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庆祝513】出家人:选择大法好幸福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五月十五日】一九七五年我出生在中国大陆一个普通人家。九四年技校毕业后只工作了几个月单位就倒闭了;因受家庭信佛环境的影响,内心萌生了要出家的念头。在九五年初,十九岁的我出家到本市一个寺庙。好在出家只是一个求佛的过程,最终有幸于九六年初走進法轮大法修炼。下面我把自己走入大法的心路历程写出来,希望对人们有所启示。

我妈妈年轻时身体不好,从八十年代初期就开始练各种气功。妈妈经常带回气功书、佛家经书、道家经书、修炼故事等各种书籍。我的姐姐长我四岁,很有善根,经常跟我讲看了这些书后的心得体会,开启了我对修佛的向往之心。

读技校期间,有一次我和好朋友去郊区游玩,走進一座寺庙,看到弥勒佛像与众不同,脸上笑呵呵的,肚子大大的,坐姿也随便。两边门柱上挂着一副对联:“大肚能容容天下难容之事”“笑口常开笑天下可笑之人”。我为弥勒佛的神情和思想境界所打动,如果在日常生活中,以这种心态处世,人会活的多么快乐呀!回家后,我常找一些佛教经书、修炼故事来读,逐渐萌生了要修炼的念头,也想跟佛教经书上的修炼人一样,早日脱离生老病死的痛苦,不再入六道轮回。

九四年毕业后在家,我开始烧香,供佛,诵《金刚经》,念佛,很虔诚。一天,妈妈带我到本市一个寺庙去玩。寺庙破旧不堪。我结识了该寺几位出家人,临走时,他们赠送了几本佛经给我。回家后,我就萌发了出家的念头,但没敢说,父母刚供我念完书,一点养育之恩不报就走人,担心会让他们伤心。工作后,由于吃住免费,工资我一分没用,全存起来,待出家后就交给父母。工作后,我很勤奋,曾多次受到领导表扬。开始单位效益还可以,但不知怎么搞的,不几个月,单位突然倒闭了。开业时多么热闹呀,不到一年人去楼空。那一瞬间,我更觉的世间无常,一切都是过眼云烟,唯有抓紧有人身时候的有限时间修出去,才是最要紧的。十九岁那年,我决定出家。母亲劝阻说:你一定要考虑清楚,现在正值青春年少,以后的日子还长呢,出家是要吃苦的。我说:没问题。母亲见我去意已决,没再阻拦。就这样,我在本市那个寺庙出家了。

入寺不长时间,我就觉察到寺院完全不同于我想象中的那样清净。开光直接要钱,我们几个出家人围坐一圈念经就是开光了,庙里根本不知道开光为什么;念经前就谈好价钱,把开光当成赚钱的手段。庙里什么经都有,如王母娘娘经、道家的经,卖书赚钱,都是为了钱。僧人为了争“当家师”,为了分香火钱,勾心斗角,闹得不可开交,与常人社会没有什么区别。我大失所望,望着佛像,一时迷茫,不知哪里才是修佛的处所。

求人不行,还不如求己。我不能跟她们一样,得抓紧时间修自己。于是除集体上早晚课和一些法事活动外,有空就回自己房间,诵经,念佛,拜佛,很少与其他僧人说话,也不愿听他们说话,觉得她们讲的都是一些是非话,影响我的清净心。我知道要忍,但很难做到。当时寺中,老年僧人大多数六、七十岁,大多没收徒弟。我的师父四十多岁,师爷六十多岁。我念过《金刚经》,最初理解对人不能有分别心,所以在一些事上,会主动去帮助那些没有带徒弟而行动又困难的老年僧人。起初,我师父称赞我,其他僧人也都喜欢我,也知道我真修而佩服我。但日子久了,不知什么事惹恼了我的师爷,她硬说我巴结“当家师”,吃里爬外,什么难听话都来;我师父也借事说我。她们不听我解释,把我是气的够呛。心想算了,忍住吧,要忍,一定要忍,但不管怎么想着忍,还是没忍住,有一回对师父说:“你算什么出家人,不配作我师父”。说完,我又后悔了,没忍住。在佛教中修,没有正法作指导,是很难的。

