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凤城市法官梁运成惨遭迫害(图)

恶警叫嚣:叫你活活不起,死死不了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四月九日】(明慧网通讯员辽宁报道)原辽宁省凤城市法院法官、法轮功学员梁运成在过去十多年的时间里惨遭中共当局迫害。他曾于二零零六年被非法劳教,在本溪教养院和鞍山劳教所惨遭酷刑折磨,尤其是本溪教养院恶警对他进行抻床折磨 ,并叫嚣“叫你活活不起,死死不了。” 二零一零年九月五日,梁运成再次被绑架殴打,并被非法关押至今。本文记述了梁运成多年来遭受的迫害。

阅读提示:
1、法院公认的好人
2、一九九九年两次进京上访被绑架殴打
3、二零零六年在辽宁宽甸县看守所遭毒打、电击、灌食
4、二零零六年在本溪教养院被殴打折磨
5、抻床折磨,“叫你活活不起,死死不了”
6、鞍山劳教所吊刑折磨
7、父母在不到一百天的时间里相继离世
8、眼睛被迫害致病
9、二零零九年三月再次被绑架折磨
10、二零一零年九月又被劫持

1、法院公认的好人

原辽宁省凤城市法院法官梁运成,家住凤城市东方红小学家属楼。一九六七年生人,毕业于辽宁鞍山师范学院机械系,后函授吉林大学法学,获法学本科文凭。于九五年考入凤城法院,并顺利通过全国助理审判员资格考试,九六年成为正式法官。

梁运成一米七八的个头,慈眉善目,一身正气。工作勤勤恳恳,任劳任怨,执法如山。不但不贪、不拿、不卡、不要国家及当事人的财物,就连下乡办案,乡、镇政府的饭都从来不吃。他处处按“真、善、忍”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是全院公认的好人。

然而,就是这样一名正直、善良的法官,只因不肯放弃对法轮大法的信仰,从九九年江氏迫害法轮功开始,遭受了非人的迫害……

2、一九九九年两次进京上访被绑架殴打

九九年七月二十日,由于江泽民的小人妒忌,他用其手中所掌握的权利,利用整部国家宣传机器,开始对全国上亿法轮功修炼者进行了铺天盖地的打压。七.二零迫害开始后,梁运成与成千上万的法轮功修炼者一样,为了向政府讲明真相,依然踏上了进京上访之路,不幸在天津宝坻被冒充堵截逃犯的部队军人绑架,梁被军人殴打后,投入宝坻看守所。在那里还遭到了许多犯人的殴打。次日被凤城法院接回。

同年十月二十七、八日,梁运成再一次进京上访,在天安门派出所遭到恶警用橡胶棒毫无人性的毒打。后被凤城法院接回,投入凤城看守所。

酷刑演示:毒打
酷刑演示:毒打

二零零零年三月,梁运成以“莫须有”的名义被调出法院,调入凤城市水利水产局。

3、二零零六年在辽宁宽甸县看守所遭毒打、电击、灌食

二零零六年年初,梁运成在宽甸讲真相时,被不明真相的人举报,后被宽甸公安局非法劳教两年。在宽甸看守所里,梁遭到了白晶为首的恶警们的野蛮灌食,并被苏姓警察用木棍毒打。在丹东劳教所,曾遭一恶警用电棍电击。

酷刑演示:灌食
酷刑演示:灌食

4、二零零六年在本溪教养院被殴打折磨

从零六年的二月到八月,梁运成被非法拘禁在本溪教养院;此后近一年半时间又被转到鞍山教养院。在这两个魔窟里,梁运成遭受了非人的迫害,因拒绝“转化”(恶警把使用强制手段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修炼称为转化),梁运成两次被上抻床。

零六年腊月二十八,刚到本溪教养院的直属队,梁运成即被恶警李炬指使普通劳教人员(以下简称普教)滕勇明扇两个耳光。当晚又被卢贲等普教殴打。次日,梁炼功时,被恶警张毅照额头猛击一拳。受警察的指使,梁被两、三个普教昼夜监视,其中一个叫刘晓杰的(五十三岁左右),因打爹骂娘被劳教的。一天夜里在梁炼功时,遭到刘晓杰殴打,用拳头打梁的头部,又狠命地推梁的头往墙上撞,并被多名普教辱骂。为抗议酷刑迫害,梁运成开始绝食。

大约是正月十一下午五点左右,管教大队长米洋和管理科科长孟立新等唆使普教人员将梁绑在抻床上,孟立新当时边骂梁,边打梁耳光。在将梁绑牢后,教养院的大夫先是输液,后是灌食。轮流监视梁的还有三个普教,他们分别是谢大伟(吸毒的,其父生前是劳教所警察)、佟玉南(吸毒的,其哥是本溪司法局官员)和王向光(小偷,也是吸毒的)。

5、抻床折磨,“叫你活活不起,死死不了”

到正月十二早晨,孟立新看梁运成还不放弃信仰,就对三个普教递了个眼色,三个普教心领神会地把梁绑在两张床上(原来是绑在一张床上的;这两张床是拼在一起的)。他们将梁按在两床中间,把其两只手的手脖子用白布条分别绑在床头的两边,把两个脚的脚脖子也用白布条绑在床尾的两边。白布条绑的越紧,遭受的痛苦越大!一直就是这样“大”字形的绑着。美其名曰:“定位反省”。

