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盘锦监狱电击、吊铐法轮功学员(图)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五月十四日】(明慧网通讯员辽宁报道)二零零七年四月十三日,法轮功学员赵潞被本溪市明山区金山派出所绑架,后被非法判刑四年,关押于盘锦监狱五大队(现已改为二大队)。在盘锦监狱期间,赵潞和其他法轮功学员每天二十四小时被全程监控,被限制人身自由,恶警及监控人员使用几个高压电棍同时电击他们,吊铐、生活虐待、殴打是家常便饭。

一、七恶警同时电击法轮功学员赵潞 吊铐达五个月

二零零八年七月十六日晚,因赵潞与家人通电话,遭到恶警刘继春的殴打。七月十七日,仍未解气的刘继春又伙同恶警五建军、窦春、王晖、孙玉东、郝玉昌、赵文玉等,酒后回到办公室,将被褥铺在地上,将赵潞双手反铐按倒在地。七个恶人同时用脚踩住赵潞,每人手持一根电棍,一起对赵潞进行电击、毒打、侮辱、谩骂,随后将满是血迹的被褥焚毁。之后把遍体鳞伤的赵潞双手铐在铁床之上。从二零零八年七月十七日至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二十一日,赵潞被吊铐长达五个多月。

酷刑演示:吊铐
酷刑演示:吊铐

二、赵潞腹痛 又遭电击

二零零九年三月的一天夜晚,突然,赵潞感觉腹部剧痛,恶警刘继春和王晖带赵潞去医院。车上王晖问赵潞为什么突然腹痛?赵潞说:“就是你们打的。”回去后,赵潞又遭到恶警刘继春、王建军、刘兴源的电击,一边电赵潞,刘兴源一边说:“你腹痛与我们没有任何关系!”

三、法轮功学员集体绝食反迫害 再遭电击 戴手铐历时九个月

二零零九年四月,法轮功学员龚万友学法,被监控人员董万海(犯人)发现,将经文偷走。龚万友向其索要,遭到董万海毒打,辱骂。恶警王建军得知后,不但不处理违犯打人的董万海,反而对被打的法轮功学员龚万友大打出手。一番打击之后,将龚万友每天吊铐在屋外晾晒衣服的铁丝上。

于是法轮功学员集体绝食,抵制迫害。四月十七日至二十日,十几名恶警每天轮流对赵潞和其他法轮功学员们进行电击(十根电棍同时电)。

这次事件中,被电击的有赵潞、龚万友、黄立忠、吕秉贵、商艳明、杨将威。恶警有王建军、刘兴源、窦春、刘继春、王志军、陈超、马英、张福德、刘闻振、王玉龙(由于时间长,还有几个已想不起来)。

然后,恶警将赵潞、龚万友、黄立忠、吕秉贵、杨将威、张岐、高玉勤双手铐在高处,白天站在地上,双手举过头顶,夜里睡觉,也要把手铐在头上的铁栏杆上,夏天蚊蝇叮咬,冬天冻手冻脚。直到二零一零年一月六日才将他们的手铐打开,历时近九个月时间。

四、法轮功学员黄立忠被迫害致死

后来,法轮功学员黄立忠被调到七大队,七大队恶警强行逼迫法轮功学员背叛大法,七大队法轮功学员均遭到惨无人道的迫害。黄立忠坚强不屈,被迫害致死,死前最后一刻,嘴里仍不停地反复念着“法轮大法好”。

五、法轮功学员吕开利遭电击

吕开利
吕开利

二零一零年四月五日,大连法轮功学员吕开利的大法电子书被恶警没收,狱政处处长王景林和两名恶警一起电击吕开利,而后,恶警刘闻振又掐断吕开利的细粮,只允许吕开利每天吃猪饲料一般的玉米面发糕。吕开利绝食,五月四日、六日、七日恶警管凤春每天下午一点钟左右电击吕开利。

盘锦监狱的伙食是粗粮百分之五十,细粮百分之五十,星期一至星期六每天中午是一个馒头,一星期四顿大米饭,剩下基本是粗粮,其实所谓的馒头,与其说是白面做的还不如说是猪饲料做的,蒸出的馒头与纸盒箱的颜色相差无几,吃到嘴里总有一丝苦涩的味道(可能是发霉的原因)一年四季是萝卜,白菜汤,不夸张地讲比猪食还要差一点,而且犯人的劳动强度大,工作时间长,完不成劳动任务还要遭电击,而且除一些传统节日外,星期日,星期六几乎从不休息,早六点出工,晚六点收工,中午半小时吃饭时间,有时活忙,夜里还要加班。

