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庆祝513】脑瘤病人修大法后痊愈了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五月十二日】在修炼法轮大法之前,我是个被医院判了“死刑”的人。

一九九零年上半年的一天,我在部队带领战士例行巡逻时,头痛欲裂,继而,无法继续待在部队,只能因病提前退伍。退伍后,头痛的疾病时常发作。

一九九四年到北京三零一医院做了核磁共振检查,发现脑袋里面长了一个瘤子,医生说是脑垂体瘤。一个月后,就做了手术。三零一医院的主治医生没给我做开颅手术,因为垂体瘤长的部位压迫很多神经,医生害怕开颅手术会造成脑部损伤,我会变成植物人,于是,就从鼻子位置通过仪器伸入脑部,把瘤子刮除了一部份。手术后,我的嗅觉就不灵敏了,而头比手术前更痛了。

回到家不到一个月的时间,病情发展的更加严重。只好又来到北京复查,复查结果显示:瘤子比以前更大了。经人介绍,父亲领着我又住进了北京中日友好医院。

九四年五月份左右,中日友好医院副院长给我做了第二次手术。

在开颅手术前,医生跟我和父亲商量,手术后会出现几个后果:一、对肾功能会有影响,二、我的左眼睛会失明,三、可能会变成植物人。听后,我当时就说:“就做吧!只要我脑袋不疼一天就行!”因为我实在无法承受那种痛苦了。

手术后,我的左眼睛失明了,肾功能也受到了影响。可是,疼痛并没有消失,我整夜睡不着觉。中日友好医院的左院长就和我父亲说:瘤子长在那个位置的人存活率极低,三、四年后还得做手术……

两次手术的前后,由于头痛的实在厉害,一般的镇痛药根本不起作用,只能采用注射杜冷丁、强痛定等针剂止痛。

从手术到一九九六年我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两年时间里,我一共用掉强痛定约八、九千支,杜冷丁用了约一、二千支,埃托啡(口含片)用了八百多片(医生说含七片以上就容易上瘾)。我还把大烟卷在烟丝里抽过,但对我都不管用。由于打针过多,臀部上烂了一个坑,胳膊和臀部上的肌肉都打硬了,后来,即使用药,身体也不大吸收了。在这期间,我还服用过一种镇静剂,叫卡玛西平。说明书上注明:不能连续服用七天以上!当时并没留意,竟连续服用了二年多,结果,造成身体严重贫血。认识我父亲的医生说:这个孩子以后只能靠输血活着了,也没有什么有效的治疗方法,准备后事吧……

一九九六年的六、七月份,我在肉体和精神都快承受不住的时候,就想自己了断生命。已经修炼法轮功的母亲对我说:“跟妈妈炼法轮功吧!”就这样,我开始修炼法轮功。从此,我的人生发生了根本的改变!

妈妈给我念《转法轮》,也就是三、四天的时间,我就戒掉了毒瘾(因打针过多上瘾了)。

十几天后,我就能盘腿坐在沙发上看书了。
头不痛了!
上厕所也不用爬着去了(因用药过多,产生眩晕,无法站立)!
小便也畅通了(以前小便尿不出来)!
也能坐着吃饭了(以前都得蹲着扒拉两口饭就上床躺着)!
通过阅读《转法轮》,我更明白了人活着的真正意义!

……

亲朋邻里都知道我炼法轮功后脑垂体瘤好了,他们都说大法太神奇了!

从前,我父亲曾经在某市市政府任过副市长,我通过炼法轮功治好了脑垂体瘤,这在当时的市政府和政法系统等部门引起了很大的震动,那里的人们都在互相传这件事。炼功后,在我身上还发生了很多神奇的事,这里我就不一一诉说了。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大法与大法弟子,利用新闻媒体给大法造谣抹黑,但是,不管中共与江××怎么造谣,怎么诬陷师父与大法,甚至开除了我的工作,都不曾动摇我坚信师父坚信大法的正念。

因为,我现在的生命是大法师父给的!

我能活到现在,是因为我修炼了法轮大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