住院。他不信,又去医大二院,二院医生也说是酒精肝,很严重,必须立即住院。(我们单位有两个四十多岁的人都得酒精肝死了)

    在女儿的劝说下,老伴同意去住院。可是普通病房没有了,只剩下两个高价病房,每天床费一百八十九元,每天必须交三千元押金,再一打听,有很多人已经花了十几万了,病也没好。我们老俩口每月退休金加起来才两千多元,儿女们又都失业,没办法,只好和医生商量 ,暂时开点儿药回家吃。五百多元的药,只能吃半个月。

    可回家吃药又出了问题。药吃不进去,吃了就吐;饭吃不进去,吃了也吐。两三天下来,老伴人瘦了一圈,体重掉了十五斤,脸黄了,眼球也黄了,人站不起来,说话也没劲,一向身体非常好的他此时傻眼了。

    我说:你就求求我师父,再诚心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他不吱声。平时他这个人非常固执,虽然知道法轮功好,但老是说:你炼我不反对,我不炼。

    结果过了两天,我看他药也吃进去了,饭也吃进去了,就问他:“你念没念?”他说:“我只念了一句,师父就管我了。”孩子们也都见证了这一事实。现在老伴可好了,酒也戒了,也能接孙女了,人也胖了,看到同修也有笑脸了。我们全家真心感谢师父的救命之恩。


    表哥开颅手术后的奇遇

    我家在湖南长沙的一个小县城,我有个表哥,他很相信我告诉他的法轮功真相,并声明退出了邪党组织。表哥原是个乡镇干部,纯朴善良,却因不适应中共基层官场的人情世故,得罪了领导,被借口辞退。二零零四年的一天,表哥与他的同事发生争执,被同事打了一下头后,头部疼痛不止,到医院检查才发现脑中有一个瘤子,必须立即做手术。

    表哥到长沙的一家医院准备动手术。手术前,医生对表哥家人说,手术难度很大,还须在头部内垫放一个钢块,这样的大手术成功率小,而且,表哥脑中的肿瘤随时都可能恶化,从而出现生命危险,所以医生要表哥的家人要做好“思想准备”。看到表哥面临绝境,家人都很难过,背着他流泪叹息,可是这个手术还耽搁不得,家人只能顶着可能失去亲人的痛苦,交了手术费。

    表哥的开颅手术终于顺利完成,可是与表哥一同做了开颅手术的一位病友,在手术后就死去了。表哥和家人都为此心里紧绷着一根弦。表哥手术时失血很多,如果手术后脑内继续失血就很危险,家人二十四小时轮流看护着表哥,不敢松懈一刻。

    手术后的疼痛、忧郁、紧张,使表哥整夜无法合眼,头痛得使表哥几乎情愿早点死去,但看到身边的老父亲,表哥只能强忍疼痛,不敢大声呻吟。为了不让家人痛苦和担忧,躺在病床上的表哥总是微闭双眼,清醒却装作一副欲睡的样子。不知什么时候,表哥朦胧中突然看到一位菩萨模样的人从天而降,飘落在表哥的身边。表哥心里很清楚,他一动不动地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那菩萨慈悲地对表哥说:看你这个伢子头痛得好可怜,我这里有几颗仙丹,你服下,就会好。说着,菩萨就将仙丹送入了表哥的口中。然后,菩萨又摸了一下表哥的头,才飘然而去。

    表哥当时被这神奇的一幕震住了,他清楚的知道这完全不是梦,他真真切切的看到了这一切!而且表哥感到头也不痛了,心里也不紧张了,心情也不忧郁了,他转而兴奋、高兴起来。

    这时,表哥赶紧睁大双眼,立即将刚才菩萨赐他仙丹的一切情形告诉了身边的父亲。表哥的父亲是位老干部,很顽固的“无神论者”,当时被表哥所说的奇遇所震撼,从那以后,表哥的父亲也相信了神佛的存在,还经常向人讲起表哥病危时,菩萨现世赐仙丹的奇事。

    我事后听说了表哥的奇遇,告诉表哥,现在神佛都在看护着所有顺应天象,声明退出中共的各种组织、和在中共镇压法轮功的运动中对法轮功心存善念,相信“法轮大法好”的世人。你们就是因为“三退”,并接受法轮功真相,而得到了福报,神佛都在看护着你们。表哥一想,这才恍然大悟,对法轮功师父感谢不尽。

    这个现世神话,是真实的故事,看到或看不到,神佛都在慈悲地看护着善良的人们。“无神论”怎么能禁锢了人的思想呢?


    八旬老太有秘诀

    河北沧州东光县连镇镇某村吴老太太,八十六岁。三月二十四日中午,老太太在自家屋里不慎坐在地上,致使股骨头下面的骨头骨折。女儿连忙把母亲送到东光县医院骨科。

    医生们给老太太作牵引治疗,麻醉针打上后,用电钻将一根长近三十公分、比自行车辐条还粗的钢针在小腿的迎门骨处横穿过来,在场的亲人吓得都不敢看。

    同楼的另一位八十多岁的老爷子也做的是同样的牵引手术,老人疼得喊闹声整个楼道都能听到。可吴老太太从上手术台到术后麻醉期已过,近三十小时,她一直没感觉得怎么疼,手术后检测心律、血压等都正常,伤口愈合很好,能吃能喝,三天就坐起来了。

    医生、护士都说老太太和别人不一样。老太太的儿女们说:我母亲自有秘诀,就是: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人们听了都会心的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