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庆祝513】法轮大法洪传双城(下)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五月十四日】(接上文【庆祝513】法轮大法洪传双城(上)

四、切磋交流会和书画展

在学法或炼功后,三三两两的同修就在一起谈论一下自己修炼后的心得体会:有些,是祛病健身方面的;有些,是心性升华方面的。有的同修谈出的心得体会非常感人,辅导员就觉得应当让大家都听一听,这样,就形成了以学法点或炼功点为单位的心得交流会,如“三中心得交流会”“药厂炼功点心得交流会”。有时,几个炼功点或几个学法点的心得交流合在一起开,就有了大大小小的切磋交流会。

切磋交流会中,同修们的心得体会感染着法轮功修炼者们,听着同修的心得交流,看着修炼大法后身心的转变,所有的修炼者都从内心深处感谢他们伟大的师父——李洪志大师!

正是通过这些由各个炼功点或双城辅导站组织召开的心得交流会,许多新学员快速的明白了自己得到的是什么,所有的修炼者也更加珍惜自己所遇到的宇宙大法——法轮大法!

在这些不定期召开的修炼切磋交流会中,能够让双城同修普遍记住的有二旅社切磋交流会(地点在二旅社)和省牧校(地点在黑龙江省畜牧兽医学校)切磋交流会。因为,这两次切磋交流会参加的学员比较多,一次是400多人,一次是1700多人(唯一的一次全双城城乡切磋交流会)。而且,两次切磋交流会都有外地同修前来参加。


1999年7月20日前,双城法轮功学员组织召开的修炼切磋交流会现场

在一些修炼切磋心得交流会期间,爱好摄影的法轮功学员拍下了一些照片。在冲洗出来的照片中,法轮大法的标志——法轮频频显现。


1999年7月20日前,在双城法轮功学员组织召开的修炼切磋交流会现场拍摄到的法轮

类似这样的照片本来有还有很多,由于中共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发动对“真善忍”信仰者的疯狂镇压,许多珍贵的照片在非法抄家中被抄走,因此,能够留存到今天的没有几张!

未修炼的普通民众看到这些照片会觉得很神奇,但是,大法中的修炼者看到后并不觉得奇怪,因为,他们在大法中感受与体悟到的要远远超过照片上所能拍摄到的!

为感谢大法师父的慈悲苦度,这些沐浴在法光中的修炼者们曾举办过各种形式的活动,在这些大大小小的活动中,最有名的是书法、绘画、刺绣、摄影展。

一九九六年秋季,黑龙江双城法轮功学员继长春、北京两地书画摄影作品展之后,在市医药公司二楼成功的举办了双城首届法轮功学员“学习法轮大法书画诗歌展览”,这次书画诗歌展览是当时全国范围内的法轮功学员第三次作品展。此后,黑龙江大庆等地也進行了类似的活动,再后来,全国各地就多起来了。在参展的作品中,有法轮功学员精心制作的能够旋转(正转九圈反转九圈)的法轮,有学员们工工整整抄写的《转法轮》,还有许多刺绣作品,更多的,则是书法、绘画作品。

法轮大法齐齐哈尔总站与法轮大法大庆辅导总站分别送来一面锦旗,两面锦旗悬挂在展厅正厅师父法像的两侧。法轮大法长春总站多人前来祝贺。此外,哈尔滨、齐齐哈尔、大庆等地有多名法轮功学员也闻讯前来参观。


1996年秋季双城首届法轮功学员“学习法轮大法书画诗歌展览”照片截图

根据曾参观展览的双城同修回忆,首届书画诗歌展览场面宏大!展览期间,个别学员也曾拍下多幅照片。但是,大都毁于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之后,能够留存到今天的,不超过十张。

受“首届书画诗歌展”成功举办的鼓舞,一九九八年五月,双城法轮功学员在农技校三楼成功的举办了“双城第二届法轮大法书画刺绣作品展”。除本地学员外,附近县市的许多法轮功学员也闻讯前来参观。

