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庆祝513】珍贵的记忆 永恒的见证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五月十三日】

'一九九三年四月武汉经济广播电台直播现场'
一九九三年四月武汉经济广播电台直播现场

小引

二零一一年新年来到的时候,窗外辞旧迎新的震天动地的炮竹声中,我看到一种神奇的景象:一艘度人的法船竖立了起来,犹如一架天梯,直升向云端。

伴随着这种景象,响起了一种奇幻的音乐,并且有着天女散花。那时的我,心中有一种格外的崇敬,感觉是那样的纯正,又是那样的神圣,由衷的在心里唱起了《普度》、《济世》、《法轮大法好》等法轮功乐曲和歌曲。

我是一名普普通通的法轮大法老弟子,却有幸多次见证法轮大法创始人李洪志先生在中国大陆传法的经历,每次当我沉浸在幸福的回忆中时,都会看到一些神奇的景象,或听到一些美妙的音乐,就象上面描述的那样。以下我将写出回忆中的点滴,和世人分享。

一、一九九二年,在北京

一九九二年夏,我到一朋友家去拜访,他们知道我身体不好,就以他们对气功二十多年的体验,经过认真思考,很有诚意的向我推荐了法轮功。修炼法轮功把修心性放在第一位,这吸引了我,不知不觉的,当时就跟他们学炼起来。当晚我看见了一个大风车呼呼的转,朋友的女儿高兴的说:“您看到的是法轮啊,多有缘份啊!”从那天起,我就开始坚持炼功,过去从头到脚的病痛不久就没影儿了,朋友为我高兴。

这年九月,北京市气功协会在二炮礼堂开办法轮功北京第三期学习班,我如愿以偿立即报名参加了学习班。

开班前几天,听说师父带着几名弟子在二炮礼堂侧厅,为前来咨询的病人调理身体。多想早点见到这位恩师啊,我炼功后甩掉了多年的药罐子,真正的一身轻啦,我一定要好好感谢李老师!我和同行的学员来到了咨询点,好奇的看着,我一下看到了李老师的手,他的手上带着一圈厚亮厚亮的白皙皙的银光,正伸向一个病人的脑袋,转瞬间,吸出一块黑糊糊的、不成型的东西,扔到了窗外, 这个病人一下子轻松了,病也就好了!

这可是亲眼所见啊!我们这些在中共无神论的社会里经过了全面洗脑的人,被眼前发生的真实景象强烈的冲击着,真不可思议,真是神了啊!一位又一位病人的病,都神奇般的当场就好了,这几个月来,我原来的病不也是通过炼功炼好了吗?这都是事实啊!

刚刚回过神来,只见师父微笑着走了过来,师父身材高大,满脸祥和,亲切的问道:“看到什么了吗?”眼前这位笑眯眯的老师,就是我要好好感谢的恩师啊,我赶紧兴奋的回答:“看到了,我看见老师在做手术。”师父笑了,瞬间,从我心底里升起了无限的崇敬,我一定要好好跟老师学功。

开班了,我每天和许多学员一样,早早的等候在二炮礼堂门口迎接师父到来,师父总是微笑着,挥手点头跟大家打招呼,学员们很礼貌的自觉的让出一条道,每天下课都是依依不舍的目送师父上了一辆学员开来的吉普车,车开走好远了,我们才转身离开礼堂。

学习班上,师父讲的都是我们从来都没有听到过的理,字字入心。我每天很认真的听课,生怕听漏了一句话,生怕听掉了一个字,记得师父告诉我们这样一层意思:气功就是修炼,宇宙是有特性的,宇宙的特性是“真、善、忍”,适应这种特性的就是好人,背离他的就是坏人,符合于他、同化于他的就是得道者。这样就要求炼功人必须有极高的心性,来同化于这个特性,这才能往高层次上修炼。我就觉着这个课堂无比神圣,学员们都很虔诚,每天都听的入神,没有杂念,心灵是那样的纯。

一天听课时,我看见每个学员座位的靠背上,都有师父的半身像在那,我想:这可能就是师父说的“法身”吧。

一天,我梦见师父,高高大大的,坐在那里,慈祥的微笑着,我单腿跪靠在身边,仰望着,就觉的师父是自己的父亲,自己是师父的孩子。这是我一生中真正的老师啊!我很兴奋,只知道好,就是百分之百相信师父所讲的一切。我明白了:人来到世间是修炼的,不是来过常人生活的;修炼是不断的去执着心;守德、修心性、修真、善、忍;这位老师非同一般,我心想:现在道德急速的大滑坡,老师是来更新人类的。

最后一天,师父给学员解答问题,每天师父在讲课时都会说:“有什么不理解的、不懂的,可以记下来,现在不要提,到最后一天我专门给大家解答。”师父耐心的一一解答学员们提出的问题。

学习班结束了,学员要求与师父一块合影。师父穿一套灰色的运动衫,站在学员中间,特别高大。大家自动的分成小组,几个人、十几个人、几十个人,一拨拨的与师父合影留念。一会儿这边喊:“老师,请您跟我们合影!”一会儿那边喊:“老师,到我们这里来嘛!” 我和同行的学员挎个相机,眼含幸福的泪花,一直跟着师父到这组、到那组,根本就忘了给照相,最后剩下的还没有照的学员,跟师父一起合影,站的密密麻麻的。合影中,不停的有学员喊:“我们的老师”,“我们的老师”。最后全体学员从心底发出一个共同的声音:“我们大家的老师!”学员与师父合影持续了很长时间。合影后,学员争先恐后的请师父签名,师父一直站在那里,微笑着一个一个耐心的签。

