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庆祝513】法轮大法洪传双城(上)

献给伟大师尊60华诞及法轮大法传世19周年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五月十三日】

序幕

双城,位于黑龙江哈尔滨西南部的一座小城,普通、平凡。一九九四年五月,一种教人祛病健身、让人道德升华的气功功法——法轮功(法轮大法)悄然传入双城。十七年来,这座宁静的东北小城见证了一段辉煌的历史。

一九九四年四月,一名双城气功爱好者偶然的在书摊上买到一本《中国法轮功》,通过阅读,虽然对法轮功没有太深的了解,但是,这名气功爱好者却被法轮功能够“二十四小时法炼人”的特点吸引,于是,几名双城气功爱好者来到了吉林省长春市参加了法轮功(法轮大法)创始人李洪志师父在长春市办的气功学习班。

一九九四年四月二十九日至五月八日,应长春市气功科研会邀请,李洪志大师在长春市吉林大学鸣放宫礼堂举办长春第七期法轮功学习班,五名双城气功爱好者有幸和一千余人共同参加了那次学习班的白天班。

学习班结束后,双城法轮功新学员怀着无比喜悦的心情返回了家乡。那时,他们并不知道,他们此次长春之行将会使家乡及周边区县发生巨大的变化……

二、从气功到修炼

一九九四年五月,黑龙江双城的第一个法轮功炼功点就出现在原双城市人民政府院内,当时,参加炼功的也仅有十余人。

随着在市政府院内学炼法轮功人数的增多,炼功地点就改在距离市政府不远的双城市第七小学院内,那个时候,参加炼功的人数已经增加到了八十余人,而且,来学功的人数还在一日一日的增多。最终,还是因为学炼人数众多的缘故,炼功地点就再次转到双城市人民体育场内(也曾短时间在灯光球场、广播电视大学、农机局院内)。到一九九四年七月末,通过亲友相传,学炼法轮功的双城市民已经达到三百余人。

(历史照片:黑龙江双城法轮功学员在双城市灯光球场晨炼)
(历史照片:黑龙江双城法轮功学员在双城市灯光球场晨炼)

没有谁去组织,更没有谁去刻意的宣传,亲传亲,友传友,法轮功凭着祛病健身的神奇功效在一百日之内由十余人变成三百余人学炼。通过学炼五套简单的动作,多年疾病缠身的人达到了无病一身轻的状态;被医院判了死刑的人,也从死亡的边缘上走了回来——法轮功真是神了!

一名双城市民,经哈医大二院和哈尔滨市工人疗养医院检查,确诊患有心肌炎、附件炎、肺炎、肺叶高压、骨质增生、风湿性关节炎,在丧失劳动能力的情况下,她学炼了法轮功,不久,她的身体恢复了健康,还成为家庭的主要劳动力。

一名双城市民,经双城市市医院与阿城市市医院三次CT检测,确诊患有“肺癌”,通过学炼法轮功后,他的身体完全恢复了健康。

一名双城市民,经哈医大二院确诊患有骨髓异常综合症,他花了近八万元钱医治,也没什么治疗效果,最后,只好躺在家中等死。后来,他学炼了法轮功,仅仅炼了五十天,就能够自己骑自行车上班了。

……

象这种祛病健身的典型事例,在当时的双城法轮功学炼者中比比皆是,几乎每个学炼者都可以讲出自己学炼法轮功后身体发生的巨大变化!后来,这些典型的祛病健身事例与其他事例一起被收進由双城市市委印刷室(打印复印室)承担印制装订的《双城市法轮大法学员健康状况精神文明状况调查100例》(简称《调查100例》)中。

一九九四年七月下旬,哈尔滨功友传来喜讯:法轮功(法轮大法)创始人李洪志大师要亲自来哈尔滨办法轮功学习班!一九九四年八月五日至八月十二日,应哈尔滨市气功科研会的邀请,李洪志大师在哈尔滨市飞驰冰球馆举办了为期八天的哈尔滨法轮功学习班。在听课学功的四千五百多人中,来自黑龙江双城的有四百多人。四百多名双城学炼者中,绝大多数都是普通的市民,他们来自各个阶层:有工人,有农民,还有正在高校上学的大学生。也有一少部份人是在政府机关工作的,还有几名当时市政府各大科局的领导,也在亲友的带动下,慕名参加了哈尔滨法轮功学习班。