八月二十四日,法轮功学员张岐看电子书,被监控人员马小雷(盗窃犯)发现,马小雷当即报告恶警,于是在恶警高鹏的带领下,犯人马小雷、季孝福等人对张岐强行搜身,没收电子书,张岐绝食。马小雷报告恶警王晖说张岐的电子书是赵潞给的,于是王晖、刘继春、孙玉东用电棍电赵潞,逼赵潞说出电子书的来源,赵潞受刑不住,被迫说出吕开利。

八月三十日,管凤春用电棍电击吕开利之后,准备第二天继续对吕开利实施电击时,受刑忍受不了的吕开利被迫于八月三十一日早晨从楼上跳下,脊椎骨摔断。到目前为止,只能在地上短暂站立,不能行走,大小便失禁。

六、赵潞被打伤 反遭陷害和更恶毒的毒打和电击

二零一一年三月二十八日,赵潞在水房洗漱,将水溅到监控人员马小雷身上,立即遭到马小雷一顿毒打脚踢,当赵潞将情况反映给老残队恶警中队长王某后,经王某,秦飞、孙玉东暗中运作一番之后,由犯人严金山(丹东人)作伪证,证明马小雷没有打赵潞,而是赵潞自己摔伤,栽赃嫁祸于马小雷。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当被赵潞指出其作伪证时,恶警秦飞不由分说对赵潞进行毒打,然后又将赵潞双手反铐在椅子的两根后腿上,让犯人李向东、侯旭升把赵潞死死按在椅子上。中队长王某、秦飞、孙玉东用三根电棍同时电赵潞。然后,给赵潞带长脚镣、手铐,无论吃饭、睡觉、上厕所,均不给打开,睡觉只能穿着衣裤,吃饭上厕所更加困难。而且在恶警中队长王某的唆使下,马小雷时不时就不给赵潞饭吃,于是赵潞在四月十日开始绝食。

四月十二日,也就是非法判决刑期终止之日,家人在早晨八点之前,就赶到监狱,恶警迟迟不放赵潞出去,直到下午三点三十分,才打开镣铐,换上家人送来的衣服,下午四点,由犯人曲景、马小雷把赵潞驾到大门口。然后,王晖逼赵潞自己走出去,否则,就用电棍电赵潞。赵潞一迈出监狱大门,便一头栽倒在地。这时,赵潞家人取出电话,准备录像。王晖等数名恶警,如狼似虎般蜂拥而上,抢走电话。

七、盘锦监狱二大队恶人殴打、高压电击成风

盘锦监狱二大队(原五大队),恶警电人、打人、骂人蔚然成风。用镐把打人通常要将镐把打断,打耳光要用鞋底,把脸打成黑紫色。

最残酷的是电棍,高达数百万伏的高压电棍能够使一张纸瞬间燃烧,在距离身体一寸远的地方时那淡蓝色的电弧光就会让人感到针刺般的疼痛,电到身体上比烧红的烙铁烙上还让人难以忍受,电在头上,就象用重锤砸上一样的感觉,尤其是一些神经敏感部位,更是恶警电击的主要目标,如腋窝、大腿内侧。二零零九年四月,王建军将电棍直接插入法轮功学员黄立忠的嘴里,电得黄立忠连饭都不能吃。电人之前,恶人们通常先在外面喝酒,酒足饭饱之后,进入监区,每人手持一根电棍同时电击,周围充满烤肉的焦糊气味,惨叫声与恶警的骂声不绝于耳。

在盘锦监狱二大队,最保守的估计,被电的法轮功学员在半数以上,很多人都是多次被电击。电人对恶警来说已经是家常便饭一样,每星期都有包括法轮功学员在内的几个人被电,但为保全自己,被电犯人中没有人敢讲出真相。

原管教大队长管凤春,现已调离二大队,老家在抚顺市清源县下家卜镇。

盘锦监狱办公大楼
盘锦监狱办公大楼

盘锦监狱:
地址:辽宁省盘锦市兴隆台区新生街
邮编:124106
电话:0427-5637355
传真:0427-5637777
网址:http://www.yard.com.cn
电话区号:0427
总机为:5637552或5637554
监狱长:宋波办公室电话: 5632100
政委为黄忠庆
狱政处长王海军办公电话:5637369  小号为:8303  传真:5637351
附其它信息:
辽宁省司法厅厅长  张家成
省监狱管理局局长  于爱荣
辽宁省监狱管理局设计研究院院长 李 森
辽宁省凌源监狱管理分局局长 许凤林
辽宁省监狱管理局地址:沈阳市崇山东路38号(省人大对过,省司法厅院内)
沈阳市监狱管理局地址:沈阳市和平区和平北大街23号(和沈阳市司法局一个楼,八一公园南100米)
七监区大队长张国林手机号:13390270703
五监区病监医院院长张亚伟手机号:13390273366
狱政处长王海军办公电话:0427-5637369    传真:5637351
盘锦市城郊区检察院:
法制科科长王守柱(音):0427-2681508(办公室) 13842762003(手机)
接待室张处长:0427-5632000(办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