二、一九九三年三月,在武汉

一九九三年,我又有幸参加了师父在武汉办的学习班。开班前,与气功协会洽谈开班的具体事宜。师父明确说,学习班每人只收四十元,老学员只收二十元;报告会每人只收两元钱,报告会门票收入只要够礼堂场租费就行了,只为度人,不能只考虑挣钱。但气协主任说他们就是要挣钱,要求学习班的票价要提高至每人五十元,并说别的气功报告会,每人最低也得收十元。经过磋商,最后达成协议,办学习班收入,气协占百分之六十,法轮功占百分之四十。而这百分之四十,除去场地费、宣传费、资料费,交通费、住宿伙食费,就没有一点结余了。气功协会工作人员很纳闷:所有在武汉办班的气功门派法轮功的收费是最低的,这样的真少见,可以挣钱他不要。

那次班上还有报社、电台等新闻单位的记者听课,他们当时热情洋溢的报道了法轮功及其创始人,说这功法是从未听说过的一种特殊“气功”,这是部高德大法,是真正往高层次上带人。

一九九三年三月十五日,在武昌中船总公司第七零一研究所礼堂开学习班。有位警卫排排长是个气功爱好者,他带了一排士兵来听了师父的报告会,他们听到得意之处,也兴奋的鼓掌,现在想起来那掌声格外的响亮,仿佛还在耳边回荡。

一位四十多岁的男学员,他随祖辈从很小就开始练武术气功,他说:“这位师父可了不得,他在这讲课,他的功打出来覆盖整个礼堂,金光闪闪,并射出礼堂的屋顶之外,那些‘小喽罗’退出老远。”他说的“小喽罗”大概是些不好的低级灵体吧。

一天,有一个年约四十多岁、瘦高个的男子,由于没有听课证被工作人员拦住了,他大吵大闹:“我来就是和他(指师父)斗法的,我的师父一百多岁了,他这么年轻。”还说了很多不好听的话。师父知道了,叫工作人员放他進来。他听完师父的讲课,安静下来了,会后特意找到工作人员,愧疚的说:“我再也不闹了。这才是真正的师父。”

一九九三年三月二十五日下午两点,师父在汉口市政府礼堂举办了第二场讲法报告会,约两个小时。

参加了学习班的新闻记者,感觉法轮功非同一般,于是报纸、电台均有报道。有些人还是通过电台热线咨询治好了病,他们认为师父是救苦救难的活菩萨,当时激动的无法用语言形容,按电台告诉的地址,许多人冒雨到市政府礼堂参加了报告会。虽然天下着倾盆大雨,但礼堂还是座无虚席。

报告会快开始了,外面仍然下着大雨,前厅仍然站着很多人,不愿离去,要求加站票進场。主办方武汉市气功协会又增加了很多站票,马上卖光了。可还是有很多人淋着雨来求票,甚至有人买“飞票”(票贩子卖的票)也要進去。

市气功协会负责人简短的讲话后,一位老太太上到台上,她先在台上跑了三圈,然后自我介绍她曾是社区干部,瘫痪在床已三年,生活不能自理,昨天听电台直播热线,按师父的口令要求做,收到立竿见影的神效。全场听众看到她在台上轻松跑步的样子,真不敢相信她曾是一个瘫痪三年的老病号!有类似经历的人都很感激,他们认为师父大慈大悲,非同凡人,于是就按电台告诉的地址,冒雨到市政府礼堂参加了报告会。象她们这样慕名而来的就不在少数。

带功报告会上,师父给学员下法轮,要求大家伸出手来,掌心朝上。有人兴奋的叫了起来:我看见了,看见了!看见了彩色的轮子在手心转;有的说象个球似的,有的人感到手心发热,也有的感到手心发麻,还有的看到法轮布满了礼堂的整个空间,法轮落在了学员的手上、肚子上、头上无处不有。整个会场一片惊叹之声,无不见证了大法的神奇。

报告会气氛非常祥和,整个人好象溶進巨大的能量场中一样,一切不好的东西都被清除了,什么不好的念头也没有了。听完报告后,许多人只有一个念头:希望能再听一次师父的讲法,如果这么好的法要是错过了,那将是一辈子的遗憾。

报告会圆满结束了,师父去了一趟湖北武当山,我们随车沿着武汉至襄樊的高速公路朝武当山進发,中午时分進入了武当山风景区。有学员看见一个巨大的牌坊,“刷”的一下,从天空中落下来,显现在眼前,便对师父说:“师父,我看到了一个好大的牌坊,我们正在往牌坊方向前行。”师父说:“那是山门。”学员又说:“牌坊两边,站立着很多古代装扮的武士,每两人之间大概相隔二十米。他们身穿盔甲,头上带着一种奇特的冠,冠周边好多尖尖角,每个尖角上都有一朵梅花,左手执一种古代兵器,右手下垂,掌心向后,五指张开,每个手指尖上也有一朵梅花。”师父说:“那是山神。”進了“牌坊”后,几位学员天目看到了满山有许多庙宇,还有岩石上站着的人:有的站一个,有的站了两个,有的站着多个;有的穿白衣服,有的穿灰衣服,全是古装。师父说:“那都是过去的修道人。”