八天的学习中,除少数人住宿在哈尔滨外,绝大多数人是通勤:有的坐火车,更多的,则是乘坐合租的四台大客车。大客车每天下午三点三十分左右从人民体育场出发,晚六点前到达哈尔滨飞驰冰球馆,从晚六点到晚八点,学炼者在冰球馆内先聆听李洪志大师讲课,然后再学炼功法动作。

(网络图片:哈尔滨法轮功学习班举办地点——哈尔滨市飞驰冰球馆)
(网络图片:哈尔滨法轮功学习班举办地点——哈尔滨市飞驰冰球馆)

(历史图片:黑龙江双城法轮功学员保存的哈尔滨法轮功学习班期间飞驰冰球馆门票)
(历史图片:黑龙江双城法轮功学员保存的哈尔滨法轮功学习班期间飞驰冰球馆门票)

(历史图片:双城法轮功学员保存的学员证)
(历史图片:双城法轮功学员保存的学员证)

哈尔滨法轮功学习班期间,创始人李洪志大师的人格风范让参加学习班的双城法轮功学员永久回忆:“师父看着很年轻,穿着一件白衬衫,衬衫很白很白的!”“老师非常遵守时间!几乎每天都是提前十分钟入场,讲课前五分钟,老师就坐在讲桌前,没有一天不是这样的!”“开课前的五分钟,有许多学员找师父签字,和师父握手,我和师父离着很近,现在一想起来,就非常后悔!”……几乎每个参加哈尔滨学习班的双城法轮功学员都可以讲出师父留在他们记忆中印象最深的故事。多年以后,当这些有幸在一九九四年八月亲耳聆听李洪志师父讲课的双城法轮功学员终于彻底明白了自己所修炼的是宇宙大法的时候,每每读到《转法轮》中:“我觉的能够直接听到我传功讲法的人,我说真是……将来你会知道,你会觉的这段时间是非常可喜的。”之处时,常常会从内心深处涌出一种难以言表的幸福和感恩!

(历史图片:1999年7月20日前,双城法轮功学员在学法点集体学法)
(历史图片:1999年7月20日前,双城法轮功学员在学法点集体学法)

八天的哈尔滨学习班期间,发生的那些神奇的故事也让双城的学员们久久回味,津津乐道的讲述给其他的学员:

……我坐单位的小车去,到的很早,每天都能看到师父入场。一天,有人要和师父合影,我帮忙拿相机照相,照了很多次,也没有照成,当时还不知怎么回事……后来,要和师父合影的这个人不炼了!……

……在场内一半一半的给学员净化身体时,师父让把眼睛闭上,我开始就没有闭上。师父喊一、二、三跺脚时,我就看到一个大火球从上面落下,吓得我赶紧闭上眼睛……

……一个学员的姐姐在扬州,她先学了法轮功,当她得知师父在哈尔滨办班时,就打电话通知弟弟,让他马上从西安赶回哈尔滨来学法轮功。这个学员八月五日晚提前来到冰球馆时,根本就买不到门票了。这时,他看到一位高大的青年从一辆小车中走下来,就觉得这位可能就是李大师。这个学员走到师父跟前,说:您是李大师吧?我是从西安来学功的,我没买到票。师父就对这个学员说:你等着吧,你肯定能够买到票!说完,师父就進冰球馆了,这个学员就坐在木头堆上等。冰球馆里开始鼓掌(开幕仪式),他就着急。这时,他看到一个人从冰球馆里出来,东看看,西望望,然后就回去了。这个学员也没当回事,心想:等着吧,李大师告诉等着,那就等着!不大一会儿,那个人又出来了,东张西望一下,又回去了。等到那个人第三次出来时,这个学员就主动上前问:你干啥呀?那个人就说:我这儿有别人的一张票,干等,这人也不来!这个学员赶紧说:那你就卖给我吧!就这样,真象师父说的那样,买到了票。

