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庆祝513】专访:哲学博士谈修炼法轮功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五月十五日】采访者的话:在我周围,有很多学术界、科技界的专家、哲学博士,硕士、教授都是修炼法轮功的。他们虽然走進修炼的缘由不尽相同,但是,他们修炼法轮功后身心的变化都很大。而且,他们都经历了中共对法轮功的镇压迫害,却依然坚持修炼,对法轮功的信念毫无动摇。是什么力量使他们在巨大压力和困难面前能够坚守信念?法轮功到底怎么样,能让这些有思想、有头脑的学者专家坚信不疑?带着这些疑问,我采访了几位哲学博士、教授和专家,希望通过他们的修炼经历和心路历程,解开世人的迷惑,了解法轮功真相。

今天访谈的是中国大陆原某高校哲学博士,安全起见,我们隐去真实姓名,暂且用哲学博士代替吧。

采访者:很高兴您能接受我的采访。您修炼法轮功已经很多年了吧?那么,您是怎么开始修炼法轮功的呢?

哲学博士:我也非常欣喜地感谢您给我这个机会!我也愿意说一说自己的点滴感受。一九九六年新年过后,我从老家回到长春,去拜访我的一位老师,这位老师的妻子,我也管她叫老师,已经修炼法轮功有一段时间了。她向我推荐《转法轮》,当时我还不是很情愿,觉得和专业距离比较大,不一定要看宗教方面的书。可是又有点觉得情面上不好意思,勉强买了一套《转法轮》和《转法轮卷二》。买回家就开始读,一看下来就放不下了。书中对于宇宙人生的论述简直超乎想象,太震撼了。我从来没有读过哲理如此透彻的解析宇宙人生和社会现实的书。我觉得其中的内涵博大精深,值得下一番功夫去读。我觉得从此我找到了人生的真谛,明白了人该怎样活着,为什么活着,以后的人生道路彻底改变了。

采访者:您是哲学博士,读了很多书,善于思辨。您开始修炼的时候,是不是也是经过慎重考虑、反复思考才决定走入修炼的?

哲学博士:书是读了一点,但是我从小就正好赶上文革,那个时候想读书,能找到的书并不多,所知有限。经过反复思考,慎重选择倒是不假。不过不是在开始的时候,开始的时候我觉得《转法轮》和其它的书不一样。其它的书讲述的是一些知识和技能,而这两本书告诉人的是生命的真谛,是可以深刻改变自己的身体和精神生活方式的。从身体上来说,我觉得经络、脉络、气血这些东西都可以得到实质的改善。精神上就不应该再去计较名利的得失了,可以追求一点精神的价值了。人只有不为自己的私利活着才会有真正的快乐。过去不知道这一点,学了《转法轮》就有了这样的想法,可是实际做到还是很不容易的事,不是想要达到就能达到的,不过我倒是愿意树立这样的人生目标。

我觉得,从读书到修炼是顺理成章的事,并不需要慎重地,反复地考虑。真正慎重考虑这样的选择,是在中共迫害法轮功之后,那个时候有一段苦闷和无所适从的时期,以后才决定无论如何也要继续修炼下去。我觉得碰到这么好的东西要是错过了,我没有办法用后悔这样的词形容,我觉得我不知道怎么形容这个修炼方法的珍贵。功名利禄这些东西有了会失去,可是你修炼了你会让自己的生命真正的得到升华,你会体会到修炼对生命具有永久珍贵的价值。

采访者:您在学校里学的东西,我是说课本里的东西,尤其是马列毛邓的东西,对您最初走入修炼是不是有障碍?那您又是如何破除的呢?

哲学博士:是这样,开始的时候没觉得有什么障碍,因为这是非常不同的东西。社会上对于宇宙人生你这么解释,他那么解释,古人怎么解释,今天的人怎么解释,这都是人类社会的正常现象。你可以一边学习这些东西,一边做这样的工作,一边用《转法轮》指导自己修炼,这个都不影响。

