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庆祝513】法光照耀吉林大学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五月十日】每当捧起《转法轮》,读到第三讲,“我们上次在吉林大学办班时”那一段法,作为吉林大学大法弟子,我们都感到格外幸运和荣耀。从一九九二年九月到一九九四年九月,师父曾经七次亲临吉林大学传法,办过两期三个法轮功学习班,亲自为学员选定炼功点,两次与吉林大学学员座谈,两次亲临炼功点看望学员,一次在吉林大学为长春市法轮大法辅导员解法。长春是师父的家乡,是最早得到大法洪恩福泽的地方。

师父在《转法轮》里写到在吉林大学办班时发生的故事,使这一段历史在未来的宇宙中永存。这段珍贵的记忆一直激励着吉林大学大法弟子在大法中不断精進,圆满完成自己的责任和历史使命,不负师父的慈悲厚望。

师父传法已有十九年了,回想师父当年在吉林大学传法的情景,仍然历历在目,仿佛昨日。今天,我们把这珍贵的记忆记录下来,与同修分享,了却我们的一桩心愿,也是献给“世界法轮大法日”的一份特殊礼物。

师父亲自选定炼功点

一九九二年九月十七日,长春第四期法轮功学习班结束,师父晚上就要到北京去,车票已经买好了。吉林大学一位参加过师父班的学员恳请师父在离开长春之前,到吉林大学来看看。师父同意了。

九月十七日清晨,师父骑着一辆旧自行车,来到理化楼后面的小树林,几位学员在那里等候着师父。师父指着科技楼前面说:“到那边去吧。我给你们清场。”就这样,吉林大学第一个炼功点——科技楼炼功点成立了,这是师父亲自选定并给清场的。

这里是一个幽静的小花园,有花坛假山,甬路长廊,比别处更加宽敞明亮。后来,到这里来炼法轮功的人越来越多,很快就装不下了。九五年以后,先后从这里分出去的吉林大学炼功点至少有六个:外语楼、文科楼、东朝阳路、体育馆、市规划院、吉大南区等,每个炼功点都有七、八十人。从当初的一个炼功点几个人,到七个炼功点五百多人,相隔不到三年。

科技楼炼功点
科技楼炼功点

科技楼炼功点
科技楼炼功点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前,每天清晨,科技楼炼功点静静的站满了炼功的学员,伴随着悠扬舒缓的炼功音乐,他们动作整齐,安静祥和。大家都说这里能量场特别强,特别好,不少人宁愿走很远的路,始终坚持到这里来炼功。吉林大学有一位处长,患有严重关节炎,走路非常困难。他学了法轮功,每天早早从家出发,走到炼功点来炼功,冬天无论多冷他都来,很快就能正常行走了。九五年,外地的、国外的学员到长春来交流学法修炼体会,看到炼功点上空一片红光。很多学员在这里拍照片,上面都显现出五彩缤纷的法轮和美丽的光环。

那天清晨,师父给清场后,又答应给学员调整身体。师父说:“你们排好队,每人给去一个病。”几个学员就排成一队。当时,在附近和鸣放宫前面锻炼的人很多,练各种功派的都有。他们一看这边不要钱给治病,就“呼啦”一下都跑过来,排了长长的一队,有近百人。师父按顺序一个一个的给看,说的什么病,师父给看过后,那个病就没了,立即见效。也有人不满足,师父给看过了,他又去排队。师父就说:“给你看过了,怎么又来了?”那人不好意思,师父也没说什么,就又给看一遍。师父慈悲啊!从清晨,到一个一个给看完,师父给近百人调病,用了两个多小时。师父离开的时候,都八点多钟了。那天是长春第四期班的最后一天,师父还有一堂课要讲。当天晚上,师父又坐火车到北京去,第二天,北京法轮功学习班开始。

师父最初传法的时候,真的是非常非常辛苦。而那时,大家还不知道师父传的大法的真正涵义,不太懂得珍惜。师父一遍一遍苦口婆心的讲法,一遍一遍不厌其烦的回答各种幼稚的问题,师父用心的辛苦又有谁能知道呢?

