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出执著 正念正行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四月九日】九九年“七二零”中共邪党开始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以来,我也遭受了邪恶的残酷迫害,在单位、在邪恶的黑窝里一次次被长期关押,其中包括拘留、劳教。遭受了各种酷刑折磨,回想起当时迫害的邪恶成度,真是不寒而栗。靠着对大法的坚定信念,在师尊的呵护下都走过来了。

讲清真相不是导致遭受迫害的真正原因

二零零五年,我被恶警打开吊铐抬出劳教所,有好多大法弟子、亲属及家人跑到劳教所,在邪恶手中把我抢回家来,当时我被迫害的不能走动。回家后,我就一直在家学法,除同修们和我交流及乡亲们来看我之外,其它时间几乎全都用于学法,我连续把师父的所有讲法通读了两遍。当我学到师父讲的“邪恶迫害的很严重的一批学员哪,也是因为执著心造成的。”(《各地讲法七》〈美西国际法会讲法〉)这段法时,我的思想就开始翻腾了:我是因为证实大法、讲清真相才被迫害的,我如果不是这样坚修大法,就不会遭到邪恶这么残酷的迫害,假如我在劳教所里不是一切不配合邪恶,也不会被迫害到这种程度。怎么能说是执著心造成的呢?脑子里翻江倒海,找出许许多多理由来掩盖自己的执著。

在学法的过程中,我忽然意识到,我这不是和法扭劲了吗,和师父扭劲了吗!?师父讲的法我都不听了,我还听谁的呢,那我还修什么呢!从此,我才开始静下心来向内找,深刻反思自己,挖掘自己在被迫害过程中的一思一念,思想中各种不好的念头、执著心,一个个的摆在了面前:显示心、争斗心、欢喜心、干事心、好胜心、怕心、求心、恨人心等等,一个个都似强大的铁锁链,捆绑在自己的身上,难以挣脱。

自从邪党开始迫害,有很多人害怕不炼了,也有一些人顺其执著心而所谓的转化,有的人走向了对立面,当时的修炼环境相当恶劣,大有天塌地陷之势。在此情况下,我们都在坚持讲真相,在极其困难的条件下,采用手写、模具喷漆的方式做资料,而后,我又购置了微机,开始打印资料、刻录光盘,夜以继日的忙碌着。有时我们在前边贴资料,而邪恶就在后边追,也丝毫干扰不了我们做证实法的事情。特别是二零零一年的新年期间,我们本地区在一夜之间,天上飘的,树上挂的,门上贴的,大街小巷到处都出现了大法真相资料,近十米高的暖气管线上都粘贴上了“法轮大法好”五个大字,被太阳一照,闪闪发光,美不胜收,因此使邪恶而震怒。

自己的执著心也越来越强:干事心、争斗心,同时又伴生出了显示心、欢喜心,在邪恶迫害大法弟子的时候,又显示出了恨别人的心。有时在贴资料时,看到警察或警车来了,就想是不是冲我来的,这不是怕心和求心吗?等等。听到警车的叫声,总是想是不是又抓大法弟子了等不正的念头,警察是应该抓坏人的,怎么会是抓大法弟子呢,这不是邪念吗?结果,在零二年初又一次被邪恶钻了空子,在没有任何理由的情况下,把我关進了劳教所,遭受了残酷迫害。

在这里我还想交流一个问题,有些同修在邪恶的劳教所里遭受了非人的折磨,承受了极端的痛苦,很不容易闯出了魔窟,可是时间不长又進去了。我感觉零四年以后,有相当数量的同修是二次、三次、甚至还有第四次進去的。所以,在此也提醒刚刚走出邪恶劳教所的同修,不要只是一味的用多做事来加倍弥补,而忽视了多学法,抓紧找出自己被迫害的真正原因,防止邪恶再次钻空子。

揭露邪恶是为制止迫害

有的同修有一种想法,就是当地的邪恶尽量不去触及,不去曝光,防止同修再次受到迫害。我觉得,这是一个误区。我们做的一切事情都是光明正大、堂堂正正的,而且是最神圣的事情,包括我们的资料点,都是合理合法的,只是为了防止邪恶的干扰和破坏。而邪恶所干的一切,都是见不得人的,就连在邪恶的劳教所里迫害我们,都是偷着干的,找个黑屋子,还要封严门窗,用烂布堵住嘴,再用胶带封上。为什么?它们就是怕人们知道它们所干的一切邪恶之事,因为它们干的一切都是怕曝光的,太阳一出,阴暗即可消失。