……

八天的哈尔滨学习班中,最令双城学员难以忘怀的还是学习班结束的那一天——一九九四年八月十二日。

八月十二日晚,为期八天的哈尔滨法轮功学习班落下帷幕。学习班即将结束时,李洪志大师走下讲台,绕冰球馆场地一周,看望学员。所到之处,学员们自发的起立鼓掌。绕场一周后,李洪志大师从新走上讲台,宣读并批准了学习班期间由双城学员提交的希望成立双城法轮功辅导站的申请,随后,又将两面锦旗分别授予哈尔滨法轮功学员和双城法轮功学员。

(历史图片:李洪志大师授予双城法轮功学员的锦旗)
(历史图片:李洪志大师授予双城法轮功学员的锦旗)

从旗上的文字可以看出,这是中国法轮功研究会早期订制的锦旗。这面锦旗曾经悬挂在炼功点,后来还在“双城市第二届法轮大法书画刺绣作品展”中展出过。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后,锦旗珍藏在一名双城法轮大法弟子家中,这面锦旗是黑龙江双城所有法轮大法弟子的骄傲,他凝聚着师父对双城大法弟子的信赖和期盼!

从一九九四年四月二十九日到十二月二十九日,在连续八个月的时间里,师父不辞辛苦,在长春、大连、哈尔滨、延吉、广州连续举办了五期法轮功学习班,在这五期学习班里,期期都有双城市民参加,到一九九四年十二月末(一九九五年年初),学炼法轮功的双城市民已多达五百到六百人。

(历史图片:1999年7月20日前,双城法轮功学员冬季在室内集体炼功)
(历史图片:1999年7月20日前,双城法轮功学员冬季在室内集体炼功)

学炼法轮功的人数一日日的增多,一个炼功场所不可能完全容纳得了。为了方便炼功,居住相近的学炼者们就开始三五成群的在居住地附近比较大一点的公共场所一起晨炼。当时,除去各乡镇(五家镇炼功点)以及无法统计的家庭炼功点外,规模较大的炼功点在双城镇内共有五个:体育场炼功点、十字街炼功点、东门炼功点、西门炼功点(三中炼功点)、四中炼功点。

在这些大大小小的炼功场所中,学炼者们主动拿出自家的录音机,每日早早的就来到炼功场地,挂出宣传条幅,为大家播放炼功音乐。一两个看护炼功场地的学员,就向周围早起锻炼的群众介绍学员们炼法轮功后的身心变化,简单向围观的市民介绍法轮功,时不时的,还为初学者们纠正不规范的炼功动作……

双城法轮功辅导站成立于一九九四年八月,是当时黑龙江省比较早的三个法轮功辅导站之一,另外两个法轮功辅导站分别是齐齐哈尔法轮功辅导总站(一九九三年七月十四日至七月二十三日,应齐齐哈尔市气功科研会邀请,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大师在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邮电礼堂举办了为期十天的黑龙江法轮功学习班,参加人数约五百人)和哈尔滨法轮功临时辅导总站(成立于一九九四年八月)。

虽然名为“辅导站”,其实,只是一个口头上的称呼!根本没有办公地点,没有名册,不存钱,不存物,任何组织的最基本设施都没有,只起着一种联系的作用:与外地功友保持联系,更多的,则是本地功友之间的相互联系。

虽然,那时绝大多数的学炼者们因对传统修炼文化的模糊不清,对自己所炼的法轮功一时还不能完全从祛病健身的理解层次中走出来,但是,随着对《中国法轮功》(修订本)的阅读,在学炼法轮功的人群中普遍出现了道德升华的现象!这在物质利益至上,一切向金钱看齐,人与人之间的矛盾冲突不断发生的当时,引发了局外人的深深思索。

人们从这些默默的炼功人身上看到了一种久违的精神:真诚、善良、容忍!这种与人们久违的精神强烈的震撼着人心,他以无法抗拒的力量在迅速的改变着学炼法轮功的人们。

几乎所有学炼法轮功的双城市民在学炼后,身心都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和从前判若两人:

