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用法律讲真相并不难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五月十五日】明慧网发表《运用法律 制止迫害》之后,我开始认真的学习了有关法律知识,就按照明慧提供的有关法律知识,去年七月向公、检、法递交起诉书。我没学过法律,但我想只要我们根据明慧网提供的有关法律知识学习,利用法律形式讲真相并不难,利用法律各种讲真相的方式都有。

今年三月明慧发表《反迫害法律手册》汇编,我正在写向学校揭露六一零恶行的信,利用法律進一步讲真相救度世人,明慧网《反迫害法律手册》给我极大的帮助,思想一下明朗了。我平时就把“六一零”的恶行一笔一笔的记下,它做一件我就向群众、向领导揭露一件,同时把它用本子记下,这样再系统的写讲“六一零”恶行的真相信就容易多了。

今年三月在起草写揭露六一零恶行的信,当时只是写好它的恶行,正愁想不出怎么利用法律知识怎么配合好写出反迫害有理有据的好词儿的时候,明慧汇编的《反迫害法律手册》给我帮了大忙,上面有关法律基础知识也好,反迫害的理论也好,实践中怎么写也好,选择什么格式怎么写也好,那上面应有尽有,只根据自己的情况合适的就选用就行了。我很快就完成了第一篇向学校领导揭露“六一零”阴毒迫害的上诉信,几经修改,三月底上交学校各领导。

与此同时,我继续开始向中级法院起诉,向检察院、法院起诉。在去年的起诉书基础上,找出上次存在的不足,上次我是公、检、法三家合在一起写的,这次我把它分开写,因为迫害的事实太多了,写在一起不容易分清主次,他们也会推责任的。这也是我去年递起诉书过程中得来的经验,去年我向中级法院立案庭递交时,他们要我找公安局,因此我只去了信访办,到了信访办,他们也用各种办法搪塞,一般不给手续,甚至躲着你,告诉你一个姓名就算不错了。

这次我针对上次不足,分开写,写给法院的针对对法院判决不服写上诉,把事实写出来,针对对大法弟子多年的迫害事实向检察院写,把事实写出来,起诉恶人法办恶人。明慧《反迫害法律手册》上面有很多法律基础知识,与利用法律讲真相怎么写,只要认真学习就可以把它们触犯了哪条法律对号入座。我向法院、检察院、单位负责人几家写起诉书讲真相,我就是用这条思路走。

我继续向中级法院上诉,这一次递交和去年不同的是,去年我递交到立案大厅,去掉了怕心。这一次我是递交到了主审法官办公室桌子上,我没有了怕心。四月二十九日带着起诉书我到了中级法院大楼我往里走,两个守门警察问找谁,我说找某某,他说,你先到那边去。我来到立案庭,我走到了“违法事件确认”那个人面前我说这是违法事件确认吗,同时递交,她一边收下一边说:“是违法事件确认是吧?”我说,“是。”我要求她签收,她就不干了。她说,她才来还搞不清,得问那边的那个人,她把上诉书交给那个人看,那个人还比较认真的看了前两页,他说:“这事你不找这里。”我说,“找哪里?”他说,“你找诉控科,你是不服中级法院判决是吧,你找诉控科。”我说,“诉控科在哪里?”他说,“在大门外。”我说。“那是信访办。”他说,“控诉科就是在信访办。”我坚持不走,他开始有点来火了,这时候我知道我在干什么,我保持平静心态继续找他们讲,我说,“这个办案人是胡某某,我见过他一面。”他说,“是胡主任,他现在是办公室主任了,那你就找他去,他在那边,在三楼上班。”我决定去到三楼找他,他是主审法官,可是上了五楼,只有二楼有访民,所有办公室的门都关了,怎么也上不了那边的那个三楼,整个楼是封闭的。必须得从二个人守着的门進那边的楼。我又回到立案庭,我说,我还得找你们。他有点不耐烦了,他说,你从这边走,你就跟他们说,我跟胡某某是好朋友,他们就会带你上去。

我又来到两个守门的警察那儿,我说,你们这儿的人太难找了,这里不行,那里不准進,老百姓办点事也太难。他说,这是规定,他也没办法,答应跟我联系,带我去打电话,没人接。我说,我跟胡某某认识,见过面。这两个警察商量说,你带她上去,一个警察跟着我,我上了胡某某办公室。(两处)一个女的坐在那儿,正打电话,等她打完电话,我说问,这是胡某某办公室吗?她说,是。我说我送给一份材料给胡某某,(实际上是三份包括给检察院的)她接下后就放在他办公桌上了。我说,谢谢。那个跟着我的警察也帮着我谢谢她。我发着正念,一路上清除法院另外空间的共产邪灵,回家了。

我二零零四年开始用法律形式起诉讲真相,那时我什么法律知识都不懂,是看了《明慧周刊》上的一例子,格式。我就照那个格式写,写好了后带着它,我走到了检察院,政法委。近二年我不断的用法律形式起诉,讲真相,常人对于上诉没有几个反对的,救度的是世人。

作为大法弟子在这个过程中不仅仅去掉自己的很多潜在人心,同时也给开辟了周围的修炼的环境,树立的是威德。很多世人都愿意听我们讲反迫害经历的,可以启发人的善心,常人听了也觉的太不象话,有的落泪。儿子听了我的起诉经过,他说,你这件事干的不错。我说,我不仅仅要工资全部发,还要把以前抢走的钱物品全要回来,还要要回非法关押期间的工资,那是大法资源,不能给邪恶抢走。我这样做是为了他好,否则不仅仅法律要清算,还给自己留下还不清的业债。

反迫害救世人是我们的责任。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