可是随着事情的发展,想法也发生了变化。在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中,我因为信仰而被中共劳动教养,進了劳教所以后才发现马克思主义不仅仅是一种理解世界的方法,一种理论上的一家之说,它实际上是中共的宗教教义。劳教所成立之初就是为了对中国人民中具有不同理论和文化背景的人们進行教育和改造。强制性地要求人们放弃原来的认识和思想方法,逼迫人们接受共产党的一整套说辞。这样一切传统文化和保持传统文化的精英阶层被消灭掉了。到了镇压法轮功的时候,这一套机制早就在那里了,正好派上用场。这时候我才懂得,马克思主义的一系列学说其实是反传统,反人道的。而且我还发现,自己过去被填鸭式地灌输的东西的确起着干扰和妨碍修炼的作用。不彻底摆脱马列假理的影响,思想境界是不会真正升华的。

自己的亲身经历使我痛切地感受到,马列的说辞甚至不止是一种宗教教义。共产党内部谁也没有认真对待过他们自己的教义。在实践中,他们经常挥舞马列大棒,互相攻击,政治纲领说变就变。马列只是任凭党魁随意使用的工具罢了。这样,我们听起来挺好的那些共产主义理想,实际上是用来骗人的,是让人民抱幻想的东西,而不是约束共产党自己言行的东西。马克思,列宁,斯大林等,自己就把这套学说当幌子。学者们煞有介事地认真研讨其中的问题,真的有几分好笑。再说,马列主义在西方有信仰的人群中声名狼藉,何必自取其辱呢!西方的主流价值是:公共事务主张民主和法制,私人事务是个人向上帝和审判负责。马克思在这两件事情上都是反西方人的主流价值的。

采访者:哲学界一直在争论一个问题,就是物质和精神哪个是第一性的问题,您是怎么认识这个问题的?在您修炼前后对这个问题的认识有什么变化吗?为什么?

哲学博士:我在遇到《转法轮》之前,大体上是一个二元论者。我认为从物质的原理不可能解释精神活动的本质,精神也解释不了物质的本质。这个立足点在于强调精神是非常难以了解的东西,不象物质那么简单。精神的原理不服从因果律,而服从意志自由,这是根本上的不同。其实这种想法并不是我个人的,这是西方哲学主流的认识。西方多数哲学家都会承认这个区别。

我从《转法轮》这本书中了解到了两个道理。第一个道理就是“物质和精神是一性的。”(《转法轮》〈第一讲〉),而且精神活动是可以测量到的,可以用物理的手段来测量。人的大脑的活动就有各种各样的不同空间的物质的表现。第二个道理就是相由心生的道理。如果一个人是真正善良的,那么他的外表,举止,形貌都会善化。如果一个人是恶毒的,那么他的外表,举止,形貌也都会变得低丑怪恶。我们都知道一个现象,真正的法轮功修炼者,老年妇女多会来例假。人的心性升华了,身体也会向年轻的方向倒退。人的心理越是低级趣味,会加速衰老和死亡。这也说明精神和物质是一性的,而且精神对于物质的影响比我们学术界想要承认的还要大得多。

人不修炼体会不到精神的变化对身体健康有多大影响。在法轮大法的修炼中,身体不舒服了,真修者往往会去查找自己的心性是不是存在需要改善和提高的地方,而不是去忧虑身体有什么疾病。人真正去提高心性的时候,你会发现不舒服的情况消失了。这种情况很多见,也很奇妙。

采访者:确实很奇妙,我身边修炼法轮功的人有不少这类神奇经历。那么,您修炼法轮功以后,最大的变化是什么?

哲学博士:人修炼以后变化主要是内心的和观念的。虽然变化很多,我愿意说说对于我的日常生活状态有重大改变的地方。

我修炼法轮大法以来最大的变化之一就是越来越喜爱传统文化,越来越体会到中华民族传统文化的博大精深与合乎天道的本质。中华民族的真正基础是道德,传统文化是弘扬道德的文化,所以传统的中国才是世界公认的礼仪之邦。在学理上我也愿意加深对中华文明之所以如此的道理的理解。