斤斤计较的,变得愿意帮助别人了,不但如此,还主动承担起了公共卫生的清扫;

得理不饶人的,变得能够为对方着想了,即使自己受到了物质上的损失,也不向对方索赔一分钱;

待人冷漠的,变得有热心肠了,看到醉倒大街上的行人,自己出钱打车将其护送回家;

是领导的,不收礼了;

当仓库保管员的,不贪占单位的便宜了;

做职工的,领导分派干什么工作就干什么工作,也不挑也不拣了,工作中任劳任怨……

一名双城市民与婆家人关系非常不好,吵骂打架是家常便饭,她非常恨婆家人,打算在女儿稍稍大一点的时候,就把女儿托付给别人,然后,再找一个方法和所有婆家人同归于尽!但是,她有幸的学炼了法轮功,“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法理启悟了她,从此,她将“真善忍”牢记在心中,无怨无悔的对待婆家人,慢慢的,家庭变得和睦融洽。她的变化,曾在当地产生很大的影响,以至于许多亲友都登门询问……

一名双城市民平日里就爱打麻将,炼了法轮功以后,明白了身为炼功人绝对不能赌博的道理,从此,不打麻将了。一次,在招待所值夜班打扫房间时,他捡到了一万元人民币,就把钱如数的交还给失主,面对失主的感谢,他分文不取……

一名双城市民不仅懒惰,还爱占小便宜。本来已经成年,却从不帮父母干家务活,母女关系很不好。上街买东西如果卖主多找给她钱了,也不还给卖主。法轮功“不失不得”的法理点醒了她,此后,她象变了一个人似的,在家中主动帮助父母做家务,母女关系非常好。一年过年期间买东西时,主动把摊主多找的钱还给了摊主……

一名双城市民孤傲清高,语言尖刻,还有洁癖,从不用别人的杯子喝水。与人同桌吃饭时,如果认为别人不讲卫生了,这顿饭马上就不能吃了!平日里总是嫌这里脏,嫌那里不干净的,说话也从不考虑别人的感受。就是这样的一个人,在法轮功“处处为他人着想”的法理感召下,每当冬天下雪的时候,主动将公共胡同里的雪打扫干净,还定时清理居住地附近的小厕所,脏活累活抢着干,什么脾气都没有了。亲朋好友都对她说:你真的变了……

一名双城市民原本对人在世间如何生活充满迷惑和疑问,学炼法轮功后,通过阅读《中国法轮功》(修订本),不但改掉了赌博等不良行为,精神面貌更焕然一新,思想变化很大,懂得了人生存的价值,明白了做人的真正目地……

一名双城市民与本村的村干部发生纠纷,就想学会武功收拾那个欺负他的村干部,抱着复仇的心理,他接触了法轮功。通过阅读《中国法轮功》(修订本),他放下了从前的恩怨,最后,还与那个村干部和睦相处……

像这种道德升华的故事在双城法轮功学炼者中层出不穷!有一些故事,至今还在人们的口头中流传,有些故事,被收進由双城法轮功辅导站在一九九九年一月编印的《双城市法轮大法学员健康状况精神文明状况调查一百例》(简称《调查一百例》)中。

如果说一九九四年五月的双城民众过多的是从祛病健身的功效上盛赞法轮功的神奇,那么,到了一九九五年,法轮功学炼者们道德升华后的大善大忍之举就更让双城民众惊叹不已!有什么疑难病症,炼了法轮功后就好;有什么不良嗜好,看了《中国法轮功》(修订本)后就戒掉!一炼,疾病全无;一学,举家和睦!不要学炼者一分钱,还有人无偿教你功法动作,这样的神奇功法,干嘛不学不炼?于是,越来越多淳朴的双城民众开始学炼。

(历史照片:1999年7月20日前,双城法轮功学员在东门炼功点集体炼功)
(历史照片:1999年7月20日前,双城法轮功学员在东门炼功点集体炼功)

(历史照片:1999年7月20日前,双城法轮功学员在贸易城前集体炼功)
(历史照片:1999年7月20日前,双城法轮功学员在贸易城前集体炼功)

