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市武昌区法轮功学员遭迫害纪实(二)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四月九日】(接上文)

全文目录:

一、迫害之重,难以想象
二、迫害致死及大量失踪案例
三、绑架抄家,非法关押
四、践踏法律,重刑迫害
四、践踏法律,重刑迫害
五、非法劳教,狱外设狱
六、洗脑迫害,阴毒无比
七、精神病院,罪恶魔窟
八、酷刑大全,穷凶极恶
九、煽动全民,参与犯罪
十、神目如电,善恶有报


二、迫害致死及大量失踪案例

(一)已知28人被迫害致死

11年来,武昌区(或主要经历在武昌区的)法轮功学员已被证实有28人被迫害致死,年龄最高者77岁,最低者27岁,平均死亡年龄55岁。可见中共残害生命是不分老幼的,对谁都敢迫害。

从迫害年份分布来看:2000年:3人;2001年:3人;2002年:1人;2003年:1人;2004年:6人;2005年:5人;2006年:6人;2007年:1人;2008年:1人;2009年:1人。可见中共近年来对法轮功的迫害看似转入“地下”,实际却更加疯狂。

从迫害致死的形式和迫害机构来看:

1、因酷刑迫害直接导致身心严重受损而去世的有12人,他们是彭敏(青菱看守、第七医院)、李莹秀(青菱洗脑班,第七医院)、田宝珍(北京天安门分局)、田礼福(青菱看守所、青菱洗脑班)、杨清华(何湾劳教所)、代建明(青菱看守所)、岳顺姣(何湾劳教所)、李星连(青菱看守所、何湾劳教所、江汉洗脑班、水上派出所)、叶浩(何湾劳教所)、朱大凤(武警医院)、张纯(第七医院)、许家梅(杨园洗脑班)。

2、因遭受过迫害或长期受到恐吓威胁骚扰、或因亲人受到迫害而身心受创而去世的有12人:蔡铭陶(青菱洗脑班)、柳芳(女儿被湖北省洗脑班迫害)、童慧兰(北京恶警、杨园洗脑班)、胡蜀英(杨园洗脑班)、韩全管、石传威(女儿被劳教)、陈惠源(曾被多次关押,女儿被判刑)、喻定珠(洗脑班)、宋敏(杨园洗脑班)、吴晓岚、谢守春、刘运芝。

3、因被迫放弃修炼导致旧病复发或产生严重病态而去世的有4人:李少华(修炼前中风偏瘫)、彭顺喜、彭先萍、刘娟(修炼前有肺结核)。

另外,粮道街派出所曾凡亮、陈庆武等恶警参与了对彭敏、李莹秀全家的迫害;中南派出所俞新州,李建桥,李征农等恶警参与了对叶浩、朱大凤、柳芳的绑架、抄家,以及恐吓威胁、扣押户口和逼迫骚扰;武昌积玉桥派出所参与了对李少华、童惠兰的绑架、恐吓威胁、逼迫骚扰。

从以上分析可见,中共迫害法轮功,可谓无所不用其极,根本不讲什么法律,随便成立一个毫无法律依据的“洗脑班”就敢把人害死,连本应是救死扶伤的“医院”也成了中共的杀人利器。

以下是一些典型案例。彭敏、李莹秀母子被中共虐杀惨案已见前述,还有更多惨案在中共“反邪教”的谎言下发生着:

1、张纯,2008年3月14日在武昌中南二路贴迫害真相的粘胶时被恶警绑架。几日后武汉七医院突然通知张纯家人去医院领尸,声称死因为“脑溢血”,后不经家属同意直接火化。继彭敏、李莹秀母子之后,在第七医院,又一个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

2、田宝珍,女,40多岁,住武昌岳家嘴湖北纺织设计院家属区。2000年11月因法轮功受迫害到北京上访,被北京天安门分局殴打、野蛮灌不明药物,药物灌到肺里,生命出现危险,田宝珍很痛苦,手脚冰凉,液体一直在肺里呼噜噜响。田宝珍辗转回汉后不久于12月11日溘然去世。


田宝珍

3、朱大凤,女,60岁,武昌区退休教师,其丈夫在湖北省公安厅工作,女儿、女婿为警察,还有一女儿在监狱工作。2003年3月5日,湖北省公安厅10号楼出现两条真相条幅,朱大凤当日被劫持关押到看守所、洗脑班迫害2个月。2006年3月1日,朱大凤从家中又被绑架,在路上被打昏死,直接送到武警医院“抢救”。5天后,邪恶要把一直昏迷的朱大凤强送殡仪馆。家人看到朱大凤身体正面全部青紫。家人阻止火化遭到威胁。朱大凤于2006年3月9日,即绑架8天后强行火化。朱大凤的女儿提出要讨回公道,被以下岗威胁。