车继续前行,一个非常壮观的场面展现在眼前:一个庞大的方阵,是由一个个的小方阵组成,这一个个小方阵都是由一排排穿着金色盔甲的金色的人组成,象阅兵阵势。一个巨大的金人站在大方阵的最前面,所有的金人做着同一种手势:左手放在腹前,掌心朝上,右手半举起,掌心朝左,莲花掌,一脸的虔诚,场面无比的殊胜。师父说:“这个手势是欢迎。”整个方阵,想看多大就有多大,想看多远就有多远,可以无限大、无限远,并不象平时看东西是近大远小,近清晰远模糊,这里看再远、再远、再远、看的也是同样的清晰。啊,简直太美妙了!殊胜!壮丽!

在此殿的北面有一座山峰,据说是名扬天下的一代宗师张三丰修炼的地方。几个学员用天目看到另外有座山峰,在那儿看到有张三丰修炼的身影。

返汉途中,堵车了。横七竖八的车辆把公路堵个严严实实,成为一个解不开的死结,按常规好几个小时都难以疏通。着急呀,我们还得返回武汉开第二班呢!只见师父下车了,亲自指挥起交通来了,“这边走,走,走!”“那边走,走,走!快!”不一会儿,道路就畅通了。嘿,没有师父解决不了的事。

三月二十九日如期开班了。有些是从湖北省内其它地区来的,还有来自外省的,正巧在武汉出差碰上了。每次上课,师父总是提前到场,看着学员進场。师父一上讲台,全体学员都自然起立,由衷的以雷鸣般的掌声欢迎敬爱的师父。师父总是微笑着向大家致意,学员也都目不转睛的望着师父。师父每次要示意好几次,掌声才停下来。学员坐好后,师父开始讲课。师父讲法没有讲稿,只有一张纸,上面写着别人看不懂的几行字,各种符号标记。上课时,全场是鸦雀无声,学员们静静的听课,只听到师父洪亮的声音在会场上空回荡。

听课中,很多学员看到师父背后彩光映射。有的说:“台上有好多师父啊。”有个天目开了的学员,看到讲台变成一个大门楼,两扇大门都打开了,左右各站四位穿古代服装的武将,师父在门楼里面讲法。(当时他搞不清楚这些武将是什么人,后来听学员讲,这就是八大金刚。)课后,我跟师父说:“师父,我看到这礼堂的舞台竟是一只船,船周围浪花在翻腾;师父在船上庄严的讲法。我感到景象中的师父在说:‘我把这么好的法理,双手无条件的捧给你们,把你们带上路,还要再带你们一程。’”师父说:“对啊!对啊!我就是在度人啊!”

在十天的讲课中,每天教功,台上有学员做示范,师父满面笑容,神态慈祥,亲自到学员中来纠正动作。最后一天是答疑,不管问多少问题,师父总是苦口婆心,不厌其烦的解答,让学员能弄明白法理。

在整个的讲课中我们没有看见师父喝一口水。师父休息时叫学员休息,可自己从来没休息过。他那博大的胸怀,无私的品德,非凡的气度,叫人景仰不止,令人永世难忘。

一位练别的功法的某某对一位法轮功辅导员说:“不论什么人到武汉传功,所挂的横幅,我一发功就掉了。法轮功的横幅,我连续发了十天的功,却丝毫未动,李师父的功真正是高。”他还说:“我在公园里看到练其它功的人,有的后面夹个大尾巴,有的半边黑脸,半边红脸。而法轮功炼功点上有一个金光闪闪的大罩,李师父在上面照场。”

有一次,师父在台下短暂休息时,一位女学员抑制不住自己激动的心情,上台现身说法,原来她患腰椎盘突出不能行走,四处求医无效,而在学炼法轮功几天后奇迹般痊愈了;她特别强调她现在的感觉就是师父所讲的“你会觉的一身轻,走路生风”(《转法轮》)。大家从中更加体会到师父与大法的无量威德。

中途还有人给师父送上了写有“高德大法”的匾,以表达学员对师父的崇高敬意。有一位老太太说:“我们李老师就是活佛啊!”

有几位同修有幸连续参加了几期学习班。因为他们都已经感受到大法带给自己及家人的好处和幸福,都非常的感激师父,所以在最后一堂课结束之前,他们很想请师父吃饭,没想到被师父婉拒了。他们心里很难过,心想师父给我们的太多了,怎么连口饭都不吃呢?真是纯正啊!没办法,他们只好买些好茶叶,泡好茶,请师父讲课时用,结果也被师父婉拒了。在听课期间,他们注意到师父讲几小时也不喝一口水,十堂课下来还是那一瓶水。他们都被师父一心为众生辛劳什么也不求的精神,感动的流下了泪水。

第二期班结束后,一九九三年四月八日,武汉市气功协会为了答谢师父,特意请师父去游木兰山。当车开过黄陂县城十多公里处就看见了木兰山。远望木兰山山势峭拔,松柏叠翠,云雾缭绕,寺庙林立。刚刚到木兰山前,就看到天上飘着好多好多仙女,仙女穿着五颜六色的裙子,佩戴水晶般的飘带,色泽非常艳丽,是人这个空间见不到的色彩,她们好似敦煌壁画中的飞天。与此同时,还有好多好多高大的武士,他们千百年来都守护在这里,好似木兰山的守护神。