法轮功传入双城之前,有多种门派的气功曾在当地流传,人们对气功的认知,也仅停留在祛病健身的层次上。对于法轮功,最初,人们也普遍认为他是佛家气功中的一种,只不过层次更高,祛病健身的效果好于其它气功。

虽然中华传统文化是半神文化,修佛向道,自古有之,但是,由于一九四九年中共用马列唯物论强力破坏,人们在思维理念中对“修炼”二字的内涵普遍茫然。

虽然李洪志大师在哈尔滨法轮功学习班上多次讲到了“修炼”,但那时,多数双城学炼者的兴趣点根本不在“修炼”上,即便是听到了“修炼”二字,也只是肤浅的表面理解,根本就不懂“修炼”二字的深层内涵。但是,随着学炼者们阅读《中国法轮功》(修订本),尤其是从一九九五年五月一日开始,双城镇内各个炼功点在每天晨炼一个小时之后,辅导员们都组织愿意留下来的学炼者共同阅读《中国法轮功》(修订本)(后来,炼功与读书逐渐分开進行。早晨炼功,晚上读《转法轮》。读书的地点,大都是在公共场所,如学校操场、单位会议室等安静地点,极少数的是在学炼者的家中)。这群学炼者的理念普遍发生了转变!通过系统的阅读及切磋交流,学炼者们终于明白了:自己所学所炼的法轮功不是简简单单的气功,而是一部宇宙大法——法轮修炼大法!自己的学法、炼功、修心性,就是在修炼!

(历史图片:1999年7月20日前,双城法轮功学员在学法点集体学法)

三、大法洪传

一九九五年六月,哈尔滨辅导总站转给双城辅导站一套李洪志大师的讲法录像带,这套珍贵的讲法录像带开始只是在双城镇内各个炼功点内轮流播放。乡下的一个由佛教居士转修大法的学员听说后,就找到了双城辅导站中的一个负责人,对这个负责人说:传佛法是不能分城里和乡下的!……

一语点醒梦中人!

从一九九五年七月开始,一直到一九九九年七月,历经四个整年,这些已经在法轮大法中身心受益的修炼者们,开始了以黑龙江双城镇内为核心,向本地各个乡镇乃至周边区县洪传大法的艰辛而辉煌的历程。根据同修的回忆,当年洪法的形式主要有以下几种:

三两个人一组,背着放像机到乡下播放师父的讲法录像,然后义务教功;

得法早的同修到乡下走亲串友,向亲友介绍自己修炼大法后身心的变化;

在城乡的集市上,通过上百人集体炼功的宏大场面向现场乡民弘扬大法;

……

一名双城学员自己出钱买了三台放像机(当时折合人民币约六千余元),还有一名法轮功学员,拿出三千多元钱买了一台進口录放机。这些在大法中精進修炼的学员们,带着师父的讲法录像带分别在各个乡镇轮流播放。

九讲录像,分九天放完。先放录像,然后再教功法动作。开始时,他们有的是住在乡下,再后来,就骑自行车通勤。就这样,一个乡镇一个乡镇的走,炼功点和学法点就在一个乡镇又一个乡镇的建立。乡镇有了炼功点和学法点一段时间后,得法的学员又自发的向本乡镇的村屯洪法,所用的洪法形式大都是先放录像再教动作。

这样,法轮大法快速的在双城二十八个乡镇及乡镇所属的各个村屯洪传开来。

多年以后的今天,许多去乡下放录像洪法的大法弟子对那段经历仍然记忆犹新……

一名双城镇内的同修是这样回忆的——

……记得那是一个冬日,我和同修去一个村屯放师父的讲法录像,回城的时候,已是深夜十点多钟,并且,天又下起了大雪。我们在公路上骑着自行车,凛冽的北风夹着雪粒迎面扑来,打在脸上又痛、又睁不开眼睛。嘴里呼出的热气在帽子的两侧已结起了白霜。因是顶风,实在骑不动了,我们就推着走。就是这样,我们也没有感到丝毫的辛苦与疲劳,相反,却感到非常的充实和快乐。因为,又有很多的新学员走入了修炼的行列!我们吃再多的苦受再多的累也心甘情愿,洪扬大法是我们每个大法弟子义不容辞的责任!

