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庆祝513】难忘幸福时刻

回忆两次参加师父的传法班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五月十三日】师父在《转法轮》书中讲:“有个青岛学员,午休时室内没人,他在床上打坐,他一打坐就起来了,往起颠的很厉害,一米多高。起来之后又落下来,咚咚来回颠,把被子都颠到地上去了。有点兴奋,也有点害怕,颠来颠去的颠了一中午。最后上班打铃了,心想:可不能叫人看见了,这干什么呢,赶快停下来吧。停下来了。”(《转法轮》)我就是师父所说的这个打坐起空的老学员。

在师父从九二年亲自在大陆传法传功不长的两年半中,我两次参加了师父的传法班,并有幸当面聆听师父的谆谆教导。十多年来,师父的音容笑貌不断的在脑际出现,激励着我在修炼的路上勇猛精進。

大法因缘一线牵

一九九三年六月,我有幸在师父的家乡长春得法。

我清楚的记得,那年我老伴与孙子同时生病住進医院,我在医院照料他们。这时,我们单位的一位同事对我说,在长春有个气功报告会,问我去不去。那时,也不知道一股什么样力量牵引着我,一定非要去长春听这个气功报告不可。我对生病的老伴说,让他做孩子们的工作,支持我去参加这个学习班。老伴非常支持我,满口答应,就这样,我就把老伴和孙子交代给家人,跟同事一起去了长春。

到达长春是六月二十五日。我们几经周折找到一个别的气功学习班。当我看到这个学习班的工作人员对待学员态度十分恶劣,还满口粗话时,对学习班感到非常失望。这时,我们又听说李洪志师父在省委礼堂举办第五次法轮功学习班。那时票已卖完。又听说师父在吉林大学做带功报告,我和同事就买票参加了师父的这个报告会。报告会临开之前,我去洗手间,在走廊里看到一位身材高大的年轻人站在那里,我就觉得这个年轻人太不一般了,气宇轩昂,非常英俊。这时就听到有人喊他“李老师”,原来这位就是做报告的李老师呀。

整个报告会,我们越听越觉得师父讲得太好了,这个法太好了。我跟同事说:“我一定要参加法轮功学习班。”同事说:“票很难买到。”我说:“这个你不用担心。”

师父讲完课后,我看到师父回到后台的休息室,这时我也不知道哪儿来的一股勇气,双手撑着讲台就翻了上去,然后直奔休息室而去。一進屋,我看到师父正面朝我微笑,我就大声的对师父说:“老师,我是从青岛来的,我不参加×××的学习班了,我要参加您的学习班,可我还没买到票。”师父满面笑容,说:“你叫工作人员给你解决。”这时,我就象个孩子一样站在那里,向师父问这问那,而师父一直微笑着回答我。

我不记得是怎样走出休息室的,只记得我刚一出门,就看到一个人微笑着朝我走过来,我就对她说:“我想买张票。”她当时就说:“我正好还有一张,给你吧。”她就象知道我要买票似的,恰好就在这个时候出现,真是太奇啦。

在学习班上,我看到来自全国各地的学员,把整个礼堂挤的满满的。这时就听师父说:“请工作人员注意,从全国各地赶来的学员,你们要象对待你们的父母兄弟姐妹一样的照顾他们,他们有什么困难要给予解决。”多么伟大、慈悲的师父呀,我听后从心里感到无比的温暖。

在学习班上,越听师父讲法,越觉得师父太好了,这个法太好了,我下定决心要永修法轮大法,所以一心想要拜师。从这天开始,我就一直想着拜师的事,但一直没等到机会。等到最后一天,我对二位同伴说:“今天晚上一定要请到师父,如果再请不到,以后就再也没有机会了。”我们三人就一直在礼堂外边等候师父出来。

等学员都散尽后,师父出来了,师父身边还跟随了许多学员。我们也跟在师父身后走,走到胜利公园后门一条东西马路上的时候,我根本想不起拜师之事。我紧追着师父,说出自己想回去教我们领导炼功的事。现在回想起来,那时真是不懂事,不知道敬重师父。我对师父说,我要回去教我们单位领导炼功,让他来支持法轮大法。师父说,可以,你们回去可以教别人学炼法轮功。师父又叮嘱我要好好学法炼功,要提高心性。聆听着恩师的教诲,一股热流通透全身,倍感温暖与幸福。

