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庆祝513】科学家们谈修炼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五月十三日】(明慧记者徐菁采访报道)二零一一年五月十三日是第十二届世界法轮大法日,也是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先生六十华诞。在这个天上人间共庆的日子里,三名在各自领域里的资深科学家和教授,同时也是修炼十余年的法轮功学员,回忆了自己对法轮功的初识,体会,以及到后来成为的坚定的法轮功修炼者的过程。

长久以来,中共以崇尚科学为名攻击法轮功,用“崇尚科学”作为政治口号和依据来迫害法轮功,将科学当作打人的棍子了。那么,这些海外科学家们,他们又是怎么看的呢?

芝加哥大学统计系教授:亲身感受大法的超常现象

二十六岁取得博士学位,开始在著名的芝加哥大学任教的吴伟标教授,二十九岁获得美国自然科学基金(National Science Foundation,NSF)授予年轻科学家的职业奖(CAREER AWARD),当年全美只有少数人在统计学领域获此奖。二零零九年,三十四岁的吴教授获得由诺贝尔经济科学奖得主命名的普曼斯计量经济学奖,褒奖其学术文章是计量经济理论杂志(Econometric Theory,)过去三年来质量最好的。

据吴伟标介绍,他二十三岁来美后开始修炼法轮功,在高中和大学期间曾接触过气功,从中有些现象不容易得到解释。自从修炼以后,当然就能够理解这些事情了。他说:“我刚刚接触法轮功时,主要是觉得自己的学业很重,有个好身体特别重要,而刚刚开始炼的时候,我的睡眠就得到了特别大的改善。炼功后,我的精神状况也好的不得了,我甚至可以在图书馆里或办公室里,能长达十多个小时精力集中地做研究而一点不觉得疲惫。而且师父在《转法轮》书中讲述的能量的运动,甚至是很超常的周天,我都亲身体会到了。”不难看出,吴教授今天取得的成绩,和他修炼的经历是分不开的。

对于法轮功中提到的和他自己感受到的超常体会,他说:“这与我们实证科学看问题的角度都不一样。师父不是讲物理,而是用最通俗的语言在讲道理。比如有人曾用‘光年’是距离而不是时间来批判甚至嘲笑法轮功的不科学,其实客观地讲,时间和距离是相对的概念,比如我们都会说‘从家到学校走路十分钟’。这个话谁都明白是什么意思,但‘十分钟’是时间不是距离。法轮功中讲的一些修炼的事情确实不在现在科学的认识范畴之内。其它宗教中讲的事情也不在现在科学的认识之内。但都不能因为这些而剥夺民众的信仰权利。”

谈到信仰自由问题,他说:“就好比我读博士学位,我认为这是对的事情,是应该做的,那我就会坚持下来。炼法轮功也是一样,我自己的体会,特别是师父强调的是道德,高尚的道德素养是第一位的,这些都是正确的,这也是我坚持下来的原因。”

最后他说:“科学最重要的就是自由地思考、自由地交流。我作为海外的法轮功修炼者,可以自由地获得任何资讯,可以自由地思考、自由地发表自己的言论。很多周围的朋友都很支持我。而中共做的很多反科学的事情,包括当年迫害了那么多科学工作者和知识份子。正是因为中共的制度性腐败,阻碍了大陆科学的发展。”

理论物理博士:人生上下求索后的豁然开朗

徐博士是一家著名跨国公司的资深工程师,同时也是理论物理学博士,他说:“我自幼憧憬科幻,常自问人生意义何在,上下求索。长大出国学理论物理,对宇宙的形成和人类的起源更是着迷,但也觉得它们是迷上加迷。在美从事物理研究十几年,觉得越发摸不到边,慨叹人类的知识实在有限。我也曾涉猎佛、道等书及理论,想理解超出科学的一些理论。也曾试过一些气功等等。但没有一本书,一个功法能够解答我的问题。”

“一直到一九九六年四月,我有缘读到《转法轮》一书,真可以说是一下子豁然开朗。从得法轮,开天目,消病业到遇磨难,修心性,一步一步,师父《转法轮》书中讲到的大多都在我自己身上亲得体验。”

“因为学了一些现代科学知识,自己还可以用自己的切身体会,用科学的现代词汇向世人解释大法的神奇。比如,用傅里叶(Fourier)光学解释用天目及肉眼所见景物以及颜色的互补性,就可以证实师父《转法轮》书中所讲的现象。用简单的宇宙模型及时间差来解释宿命通功能及超光速的可能性等等。

“通过学法炼功,从不论是科学角度还是常人理念上,我对大法有了更深的体会。很多科学上百思不得其解的事物,都在大法中找到了答案。天目开了,更看到了不同空间的生物及景象,不由得不信!”

计算机软件工程教授:用谦虚的思想认识超人类的知识

美国密西根大学有着“公立常春藤院校”称誉,同时也是美国历史最悠久的大学,就职该校的计算机软件工程系的徐教授,回忆了十四年前第一次读《转法轮》的感受。

他说:“我看完后,就是觉得特别亲切,好象很熟悉,没有兴奋,我觉得就是这么回事。举个最简单的例子,我们人类一开始学习的是牛顿的经典物理学,其公式、定理是适用于宏观低速物体;然而经典物理却无法解释高速微观粒子的运动规律,于是出现了以爱因斯坦的‘相对论’为基础的高能物理学研究微观粒子。那更微观或者更宏观呢?超出人类目前所能了解的知识,是不是也得有超出‘相对论’的理才能符合?人类自己的物理学都有不同的理指导不同的物体,这不就是师父在《转法轮》中说的‘不同层次中有不同层次中的法。法在不同的层次中有不同的指导作用,所以你拿低层次中的理指导不了你往高层上的修炼。’一句话就概括了。”

后来我曾和其他同学谈起修炼这样的概念,当时被人嘲笑,其实是很悲哀的。师父讲述的是道理,只要人能明白,用什么形式都是可以的,本来就不是书本里的东西,一个真正的科学家,就要能容纳新的东西,才能真正开阔思维,开发智慧,不是一碰到不符合自己观念的就一概打倒。特别是那些未知的领域,和自己所学的知识表面上相悖的,就更要谦虚,这才是真正理性上的认识,而不是感性的冲动。”

结束语

其实,世界各地的法轮功学员中有从事科学研究的,也有从事各行业的人士。修炼不讲高低贵贱,与社会地位、教育程度没有关系。法轮功普度众生,修炼者来自社会各个阶层,都是社会中普普通通的一员。

三位各自领域里的资深科学家在谈到法轮大法的修炼体会,不约而同地谦称自己的渺小,同时都强调,比起自身学术上的成就,法轮大法的“真善忍”法理教人修心向善,平和,理智,提高自己的道德素养才是他们坚定地在大法中修炼的原因。

吴教授表示:“我们都是法轮功修炼者,并且都是受益于这个功法,所以我们都希望大家能够客观地了解法轮功并也可以从中受益。”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