与首届作品展有所不同的是,此次作品展中参观的双城市民增多了。许多世人通过观看学员们的作品,对法轮大法及其创始人顿生敬仰之心,更有许多双城市民通过此次参观走進了大法修炼。

此次参展作品很多,共有书画、刺绣等各类作品三百多件。这次参展的作品,可谓幅幅生辉,篇篇闪光!正如法轮功学员在作品展《前言》中写的那样:“……一笔一划,一针一线,一字一句无不蕴含着广大有缘之士的敬佛之情以及大法修炼者对恩师的敬仰之心……”在学员们的作品展出期间,多名爱好摄影的法轮功学员拍下了许多珍贵的照片。

盛况空前的第二届作品展使得许多双城市民走進了大法修炼,这更加激励了双城法轮功学员举办第三届作品展的信心!但是,1999年4月24日,中共在天津毒打并抓捕了去天津教育学院和平反映问题的法轮功学员,最终引发了4.25万人大上访。4.25事件虽和平解决,但来自中共高层对地方的种种压力(企事业门前的炼功点受到干扰),使双城第三届法轮大法书画刺绣作品展无法如期顺利進行。

从学员们存留到今天的作品中,可以看出,如果此次展览能够顺利進行,那一定又是人天共赞的盛大场景。

(照片:原定于1999年進行的“双城第三届法轮大法书画刺绣作品展”部份存留作品)
原定于1999年進行的“双城第三届法轮大法书画刺绣作品展”部份存留作品

此外,这次展览如能够顺利進行,那么,与首届、二届相比,最大的不同之处应当是不修炼的常人艺术家的参与!古堡双城有许多常人艺术家本已经为此次展览题诗作画,但是,他们的这些作品大都与学员的作品一同被双城公安从法轮功学员的家中抄走,后来,这些作品一起被送到哈尔滨销毁!在送往哈尔滨之前,负责查收的双城市市政府的许多官员都看了这些没能展出的作品,他们赞叹双城法轮功学员的艺术才华,而且惊讶于有那么多的古堡艺术家为法轮功学员举办的书画展泼墨挥毫。

五、从依法上访到救度众生

1992年5月13日,法轮功(法轮大法)从长春传出,到1999年7月,传遍当时中国大陆两千多个县城,修者过亿。在近80万人口的双城,就有近万人修炼,这从《双城市法轮大法学员健康状况精神文明状况调查100例》封三的文字记录中可以得到证实。

一个客观事实是绝对不能忽视的,这近亿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修炼者稳定了当时的社会、提高着人们的身体素质和道德水准。可以说,法轮功对任何一个国家、任何一个政府都是有百利而无一害的!但是,贪腐邪恶、心虚胆战的中共政府却不这样看,从一九九二年法轮功传出时就用不怀好意的眼光打量他,更用狭隘的心胸来揣测这群越来越多的修炼人,并于一九九六年六月在官方媒体《光明日报》上发表《反对伪科学要警钟长鸣》的评论员文章,称法轮功宣扬迷信,是“伪科学”,首次公开攻击法轮功。

虽然《光明日报》的读者群在黑龙江双城并不是很多,但是,个别修炼者还是受到了来自亲朋好友的善心劝告,而绝大多数的法轮功学炼者却直接受到了冲击——一九九六年是黑龙江双城民众自发学炼法轮功的高峰年,学炼者们普遍感到的是,《转法轮》、《中国法轮功》等法轮功书籍在市面上买不到。

因为,《光明日报》事件后,新闻出版署发出了《关于立即收缴封存〈中国法轮功〉等五种书的通知》,八月十六日,新闻出版署决定对华龄出版社出版的繁体竖排十六开精装本《转法轮》予以收缴。随后,中宣部管辖的新闻出版署向全国各省市新闻出版局下发内部文件,以“宣扬迷信”为由,禁止出版发行《转法轮》、《中国法轮功》等法轮功书籍。

《光明日报》事件之后,中国公安部又曾在一九九七和一九九八两个年度在全国范围内企图构陷法轮功,个别新闻媒体也在电视(北京电视台)、报纸(《齐鲁晚报》)上诋毁法轮功,但它们都抓不到任何借口,以不光彩的结局收场。

