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行车被定在路面上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四月九日】我是一九九九年五月份得法的大法弟子,修炼前饱受疾病的折磨,有顽固的牛皮癣,严重的腰椎间盘突出,严重的便秘(一周才能排一次便),失眠,鼻炎,肩周炎,几乎全身上下没有好地方,得法修炼一个多月后,所有疾病不翼而飞,使我真正尝到了无病一身轻的快乐。

人都说江山易改,秉性难移。修炼前,我性格孤僻,心胸狭窄,斤斤计较,怨气冲天,心情抑郁,遇事想不开,整天闷闷不乐,不爱与人交流,总是活在自己精神与身体痛苦的世界里。得法后,师父的法理开示了我,使我知道了任何事情都有因缘关系,更使我知道了得法的不易,知道了我得到了宇宙大法,我就是世界上最幸福快乐的人。修炼不到两个月,就使我变成了热情开朗,豁达大度,心胸宽广,不计不报,宽容理解,啥事都不往心里去,生活充满了快乐祥和。并且师父给我化解了和同事间的渊怨,变敌人为友人(现在已能帮我讲真相了)。得法前后,简直就是脱胎换骨,判若两人,充份展现了大法的神奇和美好,也为后来的讲真相打下了良好的基础。

可是仅仅修炼两个月的时间,便开始了“七二零”铺天盖地的邪恶迫害。七月十九日下午,单位书记打电话说不许再炼了,我失声痛哭,这两个月是我人生最美好的时光,如果不是宇宙大法怎么能使我在如此短暂的时间里有如此脱胎换骨的变化呢?我就是坚修大法,坚信师父,师父是最好的,大法是最正的,真善忍没有错。接下来铺天盖地的谎言诬陷根本对我不起作用,我就是视而不见,听而不闻。该怎么修就怎么修,该怎么炼就怎么炼。

十月下旬打压升级,在上级的压力下,单位让上交大法书,单位还有一个同修和一个同事有书但是没修炼。他们都问我该怎么办,我说要书没有,要命一条(当时的悟法,不够圆容)。可是同修却承受不了邪恶的压力,怕下岗丢了饭碗(单位动不动就下岗),把书交上去了,该同修至今也没有走回来,使人非常痛心。由于不交书,接下来就是书记找我谈话做转化。因为我心中有法,谁也转化不了我,同时我更深知恶党的邪恶。因此我就给书记讲了大法在我身上展现的美好和神奇,讲了中共的“文化大革命”及各次整人的运动,都是靠谎言欺骗,煽动仇恨,乱扣帽子,排除异己。中共本身就是邪的,却把自己说成正的,所以它肯定要把正的说成“邪”的,无非就是颠倒黑白。其实大法弟子是放淡世间名利的,根本没有人对它的政权感兴趣。这时书记说:“你走吧,再过一会让你把我转化了。”在讲的过程中,我明显感觉到师父的加持,全身多处象小风扇一样的法轮在旋转,这是大法在我身上展现的看不见,摸不着,但却感觉十分明显的神奇,当然下岗和要书也不了了之。

九九年十月一天的下午,因为我坚信大法,单位最大的行政领导又来到我的办公室下最后通知,并威胁我:“再不转化就送你去洗脑班,多可耻啊。”我告诉他修真善忍不可耻,大法我修定了。他无奈的走了,同时也是我第一次在营业大厅里给很多的同事和顾客讲了大法的美好和神奇及中共的谎言和欺骗。晚上回家的路上感觉腰稍稍的痛,回家去卫生间,神奇的事情发生了,一个鸡蛋大小,动物肾脏颜色的肉瘤掉進了马桶,尽管师父如此的点悟,可我这个愚笨的弟子还是不悟,还误以为是节育环掉了下来。第二天到单位和一个大姐说起这件事,大姐说环上长上肉是掉不下来的,这才知道是师父给清理身体并鼓励和点悟我当天下午做对了(因为我得法晚,认识的同修很少,在邪恶的环境下基本是独修状态)。我和同事一起见证了大法的神奇。师父的慈悲、大法的神奇更增加了我坚修大法的信念。从此我的嘴再也没闭上过。在单位开创了学法,讲真相的环境。即使是来去匆匆没机会讲真相的顾客也要把真相资料邮寄给他们,为将来讲三退打下了基础,现在大部份同事和顾客已做了三退。