酷刑演示:抻床
酷刑演示:抻床

“定位反省”的特点是:没有定“反省”多长时间,一般是被抻的法轮功学员什么时候“转化”了,什么时候解除“定位”。据谢大伟说,抚顺的李光文就是这个姿势被抻了40多天!无论是吃饭、喝水及大、小便,都不能解开白布条。吃饭、喝水由普教喂;大、小便也由普教接(普教经常在喂饭、喂水,接屎、接尿时谩骂、侮辱和殴打法轮功学员)。小便时,普教用塑料瓶子接,大便时,普教把白布带松开点,将两张床掰开,在两床的中间放一个盆,躺着大便,目的就是让你一直保持这个姿势,让你难受!

本溪教养院在对法轮功学员实施抻床这种酷刑时,一般有一个警察,一个医生,还有三个普教轮流值班。他们24小时昼夜不停地对法轮功学员进行监视。恶警是指使普教用刑强、弱的幕后黑手,医生主要是为了怕恶警担责任,保证别抻伤、抻残或抻死法轮功学员,同时也是向劳教所提供被抻学员的忍耐极限资料,也有直接摧残法轮功学员的(如本溪的姜虎林,因抗议恶警抻他而绝食,医生故意给其灌食、灌水分开进行,先灌完食,将管拔出,再插进去给其灌水,一天插、拔管6次,故意折磨他)。

第一次梁运成被抻了十五天!恶警目的是强迫你“转化”,否则,就“叫你活活不起,死死不了”。

第二次是刘绍实等恶警看用欺骗的方法转化不了梁运成,于是刘绍实等要开所谓的揭批法轮功大会,叫梁参加。被梁拒绝,他们便将孟立新找来。孟见梁看其进屋不起立,就开始打梁,足足打有3、5分钟。看梁还不屈服,便命郑涛、丁会波等人将梁非法押入小号。看小号的恶警打梁一个耳光,并将小号中的被褥拿走。小号没有被褥,只是冰冷的瓷砖地面,梁运成双盘打坐。孟立新看梁还双盘,就领着很多普教将梁再一次绑上了抻床,这一次一抻就是29天!

酷刑演示:死人床(呈“大”字型绑在抻床上)
酷刑演示:死人床(呈“大”字型绑在抻床上)

在这次对梁实施抻刑的过程中,因梁大便便不出来,一直“大”字形的绑了梁19天后,恶警们怕将梁憋死,破例解开梁一只手的布条,让梁蹲在床上便。然而,由于一个姿势抻的时间太长,梁运成根本连坐都坐不起来。第29天从抻床下来,便昏倒在地!这次抻梁的普教有:王向光、张小伟(小偷、也吸毒)、佟玉南、李路(黑社会的打手)。

6、鞍山劳教所吊刑折磨

在本溪教养院,因梁运成炼功并拒绝干活,被三大队管教大队长赵广利殴打,左眼被打得流血,至今视物不清。零六年八月下旬,梁的眼伤未愈,又被孟立新等送到鞍山教养院。鞍山劳教黑窝为了转化和折磨梁,又对梁实施更令人发指的吊刑。

梁运成被非法拘禁在四大队,大队长叫冯戈,教导员刘富东,管教大队长李军。刚到,李军就问梁是否穿号服,是否干活?遭到梁的拒绝后,李军将梁带到四大队最阴森、最潮湿、最恐怖的小屋里,唆使普教将梁按住,先强行剃光头,然后强行给梁套上号服,带上安全帽,并将梁双手戴上手铐铐在床上的铁管上。

白天,除了吃饭和上厕所外,一直在这铐着;晚间,也一样被铐在床的铁管上,而且一直戴着安全帽(三伏天给梁戴安全帽的真正目的是:让梁热得受不了)。就这样折磨梁15天,在此期间,冯戈一直威胁梁就范。

见梁没有屈服,从第16天开始,教导员刘富东不许梁白天坐在床上,而是唆使普教将梁铐在铁床(上下铺)的上铺铁管上,强迫梁站在地上,普教们干多长时间活,梁得站多长时间,那时,四大队是干糊纸盒(出口国外的丧葬用品)的活,警察为最大限度的挣钱,工作时间平均在十五、六个小时左右,有时达到十七、八个小时。这意味着梁也得在地上站这么长时间!晚间睡觉同样是铐在床上。梁运成被这样折磨8—9天后,冯戈等看梁的腿已肿了,最后他同意梁不穿号服,不干活,并除去手铐和安全帽。

同年十月,只因梁在床上打坐,刘富东、冯戈等开始对梁进行更邪恶的迫害,由刘富东亲自到劳教所申请给梁上刑,由冯戈、张小林(警察)指挥,金小来(警察)亲自给梁戴上手铐,这回把梁铐在床的横梁最高处,梁只有脚尖点地站着才能够着,他们为了让梁转化,故意一天干十八、九个小时的活,晚上睡觉时,叫梁仰面朝天,两手向头上伸,形成环形形状,被铐在铁床床头的两个竖着的钢筋上。几天后,因梁不穿号服,又被冯戈指使普教殴打,并用床单把梁一条腿的脚脖子绑在另一条腿的膝盖处,把梁单脚点地铐在上下床铺的最高处。

