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進实修 走正修炼的路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五月一日】我有幸得大法,我是最幸运的。在这十一年的反迫害、证实法中,能平稳的走到今天,都是在伟大师父的慈悲呵护下走过来的。在正法走向最后的阶段中,我们只有坚定的信师信法,遵照师尊的教导,多学法,向内找自己的不足,并发正念解体它。我还有很多执着和不足,在最后的时间里,赶快精進实修,走正师父安排的路,多救人。

二零零八年时,有一天晚上学法时很专心,没有杂念,当看见一个字时,“啪”一下就变得象是一个世界一样大,出现了象天仙一样的花草,景象大的无边,那种殊胜和美妙的景象无法用语言表达,师父在《转法轮》第二讲里说的讲的这些,基本都给我展现看见了。我悟到只要我们多学法,学好法,师父的法就会展现在我们面前。只要你能静下心来学法,法的每个字都在长大,都在展现。要是思想溜号没在法上,字就会变小,那就要找出干扰静心学法的原因并清除、解体它。

无病一身轻

我在修炼之前原来有很多的病,诸如:子宫肌瘤、胃出血、肾炎、胆结石,血小板减少、头疼头晕等,而且经常头疼头晕得不省人事,经常都是我丈夫把我背回家,吃药、打针、输液就象家常便饭一样频繁。到后来,我的子宫肌瘤严重到必须做手术的地步,我及家人决定到省城去做手术,就住在亲戚家。这时我的朋友,同事就劝我去练某某功,我不愿去,就说等我从省城回来再说,就推了。

当到了省城亲戚家,一進门连行李都还没放下,我亲戚就把《转法轮》一下子放在我手中,叫我马上看。我立刻打开书,一看到师父的法像就感到很面熟,头脑一片空白。那是我终身难忘的日子,我得法了!一切都是师父的安排。第二天,我亲戚她们炼功点那天开始放师父在济南讲法磁带,我专心的听着师父讲法,我听懂了。平时那些就象谜一样的事,都是我想知道而又不得其解的问题,而师父一下子就把它讲透了。当天,师父就开始给我净化身体了。听完了济南讲法,同时也学会了五套功法。没多久,我一身的病全好了。那种无病一身轻的无比喜悦是无法用语言来形容的。

洪扬大法

在省城住了十几天,我就回家了。到单位上班,同事、朋友都来问候我手术做得怎样?我告诉她们:我没有做手术,我炼法轮功了!我听法的当天,师父就开始给我净化身体了,我现在无病一身轻了。我就把大法的美好,大法祛病健身的奇效讲给她们听,并劝有缘人来学法炼功。早上,我们在宿舍花园炼动功,晚上在办公室里打坐炼静功,我们围了大半个圈,忽然感觉到我们在座的人都象庙里的僧人那样,个个身上全是金光闪闪的,我想睁大眼睛看看,没有了。我知道是师父在鼓励我。

没多久,城里也有了炼功点,而且普及很快,到处都是炼功、学功的人。那时,走入炼功的人越来越多,可是书却很缺。我通过我亲戚把我们这儿的情况反映到省义务教功总站,他们准备好了一批又一批的书。我白天上班,晚上坐五、六个小时的夜班车到省城提书及大法资料,以满足同修们的需要。九八年初我下岗了,到城里住,参加了离我家比较远的一个炼功点学法炼功,早上四点半就要起床到炼功点,八点结束才回家,而且还要到农村去洪法,虽然忙碌却很充实。

讲真相证实大法

九九年迫害发生后,同修们都陆陆续续的走出来上北京去证实法。二零零零年七月一日,我也踏上了進京证实法的路。快到北京的时候,我们被绑架了,被恶警送到了西单派出所,晚上就被绑架到驻京办事处拘留了三天,当地国安、公安把我们绑架到本地公安局看守所拘留了十六天。在看守所里我想了很多,和同修们切磋,背法,使我信师信法的心更坚定了,坚如磐石。

刚开始讲真相的时候,我们的真相资料很少,只有单张,我们就找复印店去复印。一般的复印店不敢印,就到同修熟人那去复印。后来恶徒将这个常人绑架到了看守所并砸了他的复印店,同修也被绑架迫害。后来我们另一个同修联系到了别的地方,印好的资料由我负责分发到同修手中,不知不觉的我就成了我们这一片的协调人。可我从来也把自己当成什么,同修来找我,我就告诉同修说,师父说大家都是修炼人,大家都是协调人,走自己的路,不要有依赖心,我也只是一个普通的炼功人。

后来师父安排外地同修给我们送传单、明慧文章和师父经文的母本,我负责接送,另一个同修负责复印。二零零四年下半年,几名流离失所的外地同修到我们这儿帮助建起了第一个规模算大的资料点,一天要做很多的资料和护身符、不干胶、真相条幅,《九评共产党》等。同时,我们也出去发资料,挂条幅,贴不干胶。但是,我们再忙也要学法、炼功。只有学好法,才能做好证实法的事,才能做好资料、救人。后来,大资料被邪恶钻空子给破坏了。此前,成立了第二个资料点,一位外地流离失所的同修来到这里负责我们这个地方的技术工作,只要需要,给他说一声,他就会默默无闻的去完成。

随着正法進程的推進,资料点也在遍地开花,我们陆陆续续的建立了好几个小型资料点,同时也帮助农村边远地方的同修建起了资料点,也有同修自己建起了家庭资料点。现在,我也是这其中一朵。

家人受益

我们一家人能平稳的走到今天和师尊与大法的慈悲呵护是分不开的。我丈夫和儿子都支持我修炼大法,并且还能给他们的朋友、同事讲大法真相。我儿子还把他朋友、同事中的一些人给劝三退了。我去接资料的时候,我丈夫也和我一起去,还和我去挂真相条幅。我儿子从外地打工回来,几乎每星期都骑摩托和我到资料点接送资料,还帮着去拿耗材,只要有用得着他的地方,他都很乐意去做。他还经常看《转法轮》、听师父讲法,看真相资料,每天还给师父上香。

我丈夫在二零零三年时,身上长了蛇缠腰,这种病是很痛苦的。我告诉他听师父讲法,当他听到第四盘时,不流脓了,干了疤了,没進医院就全好了。他完全是个常人,因为相信师父,相信大法受益了。一次在过人行道时被摩托车给撞了,撞得够狠的。当时那个学车的人吓坏了,他却对那人说,你走吧。回家后我看他脚的大部份都青紫了就问你咋了,他说被摩托车给撞了,我说你找别人麻烦没有?他说没有,叫他走了。第二天,就看他的脚肿得好大啊。我也没说什么,他自己就去找师父的讲法录像带,看了几讲。第三天就下楼,象没事一样。我对他说,只因为你在师父遭诬陷,大法遭迫害时,你为大法做了好事,师父在管你。你一个五十多岁的人被撞成那样,没有师父的保护,你能这么快就好,只有在大法中受益,才会好的这么快。

二零零四年,我儿子骑着摩托车停在路口等红绿灯时,被后面来的一辆公交车给撞飞了后又落下来,人还骑在车上,车后的车斗被撞烂了,人却没事,只是脚被擦伤了点皮。这都是师尊的呵护和大法的神奇。

层次有限,请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