见证大法神奇

从长春回来后,我一直沉浸在幸福之中,常常记起师父对我说的“要好好学法炼功,要提高心性”的话。那段时间,我无论在上下班的路上或在其它什么地方,我都能看到师父法身就在我前方一米多远的上空,对我慈祥的微笑。有时我感到身体轻飘飘的,就象师父说的“骑自行车好象有人推你一样”(《转法轮》)。

有一天中午我值班,我在床上准备炼第五套功法,我两只手结印刚要上举时,忽然一股强大的能量猛烈的把我的两只手拉开,我整个身体开始猛烈的上下跳动,跳得很高,颠得很厉害,被子枕头都颠到地上去了。我的身体比较高大、粗壮,而这时身体却开始越跳越快,跳得我有点害怕,也有点高兴。同时,我看到在屋顶的上方,有一根直径一尺粗的很刺眼的白色大能量柱子直通天顶,柱子的密集度很大,我整个身体就融在这个大能量柱子中快速的上下跳动着。这时,上班的时间快到了,我就想不能叫别人看见,快停下来吧,可是强大的能量加持我,想停也停不下来,我就在心里求师父,快停下来吧,最后停下来了。

师恩如山

一九九四年的大年初二,我参加了师父在山东垦利县招待所礼堂举办的讲法班,见证了师尊洪传大法的艰辛,沐浴了师恩如山。当时刚过年,天气比较冷,讲课用的礼堂条件非常简陋,我们都穿着很厚的棉袄还觉得冷,而师父只穿了一件黑色的皮夹克,里面穿的是一件旧的发白了的蓝色羊毛衫。师父讲课期间,曾经有位妇女对师父的讲法不理解,嘴里一边说着对师父不敬的话,一边往外走。我对同伴说:“这个人保准走不了,这么好的法,她一定走不了。”果然她没有走,而是坐在礼堂后边,一直听完了师父的讲课。刚开始听课时,礼堂只坐了三分之一的人,后来人越来越多,座位坐不下了,走廊都是满满的。

师父非常爱惜来参加学习班的学员,怕给大家净化身体承受不住,嘱咐大家一定要坚持住。那几天几乎人人都是不同程度的腹泻和净化身体的表现。我炼完动功时,脚底下排出两堆冒着泡沫的脏乎乎的液体。

一次课间休息,我有幸坐在师父身边,兴奋的象个孩子似的,眼前的师父亲切随和,没有一点架子,而师父的脸色特别红润,皮肤特别细腻光滑,浑身透着一种特别的说不出的气息。我对师父说:“从长春回来后,我天天想您,天天看见您就在我前上方一米处的地方看着我。”师父说:“其实我天天就在你身边。”我又对师父讲述了我在炼功中出现的神奇现象。

每次学习班结束时,全国各地的学员都想和师父合影留念,我就看到这样一种情景,这个地区的学员还没有集合齐,就把师父请过去;另一个地区的学员一看那个地区的人还没到齐呢,就把师父请到他们那儿去,结果师父就这样经常被学员请来请去的。当时我想,学员这样做对师父不敬,我心中感到难过。可是,师尊还是微笑着在等待学员。此时,我怀着最崇高的敬意走到师父跟前,对师父说:“老师,我有个小小的请求……”师父说:“你说。”我说:“您的办班时间太紧张、太累了,班与班之间只有两天的时间,我想请求您把时间再稍微延长一点。” 这时慈悲的师父马上握着我的手说:“这个你放心,我受得了。”我也紧紧的握住师父的双手,我再次感到一股强大的热流通透全身,幸福的感觉无法形容。

现在回想起来,这一切仍然历历在目,如同当初。从师父对我讲的这九个字里,我感受到了师恩浩荡,感受到师尊为救度众生所付出的巨大艰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