站在金顶旁的悬崖上,朝山下望去阡陌纵横,田垄相连,农舍散布其间,木兰湖水静静的躺在阳光下,反射出耀眼的光芒,师父凝神远眺,长身挺立,右脚迈出前弓,右手上伸,指向天空……。陪同人员都被师父威武无比的气势所震撼,马上拍下此照,留下了永久的纪念。

二、一九九三年四月,在广州

一九九三年四月十三日至二十二日,法轮功广州第一期学习班在广州市橡胶厂礼堂举办,当时只有四十多个学员,主办单位为广州宝林气功学校。教功时,师父亲自喊口令,由两位学员同时示范教功。

师父住在橡胶厂招待所,那儿非常简陋,吃饭在招待所食堂,伙食极清淡。一天晚餐时,学员甲端着一碗米饭,几根无油的白菜,白菜整根还没切断,实在咽不下,他在广州军区的同学见状用奇异的眼光看着,说:“怎么就吃这?”当学员甲回头看师父,师父已把同样的饭菜全吃光了,笑呵呵的准备去上课了。顿时,学员甲心里真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滋味。

一次,正在吃饭,师父说声“来”,夹了一个荷包蛋放到学员乙碗里。学员乙抬头一看,大家都用手把自己的碗盖住了,还有两个学员端着碗跑开了。原来,这荷包蛋是学员丙见师父讲课很辛苦,特意买了给师父吃的。师父慈祥的微笑着说:“吃啊。大家都很辛苦的,吃吧。”师父心里总是惦着他人啊。

一天下课后,师父笑着对身边的工作人员说:“走,今天咱们下馆子去。”师父带着五个人到广州街上吃了碗烧鹅面。不是因为我们,师父是从来不在外面吃饭的,老吃泡面。

办班期间,师父带弟子游六榕古刹。六榕古刹建于梁大同三年(公元五三七年),是当年广州刺史为瘗藏佛骨(梁武帝母舅从海外携回)而建。宝塔位于庭园中央,且在大雄宝殿的正前方。当走到一棵茂盛的菩提树下,大家抬头观望,这树给人特别的感觉。

在出庙门口时,看见一个和尚,穿着“抖抖”的僧衣,戴着配有链子的金丝眼镜,骑着一辆“山地车”,“油油”的两边晃,正往庙里骑去。大家说:“哇,这,现在的出家人还有这模样!”

广州班结束了,法轮功在广州扎根了,宝林气功学校的负责人很高兴,一再要求师父一定再来广州。

四、一九九三年八月,在贵州

一九九三年八月十五日至八月二十一日,因贵州省气功协会相邀,师父再度来到贵阳办班。我又幸运的参加了此班。我们当时住在一个普通旅店,每天背很多资料去上课。

师父的女儿美歌这回也来了,美歌每天用一个迷彩色的大双肩包背资料。大家说:“资料这么沉,你这么小,不要你背了。”而她却说:“我要背,我就要背。”她一边说一边使劲的拽那大双肩包。做结业证时,美歌就随大家一起熬夜忙着盖章。

办班期间,有天清晨师父还去了黔灵公园炼功点,贵州站长向师父介绍了学员们炼功的情况。

贵州班期间,贵州站长老姜还讲了那山里的蛇精修成了人形的事,蛇精有三百二十六岁了。师父传法,他尽捣乱,后来知道错了,派徒弟把站长老姜请到山洞里,求老姜转告师父:他后悔了。

贵州班结束了。临走之前,师父来到工作人员房间,看看行李都收拾好了没有,掂掂行李重不重,告诉我们平时就要有顺手放好行李的好习惯,还亲自教我们整理行李。

五、一九九三年十一月,一九九四年四月,在安徽

法轮大法开传非同一般。安徽得知“法轮大法好”,一九九三年十一月十九日举办法轮功合肥第一期学习班,主办单位为安徽省气功协会。

十一月十九日,合肥气温骤降,忽然下了一场雨雪,夹着冰雹,整整一天一夜。二十二日,阳光和煦,晴空万里,积雪无踪,师父在安徽省农业大学礼堂举办法轮功合肥第一期学习班。参加班的学员来自合肥本市的仅二百六十人左右,从外地“跟班”的学员不少,还包括省市高级干部也参加了班,约五百一十人左右。

一九九三年十二月二日,师父前往九华山。九华山相传是地藏菩萨道场,有三尊高僧肉身数百年不腐,号称“香火甲天下”、“东南第一山”。师父曾讲:“像九华山有三个和尚,那个身体都是肉身身体几百年了,上千年不坏就是因为他的身体已经完全被高能量物质代替了,他已经不是常人的身体了,所以他不坏。”

爬山很累,但越往上心情越舒畅,身边飘着云彩,就象已在天上。师父说:“现在已经是三层天了。”忽然周围出现了好多个金光耀眼的大圆圈,真是感到山外有山,天外有天,仿佛到了神话世界。

走着走着,有些渴了。有学员买了两瓶水果罐头,(山上没别的)请师父吃,师父拿着罐头说:“我渴了,你们不都渴了吗?来!分着吃。”师父老是想着弟子,在师父身边遇到这样的事是经常的。

