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庆祝513】访谈:法律专业学生谈修炼法轮功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五月十二日】王静(化名)是一位法律专业的大学生,五个月前开始修炼法轮功。下面是她谈自己的修炼体会。

记者:你好。很高兴见到你。现在大学里比较封闭,每天接触的都是党文化教育,那你是怎么接触到法轮功的呢?
王静:我很幸运。大学三年,教我的老师中,有三、四位是修炼法轮功的,还有几位老师虽然不修炼,也都明白法轮功是怎么回事。他们很智慧、很系统的在传授专业知识的同时,给学生们讲真相。我真的很感谢他们,他们知识渊博,课讲的很好,同学们一致公认的。

老师们给我的最大收获是让我学会了独立思考,这非常重要,为我得法打下了基础。我特别喜欢历史,对中国近代史很感兴趣,我开始思考一些问题。我去图书馆看书,想要了解历史真相,弄不懂的就去问老师。于是我有机会看到了《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读完后,我震惊了,想:教科书中的历史是不是都是被篡改了的?

后来我又得到一本《中国预言故事》。书里提到法轮功创始人,因为中共对法轮功的宣传都是说反面的,所以看这本书的时候,心里还有抵触。之后,我看了《九评共产党》,看完之后,我就明白了。法轮功创始人是被诬陷的,我也看到了法轮功以及法轮功修炼者的大忍之心,他们真的是为了世人好。

后来,我就得到了神韵光碟。神韵给我印象很深,特别是第一个节目那宏伟壮观的场面和气势,“各界众王,三界已定”那句话烙印在我脑子里。也许是机缘吧,我开始对佛法非常感兴趣。因为我一直相信因果轮回,所以小册子里面写的每一句话我都相信。我又一口气看完了神韵,就觉的太美了,我很喜欢。看到我很认同大法,同修就给了我《转法轮》电子版。

记者:你是什么时候看《转法轮》的?当时怎么想?
王静:我是假期在家里看的。当时就是当作一般的书,挑着看的,大概知道法轮功是修炼,佛是存在的。同修问我,我就说要修。那时的想法,一个是同修对我很好,我不想让人家失望,碍于情面吧;再一个就是私心,怕自己万一错失良机,后悔来不及。

记者:那你现在呢?还那么想吗?
王静:现在我是真的想要修炼。五个多月来,我每天学法,我明白了大法是什么。我一直想要明白人生的意义,可是这么多年来,学了这么多,都没有人能回答我的疑问。看了《转法轮》,我的问题都找到了答案。感受最明显的就是,以前我就觉的我是一个飘零的人,找不到归根,虽然我有家庭,我有父母,可是我觉的那个地方不是我真正的家,我一直有这种感觉。我一直在找一个根本的东西,但我说不清那是什么。

还有,比如说,有一句话叫“道高一尺,魔高一丈”,还有一句话叫“邪不压正”,我就不理解,到底哪一个对呢?我就希望有一个高人给我解答。我问东问西,但是没有一个人正面回答我,或者能给我解释。当我看到《转法轮》的时候,里面就回答了这个问题。我知道这才是我要找的。

记者:你真是很幸运啊。那你认为大法让你在哪些方面受益了呢?
王静:各方面。我明白了生命的真谛是返本归真,知道了宇宙的真理,智慧提高了。师父把我的病根都祛除了,还无时无刻的呵护着我。我的一切迷茫和忧虑都消失了,找到了生命的归宿和意义,现在我是明明白白的活着。我觉的我很幸运,宇宙中没有比得到法更幸福的了。

