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尊的呵护 同修的帮助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五月一日】我在跌跌撞撞中修炼到今天,全凭师尊的呵护,同修的帮助,无法用语言表达。

一九九六年因我得了子宫瘤和肺病,去长春看病,从始发点坐车,第一站就我一个乘客,而车一开动鞭炮齐鸣,当从长春回来又是如此,当时只是觉得奇怪,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后来才悟到,是因为我在三妹家得法了。去长春后,住在三妹家,她给我听师父的讲法,听过之后,去她家的院子里,当时看见许多好似雪花一样的东西从天上往下落,三妹说你有缘份。第一次炼神通加持法,就觉的右腿上半部份冰凉(因这条腿有病),过了一会象有凉风,感觉有人往出拽风一样,非常敏感,而且手心有个圆东西在转。修炼一年以后,一切病不治而愈。

二零一零年秋收期间,亲属俩口子来要账,我就给他们讲真相,结果都三退了,我给自己规定,来一个退一个,众生都是来得救的。

二零零九年三月份,丈夫为逃避欠款离家出走,我开始向内找。这些年来,丈夫一直有外遇,我也一直抱着“看看没有你,我能不能活”的想法,结果被旧势力钻了空子。丈夫走后,扔下了七十多岁的婆婆,还有一个已订了婚的儿子,对方听到消息也退了婚,那些日子真是活着没有三天好日子过。债主拿着我家的房产证、土地证及丈夫写的欠条来逼债,说“不还钱,就来推土机把房子推倒”。常人说:“快走吧,五月份你家的门槛都得让人家踏破了。”

那些日子就是怕,怕的不行,到现在我还记得在同修家睡觉,两位同修把我放在中间,十二点起来打坐,同修纠正我手的姿势,到现在每天晚上打坐还时不时记起同修帮我背《洪吟》<苦其心志>,背师父的经文,增加了我的正念。同修帮我发正念不允许任何生命以任何形式与借口对我的修炼环境進行干扰。

由于正念不足,在姐姐家呆了二十多天。姐姐家很忙,只要我一坐下想休息一会儿,就象有人用手推直我的腰,必须腰直颈正坐着才得劲。每次都这样,我悟到是师父点化我,我得堂堂正正的回家。在同修的帮助下,我回到了家,由于怕心太重,成天锁门,只能在家领着婆婆学法、炼功,使婆婆走向了修炼之路。到后来,只要是自己看过的法就历历在目,觉得头顶心冒风,从一开始看到三个太阳,发展到七个,还看到月亮中间是一个穿过月亮的大十字,金光闪闪,非常漂亮,我知道,这是师父对我的鼓励,我得走出去证实法。

我家住在农村,我就在赶集的路上、集市上、面对面讲真相、劝三退、发真相小册子,一开始怕心很重,怕碰到熟人,怕碰到债主,后来在师父的点悟下,在同修的帮助下,我终于走出了怕心,能和同修配合讲真相了,市场上我帮同修卖货,人很多,只要我没讲退的,或没讲到位的,只要我看同修一眼,同修就会接着讲,在师父的呵护下,几乎讲一个退一个。二零一零年一入冬下了一场大雪,后气温又回升了,化的公路上都是雪水,几乎没几人走路,我早上去路很滑,中午回来又化开了,但是我挽起的裤脚和鞋面上几乎没有水点和泥点,越讲人越多,有的同修看看说:“你做的真好”,然后把积压的真相资料和护身符给了我,你也给,他也给。有时赶上同修的小孙女星期天,我就领着一起做,小姑娘非常聪明,不论给谁真相资料都双手递上,称呼阿姨:给你一个真相光盘看,非常好看,看看吧!这样行人都非常高兴的接受。

回到家,婆婆给我提高心性,我就背师父的讲法。经过这半年时间,婆婆象变了一个人一样,一有时间就看书、学法,以前总做恶梦,现在好了,身体也好了,见人就讲真相,还给护身符,而且也能体谅我的难处了。

一天,我照常去集市讲真相,感觉两条腿特别痛,勉强走回家,刚到家就腹泻,全身发冷,冷的不行,一个冷颤接一个冷颤,全身骨头痛,手指节骨头痛。我蒙上被子,我想这是旧势力对我的迫害,我坚持坐起来发正念,我做的是最正的事,不允许任何生命以任何形式对我肉身進行干扰。我不停的腹泻,一天一宿二十多次,弟媳妇说:“上医院吧,不吃药就吃点麻果籽吧,拿镜子你自己照照,看你的脸不象人脸,一条黑一条黄一条白,真吓人。”

同修知道后,踏着泥水、雪水的路来帮我发正念,同修说:“不能躺着,得坐起来”,我哼哼着坐起来,同修说:“不能哼哼,这不是病,都是假相,不承认它,都是假相,向内找”,同修走后,我一开门,飘飘悠悠的進来一个上粗下细的东西钻到墙角里去了,我知道我的空间场里不干净了,最后主意识不清。到了晨炼时间了,我强起来倚着床炼动功,看见两条腿是金色透明的。我坐下来向内找,找到了很多心,认为自己比别人修的好的心,从而产生了自满心、证实自我的心、显示心、欢喜心、妒嫉心、干事心、虚荣心、安逸心,等等人心,找到了恶自败,身体马上感觉轻松了许多,我发正念,善解、清除,我是正法时期大法弟子,我还得兑现誓约,随师父回家哪!我得做饭、吃饭。看师父广州讲法,发现头顶上方一团东西叫,仔细一看,是一团象钢笔尖一样的小亮点,我心想,这些黑手烂鬼,共产邪灵,休想迫害我,我立掌发正念,请师尊加持,清除它们。

经过两天正邪大战我终于战胜了邪恶,第三天来例假,我发现血都是黑的,我知道是师父又一次给了我新的生命,谢谢师尊的呵护,谢谢同修的无私帮助。

一天我们三位同修做完真相唠起常人嗑,当中同修说了三遍我和她离婚的丈夫不清楚,当时我只觉的火往头顶冲,脑袋嗡嗡的,脸发热,心里一个字,“忍”哪。当时也没说什么,回家后,头脑中总出现同修说话时的丑恶表情,瞧着另一位同修说我的表情,同时说我再解释也解释不了,越解释越抹黑,我想不通同修为什么把我看的那么肮脏呢?我心里过不去,只想哭,一直持续十多天,有一天我终于找到了,经过这场病魔之后,我对丈夫产生了怨恨心,对同修产生了情,还有爱面子的心,同修在帮我提高心性啊!悟到了,对同修的怨恨之心消了,旧势力休想间隔我们。同修同修,同修一部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