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破除邪恶绑架的经历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五月十日】我是一个家庭妇女,今年五十五岁,只上过几天学,小学一年级文化。有一件事情已经过去一年多了,当时我觉得没什么可说的、可写的,就搁置下来。现在在同修的鼓励和帮助下,我要把它写出来与大家交流。

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下旬,我接到电话,对方自称物业公司,说我帮弟弟租出的那个房子有问题,公司要来我家核实,问我家在哪儿住。我说出了我家住宅家属区的地名,可是这时我觉得不对劲,就没告诉我家具体的门牌号。我说我去找他们,他们回答说他们是顺便来我家,因为他们要来这片家属区办其它事。我还是没有告诉我家门牌号,说出了我家另外一个亲戚的门牌号,他们就径直去了我亲戚家的楼下,打电话说他们已经到了,在楼下正等着我,我就向那栋楼走去。这时我看到那里停着两辆轿车,但不是警车,就没在意。当我走到那两辆轿车旁时,从其中一辆车中出来三个穿便装的人,问我:“你叫某某某吗?”,我答:“是呀。”他们说:“上车谈。”我拒绝上车,说:“上车干啥?!租房子怎么了?”这时从另外那辆车中下来两个穿便装的人,把我绑架到车上。我问:“租房子怎么回事,出什么问题了?”他们声称:“去你家谈。”

我就彻底明白了,质问他们:“你们是干什么的?”,他们回答说:“是警察。”还拿出工作证。我说:“假警察很多,我不认识字,我要下车。”他们不让,还在我的身边一边坐一个警察,说:“去你家不行吗?我们是警察,你要配合。”。我说:“凭啥配合你们?我犯了哪条?警察就可以到我家吗?你们这是绑架!”他们说:“你还懂绑架呀!”我一直不告诉他们我家地址,他们就叫来了社区街道负责人,问他们我的姓名、家庭住址、炼不炼法轮功等。社区负责人就告诉他们,但是说具体的门牌号他们也不知道。

这时我就向内找,找出了我的执著:争斗心、色欲心、对亲情的执著,认识到这些都是邪恶迫害我的借口。我决心去掉这些执著,发正念铲除邪恶,请师父加持,否定邪恶对我的迫害。我虽然心性有漏,但也不容许邪恶迫害,我要在法中归正自己。我在心里背师父的法。因我家是资料点,丈夫和其他亲人都修炼,我考虑到了这些亲人同修和资料点的安全,就在心里求师父:“请师父给安排我认识的同修,让他们知道我被绑架了,以便资料点能转移。”,这时马上就过来两个同修,但是其中有一个同修刚被绑架从拘留所出来,警察认识她,我一喊,就会暴露她们。我就跟师父说:“我自己的问题自己解决,不能连累同修。”随后他们说:“你说不说你家在哪儿住?不说给你带到公安局。”我说:“你说了不算。”他们说:“带走。”就把我带到公安局。

在公安局,有一个人看着我,我趁他不备,就拿出手机给家里人打了电话,告诉他们我被绑架了,家里的同修就及时的转移了大法资料。他们接着就从我身上搜走了钥匙、手机等,并且打听到了我家的门牌号,他们就去了我家,搜走了同修们没来得及拿走的一少部份大法资料、师父的法像等。他们开始非法审问我,并做笔录。问我:“你是叫×××吗?”我坚决不配合,说:“你们都不知道我叫什么名为啥抓我?”他们回答说:“知道你是谁,需要你自己说出来。”我说:“我不配合你!”,警察说:“我就写不配合吧。”又问:“你炼多长时间法轮功了?”,我说:“我告诉过你我炼法轮功吗?”他又写:“不配合。”他看出问不出什么就不问了。到了中午,警察头子拿来面包、矿泉水等给我吃,我也不配合,说:“你们无故抓我,我吃你们东西干啥?!”他们又拿出大法资料,对我说:“这是从你家翻出来的!”,我说:“你们这是私闯民宅!明天我就给你们曝光。”警察头子说:“你已经很幸运了,就拘留你十五天。”他又恐吓我说:“你认识某某某吗?我们得给他们一家三口判刑。”一会他们又来了,给我上了手铐,说要拘留我十五天。

在去拘留所的路上,我一直发着正念,求师父加持,并给他们讲真相。我对他们说:“我炼法轮功是做好人,为什么抓我?在家里我有八十多岁的婆婆,我一直孝心侍奉。我娘家里因我母亲去世早,弟弟妹妹和他们的孩子,我一直都在照料,他们都知道我这个大姐炼法轮功是在做好人,都很尊敬我,如果他们知道你们抓了我,关押我,肯定跟你们没完。”他们软了下来,一再解释他们不成心抓我,是上级让抓的,还说目地不是抓我,是抓我丈夫(同修),拘留我十五天就没事了。我坚决不承认,心里说:“你们说了不算,一天我都不呆,我师父说了算。”这时一个警察说:“大姐你有什么病吗?我们带你检查去吧。”我明白这是师父的点化,我就说:“我炼功前有病,心脏病、高血压等。”他们就把我带到医院,一進医院,我就觉得浑身发冷、哆嗦。医生问我:“发烧不?”我答:“不发烧。”医生就给我量体温,一看体温计高达38度多。随后又给我做了各项检查:心电图、胸透、量血压、验尿等,结果是各项都有毛病。我心里感激师父的慈悲,知道这都是师父的演化,还有同修在给我发正念帮助我,我就哭了起来。医生说:“你们炼法轮功的不是都没有病吗?怎么你还有这么多病呀?”,这时我想到:检查出来病我就不進拘留所了,但不能为了这个就不证实法了,我要证实大法。这时只听医生说:“是不是你们师父让你有病的?”,我立即回答:“是。”他又问:“你们师父为什么让你有病?”,我答:“我师父为了不让警察拘留我。”所有在场的人都笑了。警察说:“走吧!”医生说:“先别走,说说法轮功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就给他们讲真相,最后医生说:“真奇怪,检查出来这么多毛病,按理说你不应该这么精神,嘴还能“叭叭”的说,不象有病的样子。”然后警察就把我带到了拘留所警察办公室,把医生的诊断给拘留所的警察看,问这种情况他们收不收,结果他们没收。警察就用车把我从拘留所往外拉,在路上我一点都不觉得难受,我还是不停地给他们讲真相。当我讲到附体的问题,说什么叫附体,附体对人不好时,一个男警察用手指着一个女警,说:“你那个就是附体!”那个女警就说了她供附体的经过,还说不想要但无可奈何,我就告诉她念:“法轮大法好”。这时其中一个警察给他们的领导打电话,问有病不收往哪送,那边回答说送家去。我就想:他们的目地是要抓我丈夫,我求师父不让我丈夫在家。我就发正念,求师父加持,让我丈夫不在家。

等警察把车开到我自己家楼下时,看见我丈夫正好从楼大门口出来,走了,同我们只相距不到两米远,但是我丈夫根本没看见我和警察,警察也没看见他。我们就上楼進了我家,因为警察听我说我家有一万元钱现金,家里没人他们私闯民宅,钱不见了就是他们拿的。他们为了证实清白,就来核对一下。这时我听见有人按门铃,我一听是同修来了,就对着对讲机大声喊:“你按错了,不是这家。”同修没明白,又按门铃,还说:“没按错呀,是这家呀!”我又一次拿着对讲机大声喊:“你们怎么回事?跟你说错了错了的,怎么还按?!”同修明白了,就没進来,这时警察也走了。

感谢师父的慈悲呵护,感谢同修的正念加持。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