一九九八年五月和十月,中国国家体育总局分别在广东、长春、哈尔滨三地对法轮功修炼者进行调查了解,经过调查,国家体育总局对法轮功所起到的祛病健身效果、维护社会稳定、促進精神文明的作用予以了充份的肯定。

国家体育总局在长春和哈尔滨的调研以录像的形式在双城法轮功修炼者间传看。镇内的部份法轮功学员及其亲属,曾在双城市实验小学会议室内集体观看了这两地的调研录像,通过观看调研录像,又有许多双城市民走入到大法修炼之中。

面对种种不公,法轮大法的修炼者们都够遵循慈悲伟大师尊的教导,以大善大忍的胸怀赢得了社会上有识之士的一致好评!

但是,这更让以“假恶暴”起家的中共邪党越发害怕,它们想千方设百计的寻找一切可能的机会构陷法轮功,于是,引发了“四二五”万人大上访。

一九九九年四月十一日,天津教育学院《青少年科技博览》杂志上发表歪曲法轮功的文章,四月十八日至二十四日,天津法轮功学员前往天津教育学院及其它相关机构反映法轮功实情。天津市公安局动用三百多名防暴警察殴打驱散反映情况的法轮功学员,抓捕四十五人,部份法轮功学员流血受伤。四月二十五日,万余名来自北京、天津、河北等地的法轮功学员前往北京国务院信访办公室所在地中南海处上访。上访代表提出三点要求:释放天津被捕法轮功学员;给法轮功修炼群众一个宽松的修炼环境;允许出版法轮功书籍。当时的国务院总理朱镕基出面接待了学员代表,天津被捕学员当天得到了释放,上访法轮功学员于晚九点左右离开。

四月二十五日,在和外地功友通话时,几名双城法轮功学员知道了北京府右街上访一事。于是,有三十三名双城法轮功学员乘坐当晚的火车前往北京。他们没有别的目的,只想用自己切身的感受向政府说一句心里话:法轮大法好!列车到达铁岭时突然停车,一停就是三个小时。学员们觉得不对劲儿,就和身在北京的功友联系。得到的消息是:……停车三个小时很可能与上访有关……朱总理接见了学员代表,天津事件已经妥善解决,上访学员已经散去……听到这个消息,双城法轮功学员就原路返回。

四二五事件虽得到朱镕基总理的妥善处理,但是,妒忌心极强的原中共党魁江泽民却决意要镇压法轮功。江泽民在四月二十五日当日就写信给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务委员会委员及其他有关领导,以秘密文件的形式由中央传达给地方各级组织。

虽然双城市市委领导都知道修炼法轮功的是一群道德高尚的好人,但是,在来自高层的压力下,他们为保住自己乌纱帽做出一些错误行为:

一些企事业单位门前的炼功点开始受到干扰,负责安全保卫的人员奉命驱散在门前晨炼的法轮功学员;

承担销售法轮功书籍的书店先后多次受到片警“禁止售书”的警告,后来,还被罚了款;

单位领导开始找本单位的员工谈话,有的劝员工放弃修炼法轮功,有的警告员工不许再出去晨炼;

邮电、铁路等部门被要求要密切关注一切集体行为,有异常行为必须马上上报;

……

在这种不公平的情况下,淳朴的双城法轮功学员为了澄清事实真相,有的去了双城市信访办上访,有的给国务院信访办写上访信……但是,这些袒露胸怀的真诚的行为换来的却是都被记录在黑名单上,成为七月二十日之后遭受迫害的线索或“罪证”。

这期间,中共大耍流氓嘴脸,一面在六月十四日,通过中共中央办公厅及国务院办公厅信访局负责人发表讲话,声称人们有权相信或不相信某种功法,并表示即将镇压法轮功的传说是谣言;另一面却开始紧锣密鼓的为七月二十日的抓捕作细致入微的准备。

为了所谓的摸清双城法轮功各个炼功点的具体情况,已经退休的国安局人员来到医药公司炼功点上学炼法轮功,街道居委会人员开始在暗中配合公安人员调查各个点上的法轮功学员,面对这一切,法轮功学员都以坦荡的胸怀善心善意的对待。