第二个最大的变化是,个人好恶不是行为的标准,也不应成为我们生活的目标。

我这里举一个例子说明我现在的认识。经过党文化教育的中国人都很重视利益争夺。“国家是阶级斗争不可调和的产物”,“历史是阶级斗争的历史”,人与人的关系也是围绕利益分配转。也就是说对于利益采取争夺的态度。我觉的人要考虑自己的利益的时候,不如首先考虑我为这份工作贡献了什么,不如考虑我的所作所为究竟是不是给社会带来了好处。把心思用到这上头。社会是公道的,只有权力才会制造不公。你对社会贡献越大,按照自然的道理社会会给你回报。按这样的原则处世你可能常吃小亏,可是你的一生并不一定吃亏。你事事都计较,吃不好,睡不好,小事上可能常有所得,可是你的一生未必划算。因为如果你在这个过程中与人结了怨,早晚会让人家找回去。也可能加倍找回去。甚至为小利送掉性命也未可知。还是随其自然最好。因为在一个自然而然的国度里,你的一生大体上总还是公道的。权力的争夺并不能改变利益分配这个本质规律,所以坦坦荡荡做好人、做好事最好。其实也算不得什么好人好事,人活着就应该这样,按照传统文化最正的理解,人活着就得这样。

其它方面也是一样,万事万物都存在一个这样的道理,那样的道理。我们按照道理生活,不要按照个人好恶生活,你会发现你的实质的付出并没有多少,和你获得的快乐根本不成比例。

采访者: 针对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您是怎么看的?有人说法轮功搞政治,您认为是不是?为什么?

哲学博士:我得法的时候正好是法轮大法加速弘传的时期,那个时候法轮功的人数是以每周翻番的速度增长,那个洪势呀真个势不可阻挡!其实道理非常简单,法轮功治病呀,越是疑难绝症越是有奇效。人传人,心传心,那个时候就想到中国的一句古话,口碑才是万古不倒的丰碑。

其实法轮大法弘传过程中,越来越多的入门学员一上来就会发现法轮功的真正内涵是修炼。我觉的那个时候,信仰的兴起,身体素质的提高会让中国的改革开放释放出更大的创造力。可是这里有一个问题,中共历来主张,革命的根本问题是政权问题。所以中共建政之初的各种运动的设计,其主要动机就是为自己长期独享权力扫除障碍。你看传统的、有产的、有文化的、有道德的、有地位的、有土地的,哪怕是有点血性的,中共都有计划有步骤地在剿灭。这实际上是六十年历史的政治主线!

政治挂帅,思想领先是中共推行这一套权力独享计划的一个大的方略。我们知道,乾隆时期,中国拿俸禄的官吏只有两万多人,每个县也就平均三个人,统治成本在世界上是很低的。而现在中共一个村子,一个居委会也不止三个人拿俸禄!弄这么大个机构干什么?就是独享权利的保障。在中国,你要求上学是政治,你要求拆迁补偿是政治,你喝了毒牛奶去索赔也犯政治,你让豆腐渣工程砸死砸伤,为此而上访也是搞政治,你要求信仰自由就更是政治了。因为在中国你不能动,你一动就是政治。这是古今中外从来没有过的事,因为政治从来没有彻底挤占了民俗、道德、伦理、法律的存在空间。中共一个政策出台就是最高的道德,就是最高的法律,就是最紧迫的伦理。在中共治下的中国,你不可能不搞政治。因为没有什么不是政治。不是娶什么媳妇都得组织批准吗?娶媳妇不能娶成份不好的,要娶什么“根红苗正”的,你说你的生活有不是政治的地方吗?

其实古来帝王将相放下荣华富贵,出家苦修的人有的是。就是我们在单一党文化的环境中生活得太久了,不食人间烟火了!政治代替了道德、伦理、法律,甚至代替了日常生活的正常秩序,中共的党文化除了政治不知道有别的东西。

采访者:从哲学的角度,您对《九评共产党》这本书怎么看?中共为什么这么怕民众知道这本书?

哲学博士:《九评共产党》这本书,也有很多人戴着政治眼镜看,越看越象个和共产党分庭抗礼之作,其实这是大错特错的。看来文化大革命真的把中国文化的命给革掉了。这本书主要是从深层文化探讨中国近现代文化的真正遗产是什么。

文化是什么呢?文化是人的存在方式,没有了文化人就真的成了猴子。而中国人是中国人就是因为中国人有自己的神话,有自己的英雄,有自己的历史,有自己的哲学,有自己的宗教,有自己的艺术等等。一说中国人就是忠孝仁义为大的礼仪之邦。如果你是西方人,你首先就是一个基督徒国度里的公民。《九评共产党》讲了一个文化的大尺度的事件,就是炎黄子孙共享的中华文明是怎样在现代化的浪潮中被摧毁掉,被共产党的党文化代替掉的。这是一段极其悲壮而惨烈的故事,如果能把中国的这两百年历史放在五千年大尺度的中华文明的历史進程中,你才能读懂《九评共产党》的真正意义。