九二年冬天,师父从北京回来,带来两个法轮旗,一个给了胜利公园炼功点,一个就给了吉林大学炼功点。胜利公园是长春第一个炼功点,师父传法之前,曾在那里炼过功。吉林大学炼功点能得到师父亲授的法轮旗,是师父对我们的爱护和照顾,是师父对我们寄予的无限希望啊!

师父亲授的法轮旗
师父亲授的法轮旗

时隔半年,一九九三年六月二十五日,也是清晨,师父再次来到吉林大学科技楼炼功点,看望在这里炼功的学员,并高兴的跟大家合影。我们很多人都珍藏着这张照片,每次看,都倍感亲切和荣幸。想起师父当年传法时的慈悲与艰辛,我们更加珍惜大法,珍惜这旷世的机缘。

师父亲临传法班

吉林大学礼堂是一座有唐代建筑风格的日式建筑,白墙青瓦,飞檐拱顶,有一千六百个座位,文革时期称为“鸣放宫”。师父在长春办的最后两期三个学习班,就在吉林大学礼堂。

吉林大学礼堂(鸣放宫)
吉林大学礼堂(鸣放宫)

一九九三年六月二十六日,在第六期班开始的前一天,师父在吉林大学礼堂举行了一次报告会,当时社会上叫“带功报告”。记的当时是两块钱一张票,那天上午,礼堂里坐满了人,也就是有一千六百人。为了使大家能够接受,师父用初期最通俗浅白的语言,以气功的形式概括性的给大家讲法,让大家知道法轮佛法修炼,不落下一个有缘人。报告结束后,师父与吉林大学法轮功学员在科技楼门前合影。

九三年六月二十七日,长春第六期法轮功学习班开课,师父第二次来到吉林大学礼堂。这次讲法班上,师父讲的法比较高。师父讲到天目和另外空间,还给大家做了一个演示。师父拿起讲桌上的水杯,放到右手上,让大家注意看,天目开不开都可以看到。师父用左手的中指和大拇指,从水杯中慢慢的拽出一个小水杯,和原水杯一模一样,但是只有原水杯的四分之一大小,师父问大家看清了?大家激动的回答看清了,然后师父又慢慢的把小水杯送回原水杯里。这时可以清楚的看到,小水杯渐渐的同原水杯重合起来。师父让大家切切实实的看到了另外空间的东西,这是现代科学研究突破不了的。

在这期班上,有一位七十多岁姓刘的老太太,得脑血栓偏瘫十多年了,不能走路,手也伸不直,不能拿筷子吃饭。家人听说吉林大学礼堂办法轮功学习班,就扶着她来了。到第三天,炼抱轮动作的时候,她感到一股热流“哗……”一下从头顶下来,通透全身。从那以后,她自己能走了,也能拿筷子吃饭了。谁见了都说法轮功神奇。后来她出现消业反应,心中坚信大法,很快过去了。她天目开了,跟同修描述这个过程时说,师父法身站一圈,一直看护着她,还给她显现出六个金色的大字:“你真修,我真管。”

七月四日,第六期班结束,师父又去黑龙江齐齐哈尔传法。

师父亲临吉林大学与学员座谈

一九九四年四月二十八日,长春第七期法轮功学习班开课的前一天,师父来到吉林大学,在图书馆旁边的白楼,与吉林大学人体科学研究会成员和部份法轮功学员座谈。师父来参加座谈会的主要目地是来清场,为第二天的法轮功学习班清场。

吉林大学校报报道了这次座谈会的情况,还配了照片,更多的人知道了法轮功。吉林大学马列部有一位教授,患有类风湿,手都变形了,很痛苦。类风湿是一种顽症,基本无法治愈。她参加了师父的第二期班,病全好了。她很激动,就带她丈夫到师父家。她丈夫患有萎缩性胃炎,医学上讲,那就是胃癌的早期。师父给他看过之后,也完全好了。这事很快传开,大家亲眼见证了法轮功的神奇,师父的法力和威德,都纷纷来学法轮功。在吉林大学,这样的事例有很多。