山雨欲来风满楼!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妒忌心极强的原中共党魁江泽民与中共互相利用,在中华大地上发起了一场对真善忍信仰者疯狂迫害的浩劫。

七月二十一日,哈尔滨功友传来消息:法轮大法哈尔滨总站的四名负责人在七月二十日被公安带走,至今下落不明。联想到近几个月来社会各界的传言,特别是双城市市政府下令对本地法轮功修炼者的种种骚扰,大部份双城法轮功学员觉得有必要去黑龙江省省政府上访,反应一下几个月来自己遭到的不公正的待遇。没有谁通知,不用谁要求,得知消息的法轮功学员们自发的在七月二十一日夜晚开始了前往黑龙江省省政府上访的准备。那一夜,天降暴雨!

近万人修炼的小城,稍有行动,自然就会形成一种声势。双城堡火车站在卖出近三十张票的时候,就以行动异常为借口停止售票。在这种情况下,学员们就合租微型车前往哈尔滨。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凌晨三点三十分,来自黑龙江省各地的法轮功学员们安静有序的站在了黑龙江省省政府门前。

面对学员们提出的“释放被抓捕的哈尔滨法轮功学员、给法轮功学员提供一个宽松的炼功环境、允许出版法轮功书籍”的请求,省政府的官员们不予理睬,迎接法轮功学员们的不是信访接待人员,而是全副武装的防暴警察和武装警察。

宣传车上的高音喇叭里一遍又一遍的循环播放:限你们在十五分钟之内马上离开,否则,后果自负!……中央电视台的新闻采访车将马路两侧的法轮功学员用摄像机摄下;黑龙江省省政府的楼顶上一架架摄像机对着祥和宁静的法轮功学员们。最后,武装警察强行将省政府门前的法轮功学员塞入大客车,一车又一车的拉到哈尔滨市动力体育场。

天空阴暗,小雨不时飘下。但是,动力体育场内没有落下一滴雨点,所有的雨水都落在体育场外部!

接着,体育场内所有上访的学员又被强行塞入大客车,被分散的拉到一个又一个学校,然后,在一个个教室中填写登记表。最后,按着登记表上的地点,由各地公安将上访的法轮功学员带回本地处置。所有上访的双城法轮功学员被一车又一车的拉回双城市公安局,刚一下车,就被录像登记。然后,由单位领导、街道居委会、乡镇领导、村委会等带回本地处置。

七月二十二日下午三点,全国各大新闻媒体开始了对法轮功全面的诬陷造谣。与此同时,各地公安奉命开始拦截车辆,盘查、劫持、关押依法和平上访的法轮功学员。当时,双城市第二小学、第三小学、第八小学等学校关满了各地上访的法轮功学员。

法轮大法双城辅导站的两名站长在七月二十二日当天就被非法关押到看守所。在没有任何理由的情况下,一名学员被非法劳教两年;另一名学员虽由单位暂时保释出来,但后来因到北京上访而再次被关押到看守所,最后,在双城市看守所被迫害致死——他就是时任双城市韩甸镇武装部部长的周志昌!

七月二十二日省政府和平上访之后,所有登记在册参加上访的双城法轮功学员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打压:

有的被勒令在电视上发表检讨,否则,就开除公职;

有的在单位被要求当众下不炼保证,接受文革式的批斗;

有的被要求写书面检查;

有的被要求写悔过书;

炼功点上负责人(辅导员),不断受到派出所的干扰,经常性的被从家中带走去交代问题,居住地被长久监视;

并且,所有法轮功学员都被强迫观看污蔑法轮大法创始人的影片,必须上交手中所有法轮功书籍。

深受新闻媒体造谣毒害的人们,用怪异的眼光打量着身边的法轮功学员;

不明事实真相蒙在鼓里的人们,言谈举止中流露出对法轮大法的轻视污蔑;