4、叶浩,男,35岁,武汉市中南建筑设计院工程师,2000年10月到北京上访,被恶警劫持,被劫1万余元,被迫流离失所。2001年3月被武昌区610非法绑架,劳教2年。在武汉市何湾劳教所,叶浩遭受各种迫害:被恶警李靖、恶犯甘声波罚坐小方凳,活动范围不超过四块小地砖,从早6点端坐到晚9点;或被迫通宵达旦劳役,制作伪劣假冒产品,日均只有2、3小时睡眠,遭受吊铐、不让大小便等折磨。2003年2月,叶浩从劳教所回家,又被单位开除公职,中南街派出所无故扣押其户口和身份证拒还,截断其经济来源,同时对叶浩进行盯梢、监控;叶浩的母亲也曾先后8次被绑架关押,更造成了叶浩巨大的精神痛苦。叶浩于2005年10月18日含冤离世。

叶浩
叶浩

5、田礼福,男,生于1951年3月21日,大专文化,原武昌车辆段工人,炼法轮功前患高血压,有脑溢血病史,有车祸史,头部曾做过两次全麻开颅手术。1996年修炼法轮大法,大法拯救了他,使他健康起来。这在当地是有目共睹的,许多人都知道他修炼后由情绪低落、沉默寡言不到几个月就变成一个红光满面、开朗健康的人,为此他非常感谢大法。他被捕后曾多次向公安人员陈述这方面的事实,公安人员也承认他是受益的。2000年2月18日他被武汉市公安局武昌分局杨园派出所非法绑架,在看守所遭受了从公安到工作单位、街道政府的层层迫害,包括精神上的摧残、大冬天浇冷水、拳打脚踢,吃发霉变黄、变红的米饭。后转入武昌区“洗脑班”三个月更是地道的集中营,精神上迫害更残酷,不让睡眠、轮流轰炸。田礼福终于在洗脑班病倒了,被送到武昌铁路中心医院抢救,抢救时还戴着手铐,稍好转一点第二天就被转回洗脑班。期间他还被停发工资,强制收取两千元人民币。田礼福后被法院非法判刑四年缓刑四年,送回家监视居住(单位还继续办洗脑班迫害),但仍受到来自公安局,检察院,法院,街道单位各方面的威胁和骚扰,提审,身体也越来越坏,终于在2001年11月20日被迫害致死,年仅50岁!当时膝下还有一个未成年的孩子!(主要责任人:杨园派出所所长吴××;武昌公安分局一科曾科长(女);武昌区610主任邝培勇;检察院夏施华;法院有关人员。)

酷刑演示:浇冷水
酷刑演示:浇冷水

6、杨清华,女,51岁,武汉电瓶厂职工,多次依法到北京上访,2001年1月被非法劳教,在武汉何湾劳教所遭受残酷迫害,致使双目失明、两耳失聪、身体瘫痪,身心备极摧残,外貌倏然苍老了20岁(见右图:杨清华被迫害前后照片)。2001年11月杨被抬回家,回家后瘫痪在床,2004年8月25日含冤离世。


杨清华

7、代建明,男,27岁,湖北洪湖市人,武汉理工大学95级本科生,1999年迫害发生后,武汉理工大学以不发放毕业证相威胁,逼迫代建明放弃修炼法轮功。2002年5月13日,代建明被武汉市610非法绑架到青菱看守所。在青菱看守所遭受长达9个月的折磨,身心受到极大摧残。2003年初出看守所后,610及警察又不断跟踪骚扰,致使代建明于2004年9月含冤离世。

8、岳顺姣,女,64岁,住武昌区黄鹤楼街道,2000年4月至9月,被非法关押在张家湾洗脑班迫害。2000年11月,岳顺姣到北京上访,被押回后关押在宝丰路看守所迫害1个月,当时正是新年。2001年岳顺姣又两次被非法关押在武汉市第一女子看守所,次年,又被送何湾劳教所迫害1年。2002年11月2日再次被派出所、居委会等非法抄家,被送武汉市妇教所拘留,备受摧残之余,岳顺姣于2004年11月9日含冤去世。

9、李星连,男,53岁,长航集团职工,住武昌余家湖长航宿舍。1999年7月后连续两次进京上访,被押回武汉后关押在青菱看守所,后被非法劳教。2002年元月,李星连在何湾劳教所被到期释放时已经连续九天不能进水进食,却仍被送江汉区洗脑班迫害。后来,李星连又多次被水上派出所送洗脑班迫害,致使精神失常,送精神病院被拒收,接回后次日,于2004年9月4日坠楼身亡。