另一名双城镇内的同修是这样回忆的——

……我听同修说,刚开始下乡洪法时,人们对大法不了解,那时去乡下放师父的讲法录像,每天都得背上放像机、食物、水。放完录像后,要是没有住处,就得返回城里来,第二天,再去接着放。后来,炼功人多了,到谁家都愿意留吃饭,都不愿意让你走,你要不吃饭,人家都不高兴。

……我得法几个月后,就和几个同修骑自行车到七十里地外的农村去洪法,到晚上,骑自行车回来,一天下来,整整骑了一百五十多里地,我都没感觉到累!家人看在眼里,连声说大法太神奇了、太神奇了!因为,我没得法前,身体非常虚弱,整天浑身疼痛,脑瘤发病时,头疼难忍!身边经常带着速效救心丸:一惊一吓一着急,人多一闹,我都好休克,根本不能走太远的路。修炼以后,这些就全都好了!所以,我每次外出洪法时,家人就都非常支持!

……我们几个同修经常骑自行车到农村去洪法,有时走到半路,天就下起雨刮起风来。冬天,路上冰多,路面很滑,可是这些都挡不住我们洪传大法!我们的心里总是美滋滋的,浑身也有用不完的劲儿!去时,要是乡下学员留我们吃饭,我们每人就给二元钱,乡下学员说什么也不要钱!可我们也不能白吃人家的饭啊,等到再去时,我们就买一些挂面和食物。

还有一名双城镇内的同修回忆到——

……乡下农忙的时候,白天根本无法向村民们洪法。我们就在白天义务为村民插稻苗(双城个别乡镇有水田)干农活,晚上,再放师父的讲法录像。那时候,村民要雇一个工的话,一天得四十元钱……

……得了法的人都说大法好,他们把对大法的感恩表达到我们这些下乡洪法的学员身上,有的人家尽管生活不富裕,尽量拿出最好的食物招待我们。

……我们有的学员体悟到:下乡洪法,绝对不能窃取乡民对大法的感恩!所以,咱们几个学员就做了一个规定:为对方考虑,下乡洪法的学员,如果在村民家吃饭,绝对不能吃鸡、鱼、蛋、肉!而且,吃完饭,得给村民一元钱的伙食费……

一名乡下同修的回忆也见证了那段历史——

……一九九七年,我们这里涌现出一批年轻的修炼人,他们很快把大法传遍各个村屯。学炼的人一多,就需要大量的大法资料,这批年轻人悟性好,理性升华的快,有的就主动拿出资金购买大法书籍、炼功录音带、讲法录像带、讲法录音带等,无条件的送给偏远地区的新学员;有的还把自己的摩托车借给去村屯洪法的同修用。

到了十一月,我们这里就建立了三十个炼功点,点上学员共有四百多人。早晨,大家都在各个炼功点上炼功,晚上,年轻人就分散下到各个学法点,放师父的讲法录像,每天都是半夜十一点以后才回家,从没有怨言……

当然,向本地乡镇村屯洪传大法绝不仅限于放录像教功法这一种方式,亲友间相传的形式也起到了很大的洪传的作用……

一个双城镇内的法轮功学员,带着大法书籍骑自行车去乡下走亲戚。他看到亲戚病得很厉害,腰不敢动弹,就对亲戚说:你和我炼炼法轮功,再看看《转法轮》,你的腰病就会好。亲戚半信半疑的按照他说的话做了,果然,腰部疼痛减轻了!亲戚觉着这法轮功挺好,就要炼。于是,这名镇内的法轮功学员就在亲戚家住了三天,教亲戚学炼法轮功。要回城的时候,他对亲戚说:就你一个人炼,也炼不起来啊,你再找几个人,一起炼吧!于是,亲戚就找到一个本村曾经练过其它气功的村民。刚开始,这个村民还舍不得放弃曾经练过的气功,这名镇内的法轮功学员就对他说:我给你留本书,你先看看,再琢磨琢磨能不能放弃你练的那个气功。过了十多天,这个村民同意放弃练过的气功,专炼法轮功。而且,他还找来了十多个人一起学炼。在那名镇内的法轮功学员的帮助下,他们先听师父的讲法录音,然后再学炼功法动作,最后,成立了这个村屯的第一个学法点和炼功点……

