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明真相的家人正义反迫害想到的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四月九日】最近,有位大法弟子家属正义反迫害的事给我触动很大,使我看到了自己与同修、与师父正法要求的差距。

同修是位老年女大法弟子,二十天前外出发真相资料时被绑架。之后,“六一零”邪党人员伙同十余名恶警到这位同修家里非法抄家,先是用从同修那里抢来的钥匙开门,因门已换锁,打不开,于是就疯狂砸门。这位同修的丈夫在家里,不给恶警开门。他义正辞严的说:我太太是好人,她没做坏事,那么多黄赌毒和贪污受贿的你们不抓,抓好人干什么!我家里又没有土匪,搜什么搜!

恶警说:你太太愿意炼,就自己在家炼呗,不要出去讲嘛。

他说:如果你得了绝症,医生治好了你的病,你能说医生的坏话吗?我太太炼功身体好了,你让她在家里跟谁讲去?——就是要出去讲!他们(炼法轮功的)是什么人,你们最清楚!宪法上说信仰自由!

恶警说:我们也没办法,上面压下来的。你就让我们有个交代吧!

他给了恶警几张传单和真相小册子说:你们拿去好好看看吧,不要将来遭报应,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后来,恶警又以带他去看望太太为名,把他骗出门外。他后来对我说:我以为能见我太太,结果那个“六一零”的不知朝我喷了什么东西,就觉的一股香味儿,接着头脑就昏昏沉沉了,然后稀里糊涂的签了字,签了什么也不知道。现在想来后悔死了。你们一个同修告诉我:不怕!你就求师父帮你把你签的名字去掉吧。

不久,恶警再次找他签字,他说:我上次签的都作废!之后在纸上写了“信仰自由”。他对我说:不能放那些恶警進来,我在真相资料上都看到了,那些警察就是土匪,跑到大法弟子家去翻的乱七八糟。不能给他们开门,一开门的话(大法)书就被抄去了。现在他们什么也没得到,(大法)书和资料都被别的大法弟子带走了。——怕什么?有什么好怕的?又没做坏事。你们有的同修啊,怕的连门都不敢出,还修炼什么呀!唉!

另一位同修的丈夫也是常人,在这场邪恶的迫害一开始,就非常支持太太讲真相,有段时间,他常骑摩托车带着太太外出发大法真相资料,还发到自己工作的公司里。次日,他到公司里上班把自己发的资料拿出来对同事说:法轮功真相资料,都过来看看啊!

他太太的姐姐也修炼,迫害开始后被女儿赶出家门,他把太太的姐姐接到家里来,说:怎么会有这样的女儿呢!他太太因躲避迫害离家出走,给他打电话问恶警有没有来家里非法搜查,他说:你怕什么呀,我都不怕呢。你快回来吧!

这两位同修都是我身边的人,最近我才从根儿上明白,我跟她们最大的差距就是:这么多年来,她们做的一切是在证实法,所以能让身边的亲人比较深刻的理解法轮大法的伟大、知道珍惜大法并支持她们讲真相救世人;而我一直都在证实自己,干事心很强,所以有时家人不十分支持我出去讲真相,他们甚至经常为我担心。

我记的,有一次因为有漏,我被“六一零”邪党人员“请”去吃饭,发正念也没能否定的了,就去了。我先生和我单位一个领导与我一起去的。期间,“六一零”邪党人员对我说:你是没转化的,我们还是不放心哪,你就写一个“保证书”,我们就可以保证你在本市内任何地方行动自由。

我说:我不写,这跟文革没什么区别。

他说:你就写你保证跟“境外法轮功组织”没有任何联系。

我说:“法轮功没有组织。”(当时悟到自己那段时间明慧网上少了,跟海外同修有隔阂了,于是心里说:“你们不用担心,我们大法弟子是一个整体。”这么一想,一下子正念就强了。)

我先生在一旁平静的说:他们法轮功确实没有组织,这一点我可以证明,这么多年,我没看见他们有什么组织。

对方沉默了片刻,说:你就写一个也无所谓嘛,我们也好有个交代。

我先生说:你们还是别让她写了,我了解我太太这个人,她认准的理,谁也改变不了的。还是我回去跟她说吧。

就这样,我们回家了,我对他说:我不会写的。

他说:不写就不写呗。

如今回想起来,我维护的是我自己,我先生维护的是我。他在我被非法关押期间上明慧网、大纪元查阅了大量有关法轮功被迫害的真相资料,因此也能理直气壮的认为信仰自由,修炼法轮大法是一件好事,但他一直为我担心。这是因为我总是不自觉的在证实自己多行,心里想的全是自己讲真相采取的办法够不够“漂亮”,总是为自己的成败得失利欲荣辱而乐而忧,虚荣心名利心很重。所以他就会在我出去讲真相、劝三退中不那么支持。

我越是证实自己,就越为自己考虑的多、越感到那种不在法上的孤单,因此频繁出现怕心、争斗心和强烈的保护自己的私心。于是家里人都跟着怕。最近这段时间,我几乎是一天天“挺”着做三件事的,总也做不好,精神不起来,更谈不上“正念”。现在明白问题的症结了,所以我决心去掉那些证实自己的各种私心,珍惜大法、证实大法。明白这些之后,我发现自己的修炼之路好象才刚刚开始。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