10、许家梅,女,住武昌区水果湖地区,2005年5月中旬,许家梅家中被抄,现金5千元被邪恶之徒抢走,她被绑架到武昌杨园洗脑班迫害。洗脑班恶首陈崎屹自己承认在饭里拌了药(许家梅的女儿的婆婆是陈崎屹的奶娘)。2008年8月,许家梅回家后经常摔跤、牙齿松落,大脑出现不清醒的状态,2009年4月25日,许家梅离世。

许家梅
许家梅

11、蔡铭陶,男,27岁,武汉市教育学院英语教师,1999年7月20日,得知政府即将镇压法轮功,次日坐飞机赶往北京上访说明真相,10月底,蔡铭陶参加北京法轮功国际媒体新闻发布会,会后前往国家信访局上访。2000年4月底,蔡铭陶被押到武昌青菱“610”洗脑班,遭受长时间吊铐、殴打,曾多次被整夜铐在窗框上,有一次他被吊铐的时间长达27个小时。还有一次蔡铭陶因说“法轮功不是×教”,就遭到李书记(李国军,“610”办公室及“转化班”主要负责人之一)一顿惨无人道的毒打。它用拳头猛击蔡铭陶的脸部,当时蔡的鼻嘴被打破,鲜血直喷,衣衫染红。又一次因炼功,蔡被一名矮小个子的警察发现,又遭一阵恶毒的殴打,被打得鼻青脸肿。2000年10月4日,蔡铭陶准备再次进京护法,被受到中共媒体欺骗的家人阻拦,为避开家人,他从阳台爬下,坠落离世。


蔡铭陶

酷刑演示:吊铐
酷刑演示:吊铐

12、柳芳,女,59岁,家住武汉市武昌丁字桥省农业厅宿舍。修炼法轮功后,身体从多种疾病中康复。中共迫害开始后,柳芳受“610”、社区人员的逼迫、威胁,后被劫持在青菱洗脑班强制洗脑。2001年12月28日,柳芳再次遭到中南街派出所非法抄家、绑架。2006年2月23日,柳芳女儿因修炼法轮功,被绑架到汤逊湖湖北省洗脑班迫害。2006年3月17日晚,柳芳因受巨大精神压力,含冤离世。其女儿在参加完母亲葬礼后,又被湖北省洗脑班押回洗脑班继续受迫害。

13、童慧兰,女,70岁,在修炼法轮功以前曾是癌症晚期患者,修炼后身体奇迹般康复。2000年,童慧兰赴北京上访,被北京恶警殴打造成脑震荡,右手两手指被打骨折。2002年,武昌区积玉桥街道派出所恶警将童慧兰绑架,连打带拉,拖下八楼送杨园洗脑班,又将童慧兰多年拾废品辛苦积攒的2000元存折抄去。后恶警多次上门骚扰,致使童慧兰于2005年1月20日含冤去世。

14、石传威,男,69岁,1996年修炼法轮功后,多年的高血压、胃出血、心脏病等病症消失。1999年迫害发生后,他多次被派出所非法骚扰、恐吓,修炼的大女儿被非法刑拘,后劳教。石传威在巨大的精神压力下,于2004年10月11日含冤离世。

15、陈惠源,女,62岁,住武汉市武昌南湖花园城,因讲法轮功真相,多次被非法关押迫害,其残疾丈夫也因修炼法轮功而被非法关押迫害,身心、精神受到摧残,车祸而亡。其女贴真相标语,在2005年农历新年前被非法判刑。在种种精神打击之下,陈惠源于2005年新年初二含冤去世。

16、喻定珠,女,64岁,湖北大学副教授,2000年去北京上访,中途被恶警劫持,关入铁笼子迫害。2004年11月又被单位恶党人员绑架到洗脑班关押迫害,直到她丈夫病危入院,其本人也血压高达220才放回。回家后继续受到单位保卫处及老干处不法人员蹲坑监视、电话监听及上门骚扰。精神长期处于紧张状态,身心受到严重伤害,于2006年4月8日出门后由于精神恍惚摔倒,大脑严重受伤,于4月12日离开人世。

酷刑示意图:铁笼子
酷刑示意图:铁笼子

17、宋敏,女,34岁,湖北省水利水电勘测设计院职工,2001年12月,单位伙同610人员在上班时将她强行绑架到杨园洗脑班,宋敏在洗脑班受到各种折磨,身体极其虚弱,2002年8月回家后,在身心极度创伤下又被调离原工作科室。在邪恶不断的恐吓和骚扰下,宋敏于2005年11月7日晚含冤离世。