师父再次亲临传法班传法

一九九四年四月二十九日到五月八日,师父再次来到吉林大学礼堂,举办长春第七期法轮功学习班。办班的消息一传出,仅几天时间,1600张票全部售空。还有青海、内蒙古、安徽、黑龙江、北京、山东等十多个省、市赶来学习法轮功的700多人,以及长春一千多想要来学习法轮功的人没有买到票。怎么办呢?负责组织的学员就想,换一个大一点、能坐三、四千人的地方。可是,到市体育馆一问,他们要价太高。师父无论到哪里办班,都坚持最低的收费标准。师父经常讲:既然普度众生,就不能增加炼功人的负担。学员请示师父,师父表示就在吉大礼堂,白天、晚上办两个班。这样一来,师父上午讲,晚上还要讲,非常辛苦,在场的学员深受感动。

所以,长春第七期法轮功学习班有白天和晚上两个班,共3200人。即便这样,还是有很多人没买到票,好多参加过班的老学员把自己的票主动让给了新学员。

师父讲课前,做接待工作的学员按照常人的一贯做法,把礼堂使用须知和注意事项,比如不迟到不早退、不随地扔纸等等,写在一张小纸条上,交给师父。师父看完笑了,说:不用这个。那个时候,吉林大学礼堂经常有会议,也有各种气功来办班,每次都给他们这样的纸条。这位学员刚得法,对法轮功还没有深入的了解,以为也象一般的气功一样。

一桩桩、一件件的事情,使学员亲身感受到师父的高功大德,以及法轮功的神奇超常。学员们对师父非常敬仰,师父来到会场时,全体起立,随之响起雷鸣般的掌声,经久不息,师父一再打手势叫大家坐下,大家才坐下。在给师父倒水的时候,学员看到师父面前放着一张纸,32开大小,上面勾勾画画,都是看不懂的字,这就是师父的讲稿。师父讲课的时候,涉及那么多高深的东西,科学家、教授、专家都在台下听,连他们都不知道,从来都没有人听说过的东西,师父几句话就说出来了,逻辑性那么好,条理那么清晰,说的那么透彻明白。真是太神奇啦!

每天上课,一千六百人,没有一个迟到早退的,地上干干净净,大家都互相礼让。就象师父说的:不用这个,我们的标准比那还要高的多呢。想起当初的举动,学员自己都觉的好笑。法轮功神奇,能够真正改变人心,把人变好,变的更好。凡学过法轮功的人都能体悟到,法轮功不愧为修炼大法,起点很高,给予很多。师父把很多至传真宝都无私的奉献给学功者,其它任何功派都做不到。

师父在《转法轮》中说:“在传法的过程中也有不顺利的地方,方方面面的干扰也是很大的。由于主办单位和各界领导给予大力支持和工作人员的努力,我们的班办的比较圆满。”师父讲的法每一句话都有深刻的内涵。第七期班就遇到这样一件事。

在第二天的白天班上,师父正在讲课,礼堂突然停电了,整个礼堂楼上楼下一片漆黑。负责组织的学员们很着急,因为那天是星期天,到处找电工也找不到,急的满头大汗。吉大礼堂备有蜡烛,停电应急时用。学员马上取来蜡烛,点燃,放在讲台上。

师父一点也不着急,告诉负责录音的学员:你不是有录音机吗?买几节电池,把音箱放两边,就可以了。学员一听,马上去买了十节一号电池,安在大录音机上,再按照师父说的那样,把音箱放在两头。就这样,利用录音机和两个音箱,师父继续讲法,直到下课。坐在礼堂后排的学员,听的都非常清楚。

当时,整个礼堂只有一支小小的蜡烛照着师父讲课,台下不见一点光亮,可是秩序井然,大家都静静的听课,没有人说话,没有人动。礼堂的工作人员都感到不可思议,赞叹说:“真了不起,你们法轮功真了不起!吉林大学礼堂停电之后照样开会,这事从来没有过。真神哪!”