记者:你得法后最大的变化是什么?
王静:一个是身体再也不象以前那样疲惫不堪了。当我正式开始修炼,看到《转法轮》第一讲最后一节的时候,就感到肝脏部位出奇的发烧发烫,很疼,藕断丝连的疼。因为之前我大概的看过一遍书,知道这很象书中说的净化身体。我一方面感叹大法的神奇,一方面又有些怀疑,因为我在早年肝脏被诊断为有问题,长期的超负荷学习和精神压力让我认为是不是积劳成疾,又一想,不对啊,这两天身体状况一直不错,肯定是师父给调整身体呢。于是很感激、很开心,师父管我呢。接下来的几天,便出的是黑黑的毒水一样的东西、污秽物,还便过血。以前我经常便秘,有八年了吧,修大法之后正常了。室友都很羡慕,觉得不可思议,她们喝酸奶、喝蜂蜜、吃香蕉全用上,都不好使。我以前晕车,特别煎熬,学法后不晕车了。之前总是有气无力,强打精神,现在从头到脚一身轻,感觉很舒适,精力充沛,认识我的人都说我很精神。

另一个是我的整个价值观发生了根本的改变。我看到了常人的局限,整个人变的从心底里善良、祥和了。我活的光明磊落,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清清楚楚,自如洒脱。和五个月前的我简直不敢比,层次拉开的太大了。一个是能够按照“真善忍”标准要求自己、能够为他人着想的修炼人,一个是陷在“名利情”中患得患失的常人,这种改变还不大吗?太大了。

记者:你家人同意你修炼吗?你是怎么跟他们讲的?
王静:我给他们讲我修炼后身心的变化,讲法轮功真相。他们的观点就是法轮功好你知道就行了,不要介入。他们经历过文革,主要是害怕和担心。我没正面回答他们,依然学法炼功,他们盯梢一样想知道我在干什么。知道我学法炼功,他们就教训我,指责我,甚至威胁不供我上大学,还把我小姨拉过来给我施压,小姨经常给我生活资助,我和小姨关系好。我当着小姨的面,坚定的说:法轮功这么好,我不会背叛师父,你们如果真的为我好,就应当支持我,保护我,而不是逼我放弃修炼。我会注意安全,你们别担心了。我父母看没办法扭转我,就不再那么反对了。我小姨则同意退出党团队,并且记住了“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记者:你是学法律的,能否从法律方面谈谈你的看法?
王静:法律界有一种观点:法律应当被信仰。可是,如何证明法律本身是公正合理的?也就是说,如何判断一部法是良法还是恶法?还是没有说清楚。人一旦信仰什么,便会用信仰所提供的标准来指导自己的一言一行。倘若这标准本身的是非善恶都不确定,又如何保证人或事能依照它朝正确的方向发展呢?信仰本身应是纯正、圆容的,否则无法指导人们判断是与非、善与恶。法律可以是一种依据和标准,但绝不是终极标准,不适合被信仰。

法律是一种社会治理工具,它是以国家强制力作后盾来运行的,谁违法了,就会受到制裁。但现实上,即便用酷刑制裁,要行恶的人照样去行恶,根源在于法律只能以强力来约束人的外在行为,却管不住人的自由意志。尤其在一个以“无神论”作为意识形态主导思想的国家,人对道德的正信被彻底颠覆后,人终于可以无法无天了,所以人对作恶不自知,也不承认是作恶,因为他没有因果报应的心理约束。

对于一个相信因果报应和轮回的生命来说,比如我,即使所学专业是法律,也不会因此而小视道德的力量,不会把法律看得比道德还重要,也不会人云亦云的随波逐流。骨子里对因缘关系的相信是我认同大法从而走上修炼的巨大的道德力量。

记者:你认为修炼对你的学习有帮助吗?
王静:帮助很大。以前看书的时候,心不静,经常胡思乱想,想入非非,集中精力的时间很短,学习效率不高。修炼后,思想逐渐变的清静了,能够专心致志,基本上一遍就能抓住知识点,效率很高。另外,学习不能自欺。现在这种应试教育下,考试变成纯技巧活,大学生普遍关注的是分数,并不是知识技能。修炼后,我不再象以前把分数和名次看的那么重了,我要的是把每一个知识点弄清楚明白,不自欺,对自己负责,考试认真准备,是什么结果随其自然。这样,学习起来轻松愉快,效率高,成绩好。我以前尝试过很多学习方法,都达不到这样。