19、吴晓岚,女,40岁,住武汉市南湖宝安花园,下岗职工。修大法后,身体大部份疾病不治自愈,2002年在湖北竹溪县讲真相,被一名男青年举报,被当地公安局拘捕,后在劳教所遭迫害。吴晓岚的丈夫知情后,找到该县公安局要求放人,先后用去金额共6万元才把吴晓岚接回。吴晓岚及家人均受到精神及经济上的巨大打击,吴晓岚于2005年10月25日含冤去世。

20、谢守春:男,50多岁,湖北省洪山宾馆职工,1999年后,被单位领导多次逼迫、威胁放弃修炼,以停发工资、开除公职、收回住房相威胁,导致其精神崩溃,脑溢血中风7年,于2007年含冤去世。

21、夏文方,男,武昌火车站退休职工,1992年中风后半身不遂,1993年夏文方儿子抬着父亲赶往广州参加法轮功广州讲法班,在为期9天的讲法班上,夏文方身体奇迹般康复。1999年中共迫害法轮功后,夏文方被迫停止修炼,随后瘫痪在床,于2002年10月16日含冤去世。

22、刘娟,女,31岁,2001年元月到北京上访,被当地派出所非法押回后,强行关押在武汉市张家湾洗脑班,被恶警勒索财物价值约1万元后释放。由于当地恶警及居委会人员多次上门骚扰,家人受恶警影响,长期不让其炼功,致使其肺结核病复发,于2006年3月9日含冤离世,死不瞑目。

还有,武昌区中南路街张绪卿的姨夫、岳母以及弟弟遭迫害去世,因其家庭搬迁而尚未找到调查线索。

还有,2004年前,武昌区徐家棚街一老年男性法轮功学员印刷法轮功真相资料,为保护另一学员,在后者被释放后包揽所有责任并拒绝透露任何他人信息而在一夜间被公安暴打致死。此案尚未找到调查线索。

……更多惨案,罄竹难书。中共就是这样,把生命的价值与尊严无情碾碎,在其肆虐中华的八十年中,害死中国人达八千万,平均每年害死100万人!平均每天害死300人!

(二)大量失踪,疑云重重

累受迫害、被迫流离失所的法轮功学员赵珍姣在自述迫害材料中写道:“2003年,和平乡派出所找到我的家人,说我长期不在家,要家人写寻人启事,对外说我失踪了,并要家人签字承认。我丈夫严词拒绝了。因我的丈夫心里很明白,家人一旦签了这个字,很可能从此以后我就真的会在这个世上消失了。”

众多的绑架案致使许多法轮功学员下落不明,以下仅仅是目前能收集到的一些案例:

1、周庆云,女,58岁,原湖北省电力中心试验所退休职工,家住武昌区梨园小区5栋402室。曾多次受过迫害,一九九九年九月在武昌火车站被抓,秘密关押在武昌红霞村洗脑班数月,一段时间后,又被转移到二道棚洗脑班洗脑数月,等放回时消瘦明显,跟原来的她形成明显的反差,一胖一瘦看了就叫人心酸。二零零五年五月二十七号中午,她正和姐姐吃饭,突然听到有按门铃声,她站到客厅窗户望去,有一身穿军绿色上衣的中年男子按门铃,她感觉此人异常,就没开门,并且决定送她姐姐回家,到她姐姐那以后,她曾下楼打过一次电话,上来以后家人发现她有点慌张,于是就留她不要回去,可她坚持要回家。吃过晚饭后就走了。当时她身穿一件刚买的白色短袖衬衫和一双白色皮鞋。这一天她姐姐还是不放心,过了一两个小时以后,估计到了家,就打电话给她,可是没有人接,后来一直再打仍然没有人接,三天以后她们的家人请来了锁匠打开她家的门,怕她在家里有什么意外,结果房屋空空,没有发现任何蛛丝马迹。想办法打听她的消息,包括在《楚天周末》报纸上面登寻人启事,也找过各大劳教所和洗脑班,可是都杳无音讯。几年后的一天,听周庆云楼下的婆婆说,她判了五年的刑。她家人曾经到武汉女子监狱找过,当时值班的说我们这里没有此人。如今,亲人期盼的五年已经过去了,结果还是生不见人,死不见尸……