在劳教所被迫害回家后,在同修的帮助和协作下,我们对本地区迫害大法弟子的恶人、恶事進行了曝光,经过全体大法弟子的共同努力,将这些材料整理成当地小册子大面积散发。把它们干的许许多多邪恶之事,全部曝光在了光天化日之下,这些邪恶生命开始时还气势汹汹、不可一世的状态,可是恶事一曝光,就象扎了钢针的气球,邪恶气势马上没有了踪影。原来迫害过大法弟子的邪恶之人,不敢和大法弟子照面,见了就躲,再也没有了往日那种盛气凌人的架势了。

二零零八年奥运期间,新上任的“教导员”在上级的唆使下,再干邪恶之事,派出一帮人,配上专车,租用住宅房屋作为黑窝点,对我和家属進行跟踪监视,我们向这些跟踪人员讲真相他们不听或者不敢听。我们干脆坐车到工作单位找领导去讲真相,负责跟踪监视者,几个人开车跟在大轿车的后边,慢慢行走,并与当官的联系。单位“教导员”以为我们是求他来了,开始的时候还摆出一副盛气凌人的势态,我们告诉他:你们干的一切都是违法的,我们修炼法轮功不违法,你们的迫害是没有任何法律依据的。他的心里顿时就失去了平衡,暴跳如雷。我和家属一起发正念,清除他背后的邪恶因素,瞬间他就疯狂不起来了,最后又派人向我们赔礼道歉。

自从我在劳教所被迫害回来,经过学法炼功,不到两个月身体就完全恢复了。上班后,因他们迫害我这么多年自知理亏,让我去门岗上班我没同意,又给我安排了马路清洁工,(其实,这个岗原来是不存在的)我当时同意了。因为是单位中间的一段马路,在马路上讲真相比较方便,过往行人、单位人员、以及一些闲杂人员,还有一些建筑人员等等,都可以接触,又有充份的时间向他们讲真相。的确,在此过程中起到了很好的效果。

随着时间的推移,在马路周围能讲真相的,基本上都讲过了,可是单位仍然不安排我上岗。正好去年有一批人在暗地里转换了岗位,为了给单位领导讲真相,我就找到机关单位,我告诉他们:本单位对我一次次的進行迫害,我要求转岗,按年龄我也早该转岗了。单位领导说:这次只转了一线人员,后勤人员不转。我借机向他们讲真相,讲在劳教所我被迫害的经过。大队长又说了一句:××党不让干的不干不就行了。我告诉他们:××党迫害法轮功,干的一切都是违法的,我们修“真善忍”,对别人说真话、对别人善良有错吗?说的他们哑口无言。时间不长,单位上就给我安排了一个比较合适的工作,有了一个更广泛的讲真相环境。

正念正行破除邪恶

在打扫卫生期间,我们单位正是房屋和各种设施改建、扩建时期,有许多建筑队、出租车司机,捡破烂的以及其他闲杂人员,再加上本单位人员,真是热闹非凡。我就借用这有利的机会,向他们讲真相、劝三退,发放真相资料。特别是建筑队,人员比较集中,讲真相比较方便,发给他们资料和护身符都很高兴,也乐意看。

有一次,我把一张《风雨天地行》光盘送给一位建筑工人,晚上,他们找了许多地方,好不容易找到一个影碟机,二、三十人围着看。看完后,大伙都争着要这张光盘。我都一一的满足他们。有时我把光盘、《九评》、小册子一个一个的分发给他们,有时,我就送给他们自己分发,使他们都能看上真相资料,都能戴上大法护身符。有一次,他们问我:“你在路边上这样讲,不怕他们迫害你吗?”我说:“我做的是最正的事,教人向善有什么可怕的呢!”在讲真相的过程中,也使我体会到,只要正念足,做事情都不会有干扰。由于每天都能坚持做好三件事,使自己的环境也变的越来越宽松。

再一次,在单位机关门口附近向一位出租车司机讲真相的时候,他说他的哥哥是干公安的,在“七二零”以后,去北京抓过大法弟子。我告诉他,让他哥哥不要再干这种事,这对他不好,迫害大法弟子会有报应的。他听了就反感了,大声叫喊“我去告你去”,我心里很平静,没有一丝怕心,我说:“你真想告你就去告吧,你问问这儿有谁不知道我炼法轮功。”他一下就泄气了,不再说什么了。

当然,正念不足就会反映出截然不同的状态。有一次,我在路边上正在向一位党员职工讲真相、劝三退,这位职工有些怕心,明白真相后,他知道邪党不好,也不敢声明退出邪党。我讲着讲着,突然“教导员”从几米外的职工公寓里走出来,此时我生出了怕心,马上改变了话题,停止了讲真相。邪恶因素没能及时得到解体。不久,单位就不让我在马路上打扫卫生了,只让在院内打扫,使讲真相的环境在一段时间内受到很大损失。

总之,邪不压正,如果我们都能够把自己摆放在一个正确位置,摆正我们在世人面前的位置,堂堂正正的向世人讲真相,不带有任何的个人观念和怕心,就不会有邪恶钻我们的空子。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