记者:那就是说,不但没有耽误学习,反而学习上提高了,是这样吗?
王静:是。我最大的感触就是头脑清晰了,我以前学习的时候脑子里浆糊一样,一本书看完了都不知道看的是什么。现在,我读多少都能清晰的知道它讲的什么问题。而且善于总结,把它形成文字。就好象自己站在一个更高的境界向下看,底下的东西一清二楚。另外,我知道大法是至高无上的真理,所以我很自信,没有什么学不会的。这种感受以前没有过。我学大法后觉的很精神,一直到晚上都很精神,没有睡意,就有时间读书。所以学法和学习不但不冲突,反而提高了学习效果。

记者:那么,你在处理与同学之间的关系上是不是也有变化呢?
王静:变换太大了。举个例子,我有个室友不知何故就给我冷脸子看,持续一个学期了。我心里恨她,为什么这样对我。现在她对我摆冷脸子,我就不在乎了,想她可能是因为有什么烦心事吧,不一定是针对我的。我用善心去对待她,发现她并不坏。我现在知道站在别人的角度,为别人着想了。我总是对她微笑,尽力帮她。这样一来,她也变了。原来她有事不找我,现在她也找我了。有一次她托我拷课件,第二天要用,可是我正巧忘带优盘了。为了不耽误她的事,我特意去买了一个优盘。她是信任我才把事情交给我的,我就应该做好。现在我们之间没有那种隔阂了,我觉的特别好。

还有,以前别人比我学习好,我会妒嫉。比如上课回答问题,别人比我回答的好,我就心里不平衡。现的在我会去欣赏他,找我自己的不足,老师夸别的同学,我会为他们感到高兴,我也确实看到很多同学身上的优点,认识到自己应该提高。我有了好东西,只要别人跟我要,我都会给,毫无保留,甚至会主动提供给他们。和以前彻底不一样了。

再有就是显示心。老师可能对我很好,因为我学习好么,有时候自己就飘飘然,说话态度都不一样,就可能伤害到别人。修炼以后,我意识到那是非常不好的行为。我现在说话就很在意别人的感受,不再去显示自己。就是说从身边点滴小事上,一言一行上,我都开始注意,按照大法不同层次的要求去做。这就是修在其中吧。

记者:那么,你周围的人是不是也感受到你的变化了呢?他们对你的态度是不是也在变呢?
王静:有的。以前同学见面也打招呼,但我总觉的自己很孤立。学法后,我就主动去和他们交流,谈一些学习、生活上的问题。我上课认真听,他们也会来和我借笔记,我就整理好了给他们。他们都认为我是一个很热情的人,很多我叫不出名字的同学对我都很友好。他们信任我,愿意和我说心里话。这样的氛围使我感到生活幸福、快乐。

记者:你对将来有什么打算吗?
王静:我打算考研,学习国际法,以后当一名律师。我看到了中共对人权的践踏,我想今后对国际人权这方面重点关注,为维护正义尽自己一份力。但是无论做什么,我都会坚持修炼法轮功。

记者:现在中国大陆还没有停止迫害法轮功,你有没有感到这种压力?
王静:有压力。但是,我修炼后亲身体会到了大法给我带来的身心变化,道德境界的升华,真是太好了。我坚信大法讲的都是真的,我相信“邪不压正”。有压力也不能放弃修炼,真理是不容放弃的。

记者:你愿意把大法介绍给你的亲人和朋友、同学吗?
王静:我很愿意。众生太苦了!我希望他们能和我一样走進大法修炼,就算现在不得法,也至少要让他们明真相得救。

记者:谢谢你和我聊了这么多。如果让你和大学生们说句话,你最想说什么?
王静:我想说,朋友,希望大家都能反思历史,了解真相,为自己选择美好光明的未来。请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真心祝愿你们幸福!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