中国的文化,是神传文化。这个文化的每一个字符都有其内涵。我们口头上常说“正义”这个语词,可是我问什么是正义,你怎么回答?举个例子说,父亲这是一个语词,父亲这个词最正的意义有:他是对子女的生、养、教的施恩者。这其中,如何生,如何养,如何教,是有标准的。在这三个标准中,最重要的标准是“教”够不够标准!因为畜牲也会生,也会养,可是它不会教。中国的文化中,教育首先要教会孩子做一个有道德的好人,一个自食其力的人,然后可以因材施教发挥其天性的优长。因为父亲有如此重大的文化使命,作为子女不该对他尽到孝道吗!不该报答父亲的大恩大德吗?再比如说什么是国王,国王并不是一个权力的概念,大家可以读一下孟子见梁惠王的对答,国王是有其天命的职责的。符合这个天命职责的才是国王一词的“正义”。中国文化的博大精深就体现在日用常行中的每一个字都有它最正的意义,我们说话办事,就得尊重这个最正的意义,这样才配当中国人。中国这个概念本身就是内涵最为丰富的文化的产物,而不是什么阶级斗争!

中国历来有一种说法叫做春秋笔法。春秋笔法是什么意思呢?就是对于夏商周以来,每一个文化中的事物从其“正义的水平上”盖棺论定。《九评共产党》就是对近现代中国历史的盖棺论定的春秋大手笔,站在正义的立场上,口代天言,除妖伏魔,弘扬大道,千古功德,自不待言。如果一个杀人的事件,你得描述清楚凶手的状况。五千年文明的价值被摧毁了,马列和中共就是这个文明的杀手,你可以把《九评共产党》看作是这个文明杀手的画像。可是在西方这个杀手并没有取得成功,而是在饱受苦难的中华民族中得手了。作为一个知识份子,我爱中华文明,爱这个文明的伟大和深奥、爱这个民族的不朽的生命和再生的力量。我自己知道,这是真爱国!

我们生活在一个每个符号的“正义”都处在被歪曲,被毁坏的文化状态中,那么怎么在你的心中恢复这些语词本身的真理的力量?用语词说语词不可能使你明白,得用事实调动你的真情实感,你才能明白什么是正,什么是邪。也就是说,你得用心到具体的事情中,去体会文化的正义与邪见之间的区别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想要见到每个字的真理的力量,那就多看几遍《九评共产党》。

我觉的在读懂这部著作的人心中,共产党怎么对待这部书一点也不重要。没有天恩对于根基深厚的中国民众的深刻悲悯之情,这部书就不会存在。这部书是在判决共产党,而不是在和共产党斗嘴,它没有这个资格。这部书的价值就在于有中国人,有中华民族文化的传人这样尊贵的读者存在,这样的读者才是这部书要找的有缘之人。没有这样的人存在,这部书就不会存在。秋风扫落叶呀,扫到了谁,那威严的,不可抗拒的力量可真是寒气逼人哪!谁要被真理的力量清除,谁就会在他面前战栗!这里可不仅仅是您在采访我,我是真心的把所有中国的同胞包括在内。“做中华儿女,不做马列子孙”,有此一念,不愁读不懂这部书的精深的内涵!

采访者:听您这么一说,对中国文化和历史又有了新的认识。我回去还要好好看看《九评共产党》。谢谢您给我们讲了这么多,也祝福您修炼成功,心想事成。“世界法轮大法日”到了,您最想说什么?

哲学博士:我作为知识份子,深知懂得信仰的真正含义之不易。法轮大法给予我的是本性自觉的力量,这个世界上只有人这个万物之灵才有良知,有了良知其实就是找到真正的自己,有了按照真正自己的本性生活的决心和能力。这个良知经常是为荣华富贵的追求所蒙蔽的。遇到法轮大法就是拨云见日,去蔽开慧。在这个特殊的节日,无言表达我对大法的感恩。也期待像我一样的人们也来了解一下法轮大法,在大法中受益,生命得到升华!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