'武汉大法弟子周庆云'
武汉大法弟子周庆云

2、邹杨飙,又名重生,男,年龄未知,武汉法轮功学员,于2004年8~10月间,在武汉与湖北荆州沙市一位姓林的女子一起被秘密绑架,此女子于2005年6月被释放,邹杨飙则至今音信全无。

3、杨建梓、李凡夫妇,武汉大学老师,于2005年10月被武昌国安绑架,至今下落不明。

4、王明楠:男,年龄未知,武昌区徐家棚法轮功学员,2006年8月24日下午在家中被绑架、抄家。家中被翻得一片狼藉,现在下落不明。

5、张玉英(Zhang,Yuying),女,年龄未知,武汉市第三十九中学退休校医,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二十二日晚,在家中被邪恶之徒带走,去向不明。

6、杨宏斌,约30岁,武昌区中华路街警察,因修炼法轮功,工作一贯认真负责,1999年7.20之前是片警,后被迫害改为开110车,2003年7月上旬被武汉市公安局绑架,其后不知下落。

7、黄德洋(音)、小秦夫妇,武昌区法轮功学员,2003年7月上旬在家被恶警绑架,现下落不明。

8、李明,女,2003年7月被恶人绑架,现下落不明。
9、陈玉珍,女,61岁,2004春节前在家中无故被抓,因是孤老,现失去联系。

10、赵文红,武汉航空航天仪表责任有限公司(原武汉市武昌区吴家湾武汉仪表厂)职工,2004年5月14日上午,在上班时被武汉市610办公室及厂保卫处处长陈方和等六、七人劫持到洗脑班,具体去向不明。

11、梅汉英,女,1963年11月生,原武汉钟厂下岗职工,家住武昌武重宿舍,于2000年10月6日下午外出张贴散发真相资料至今不知其下落。梅汉英曾于2000年初进京上访被非法抓捕,不报姓名、地址,被恶警用剪刀将她的衣服全部剪坏,后被押回武汉,在武汉女子监狱被非法关押一个多月,她在里面只因说一句话就被恶警吊铐一天。后失踪一直没有消息。全家人看了中共秘密集中营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暴行后,坐卧不安,特请“真相调查委员会”追踪调查。

大量的失踪案,疑云重重,这些学员到底是被中共610毒打致死秘密火化了,还是被活摘器官毁尸灭迹了?熟知中共恶毒本性的人,对此无不胆颤心惊。


三、绑架抄家,非法关押

11年来,几乎所有的法轮功学员都遭受过中共非法绑架、非法抄家和非法关押的迫害,在千百起绑架案中,许多学员先后遭遇非法绑架不下5、6次,7、8次甚至更多。

(一)野蛮绑架,甚于黑帮

湖北省、武汉市及武昌区“610”利用国安、公安国保大队,及其基层派出所采取黑社会方式绑架法轮功学员,形同土匪。

2000年3月1日午夜12点至次日2点,车辆厂职工徐朝晖的家被徐家棚派出所户籍警石玉莲领着六个恶警在无任何手续的情况下闯入。徐家老小连衣服都未及穿,这六人就象土匪一样掀床、翻箱倒柜,抢走了所有的大法书籍和音像磁带,并把徐朝晖绑架到青菱看守所迫害一个月。

2002年9月,黄鹤楼派出所几十名警察拿着微型冲锋枪驱散在武昌黄鹤楼公园炼功的法轮功学员。

2003年6月4日武汉市国安将法轮功学员熊文艺用黑布袋罩头劫持,连车(鄂ACD921,为单位用车)带人失踪长达50多天。2004年1月12日,熊文艺再遭劫持,放人后扣车不还。

2004年5月武昌区积玉桥女法轮功学员耿顺娥被恶警用麻袋套住劫走。

2004年3月19日,武昌公安分局、中华路派出所和武昌区工商局将武昌户部巷新唐人面馆捣毁,砸掉招牌、没收合法执照,店主朱汉英和江明被黑麻布袋套头绑架,并抢走了朱汉英做生意的4000元钱……

十一年来,武昌区众多法轮功学员因先后多次到北京上访或散发真相材料,而遭非法绑架不下6、7次,有的达到10次以上。各级“610”在绑架劫人的同时进行敲诈,甚至抓捕家属。真是甚于黑帮。

(二)抢劫勒索,恶如土匪

“610”、国安、公安绑架法轮功学员的同时,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抢劫和勒索。所有到国家信访局上访而被非法绑架的法轮功学员的随身钱物,都曾遭到洗劫,没有任何收据。上访被截回后的法轮功学员,再次被街道派出所索要截访所产生的费用。为阻止法轮功学员上访,街道、派出所还要求非法的“保证金”作为经济抵押。另有修炼人被非法劫持到派出所、洗脑班等场所后有类似赎金的非法勒索。此外,被劫持于洗脑班的法轮功学员被勒索以所谓生活费,如湖北省洗脑班的标价为6000元40天(2004年后的标价)。

