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师信法 全面否定邪恶的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五月一日】师父说:“全面讲清真相,正念清除邪恶,救度众生,坚定的维护法”(《大法坚不可摧》)。

二零零七年,我被当地中共恶徒绑架、非法拘留二十天,我绝食十五天,闯出魔窟。在被迫害期间,我对能接触到的警察、看守人员、所长、公安局长及其他人员及犯人,用一切机会、方法给他们讲真相。有一次,“六一零”恶警头头为了达到让我進食的目地,说:“你这样做,很危险,身体承受不了,你都告诉我们大法好了,我们都跟你学盘腿打坐了,你应该配合我们工作,你这样做,我们不好交待。”我说:“你承认大法好,你敢大声从心里真心说法轮大法好吗,你说我就進食。”他说:“那好。”他大声说:“法轮大法好!”我顺手拿“营养快线”喝了一口。我看周围还有四、五个警察和其他人员,就说:“你们都承认大法好吗?”那个头头说:“你们都快说。”他们在场的每一个人都说了一遍:“法轮大法好!”我都喝了一口。后来他说:“你可以進食了。”我说:“你们要承认大法好,就让我出去,不要迫害我,那我進食了。”

由于在被迫害期间抵制邪恶,又有外面的同修不断打电话讲真相、散发真相资料,使不法人员惶惶不安。在第十六天早上,警察把我和另一同修送往外地企图迫害。他们要我在迫害通知书上签字,我想起师父讲过的法:“作为一名大法弟子,为什么在承受迫害时怕邪恶之徒呢?关键是有执著心,否则就不要消极承受,时刻用正念正视恶人。无论在任何环境都不要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我拒不签字,说:“你们说了不算,我师父说了算。”三番五次,我拒不签字,那个头头火急火燎,眼睛瞪的老大说:“走着瞧,看谁说了算。”

在检查身体和测量各项指标时,我和同修都发正念,求师父加持,让一切不正常,检测结果显示各项指标均不正常,劳教所拒不接收。在返回原地途中,车上两恶警抽烟很呛人,我俩发正念让其把烟灭掉,两恶警拿起烟各自抽一口,就把烟灭掉了。另一恶警头头诋毁大法,我们就发正念让其闭嘴,让其头疼。不一会儿,他就不说话了,趴在那摸着脑袋。

第二天,他们看给我买的乳粉、快餐面,并说去饭店订餐,我都不吃。他们找来公安局长、所长、恶警六七个人要给我灌食,说怕我死了。我说我不怕死,有师父保护,不能死,我想救度你们,不要你们迫害好人,你们迫害我是有罪的,是要遭报的,希望你们积点德,做点好事,免得后悔。其中有一明白真相的头头说:他不配合不好办,找医生检查一下看到底怎么样。

医生来后,我给他讲真相,告诉他不要配合他们迫害我,并求师父加持,让一切检查指标正常,医生检查完后说:这老头六十多岁了,十几天不吃不喝,各项指标均正常,我们都不如人家身体好。这样我又回到了监舍。

回去后,我打坐求师父,我小声说:“师父,让弟子回家吧,弟子在这里已经给能接触的人都讲了真相,也包括同室里的犯人,有的给他们做了三退,这里不是弟子呆的地方,弟子出去要救度更多的众生。”同室里有几个打架斗殴的小地痞,他们看着我窃笑,摇头不相信,我心想我师父灵着呢。第二天,“六一零”人员和我家人把我接回家。

回想自己从开始修炼跟头把式、磕磕碰碰走到今天,自己修的很不精進,过程中从病业关、还业债讨命关至邪恶迫害,每一关,每一难都是在慈悲的师父呵护下走过来的,没有大法就没有我的今天,没有慈悲的师父呵护我就走不到今天。每回想起这些我就热泪盈眶,师恩重如山。我一定要用心学法,精進修炼,助师正法,随师回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