第一期班临结束前,有个学员问师父什么时候再来合肥,师父微笑着说:“合肥嘛,将来还会来的。”当地气功协会一再热情的邀请,师父当即同意第二年四月十五日到合肥办第二期法轮功学习班,并说到时将有一千五百人参加。

果然如此。一九九四年四月十五日至二十四日,在安徽省党校礼堂,师父举办了合肥第二期法轮功学习班,约一千五百人参加,主办单位为安徽省气功科研会。还有许多慕名而来的外地学员。

第一天听课,学员们都格外激动,场内频繁的响起掌声,大家经常是站起来鼓掌,这还不够,还要把手举到头顶上鼓掌,感觉到师父在不断的带学员往上提升层次。师父说:“这期班是开始讲法了,不再是以气功的形式讲了。”师父打出的功特别强,即使身体不敏感的学员,都能感觉到有一股很强的、无形的力量把人推着靠在椅背上,特别是静下来听得很入神时,如果是想活动身体时,感觉就没有了。

学习班期间,有个农村学员,三十多岁,罗锅,爱跟工作人员聊天。一天,他兴高采烈的跑到我们跟前,蹦起一百八十度大转身,背朝我们,说:“你们看!你们看!”我们觉得他跟平常不一样,还在琢磨着,他又说:“你们摸!你们摸我的背。”一摸,好惊讶!背直了!他两眼闪着泪花说:“晚上睡觉时啊,梦中听到背上嘎、嘎、嘎作响,醒来没在意。早上洗脸时,是妹妹惊奇的说:‘哥,你的背咋直了呢!’(他妹妹也参加了学习班)。”

师父传法以来,衣着一直很朴素,总是穿着那件深蓝色的旧西服,衬衫洗的发白,领口和袖口都起毛了,于是按照师父的身材,学员请人定做了一套西服,一定要师父穿上,并给师父照了一张照片,后来这张照片成了《转法轮》里的“作者近照”。

一天,作为合肥班的工作人员,当天与师父共進晚餐,真是让人高兴极了!外地几个学员象个小孩一样,首先想到的是自己满身风尘,赶快洗个澡,换上干净衣服好陪师父吃饭。一想没带毛巾,于是飞快跑下楼去买了毛巾,又飞快的往楼上跑,到楼梯转弯处,迎面碰上师父,又惊又喜,一股幸福的暖流通遍全身。

几个工作人员围桌坐好,等待师父,他们心想一定是很好的菜饭。桌子中间放一大碗菜汤,每人面前送上同样一碟青菜,一钵米饭。学员惊呆了,说:“就吃这个!?”眼泪都快出来了。一学员坐在师父的正对面,只是低头吃饭,稍一抬眼,看见师父正用手把一粒谷子剥开谷壳后将饭粒吃了。这学员心灵受到震撼,我们师父是如此爱惜每一粒粮食。师父为了唤醒迷失的众生,归正下滑的人类道德,归正宇宙,救度众生历尽险恶艰辛,吃的是粗菜淡饭,给予众生的却是最最珍贵的。

六、一九九四年五、六月,在成都

一九九四年五月二十九日至六月五日,举办法轮功成都学习班,主办单位为四川省气功科研会。学习班在一个招待所的礼堂举行。

第一天开班人没坐满,可学员一听师父讲课就觉得大不一样,于是消息急速的传开,到结束时已有八百多人。班上有不少是重庆跟过来的学员,还有东北、北京、湖北、贵州、广东、香港等地闻讯赶来参加班的学员,大家下课后好兴奋,在一起真有交流不完的感想。相互让对方留下联系方式,一定要告知各自的亲戚朋友,有机会一定要参加法轮功学习班。

一九九四年六月二日下午,工作人员正在房间做结业证。一学员敲门進来,说:“你们现在坐着什么事也不要做了,师父在隔壁房间给你们开天目。”闭上眼睛,顿时感觉全身发热,两眉之间发紧,感受到师父有很强大的能量场。

过了一会,师父進来了。大连的几个学员争先恐后的抢着跟师父说:“师父,我们要永远跟着您,永远跟着您多好啊,您一定要把我们带上,在天上我们也要跟您在一起。”师父用手一个个指着他们,慈祥笑道:“你,你,你,你,到时候叫你们跟着我都不干了。你们都有自己的天国世界,你们是那里的主持。到时候啊,要你们跟着我,你们都不会跟的。”语毕,大家都沉默了,有的还象小孩子嘀咕的说:“要跟着,要跟着。”

一九九四年六月七日,师父游览乐山大佛。在轮船码头,隔江望去,乌尤山和凌云山的山体本身就是一尊硕大无比的天然卧佛。佛头、佛身、佛足由乌尤山、凌云山和东岩连襟而成,头南足北仰卧在三江之滨。令人叹为观止的是,举世闻名的乐山大佛正好端坐在“巨型卧佛”腋部的深坳处,似乎正好体现了唐代雕佛者“心即是佛”的寓意和古代民间“圣人出于腋下” 的传说,形成了“佛中有佛”的奇观。

船在江上走了一段,绕过这象岛似的卧佛的头部,船开到卧佛山的另一面时,“快看!乐山大佛!”有人叫了一声,大家扭头看去,好大一尊佛像!他双手抚膝正襟危坐,造型庄严,虽经千年风霜,至今仍安坐于滔滔岷江之畔。乐山大佛为弥勒坐像,是世界最高的大佛。素有“佛是一座山,山是一尊佛”之称。船上的人们赶紧抢角度照像。船越来越靠近岸了,只见许多游人在大佛的脚趾上、身上踩着、扒着照像,就是当着一个游玩的景点,让人心里一阵难受:这些人怎么这样呢?这样对佛多么不敬啊!