长春第七期法轮功传法班
长春第七期法轮功传法班

这期班上,有许多感人的事,令人难以忘怀。五月六日白班课后,接近中午的时间,南湖炼功点学员来到礼堂门前等候与师父合影。其中有一位六十多岁的高级工程师,患脑血栓,拄着拐杖坐在椅子上。师父来了,对他说:“把拐杖扔掉,椅子撤下去。”老人听了,慢慢站起来,撤下椅子,扔掉拐杖,试着迈腿,然后在礼堂门前走了几圈,他高兴的笑,又激动的哭。在场的人群目睹这神奇的一幕,无不惊叹:“神了!”老人自己上台阶走進礼堂听课,从此不用拐杖,能自己走路了。他老伴当晚给师父写感谢信,代表全家感谢师父,决心炼好法轮功,报答师父的恩德。象这样的事还有很多很多,说也说不完。

老人扔下拐杖,走了几圈
老人扔下拐杖,走了几圈

说起照相,还有一件难忘的事。因为所有参加班的人都亲身感受到法轮功的神奇和师父的恩德,都想跟师父合影,留住这宝贵而美好的回忆。学习班还没结束,就有很多人提出这个要求,反映给师父,师父答应了。大家知道后,非常高兴。负责组织的学员既高兴,又担心:一千六百人一个班,怎么照呢?因为从来没组织过这么多人照相,就说:“请大家按顺序来。”大家一听,都往后撤,自动按地区站好,静静的等着。师父站在台阶上,学员们从离师父最近处开始,依次来和师父合影。照完的就静静的离开,秩序井然,根本不用人来组织。一个一个地区的照完了,还有单个家庭、亲友、个人想要再单独和师父合影,师父都一一满足了。一个多小时,照了六卷胶卷,师父始终站在台阶上。

是师父的慈悲、威德和法力使人从内心到表面整个彻底改变了,而且就在这么短短几天的时间!每个人都发生了根本的变化,懂得了做人的道理,明白了人生的意义,自觉的去做好人,都去为别人着想,严格要求自己,使法轮功的环境成为浊世中的一块净土。

在第七期讲法班上,师父讲的很高。讲法班结束后,师父让把这期讲法录音抄录下来,要求必须一个字不落的抄录下来。吉林大学几位学员承担了这项工作,在很短的时间内把录音抄录成文字,摞起来很高一摞。当时还不知道,这就是师父说的:“我还告诉你:我这本书的内容是把几个班讲的法合在一起的。都是我讲的,句句都是我讲的,都是从录音带上一个字一个字扒下来的,一个字一个字抄写下来的,都是我的弟子、学员帮助我从录音中抄录下来,然后我再一遍一遍的修改。都是我的法,我讲的就是这一个法。”这本宝书就是《转法轮》。

师父在长春第七期法轮功传法班上讲法
一九九四年五月三日,师父在长春法轮大法第七期传授班上为学员讲解法轮图形

在学习班最后一天,一面面锦旗,一封封感谢信,纷纷送上讲台。学员们每个人都亲身受益,一个个热泪盈眶,有说不尽的肺腑之言。大家争相与师父握手道别。有学员问师父:“师父啊,您走了,以后不在长春了,我们怎么办呢?您还管不管我们呀?”师父说:“你走到月球上我都管你。”

十七年来,长春大法弟子经历了风风雨雨,始终坚定的走在大法修炼的路上。虽然我们心里知道、也时时刻刻感受到师父就在我们身边看护着我们,可还是思念着师父,非常想念师父,盼望着师父回到家乡的那一刻,盼望着与师父再相见的那一刻!我们想说:师父好!今年师父六十大寿,我们给师父拜寿!

师父亲临吉林大学为长春辅导员讲法

一九九四年九月十八日,师父又一次来到吉林大学。在吉林大学理化楼七楼礼堂,为长春法轮大法辅导员讲法。师父这次讲法的内容,就是《法轮大法义解》第一篇《为长春法轮大法辅导员讲法》。

师父给长春法轮大法辅导员讲法
师父给长春法轮大法辅导员讲法

师父在这次讲法中说:“其实把握住一个问题,就从心性上找,什么问题都能解决。”

“我们要求你完全是一个超常人,完全是放弃个人利益,完全是为着别人的。那个大觉者他为啥呀?他完全是为着别人的。所以说,我对学员要求也很高,学员提高的也很快。”(《法轮大法义解》〈为长春法轮大法辅导员解法 〉)