“610”、国安、公安对私人财物进行抢劫和高额勒索的情况比比皆是。被迫害致死的彭敏1999年上访被劫回时被粮道街派出所劫走身上的1千多元。紫阳街吴志高夫妇2000年因被截访和被关押于洗脑班被勒索4600元。2000年10月,武昌杨园街法轮功学员朱阳春到北京上访被劫持回后,遭杨园派出所勒索8000元。原湖北省汽车工业公司南方分公司李佑云2000年12月到北京上访,中途被劫回,在武汉市第一女子看守迫害1个月,因不愿被送洗脑班继续迫害而被勒索6000元。已故武昌区法轮功学员刘娟被张家湾洗脑班劫持,被勒索价值1万元财物。已故法轮功学员叶浩2000年在北京上访期间被劫掠1万余元,已故法轮功学员彭先萍2002年到北京上访期间被劫持到黄陂八里看守所被勒索16000千元。

方简胜,男,41岁,被非法判刑4年,关押在汉阳的琴断口监狱五队。由于被残酷迫害,方简胜不能吃,大小便也不正常,被送到武汉洪山监狱医院检查,结论是:需要保外就医。琴断口监狱将方简胜带回琴断口监狱,要方简胜家里出2万元钱才能保外,然而家属表示没有钱,琴断口监狱将钱数降到1万元、5千元。由于家属表示5千元也凑不出来,琴断口监狱至今不肯让方简胜出来医治。

中共恶人,漠视生命,勒索钱财,真是甚于绑匪。

(三)强制堕胎,灭绝人性

在非法绑架过程中出现过多起非法强制堕胎的罪行。如2000年冬徐东平价职工李晶梅,在上班时被武昌公安分局、杨园派出所便衣绑架,送劳教所途中,检查出怀有身孕,按照法律规定,怀孕妇女不能执行劳教和劳改,邪恶610为达到非法劳教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目的,竟指使徐家棚合记里社区把李晶梅带到武昌区计划生育中心强制堕胎,当时婴儿已有3个多月。中共就是如此灭绝人性,连最起码的人道主义底线都没有。


四、践踏法律,重刑迫害

(一)掩盖真相,重刑迫害

2000年10月,玉雕手工艺者、法轮功学员曾建新到北京上访。2002年2月1日武汉市武昌区法院第四庭指控曾建新触犯刑法第300条,其所谓“事实”就是曾建新为上访的法轮功学员代买了20张火车票,和曾建新本人参与了那一次的信访活动。

众多法轮功学员因上访、印刷或散发一定数量的曝光法轮功被迫害的传单、资料,甚至用手机谈及法轮功问题都会被中共非法判刑。

1、彭聪,男,1974年11月12日出生于武汉市,大专文化,原系湖北省农垦石化燃料公司会计,住武汉市武昌区水果湖街张家湾74-10号。2000年7月22日被武昌区公安分局一科科长恶警曾爱芳﹙此人现年龄大概50岁左右,十年前因迫害法轮功十分卖力升副局长,武昌很多迫害都是在她的主使和亲自参与下发生的,且非常伪善狡猾却心狠手辣﹚等一伙绑架,被非法刑事拘留,同年8月24日被非法逮捕,羁押于武昌区公安分局看守所。武昌区检察院以武昌检刑诉﹙2000﹚367号起诉书,于2000年10月16日向法院提起非法公诉,检察员夏施华出庭。彭聪没请律师,而是自己做的无罪辩护,当时现场有他们全程录像,亦有众多亲友在场,因为是本地第一次案例,检察院公诉人在法庭上被彭聪驳斥的语无伦次,但法院却在初审判决书上说彭聪供认不讳,无申辩意见。2001年元月19日武昌区法院以﹙2000﹚武区刑初字第439号判决书非法判刑彭聪三年。后来彭聪上诉到武汉市中级法院,在没有开庭调查的情况下,武汉市中级法院于2001年3月30日以﹙2001﹚武刑终字第205号裁定书非法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参与迫害的责任单位与责任人:武汉市武昌区公安分局副局长恶警曾爱芳,武汉市武昌区检察院指派检察员夏施华,武汉市武昌区法院审判长王晓明、审判员:谢红、付敏、书记员魏筱霞。武汉市中级法院,审判长徐正翔,审判员陈穗、胡炎生,书记员吴艳。武汉市武昌区公安分局拘留所,武汉市武昌区公安分局看守所。湖北省武汉女子监狱,监狱政委韩汉云、副政委蒋春。