师父一直站在栏杆边上望着前方。船离乐山大佛更近了。这时有学员看到乐山大佛哭了,哭的好伤心,眼泪大串的往下落,脸上的肌肉、下巴及全身都在剧烈的抖动,就跟师父说:“师父,乐山大佛哭了!”师父说:“是啊,他在这里等我啊,等了好久了。”陪同人员也意识到:用常人的思维是无法理解的,乐山大佛也在盼望师父救度自己,师父的慈悲和威德真是无法用语言来表述的。

船靠岸了,沿着一条很窄很陡的盘山小道上走,师父护着让陪同人员先走,自己最后才走。师父的一举一动首先都是想着别人,为着他人。当师父走到乐山大佛的身边时,学员看见乐山大佛笑了,笑的好开心,脸上还挂着泪水呢,又高兴的对师父说:“师父,您看,乐山大佛笑了。”师父也笑了。

七、一九九四年六月,在郑州

下一期是郑州,好不容易买到了卧铺票,上车那天很热,進站时,挤得不得了,老师和我们一样拿着东西,汗流浃背。上车才知道是加挂的最后一节车厢,这节车厢里还有其他一些学员。前面车厢是成都局的,这一节是郑州局的,前面列车不提供这节车厢的一切服务,连水也没有,通向前面车厢的门也给锁了。我心里很着急,看见有俩学员找了一只水壶和水杯,停车的时候跑下去,从前面车厢上去,灌了开水,可车开了,只好在前面的车厢站到下一站再下车,再跑回这节车厢来。这点水也仅够每顿饭给老师泡一碗方便面。上车时,成都学员送来一袋大桃子给师父吃,可师父都让我们吃了。

想着师父做着救度众生这么伟大的事,生活却如此清苦,真是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无限崇敬之心油然而起。

这节车厢是最后面的车尾了。车过华山时,师父站在车尾,站了很久,指着远山对我们说:“那边是华山。”我们顺眼望去,华山上很多修道的人都下来了,来看望师父,跟着火车走,有的修道人一直跟到郑州班。师父问他们:“你看我的弟子如何?”他们有的都修了很久,说没有几个能比上的。后来师父在讲课时讲到了这事。有学员看到许多修道人,身着古装,在山上跪拜师父。

郑州班几乎是历次学习班中条件最差的,气功协会找了一个废弃的体育馆,叫“风雨球场”,中间的地板破旧斑驳,四周的看台是砖头砌的台阶,残缺不全,老旧的窗户有的连玻璃也没有,郑州法轮功学习班主办单位为郑州市气功协会。从一九九四年六月十一日至六月十八日,这期班约一千五百人参加。学员来自全国各地,贵州、东北成团组队参加,郑州市一百一十多人、河南省九十多人、山东省三百多人、湖北省四五百人、河北省一百多人、北京市二百人左右,还有香港学员,济济一堂,同心向法。

师父考虑到学员的费用高、时间紧,把十天缩短到八天。有二天是每天上了两次课,下午一次,晚上一次。

几天后的周末,那天是下午四点上课,本来有太阳,上着上着课天气突变,满天乌云翻滚,天一下暗黑,刮起妖风,紧接着下起大雨,然后下冰雹。冰雹打得屋顶啪啪作响,不时还从瓦缝钻進来。突然,学习班里的照明灯灭了,场馆内一片昏黑。雨水从天花板上方漏下来,落在讲桌上。师父将桌子往一边挪了一下,雨水就跟着漏过来。学员们有些骚动不安,都望着师父。师父边挪桌子边风趣的说:“正好给大家凉快凉快。”大家都笑了。接着,师父讲了一段关于释迦牟尼弟子在魔干扰他们师尊讲法时却能镇定安静的故事,学员们很快就平静下来了,场上无比庄严。师父坐到讲台上,打了一套大手印,然后,打开桌上的矿泉水瓶,右手向空中一抓一攥,我看到抓的是一个很大的怪物,象河马,皮很粗,很老,是那种灰灰色的,脸上、脖子上长满了皱折。师父打手印,那个怪物就蔫了,缩小了,被师父装到矿泉水瓶子里,盖上盖。这时师父微笑的说了一句话:“什么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没那个说法,我给你们做了一件很大的事情,把很多东西摘掉了。”全场掌声雷动,持续良久。顿时,风停了,雨住了,灯亮了,太阳出来了,又正常上课了。

课后,体育馆周围积满了水,街上的树劈了不少,卖冰棍的老太太拉住学员问:“刚才的事是冲你们来的吧?”学员吃了一惊,老百姓居然也懂这些。当地电视、报纸等都报道了这场突发灾害:风雨暴起,树被刮倒,房子屋顶被掀了。

每晚八、九点下课后,师父才泡碗快餐面吃。一天,师父考虑身边这些工作人员辛苦,就去了一家小店,都各自点了餐。在候餐时,只见一个小伙子在门口站了一会,走了進来,一下跪在师父面前,说:“请师父收下我,我要做您的弟子。”师父马上站起来,退了半步,把小伙子扶起来,说:“我们不搞形式。要做我的弟子,你就好好炼,好好修。我把学员都当作弟子。”

