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救度众生中修好自己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五月十一日】师尊在《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中说:“作为一名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个人解脱不是修炼的目地,救度众生才是你们来时的大愿与正法中历史赋予你们的责任和使命”。随着正法的推進和学法的深入,知道了我们来到人间的真正目地是助师正法、救度众生。自己除了简单的生活外,其余的时间全部都在做三件事,可是还是觉得时间不够用,后悔原来不重视学法,把宝贵的时间白白浪费了。

刚开始时,劝三退范围在家中的亲戚和朋友中,为了救他们,多年不来往的亲朋好友有了来往,适当的买些礼物,然后再去看他们,这样效果也很好。看到明慧网文章上写的同修走上街头讲真相劝三退,我自己也有这个愿望。在师尊的安排呵护下,自己也走上街头救人了。

一、在救度众生中修好自己

“慈悲能溶天地春 正念可救世中人 ”(《洪吟二》〈法正乾坤〉)。我每天出去讲真相,走时总是合十对着师尊法像说:“请师尊把有缘人推到弟子面前,加持弟子的正念。”我们现在讲真相就和过去和尚云游一样,会遇到形形色色的人,返出各种各样的人心,也是修去它们的好机会。只有用慈悲心、善念才能救人。走在街上看到上学、放学的孩子们车子坏了,主动帮助修车,在修理过程中讲真相劝三退,孩子们很高兴的退了。在洗澡时,我也想着救人,这时有人就主动说互相搓背,我说我已经搓过了,我给你搓吧!我一边用心搓,一边讲真相劝退,这样常人很认同和感激,连自己的家人也办退了。

一天天气很冷风很大,有个人在站牌等车,我过去搭话后劝退,他当时很不友善。这时他的手机响了,在他说话时我就发正念,等他说完话满脸友善的说:“你说什么?”我就讲真相劝退,他高兴的同意退了。有一次给三个中学生讲真相,其中有一个学生用奇怪的眼神看着我,嘴角撇着,我想我的眼睛火眼金睛,消他眼睛背后的邪灵,我讲真相时,正念消除他背后的乱鬼,讲完时他面部表情恢复了正常,结果三个人都同意退了。

二、在否定旧势力的安排中修好自己

一天早晨六点发正念时,看见自己空间场范围围着很多警车,发完正念很是犹豫,今天到底出不出去呢?这时想起师尊《二零零四年芝加哥法会讲法》中:“我们是连旧势力的本身的出现、它们的安排的一切都是否定的,它们的存在都不承认。我们是在根本上否定它的这一切,在否定排除它们中你们所做的一切才是威德。”于是我加长了发正念时间,觉得自己空间场干净了,在师尊法像前说:“请师尊加持弟子正念。”就出发了,骑车也比平时走的远,结果劝退了四十多人。还有一次出去讲真相,连续讲了六个人也没有一个退的,但是我不灰心,我说我不被你旧势力强加的这个假相迷惑,我要坚定自己的正念,请师尊加持自己的正念,同时向内找,发现路上同修和我说常人的事,心里埋怨同修,马上归正自己和同修同时发正念,很顺利又劝退了很多人。

三、在反迫害中修好自己

由于自己忙于讲真相,学法发正念没有及时跟上,不自觉的追求三退人数,有意无意的证实自己,把做事多少当成修炼了,忽视了提高心性才是根本,被旧势力钻了空子。今年六月份,我和同修讲真相被人诬告遭到了迫害。当在派出所时,感到师尊加持,觉得有一双大手在给我撑腰,当时什么也不想、也不怕,零口供零签字,就是我师父说了算。因为同修原来被迫害过,所以同修家被搜出了资料、真相信等,我们身上也带着资料和护身符,但这不是迫害的证据,而是消灭邪恶的利器,结果被拘留十天。因为送我时他们不知道我的名字,到第四天他们知道了我的名字,我产生了怕心,怕被搜家(因为钥匙被他们搜走),心里不安起来,过了一会儿,马上又否定了这一切。我是李洪志师尊的弟子,其它的安排都不要。这时同修背法正背到《转法轮》〈偷气〉:“凡是真正炼功的人,出了功以后的人都有师父在管,那师父在那看着你干什么,拿人东西,他的师父也不干哪。”每个字是那么清晰的打入脑中,结果什么事也没有。

到了第十天我想:三界是为正法而造的,别人出去都要办手续,而我们什么也不办就出去了。在这十天里,时不时有人心、怕心往出返,我就尽力的排斥。同时请师尊加持正念,时时感到师尊的慈悲呵护,金色法轮在我面前旋转,梅花的展现,和体会到师尊替弟子的承受,这时总是感动的流泪。出来后我们去派出所要我们的东西和自行车,所长说要500元钱费用,否则用车子顶,我们不给邪恶一分钱,结果东西和车子都要回来了,这期间外面的同修也一直给发正念。

虽然自己做了正法弟子份内的事,但距离法的要求还相差很远,在这期间暴露了很多不足的地方,关键时候不能坚定的百分之百的信师信法。学法和做事脱离,认识到修炼没有捷径,扎扎实实修自己这颗心,修自己的一思一念,多救人。

自己修的不好、写的不好,但还是想写出来圆容整体。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