酷刑演示:吊铐
酷刑演示:吊铐

梁运成只因坚持自己的信仰,不接受他们所谓的“转化”,竟一直在本溪和鞍山两个黑窝中被酷刑折磨近两年之久。

7、父母在不到一百天的时间里相继离世

在此期间,梁运成年迈的父母思儿心切,四处打听儿子的下落和身体状况。当得知儿子被无故关在鞍山教养院时,他七十多岁的老母亲,昼夜兼程、辗转几百公里来到教养院。在亲友的陪同下,几经周折,母子才得以相见。当母亲看到原来体重一百九十六斤,现在变成一百二、三十斤;眼窝深陷、颧骨突出,面黄肌瘦的儿子。老人家忍不住老泪纵横,她隔着监狱的玻璃,拿着电话颤抖地喊道:我的儿子是好人,我的儿子没有错呀!你们干什么把他折磨成这样……?

梁运成不仅在单位里是公认的好人,在家里也是远近闻名的孝子。他的母亲从监狱回来后,茶饭不思。整日以泪洗面;他的父亲得知儿子被折磨的现状,一股急火攻心,也得重病卧床。老俩口在不到一百天的时间里相继离世!

在梁运成父亲病重期间,一直要求要见儿子最后一面。家属也多次向狱方提出申请,却遭到鞍山教养院的无理拒绝。并对梁隐瞒了其父母双亡的噩耗。直到梁出狱后才知道父母已经双亡!

8、眼睛被迫害致病

二零零七年六、七月间,梁运成的眼睛已经发展到看不到东西,狱方只叫劳教所的大夫用眼睛检查,大夫说没事。梁强烈要求到所外检查,被教养院院长陈治军和冯戈拒绝。二零零八年一月八日,梁到丹东检查,大夫说治晚了,一大夫说是黄斑变性,一个说是视神经炎。

其实,无论本溪还是鞍山教养院,恶警们迫害大法学员,都是以所谓的“违反纪律”为由而施以酷刑,在酷刑的残酷折磨下,当大法学员违心的答应遵守“纪律”时,恶警们则得寸进尺,进一步迫害,让学员必须写不炼功等转化书。只要大法学员不放弃信仰,一定会想方设法找茬迫害你,直至被“转化”为止。在这些黑窝里,拳脚相加是最轻的,尤其是被“看管”法轮功学员的普教用拳脚踢打,根本不值一提。而且,在本溪劳教黑窝,令人匪夷所思的是,当你不放弃信仰而炼功时,警察们会穷凶极恶的给你上酷刑,迫使你写不炼功的转化书;而当你违心的“转化”后,警察们可以让你随便炼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9、二零零九年三月再次被绑架折磨

二零零九年三月七日,梁运成又一次遭到绑架。因梁一直抗议非法迫害,四月十三日晚,梁从看守所被带到凤凰分局,恶警强迫梁坐了一宿铁椅子。次日,由凤城公安、政法委及水利局的领导给梁戴着背铐送到抚顺洗脑班。

五月十四日,梁被凤城警察接回,随即又被非法劳教两年,当晚送到本溪教养院,教养院拒收,并说待梁眼睛治好后再送来。但以孔冲威为首的恶警不但不放梁,反而将梁投入凤城看守所。又非法关押了五十几天!七月七日,警察又往丹东劳教所送梁,因丹东也拒收。四天后梁被释放。

10、二零一零年九月又被劫持

二零一零年九月五日,梁运成再一次被白旗派出所恶警曹德君等人绑架。并遭曹德君等人毒打;曹德君当时喝得醉醺醺的,穿着制服,敞胸露怀的,一副流氓像。它一边用警棒狠命抽打着梁和与他同时被绑架的其他几名法轮功学员,一边咆叫:我就是老百姓,我今天就打你了……。次日早晨梁便被再一次投进凤城看守所至今。

梁运成的哥哥为给弟弟申冤,请来了北京的正义律师。律师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和中国的现行法律,为梁做了无罪辩护。并要求法庭立即无罪释放梁运成。

11、正告参与迫害者

在此正告凤城市仍在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人、恶警们:不要继续为了那一点既得利益抛弃良心和道义,甘心做中共残害善良的帮凶,成为中共邪党的陪葬品。所有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一切恶人恶行都被记录在案。目前对中共邪党的清算已在天上人间全面拉开,全国各地参与迫害法轮功的恶人遭恶报的事例不断出现,清算的日子越来越逼近,天灾、人祸不断警示,我们不愿恶报的悲剧发生在你们身上,大法弟子一直以最大的慈悲呼唤和感召着你们,希望你们赶快清醒,你们可以选择的机会真的不多了,请在善良与邪恶之间做出正确的选择,脱离邪恶,停止迫害,释放梁运成及所有被绑架的凤城市法轮功学员,为自己和家人选择一个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