面对着种种不公,有些人放弃了修炼,而更多的双城法轮功修炼者则是勇敢的站了出来,放下生死,开始了去北京反应实际情况问题的依法上访之路,

那个时候,人们就是认为国家领导被少数人迷惑了,不了解法轮功的真相,才发动了对法轮功的镇压!一九九九年的七月,在去北京上访的黑龙江双城法轮功学员中,几乎没有人能够清楚的意识到,就是因为法轮功太好了,映出了中共邪党的假恶暴,才遭到这个流氓起家的邪恶政党的疯狂镇压。

進京上访的学员一批一批的被押回双城。他们面对的是高金额的罚款、看守所的关押、劳教所的劳教。只为了在信访局说一句“真善忍好”,就为了在天安门广场喊一声“法轮大法好”,竟然受到如此的对待!法轮功学员们继续進京上访,只想向政府说明事实情况,然而,等待他们的则是更加严酷的劳教、判刑、乃至迫害致死。

(历史照片:1999年7月20日后,双城法轮功学员進京上访时使用的横幅)
(历史照片:1999年7月20日后,双城法轮功学员進京上访时使用的横幅)

上访,就罚你款;上访,就拘留你;上访,就劳教你;上访,就判你刑;上访,就弄死你!

这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政府啊?这究竟又是一个怎样的政党啊?

在不公正的对待下,总得让人说话,这是做人的最基本的权利啊!

于是,深思后的法轮功学员们,在上访无门的前提下,又开始了运用多种形式向家乡父老乡亲讲清真相的历程。他们只想向不明真相的人们说: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我们的师父是清白的!

承旭门(双城百姓俗称东门),见证了法轮大法在双城的风雨历程。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前,有多少次的集体炼功洪法就是在这里進行。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后,双城法轮功学员的第一个真相横幅就挂在它附近。黄底红字的“法轮大法好”吸引了众多双城百姓驻足观看,人们久久的议论。


1999年7月20日前,双城乡镇法轮功学员在承旭门前集体炼功洪法

1999年7月20日后,双城法轮功学员挂出的真相条幅

二零零零年十月二十一日,经部份双城镇内法轮功学员协商,一夜之间,揭露中共原党魁江泽民一意孤行打压法轮功的真相传单贴满双城镇内大街小巷,第二天清晨,整个双城镇内沸腾了!人们竞相观看法轮功真相传单,议论着江泽民倒行逆施的罪行……

此后,早起的双城市民,常常会看到在高处迎风招展的真相条幅;打开闸板开始营业的小商小贩们,会看到夹在门上的真相传单;骑自行车的人会惊奇的发觉,就是在一转身的时间里,自己的车筐中就多了一张真相光盘;住在楼内的市民在打开防盗门时,猛然间发现,自己家门旁正有一张法轮功真相资料在朝阳中熠熠生辉……

“真是神了,什么时候放進来的呢?”一位双城市民感慨着;

“我算服了这帮法轮功们!”一个商贩大声赞叹到;

“自焚的原来不是法轮功呀,法轮功是被冤枉了啊!”几名刚刚看完传单的双城市民恍然大悟的议论着;

“知道吗,江泽民因为镇压法轮功,被告上了国际法庭!”一些双城市民觉得开了眼界。

多种多样的法轮功真相资料犹如盛夏中的烈日,融化着中共邪党制造的谎言冰川,蒙在鼓里的双城民众渐渐苏醒,慢慢的,他们开始从新看待身边的法轮功学员,从新评价法轮大法。

这一切,都让镇压的发起者和追随者们害怕!它们害怕真相被曝光,它们更害怕自己遭到正义的审判,于是,它们不断掩饰谎言并疯狂迫害坚持对真善忍的信仰传播法轮功真相的大法弟子们……

仅仅是一天的前后,同样是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在行为与结果上却有着天壤之别!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前,在企事业单位的联欢晚会上,法轮功学员可以在观众的掌声中自如的表演法轮功功法。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后,只因为在单位的联欢晚会上唱了一曲《为你而来》,一名法轮功学员就被非法劳教二年!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前,在双城市的任何一个公共场所都可以随意张贴法轮功宣传简介。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后,只因为在家中搜出了几十张法轮功真相传单,一名法轮功学员就被非法判刑八年!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前,修炼法轮功的双城市民可以随意佩戴法轮章,更可以在任何场所阅读《转法轮》。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后,只因为在家中搜出一本《转法轮》,只因为送给一名乘客一张“真善忍”卡片,两名法轮功学员就与家人永远的分别了!