(历史照片:1999年7月20日前,双城乡镇法轮功学员在村头集体炼功)
(历史照片:1999年7月20日前,双城乡镇法轮功学员在村头集体炼功)

在向各个乡镇村屯洪传大法的形式中,最让人难忘的,场面最壮观的,还是要数上百人集体炼功洪法的场面……

一名双城乡下的同修是这样回忆的:

……一九九七年十二月,我们就到集市上集体炼功洪法。我们这里每隔十天一次集市。每逢集市的早上,我们几个学员就把洪法宣传栏、洪法条幅、大法简介、法轮旗等早早布置好,在等同修到来的时候,我们用广播喇叭播放大法简介。同修们都到齐了,广播喇叭里放出大法炼功音乐,刹时间,炼功场地一片宁静,在祥和的炼功音乐声中,新老学员们整齐的做着五套功法动作。集市上的人们都上前观看洪法宣传栏、大法简介,负责看护场地的学员就主动向围观的人群讲解大法洪传的盛况,介绍学员炼功后身心发生的变化。

……一九九八年四月五月间,我们本乡镇十四个村屯的新老学员联合起来,几百人到附近村屯集体炼功洪法。几个年轻的学员骑摩托车在前面开路,车上装着洪法用的广播喇叭、宣传栏等。摩托车后面是骑自行车的、赶马车的、开三轮车的,大部份同修是走着去的,同修中有七十多岁的老人,还有三岁的孩童。每到一个村屯,我们先布置洪法宣传展板,同时用广播喇叭播放大法简介。村屯中的人们看到我们,就在屯子里奔走欢呼:法轮功来了!法轮功来了!每到一处,我们都受到村民的欢迎和支持。广播喇叭和功放机需要电源,就有村民主动提供。有时,我们也用村委会的广播,村民们都主动联系。一九九九年年初,我们又改换乐队音箱,播放出来的炼功音乐那真是撼天震地!

……集体炼功洪法中最令我感动和敬佩还是那些老年同修!她们不会骑车,接连走三、四个村屯,一天下来,就是一、二百里地!

……冬天特别冷,在户外洪法炼功时,最多也只是戴一副薄薄的线手套,有的学员光着手炼功,站桩时纹丝不动,围观的人们都说:法轮功真了不起!

……一九九九年,我们進行了三次大型的集体炼功洪法。最后一次,是七月二十一日,当时参加的有几百人,因中共发动迫害法轮功,我们被中共警察包围,然后强行驱散。

……粗略统计一下,我们共在七十个地方洪过法,建立炼功点六十五个,这期间,发生了许许多多神奇感人的故事。

(图片:1999年7月20日前,双城法轮功学员自制的洪法时广播用的功放设备)

一名双城镇内的同修又是这样回忆的:

大约是一九九九年春天的时候,双城镇内有三百多名大法弟子一起去一个乡镇集体炼功洪法。当时,是专门跑长途客运的同修出了五辆大客车。本来要去的同修还很多,但是,五辆大客车实在是装不下了!那个乡镇附近的学员有骑自行车去的,有坐其它车去的,还有走着去的。上百人一起炼功的场面非常震撼人心,简直无法用人间的语言来表达,非常壮观,非常神圣!来来往往的乡亲们都停下了脚步,一边看着在阳光下熠熠生辉的金黄色的“法轮功简介”条幅,一边端详着我们优美、宁静的炼功动作,他们的脸上都洋溢着欢快与赞许的表情。