学习班结束时,主办单位的负责人,在大会上激动的对全体学员说:“第一天上午讲法,麦克风的声音没有调好,学员有时听不清楚;到了下午,麦克风的声音就非常清晰了,这是你们师父在中午休息时间调好了的。你们的师父那天中午没有吃饭,没有休息,也没有告诉我们,自己默默的做了本应该是我们做的事。”

郑州班结束之时,许多学员献锦旗,最大的一面锦旗上写着一个大大的“佛”字,系由湖北学员敬献。

有位年轻道士一九九三年就学了法轮功,参加了这期班,亲闻师父讲法,亲感师父威德,一定请求与师父单独合影。学习班结业当天,师父与他合影,道士一身崭新道袍,长长的头发梳着整齐的发髻,激动的说:“好幸福啊!”

八、一九九四年六月,在济南

郑州班后,师父紧接着于一九九四年六月二十一日在济南开班,亲自传授大法。地点在济南市皇亭体育馆,参加人数约四千人,主办单位为山东省青年科技文化服务中心。外地跟班的学员非常多,从济南开始就买不着听课的票了。

有学员说:“师父每次進入会场都是从不同通道穿过,并和大家一一握手,那么多人,怎么握的过来呀,师父多累呀。”

一九九四年六月二十八日,济南班的最后一天,师父在会上再三的嘱咐大家:“明天有要去大连听课的学员千万记住不要坐飞机,改坐火车、坐船都行。”事后才知道那一趟航班遇上了大暴雨。会后,师父一直站在大门口等候着学员,又详细的交待司机,买了当天火车票回去的学员,让司机送往火车站、汽车站。

六月三十日,很多学员坐快艇去大连。平日里,看快艇象离弦的剑一样在水面上“飞”,非常平稳,但坐上却感觉不一样,象荡秋千一样,晃来晃去,时而升至空中,时而突然下坠,快艇上很多人都吐了,慢慢的我却觉的真的是在海面上飞啊!

九、一九九四年七月,在大连

一九九四年七月一日早上,大连学员到大连港码头迎接师父。我们来到码头,许多学员早已静候在那里,有的打着欢迎师父的条幅,有的拿着鲜艳的花束。中午时分,师父乘坐快艇抵达,学员自然形成两行,夹道欢迎师父,掌声经久不息。师父微笑致意,准备上小车时,学员热情的簇拥上来,献花,问好,场面激动人心。码头上一些围观的管理人员和工人惊奇的问道:“这人是谁呀,你们这么隆重的迎接他!”

学习班的学员越来越多,我们做结业证工作量很大,那次因第二天早上七点要赶往旅顺,只好加夜班了。房里什么吃的都没有了,只有一包方便面,还是留给师父当早餐的。早上六点多,师父敲门進来,端着一碗尚未泡开的方便面,笑着看了看大家,轻声的问了一句:“一夜没睡?”一位学员“嗯”了一声。师父轻轻的把面放到桌子上,笑着说:“赶快先分着吃一点吧!”说完转身出去了。四、五个人含着眼泪一人一口的把面分吃光了,熬了一整夜的疲劳也一下子消失得无影无踪了。师父这天什么也没来得及吃,饿着肚子同工作人员一起去了旅顺。

十、一九九四年十二月,大陆最后一期面授班和最后一场报告会

一九九四年十二月二十一日至二十九日,广州第五期学习班在广州体育馆举办,参加人数约六千多人,主办单位为广州市人体科研会。听到办班的消息后,有缘人相邀前往。这期班,不仅有大陆人,还有香港、台湾、海外人士也来参加,这是一次国际性的学习班了。

开班第一天,有位女学员,刚从香港赶来,顾不上安排住宿,拉着行李箱直奔学习班来。还有位西人学员,他不是很懂汉语,但他知道大法好,一定要赶来听师父讲法。他高高的个子,听课时一直是双盘。与他一起还有他的太太和两岁左右的女儿。

主办方五、六千张票都卖光了,还有几百人没票要听课。广州老学员及其它地区老学员让出了两百多张票,解决了部份新学员進场。一位外地学员提前赶到广州,通过各种关系才弄到十张票,远不够需求。后来由于学员们共同抵制广州气功协会抬高价格,故又从气协工作人员那里得到一些票,但仍然不够用。广州站长看她自己仍没票,又帮她弄了几张。这样先后共弄到三十二张票,而她自己一张也没留全让给新学员了,自己留在外面分会场看同步电视转播听师父讲法。

开班的第一天,七、八十名没有票的学员,就站在场外听。教功时,有专人到场外教功。师父讲完课,来到场外看望学员,说:“由于来的人很多,主办方还在想办法解决这个问题。外面还没有進来的学员和里面的学员是一样的,你们会得到你们该得到的一切。”学员无不流下感激的泪水。师父亲自多次出面与主办方、体育馆领导协商,这样,第二天就在体育馆会议厅设了分会场,通过电视同步收看师父讲法。场馆工作人员不可思议,说:“我们接待了多少活动啊,还真没见过这么虔诚的,几千人听课安静的简直掉根针的声音都能听见,感人,感人啊!”几千人十天的盛大活动,没有人争,没有人闹,丢失的物品通过失物招领就找回来了,尊老爱幼,互相谦让,没有地位之分,没有贫富贵贱之分,这里是一片净土!

