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劳教迫害两年 尹思荣被劫入洗脑班(图)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五月十四日】(明慧网通讯员重庆报道)重庆法轮功学员尹思荣二零零九年被非法劳教二十一个月,非法劳教到期时,被成都府青路街道办“六一零”(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机构,从中央到地方遍及各级政府、企事业单位甚至街道社区)、派出所与劳教所勾结骗到新津洗脑班继续关押迫害。

尹思荣,五十多岁,原成都冶金实验厂职工,二零零九年七月三十一日被重庆市万州区公安分局及白岩派出所警察以是法轮功学员为借口绑架。九月三日,尹思荣被非法劳教二十一个月,非法劳教期至二零一一年五月一日,被加期九天。

原成都冶金试验厂职工尹思荣
原成都冶金试验厂职工尹思荣

二零一一年五月十日,尹思荣家属到重庆西山坪劳教所七大队接他回家,早上九点左右便在门口等。七大队的狱警是要等当地政法委相关负责人来了才可把人接走,于是一直不放人,也不允许家属与尹思荣见面。一直等到十一点二十左右,一个狱警说,经过电话联系已经得知四川成都这边已经来人了。尹思荣的女儿去上厕所,留下母亲在七大队守候。厕所在七大队上方盘山公路旁,距离队上还有三百多米,再往上有一个三岔路口,一条道为上山必经之路,另一条通往山顶的劳教所。尹思荣的女儿从厕所出来又在那条必经之路上走了一段,就这时一辆牌照为“川A3969”的警车驶过,于是急忙跑回七大队,却不见警车踪影,也不见她母亲的身影,于是在七大队门口等候。

不一会那川A的警车才开过来,而尹思荣的妻子跟在车后追。原来,尹思荣的女儿离开之后,七大队的宣大队长就来劝尹思荣的妻子去找女儿吃饭,就离开去找女儿,但不知怎么没找到女儿,却看到“川A3969”的警车。

此时十一点五十左右,车上下来五个人,两个穿着便衣,三个穿着制服,从警号开头号码辨认,其中一个穿制服的应该为西山坪劳教所的警员,大概是为其余四川来的四人带路的。四人与七大队的几个队长相互介绍一番就一起到办公室里去“开会”了。等到他们“开会”出来之后,家属要求接尹思荣走,七大队的又以手续未交接妥当为由,要求家属继续等待,那四人又上警车开走了。宣大队长又来劝去吃饭,被家属拒绝了。

等那四人驱车回到七大队时,已经是下午一点三十左右,这时七大队的几个队长将尹思荣带出来,装生活物品的口袋被一个穿制服的拎进警车后备箱。尹思荣的身体状况看上去还不错,只是非常瘦。他走过来,把他在劳教所账上剩余的一千元交给妻子。尹思荣的女儿要求爸爸一起走,上前想拉住尹思荣,但被一个拉住尹思荣的穿制服的挡开,说尹思荣必须回去“报个到”才能送回家。

尹思荣被带上警车,家属上前挡住一侧车门,追问一个穿便服的是哪儿的人,他说是街道办的,家属又问一个还没能上车的穿制服的警员,那人避不开,只好说“我们是成华分局的”,之后就匆匆上车,驱车离去。尹思荣和她妈妈追出去,立马回了成都打探“川A3969”这部警车的情况,查到这部车是府青路派出所的车,于是又赶到府青路派出所询问。此时已经是傍晚七、八点左右,却得知此警车到现在还没有回来,值班警员给了一个当天去劫持尹思荣的一个人的电话028-88842766。

按照这个号码拨过去,接通后询问尹思荣的下落,他推脱说“已经把尹思荣送到市上去了,他现在在哪儿我不知道”就挂断了电话,又照这个号码打过去问他尹思荣到底是在什么地方,他不耐烦的说“就市上,市上!其它的我什么都不知道!”又将电话挂断了。之后又继续拨打这个电话,这个警员一见是打去的电话,就主动挂断,接也不接。家属又到派出所值班室询问值班警员,他们就都象变了个人一样,开始推责任,把责任都推到那个还没有回来的“所领导”身上。叫家属明天上班时间再来问“所领导”。

第二天,五月十一日,家属又到府青路派出所落实下落,值班警员问过刁所长之后告诉家属,因尹思荣劳教都未有转化,现在送到新津开办的转化班“学习”去了,至于“学习”时间期限,视“学习”情况而定。

据掌握情况分析,五月十日参与在重庆西山坪七大队骗走尹思荣的四个人员分别为:府青路街道办二人,一位姓氏暂不详;另一位应该为六一零综治办,姓氏不详;府青路派出所二人,一为刁所长,另一位姓氏不详,大概姓彭或姓陈;小灵通:028-88842766为派出所这两人其中一人的电话。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