有一件事是发生在二零零零年冬天的一天,下了很大的雪,马路和镜面一样的滑,可是我家太远,必须骑车去上班,当我骑到一个马路拐弯处,拐到马路中间时,迎面开来一辆轿车,因为路太滑,刹车很难,不刹车就马上撞车,如果刹车,车子滑倒就更危险。就在这危难之际,我的自行车死死的定在路面上,轿车紧贴着我开过去了。吓的我惊慌失措,可这时我推着车子向前走,车轱辘还是纹丝不动,没办法只好搬起来拐过弯,可车子又能骑了,但是我还是没有悟到,还以为是车子冻住了,到单位把这件事说给一个同事听,他说:“骑着的车不可能冻住。”也直到这时我才悟到了是师父在保护我,也和同事们一起见证了大法的神奇。

通过上述两件事也使我知道了自己受邪党无神论的毒害太深,最难改变的是常人的观念和思维。亲眼见证的,看的见摸的着的神奇都不敢相信,总是按照常人的观念来思考。同时也知道了自己学法太少,法记的不牢,才使师父如此苦心点悟都悟不到。后来每每想起师父的巨大承受,慈悲呵护和点悟,都是泪水涟涟。一个“脑血栓”师父就得喝一碗毒药,真的不敢想象师父为我喝了多少毒药,为宇宙众生承受了多大的巨难。

也正是师父的巨大付出、点悟和鼓励,使我坚定的走在修炼路上,可是我们地区比较偏僻,大法弟子又少,我又基本处于独修状态,一直得不到师父“七二零”以后的讲法,可是在大约二零零一年后,我每每想到大魔头时,就看到一个个光球打向它。直到二零零二年四月,才得到师父的新讲法,知道了要发正念除恶,这时我才明白了我们神的一面早就利用佛法神通除恶了,只是人的一面在障碍着。师父早已给了我们非常大的神通法力,我也坚信每一次发正念就会消灭一些邪恶,而邪恶也总有一天会被彻底除尽。所以我除了正常工作,学法,讲真相和整点发正念外,有时间就发正念,不管是做家务,走路甚至洗澡的时间都不浪费。另外,见到警察、警车都要解体其背后的邪恶,每走到邪党的机构,都要加大正念力度。有一次我骑车走在路上,正好遇到邪恶的宣传车,正在诽谤大法毒害众生,我心生一念:“诽谤大法,毒害众生的邪恶必须彻底灭尽,决不许它诽谤大法毁灭众生。”就这样我慢慢地骑车跟在邪恶宣传车的后边,不断的发出强大的正念。大约七、八分钟后,奇迹出现了,广播不出声音了,宣传车也停到路边去了,并从此以后邪恶的宣传车再也没有出现过,这又一次见证了大法的神奇和威力。

另外,说一下二零零八年发生在我妹妹家的神奇事。由于大法在我身上所展现的神奇和美好,妹妹一家都相信大法好并做了三退。秋收时节,妹妹家在地里割了满满一车高粱头,妹妹,外甥女和妹妹的妯娌坐在装满高粱的三轮车上,由于司机技术不高,使三轮车发生了侧翻,把外甥女甩進离车二三米远五六米深的大沟里,妹妹和妯娌都被压在高粱头下面,妹妹挣扎着爬出来急忙找孩子,可是看到孩子已经在深沟里站起来了,母女俩毫发未损。妹妹赶紧扒出埋在高粱头下面的妯娌,妯娌脸上却被高粱头扎的头破血流(妹妹的妯娌不明白大法真相),赶紧送到医院缝了十多针。

二零零八年冬天,妹妹村子里的学校锅炉发生了爆炸,爆炸声响彻整个村子,炸飞了房顶,惊动了村民。妹妹一看是学校方位,赶紧往学校赶,因为妹夫在学校当厨师,怕他发生危险。赶到学校后,发现妹夫面如死灰,惊魂未定。妹夫说他捡回了一条命,爆炸时,他刚离开锅炉房一分多钟(蒸饭箱就在锅炉房)。通过这两件事,妹妹全家深深感到了大法的神奇和师父的慈悲,从此大法护身符不离身。过后打电话告诉我,他们全家非常感谢师父的保护,此后也经常把大法的美好讲给亲戚和邻居。

回想起修炼路上的每一步,都离不开师父的呵护、点悟和鼓励。我只有听师父的话,精進实修,做好三件事,多救人,才不负师父的慈悲苦度。

个人层次所限,不正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