2、石磊,男,原武汉深深集团公司员工,1999年中共对经营法轮功书籍的深深集团迫害时,石磊被非法判刑1年,罚款5千元。2001年,石磊到北京为法轮功上访又被非法劳教1年,关押在何湾劳教所,劳教期间他不配合邪恶,被迫害致颈椎骨折,生活不能自理,到期后还被送往武昌610洗脑班继续迫害。他回家后通过学法炼功才康复。2002年10月1日,石磊做法轮功真相资料被非法抓捕,关押在武昌青菱看守所,后被非法判刑11年,石磊不服上诉。2003年8月19日上午,武汉市中级法院对上诉案开庭审理,在法庭上,石磊质问法官:“你们没收的大法真相光碟,内容你们看过没有?你们没看内容就定我的罪,判我的刑,依的什么法?我做真相碟子,就是要告诉世人,江××才真正有罪,江××才是真正的罪犯……”公诉人无言以对。法官被问的声音越来越小,最后只能说听候审理,草草闭庭。后石磊被非法辗转关押于武汉琴断口监狱、沙洋范家台监狱至今。石磊累计被妄判12年。

3、许家玫,女,故国民政府湖北省秘书长许莹涟先生之女,原湖北省幼儿师范学校教师,幼教专家。曾任二届武昌区优秀政协委员。1999年中共全面迫害法轮功后,许家玫前往湖北省政府上访,进京请愿,被劫持至洗脑班。许家玫以个人财力,印制资料,讲清真相,劝善世人。2001年许家玫被诬定4年,关押于武汉女子监狱,历经折磨。2008年4月,72岁的许家玫在深圳又遭绑架,诬定六年,劫持于广东女子监狱至今。许家玫累计被妄判10年。

4、周肖军,男,1970年生,大学文化,修炼法轮功之前,抽烟、喝酒、赌博样样来,修炼后,不好的生活习惯去的一干二净。他孝敬老人,生意红火,街坊邻里称赞有加。1999年7月20日法轮功被构陷,周肖军于7月21日到市政府上访,同年10月到北京上访,途中被绑架至武昌洗脑班迫害近4个月,2000年1月才回家。2001年周肖军因讲真相被非法判处4年徒刑,关押在武汉市琴断口监狱。家庭因此陷于困境,高息借款无法偿还,负债一百多万,年迈的父母变卖了房屋,租房生活。周肖军回家后,为了摆脱困境,顾不上被迫害摧残的身体,夜以继日的工作,艰苦创业,经营的餐饮店越来越红火,福泽四方。2009年4月10日,周肖军再次被洪山区法院秘密判刑6年。周肖军累计被妄判10年。至今非法关押在沙洋范家台监狱。

5、陈曼,女,原是大学教师,从小体弱多病,三天两头住医院,一九九六年修炼法轮功后一身病全无。中共恶党镇压法轮功后,陈曼和她的家人多次受到江岸区“六一零”的骚扰、威胁、恐吓。因为陈曼把丈夫张伟杰(法轮功学员)的申诉信寄到省里、区人大、区委,武汉市江岸区委“六一零办公室”主任胡绍斌恼羞成怒,于二零零七年六月八日将到洗脑班看望丈夫的陈曼强行绑架到江岸区谌家矶法教班非法关押。二零零八年大年初五,陈曼在武昌柴林宾馆开了一个英语补习班,取名冬令营,在开课当天就被一群便衣抓走。二零零九年四月十六日,在武汉市公安一处、江岸区公安分局、区检察院、(检察员:秦雨)洪山区法院(审判长:徐中泉,审判员:张汉军、李要兵)合谋构陷之下非法重判陈曼七年。陈曼不服,上诉到武汉中级人民法院。面对武汉市公安一处伙同江岸区分局伪造证据、非法抓人、非法关押等不可辩驳的事实,武汉中院(中院法官:徐正武)不敢开庭,以一纸通知的形式给洪山区法院维持原判。陈曼现被非法关押在湖北武汉女子监狱。