师父还对长春法轮功学员提出了一个建议:“再有我还没有和咱们几个负责人说这事儿,就是我们能不能在我家乡带个头,组织一下,我们不能只是集体炼功,我们能不能找个特定的时间集体来学一学法。逐章逐节的,大家念一念、讨论讨论。学习时间的安排象集体炼功一样固定下来。我想这样更有好处,有针对性,这样对我们将来,遇到实际问题就有法可依。我们开个头,在全国各地辅导站能起到一个很好的带头作用。然后全国各地可以效仿,这样对我们提高认识是非常有好处的,提这么个建议。”(《法轮大法义解》〈为长春法轮大法辅导员解法 〉)

师父讲法之后,长春法轮功学员开始注重学法修心性,并很快推向全国。一九九五年,《转法轮》宝书出版后,大家更是手不释卷。学员就近组成学法组,有大有小,自动组织起来学法。很多人都是下班后直接就去学法组学法,每天如此,打下了深厚的个人修炼基础。

那时,经常有全国各地学员来长春交流,甚至经常有台湾和国外的学员,包括西人学员利用假期到长春来,和长春学员一起学法炼功。这些学员到长春也一定要到吉林大学,重温师父当年传法之路,听学员讲师父传法的艰辛和神迹,倍感亲切,备受鼓舞。

炼完功就到学法小组学法
炼完功就到学法小组学法

“佛光普照,礼义圆明。”十七年来,虽然吉林大学经历了合校、南迁,但是师父当年传法所到之处依然如故,庄严肃穆,宁静安详。从九五年初到九九年“七·二零”,很多高中生、大学本科生、研究生学员,因为《转法轮》书中提到吉林大学,就志愿报考吉林大学。来报到那一天,到学生处注册的同时,马上到炼功点、学法组来报到。他们都是很聪明的学生,是可以考到清华、北大去的,有的学生能背诵整本《转法轮》,学法的时候就是背,一字不差。他们来吉林大学,就是为了感受这里的学法修炼环境。

还有这样的事。大约在九五年,甘肃省兰州有一个人,在书店里看到《转法轮》这本书,他一翻,感到这不是一般的书,就请回家去看。他看了书,就想学,可是不知道怎么炼功,动作是什么样。他看到书上写的“上次我们在吉林大学办班”,就给吉林大学校领导写了一封信。学校炼法轮功的人很多,因为修炼人境界高,所以炼法轮功的人都很有名,这封信就转给了一位学员,这位学员就把师父教功录像带邮寄给他。他们往来多次通信,直到九九年“七·二零”。

象这样的故事还有很多,湖南的,其它的,都是看了《转法轮》,知道师父在吉林大学办班,写信来找,来问。学员都一一给予帮助。

当年师父非常关心吉林大学大法弟子,早期与师父接触多的学员分别得到过师父亲笔题字,有“真修”,“忍”,“悠悠万事,修炼为大”等。这些题字在纪念师父传法五周年长春第二届法轮大法美展上都曾展出过,这也是吉林大学大法弟子的偏得和极大的荣幸。

回想师父在吉林大学传法的日日夜夜,多少次止不住热泪流淌。师父啊,您给了我们太多太多,太好太好……有位学员见到师父,就是流泪,眼泪从头流到尾。他说:“一辈子都没流过那么多眼泪。”因为那是我们每个人一生中最幸福最开心的时候,是我们生命中的宝贵财富。那是师父慈悲的恩赐,是师父威德的体现,他不属于我们个人,那是佛恩浩荡,那是宇宙大法的展现,源于大法,归于大法。

师父历尽千辛万苦,传这么好的法度我们,只要我们一颗向善的心。经历了十九年的风风雨雨,我们成熟了,更加珍惜师父给予我们的一切。今天,在师父六十大寿的日子里,在师父传法十九周年之际,吉林大学大法弟子给师父拜寿!向师父问好!在大法光辉照耀下,我们一定不辜负师父的慈悲,努力做好大法弟子应该做的,精進,再精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