一些学员背着家乡烙的饼,带着咸菜,从遥远的北方农村赶来,为的是要来得这个法啊!有位从黑龙江来的年岁大的男学员听了师父的法,老泪纵横,激动的说:“我从最北边的佳木斯一路辗转来到最南边的广州,是八千里路云和月呀,为的是来这里听老师讲法,我得了大法,值!幸运啊!”一位齐齐哈尔学员,在广州吃不着菜,嘴都烂了,有一次听课之余,在与贵州辅导站站长聊天时,无意中说了这事,没想到贵州辅导站站长去跟师父说了这个情况,师父落泪了。

一次课间,师父来到了场外分会场看望这里的学员,这真是分外的惊喜,所有的学员都哭了,师父眼圈也红了,师父一一和学员握手。师父和学员们对望着,好久都没吱声师父说:“场外的学员和场内的是一样的,一个都不会落下。” 有位学员激动的哭出声来

在学习班结束时,师父说:“大家千里迢迢,有从外地赶来的,就有三千多人,最远是黑龙江、新疆的路途很远,大家吃了很多苦,甚至有些人费用不足,吃着方便面,啃着饼干的都有。”师父考虑到有部份学员经济困难,就把办班时间压缩了一天,每天延长讲课时间,讲法内容一点也不少。

办班期间,每天早上,学员们带着自备的录音机,去越秀公园炼功,只要听到炼功音乐,学员不分东南西北地区、不分男女老少,都聚在一起炼功,呈现一派祥和的景象。

讲法结束的那天,师父绕场一周,很多学员非常激动,涌上前与师父握手。师父看到一位庄稼汉很自卑,总往人群后躲闪。师父与大家照完像后,来到他身边,握住他的手,慈祥的说:“我知道你是农村来的,大老远来为得法。”这位来自偏僻小村、稀里糊涂修了十八年禅宗而又从新寻找明师的学员,顿时就觉一阵热流从头顶下来通透全身。他为最终找到了明师而高兴,更为师父那洪大的慈悲和平易近人所震撼。有学员给师父献上锦旗:“度空前绝后之难度 举辟地开天之壮举”。回程的火车票不好买。一位老年学员要买十二张车票,车站限定一人只能买一张票。售票员问:“你有没有什么特殊证件?”他说:“我有一张特殊证件。”他把师父的照片拿给售票员看,售票员就给了他十二张票。

一九九四年十二月二十九日,广州第五期班圆满结束了,这是师父在大陆的最后一期面授班。

国内最后一次报告会在大连。大连辅导站并未通知学员,但许多学员还是自发的去了机场迎接师父,为了不影响旅客進出,整整齐齐的站在大厅门口右侧通道的两边,从门口一直延伸到广场,静静的等着。时不时有行人问:“今天什么人来呀?怎么这么多人来迎接?”学员自豪的说:“是我们老师来了!”

蓝蓝的天空出现一朵祥云,近似橙色,很浓,一架飞机随云而進,机到云开。约十多分钟后,师父手捧鲜花,身穿一件极普通的黑面黄里棉衣走出大厅。

一九九四年十二月三十一日,师父在大连星海体育馆举办了讲法报告会,讲法三个小时。约六千六百多人参加,盛况空前。师父以此结束了在中国大陆的传法传功。同日,师父题写《同化圆满》:“乾坤茫茫 一轮金光 觉者下世 天地同向 宇宙朗朗 同化法光 圆满飞升 同回天堂”。

报告结束时,掌声雷鸣,经久不息,全体学员不约而同起立,仰望师父。师父在台上转大法轮!师父走下讲台,绕场一周,招手致意,所到之处,每人都感觉到了一股暖融融的气流微微而过。

之后,师父缓缓走出体育馆,学员们知道法国发出邀请函了,师父就要出国了,心情与往常格外不同,依依不舍的跟随师父。师父环视人群,默默的与学员告别。师父转身往前走,学员仍然不即不离,簇拥着师父,走走停停,停停走走,默默步行了十几分钟。这时一个十二岁的东北男孩,打破了沉静,深情的喊道:“师父!师父!”师父回转身,抚摸着男孩的头,慈祥的说:“好好修!”这声音在人群的上空久久回响,象金锤一样敲击着学员的心扉。师父没上车,学员们团团围着师父,就象一朵巨大的莲花,师父似金色花蕊,学员似片片花瓣,盛开在冬日的阳光中,那颗颗金子般的心迸发出对师父的无限崇敬,洒满整条大街。那一刻空气仿佛凝固了没有人动,都静静的凝望着师父,想将师父的音容笑貌铭刻在心。许多学员都默默的流下惜别的泪水。

结语

中原大地沐浴佛光,幸福的时光匆匆而过,在这里发生了太多、太多的故事,篇幅有限就写到此吧。师父的慈悲唤醒了我们,《转法轮》就是我们要找的法!天机尽藏,珍贵无比!正如师父在《缘归圣果》所说:“寻师几多年 一朝亲得见 得法往回修 圆满随师还”。我讲出以上这些亲身的体会,是想说:“真、善、忍”法理千真万确存在于宇宙万事万物中,用心体悟,奥妙自在其中。请读者珍惜这千载难逢的机缘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