6、余钢海,男,1946年6月17日生,湖北省化工机械厂工人,住武昌区大堤口责任区中山路26号2搂2号。余钢海等四名法轮功学员于二零零三年三月十日,同时遭到市公安局一处国保大队的绑架,非法关押拘留所,同年4月14、15日被非法逮捕关押于市公安局东西湖区看守所。2003年11月3日,武汉市东西湖区检察院指派代理检察员徐彩华以武东检刑诉﹙2003﹚66号非法起诉法轮功学员徐建君、谢凤翼、刘水生、余钢海,2003年12月5日武汉市东西湖区法院以﹙2003﹚东刑初字第94号刑事判决书,非法判余钢海九年徒刑(审判长:童新明,审判员:黄玲艳 代理审判员:张柏莲书记员:周颖军)。先后被非法关押于湖北省汉阳琴断口监狱、湖北省沙洋范家台监狱至今。

7、王劲松:男,1964年10月22日生,武汉同济大学本科毕业,武汉市第三医院泌尿外科医生,住武昌区南苑村33-3号。修炼法轮功后,身体改善,医德纯正。1999年11月初去北京上访,在天安门广场查看地图被便衣抓捕并遭毒打,被武昌区水果湖派出所劫回。王劲松在武昌区所谓揭批大会上,因义愤,想阻止揭批会,被行政拘留,后于1999年11月28日被非法劳教1年10个月。在何湾劳教所王劲松被剥夺睡眠长达一周,由于不写“三书”被铐在窗上暴晒长达两天一夜,腿被盘起捆绑4个多小时,致不能走路。2003年3月5日,他因粘贴揭露劳教所迫害恶行传单而被送洗脑班。2003年2月4日被非法拘留,同年3月5日被非法劳教1年6个月。2004年3月4日被非法逮捕关押于汉阳区看守所。汉阳法院以两面欺骗手段阻止王劲松请辩护律师,2004年3月31日被武汉市汉阳区法院无罪判刑3年,被非法关押于湖北省汉阳琴断口监狱。妻子无法承受压力与他离异,奶奶因中共对他的迫害而去世。出狱后仍受到单位和武昌区珞珈山派出所迫害。参与迫害的责任单位和责任人:武汉市汉阳区政法委书记:张临胜、汉阳区公安分局局长、610头子:徐必康、汉阳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警察、610成员刘俊,汉阳区法院刑一庭审判长:梁宏、代理审判员:王玲、梁志顺、书记员:闻娜,汉阳区检察院公诉科科长、检察员:周文,汉阳区看守所,湖北省汉阳琴断口监狱,监狱政委邓开亮。


武汉市汉阳区看守所

以上案例只是一小部份而已。所有被非法判刑的法轮功学员都是类似的情况。

中共对法轮功学员判刑的真正“理由”是什么?有些人以为法轮功学员真的做了什么损害“国家利益”的事才被判刑。其实,所有被中共非法判刑的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不服从中共的迫害,讲清法轮功真相,这在中共眼里就是“犯罪”了。在中共看来,它迫害你你就要乖乖接受,如果你不接受,稍有抗议就是“犯罪”,就要刑罚加身。这就是中共的“法律”本质。

(二)非法判刑,逐年加码

近年来,中共因为迫害法轮功而失尽民心,在国际和全国的反对声中,它虽然越来越力不从心,却表现得更加疯狂,动辄就要“重判”和“严打”。我们看一看武昌区历年来被中共非法判刑迫害的数据:

1999年:1人。石磊(1年)
2000年:10人。彭冲(3年)、陈光远(4年)、田福礼(4年)、曾建新(3年)、张连杰(2年4个月)、晏成其(2年4个月)、吴志高(2年4个月)、刘定刚(2年4个月)、王正顺(2年4个月)、沈世英(1年)
2001年:6人。彭燕(3年)、周肖军(4年)、周琼(3年)、袁庆(4年)、周京华(3年)、许家玫(4年)
2002年:4人。周建刚(10年)、杜华初(8年)、李国华(7年)、冯震(7年)
2003年:2人。石磊(11年)、余钢海(9年)、
2004年:3人。陈小华(1年3个月)、王玉林(5年)、王劲松(3年)
2005年:4人。朱汉英(4年)、江明(4年)、周新春(3年)、陈惠源女儿
2007年:1人。沈艳桥(4年)
2008年:3人。谌红艳(4年)、许家玫(6年)、王乐珍(3年)
2009年:4人。梅大佐(4年)、周肖军(6年)、陈曼(7年) 、魏兴芝(4年)
其他时间不明者4人:胡友英(余家头)、梅汉英、吴志高、吴桂春。

据不完全统计,中共迫害法轮功的11年间,武昌区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案例高达42人次,最高刑期11年,多人被二次以上非法判刑迫害,累计刑期高达12年。

中共一靠暴力、二靠谎言实施专制,在迫害法轮功上更是体现的淋漓尽致。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