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写文章中向内找 修好自己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五月十四日】在法中我悟到了今天世间的万事万物都是为法而来的,包括自己的工作环境、生活环境和在常人中所拥有的技能。我也悟到了证实大法的形式有多种多样,我的写作技能也可能就是生生世世为法而来而造就的。

写文章中会暴露出我生命中原有的一些人心、观念和执着,也会生出欢喜心、显示心、怕心、安逸心、名利心等新产生的人心和执着,这些都需要在过程中去修。我体悟到在纯净的心态中写文章时才会有神的思维,写出的作品才会有神的光辉。

记得零四年刚开始写体会文章时,那时的心态特别纯真纯净纯正,很少带有观念。写了几篇文章,都发表了。一位同修提醒我说;“千万别起心啊?”我说:“没事儿,我能把握住。”后来随着文章发表的越来越多,我真的被同修言中了,欢喜心、显示心、执着自我和证实自己的心都出来了。那时我写好稿后就交给同修打字投稿,过几天总要问问发表了没有?接到《明慧周刊》后先看目录,如果有自己写的文章就先看一二遍再看别的。后来执着心严重了,看没有自己写的文章,连其它的文章都不想看了。有时候有一种失落感,甚至还起了不平衡和妒嫉心,认为自己写的文章也不错,为什么不给发表呢?

在写作过程中,我体会到欢喜心、显示心、执着自我和证实自己的心是最容易生起的,也是最不容易修掉的。我找到了这些心最本质的特性是一个“名”字,当然利和情也在其中。过去一直认为自己对“名”不太执着,对常人中的名已经看的很淡,对修炼中的名也不是很执着。其实不然,当打开网页看到自己写的文章时,心里总有一种说不出的高兴。当看不到自己的文章时,心里总是闷闷不乐的,有一种说不出的失落感。当有同修赞扬自己的文章写的好时,心里总是有一种美滋滋的感觉。如果把这个“名”往纵深挖下去,它原来是一个“我”字,再挖下去发现它是一个“私”——旧宇宙生命的最本质特征。这时我弄清楚了,原来它是那个假我——后天形成的观念所思所想所做的一切!表现出来就是我要写作,我盼发表,我想出名,我为此而高兴,我为此而沮丧,全是一个“我”字。原来执着自我的根本目地是为了证实自己,还是一个私——旧宇宙生命的本性。

至此我明白了,大法弟子也是旧宇宙的理造就的生命,是慈悲的师尊把我们从地狱中捞起来,传给了我们宇宙大法,赐予了我们成就新宇宙所必须的一切。就是我今天所具有的写作技能,也是师尊赐予的。是师父赐予我神笔,又赋予我智慧,才使我能够写出这些文章和这些文学作品,这一切都是慈悲伟大的师父在救人度人。如果没有师尊,没有师尊传给我们的宇宙大法,我自己什么也不是,什么也做不了。是师尊慈悲为了度成我,让我在写文章中暴露出生命中固有的人心和执着,然后把它修掉,使我提高升华超越,在写文章中证实大法、救度众生、建立威德,达到新宇宙生命所应该具有的标准,最后随师圆满回归。

在写文章中我还体会到一点,文章的发表与否也在检验着我学法是否扎实和对正法的形势是否清晰。我记的明慧特约评论文章《解体中共 制止迫害》发表后,我赶着写了一篇文章投到明慧网,结果没有发表。后来看到明慧近期没有这方面的文章,我才反思自己写的那篇文章的内容,向内找自己的心。认识到了是自己那颗不想再承受迫害,想急于结束这场迫害的心造成的。同时也暴露了自己学法不深,法理不清晰,对正法形势理解不深刻。没有悟到中国大陆和海外的正法环境是不同的,证实法与救度众生的方式和侧重点也是不一样的。解体中共不是目地,抓紧时间救度众生才是大陆大法弟子的根本。

我们地区写文章的同修不多,主要是被自己文化低、不会写或怕写不好等观念给障碍住了。由于写文章的人不多,有时也影响着整体提高,特别是在及时揭露和曝光当地邪恶的迫害,营救同修方面更为突出。面对此种情况,我便经常与一些基本具备写作技能的同修们切磋写作方面的技能和经验,鼓励他们克服观念的障碍,勇敢的走到写作这片天地中来。有位同修是语文教师,写文章不错,就是被观念障碍着。我和她切磋写文章的意义,鼓励她拿起笔来。后来她写了几篇文章都发表了,有几篇文章还刊登在了《明慧周刊》上。

几年来在师尊的慈悲呵护指引和同修的帮助下,我用文章和文学作品的形式揭露邪恶、证实大法、救度众生,这也给我提供了修好自己的机会,我感到自己无比的幸运。

每个大法弟子修炼的路都不同,我会倍加珍惜这难得的修炼机缘和修炼环境,不辜负师尊对我的慈悲厚望,在这条路上走的更正更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