九五年底,一天收到好友的来信,她向我介绍佛家上乘修炼大法——法轮功。我当时很抵触,认为佛教中的法就是佛法,哪又出来什么上乘佛法?何况名字叫“法轮功”。所以我立即回了一封信表示反对。九六年初,好友又请来《转法轮》到寺庙来访我。当时我并不感兴趣,但碍于情面,还是看了。看的第一感觉就是这位气功师口气很大。当看到法中讲到佛教寺院中的不良现象时,心中明知是事实,但还有一丝不悦。当看到《转法轮》中讲:“末法时期庙里的和尚都很难自度,何况度人”,我深有同感。当往下看到“将来你可以达到一个相当高的层次,你都意想不到的那么高层次,得正果是没有问题的”时,我动心了,此生我不就是这个愿望吗?当读到“我要度不了你,谁也度不了你”时,我就决定修大法了。现在回想起来当时对师父对大法的不敬感到很后怕,很惭愧,很内疚。后来,我离开寺庙到同修家看了师父在广州的讲法录像带,觉的师父讲法的语气、眼神、动作很幽默,讲的也很有道理。当时就这么点认识。

过了一段时间,回到寺中,我就自己学炼法轮功,把该寺集体佛教活动当作一种工作。我试着向该寺出家人洪法。起初她们很反对,不理解,后来我讲到释迦佛讲了修佛有八万四千法门,法轮大法也是其中之一,之所以叫“法轮功”,是便于世人容易接受,经书中不也讲因人施教吗?一样的。末法时期的人要被度化也要用适合现在人的度化方法,才叫“法轮功”的。这样她们才表示不管我了,但她们自己是不愿学的。寺中的其他人也一样,不信大法,甚至有几个还笑话我年轻,出家时间短,经书看得少,认为佛教承传二千多年,修出多少高僧,就你这样能修成吗?我说不过她们,也就自己修法轮大法。

九七年的一天,本市宗教局局长来到该寺,说要推荐一个人去读佛学院,想培养一个人将来当住持。这个名额自然就落在我头上,因为当时我最年轻,又有些文化。我同意后,寺庙里“当家师”送我到南方某佛学院附近的一个小庙暂住,说是在那里复习功课,参加考试,考上了就能念佛学院。“当家师”对我寄予了很大的希望,说,凭你现在的文化程度绝对没问题。

“当家师”走后,我除了学《转法轮》,炼功,做一些事务后,就复习初中文化知识。做着做着,觉的不对劲,怎么我修佛还要学这些东西?六祖慧能一字不识,照样开悟成了祖师,还学这语文、历史、地理、英语有啥用?开悟不就啥都知道了?真想不通。有一次,受人之托去佛学院找某法师办一件事。法师上课去了不在,一个出家人接待了我,和我聊了起来,我了解到佛学院的一些情况。里面时间安排得很紧,洗漱、吃饭、睡觉、学佛理基本上都是集体行动,没有个人自由活动时间。我想那我学法炼功不就成大问题了。还说除了学习经、律、论之类外,还要学政治、学英语、写论文、参加考试,更让人不可思议的是还有走后门拉关系,她们拉关系不叫“送礼”,叫“供养”,其实就是送钱,只有这样才能有一个好前程。我越听越灰心。办完事回来,我想这个佛学院还是不上了,但是如果不上,那“当家师”和宗教局长该多么失望,这么多年想培养一个人才,一直找不到合适人选,这回找到我……想来想去,还是不行,人身是我的,寿命不归我管,我既已得大法,就不能再浪费时间做无意义的事,即使几年以后,学业完成,当上住持,成了法师又能怎么样?

我就先给妈妈写信打听一个法轮功辅导站站长的地址,因为妈妈和姐姐都已修大法了。收到回信,我就给该站长写信,说明我的想法,向她打听有没有其他专修弟子及专修场所。我想她是站长,了解的情况范围广,肯定知道的。果然如我所愿,没过几天,那个站长带着一位出家大法弟子找到我。那位出家大法弟子说:一收到了站长的信就一起过来了。我一个人专修大法。现在我们两人可以同修,这一切都是师父安排好的。我高兴坏了,感到好幸福。感到为实现史前的誓约不枉来人世走了一遭。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