这些,都是血写的事实!太多太多这样的人间悲剧发生在黑龙江双城!

截止到二零一一年五月,已有近百名的双城法轮功学员因坚持对真善忍的信仰而被直接、间接迫害致死!

(照片:1999年7月20日后部份被迫害致死的双城法轮功学员照片)
(照片:1999年7月20日后部份被迫害致死的双城法轮功学员照片)

这些被迫害致死的案例,有一些,经法轮大法明慧网发表后被世界各大知名网站转载;有一些,被收進由明慧焦点制作的法轮功真相影片《双城血泪》之中。

(光盘封面:双城血泪)

如果说一九九九年七月,上访的双城法轮功学员普遍认为是中央领导一时被少数坏人蒙蔽了,才错误的发动了对法轮功的镇压,那么,经过了近五年的思索,特别是到了二零零四年十二月,《九评共产党》的横空出世,彻底揭开了中共邪恶的本质,也扫清了阻挡双城众多民众了解法轮功真相的障碍。

通过阅读《九评共产党》,淳朴的双城民众普遍认清了中共的假恶暴,明白了中共迫害法轮功的实质是它与生俱来的邪恶本性!许多双城市民,不仅积极主动的了解法轮功真相,而且,在明白了真相之后,都能够在大法弟子的劝说下,退出中共的党团队组织,为自己选择一个美好的未来!

(照片:2004年12月后,双城街头出现的《九评共产党》“三退”真相)

从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起至今,算起来,十二年已经过去了。十二年中,黑龙江双城的法轮大法弟子们历经了進京上访,讲清真相,传《九评》、促三退的艰辛历程。

通过大法弟子们春夏秋冬不间断的讲述,明白法轮功真相的双城民众越来越多,许多人认清了中共邪党假恶暴本质。就连一些曾经迫害过大法弟子的政府官员,不但幡然悔悟,而且,还主动传播真相,将功补过。

双城市一个乡镇的政法委书记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后曾紧随中共双城市委迫害大法弟子。在北京,他打过上访的大法弟子;在乡镇,他抄过大法弟子的家;曾经撕毁过大法书籍;还不止一次的谩骂嘲笑大法弟子……

机构改革时,这名曾经的政法委书记赋闲在家。这期间,亲友向他讲法轮功真相,他还用破网软件登陆海外网站,在事实面前,他很后悔自己对大法弟子的所作所为。为了弥补自己的过错,他就在自家楼道里书写、张贴大法真相。有时,朋友聚会喝酒时,他的祝酒词就五个字——法轮大法好!在又一次的机构改革时,他幸运的升职到一个令同行都羡慕的位置。这就使善恶有报的道理。

更有一些政府官员,在力所能及的情况下,默默的保护法轮功学员。

一名升迁到另一县市任要职的官员遇到了一个难以解决的问题:应当如何对待当地的法轮功?于是,他回到双城向老朋友咨询。老朋友告诉他:“法轮功是越管越麻烦,你干脆不要管!”

在镇压法轮功最严酷的年月里,双城市市委的一名高级官员找到他修炼法轮功的朋友,不解的问:“这法轮功怎么就反对不了呢?”朋友对他说:“中国人,尤其中国老百姓,是最重视现实的!他觉得好,他才炼,越受益大的人,他越坚持!”这名市委高级官员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六、尾声

一九九四年五月,法轮大法传入双城,到一九九九年七月,修者过万,遍及双城各个阶层。

从法轮大法传入双城到今天的十七年中,这座小城目睹了法轮大法在世间的洪传,更见证了大法修炼中的弟子们是如何用和平理性的方式对抗着一个流氓执政党的无耻谎言和迫害,虽历经风雨磨砺,却始终不动摇对大法的正信,践行着一名法轮大法弟子的庄严使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