负责看护场地的同修就向他们介绍什么是法轮功,修炼法轮功后,人们的道德是如何的高尚,身心又是怎样的健康……

有一个法轮功学员向来往的乡亲们讲:她没修炼以前是聋哑人,学了法轮功以后,不但能听到了,还能讲话了……

有许多村民当场就表示要学炼法轮功,同修们就把带去的《转法轮》等大法资料赠送给他们……

(照片:1999年7月20日前,双城城乡法轮功学员在户外集体炼功洪法用的大横幅)
(照片:1999年7月20日前,双城城乡法轮功学员在户外集体炼功洪法用的大横幅)

还有一名镇内的同修的回忆补充了那次去乡下集体炼功洪法的壮举:

……一九九九年四月下旬,因为四二五事件,双城镇内有的炼功点已经受到有关政府部门的骚扰,不许在企事业单位门前炼功。可是,还有一个乡镇的村屯没有建立炼功点。我们就先找到了那个乡镇的一个干部,他也是修炼大法的。他给我们写了一张条子,对我们说:在村屯集体炼功洪法时,如果有人阻挠,就拿出他的条子。有了这个保障,我们就决定到这个乡镇的村屯来洪法。那天,晴空万里,跑长途客运的同修共出了五辆大客车,双城城里一共来了三百多人。就是那一天,我们一共走了二十三个村屯,每到一个村屯,我们就集体炼功洪法。炼功的场面真是祥和宁静,村民们都出来围观。有要学炼的,我们就送一本《转法轮》给他,并让当地同修和他保持联系,如果能炼,《转法轮》就给你,如果不能炼,就把《转法轮》收回……经过了那次集体炼功洪法,当时双城二十八个乡镇就全有法轮功炼功点了!

(历史照片:1999年7月20日前洪法用的法轮旗)
(历史照片:1999年7月20日前洪法用的法轮旗)
(历史照片:1999年7月20日前用来印制洪法标语用的模板)
(历史照片:1999年7月20日前用来印制洪法标语用的模板)

在1995年7月到1999年7月大法洪传的年月里,在双城城乡各个主要的公共场所中,你都可以看到法轮功修炼者们炼功的身影,那真是一道道亮丽的风景线!

(历史照片:1999年7月20日前,双城乡镇法轮功学员在户外集体炼功洪法)

那个时候,在大街小巷,在企事业单位,在日常生活中,你随处都可以看到佩戴法轮章的修炼者们,他们以修炼后身心的变化和所作所为中的善行善举,吸引着越来越多的双城民众走近大法,走進修炼。

(照片:1999年7月20日前,双城法轮功学员佩戴的法轮章)

在大法洪传双城的年月里,法轮功学员曾经公开发行过小报《法轮大法在双城》,任何一个公共场所,都可以公开悬挂法轮旗以及多种形式的大法宣传简介,企事业单位在举办新年联欢的时候,修炼者表演的法轮功功法动作引来了观众们的阵阵掌声!

(历史照片:1999年7月20日前,双城市市民在公共场所观看法轮大法宣传展板)
(历史照片:1999年7月20日前,双城市市民在公共场所观看法轮大法宣传展板)

一九九五年七月到一九九九年七月,在向本地各个乡镇洪法的同时,黑龙江双城还承担起向周边临近区县洪传大法的使命。

吉林的舒兰、尚志的苇河就是通过双城听闻大法的。

延寿县法院的一名职工在来双城开会期间幸运的学炼了大法,回到延寿后,就在自己的家乡洪传大法,在延寿成立法轮功辅导站之前,那里的学炼者们就一直和双城法轮功辅导站保持联系;

双城西门炼功点的一个小木匠在嘉荫做木工活时,把大法洪传到那里,后经双城法轮功辅导站的帮助,嘉荫共有一百多人走入大法修炼;

四中炼功点的一个辅导员利用亲戚在通河广播电视局任要职的便利条件,先在电视上打了一个小广告,然后,又租下一个录像厅,给前来学炼的人播放师父的讲法录像,法轮大法因此在通河得以洪传;

与双城有交界的哈尔滨近郊、拉林、三岔河、蔡家沟、陶赖昭、扶余等地,从开始得法的时候,有些就把自己当成是双城的一个乡镇,始终与双城法轮功辅导站保持联系。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