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害人腿脚露骨 黑龙江汤原看守所与公安局拒见家属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五月十五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黑龙江省鹤岗市新华农场现年六十岁的宋慧兰,二零一零年十二月十三日第五次被桦川县公安和横头山派出所互为勾结绑架,身体被酷虐摧残,在汤原看守所被注射不明药物后,原本健康能自由行走的人,现已被迫害致残,右腿及脚坏死,现在全部溃烂,骨头裸露在外(如图)。家属于三月份去汤原看守所找过相关责任人,汤原看守所抵赖,敷衍家属,推卸责任。此次情况明慧网四月二十七日有详情报道。

在汤原看守所被注射不明药物后,原本健康能自由行走的人,现已被迫害致残,右腿及脚坏死,现在全部溃烂,骨头裸露在外(慎入)。

现在宋慧兰的腿脚坏死愈加严重,大部份溃烂,筋骨裸露,不忍卒睹,剧痛使宋慧兰无法忍受。亲人痛苦不堪,其女儿整日以泪洗面,压力如山。本市二大医院都不收留(有诊断),叫去外地治疗,告诉需要费用几十万,并伴有生命危险。

宋慧兰是一个善良的农村妇女,平时家庭也不富裕,再加上这几年被迫害,日子过的很拮据,哪有钱去治疗啊?柔弱的女儿逼的没活路了,撇下需要护理的妈妈,四月十五日那天又去了汤原看守所和汤原公安局,此次情况更糟,详情经过如下:

家属来到看守所大门往里进,门卫不许进。家属说:找乔所长有事;门卫声称他不在。
家属:我知道他在楼上。就往楼里闯
门卫:你别动,我去给你们看看。一会儿,下来说,开会去了,不在。

宋女儿哭,硬闯进去了,上去后,乔所长门反锁上,不开门。宋女儿叫了半天,也不给开。

宋慧兰的姐姐等人在门口等着,过时,门外来了两名警察(猜测是乔所长用电话调来的),推出宋慧兰姐姐和其他同去的人,然后把大门从里面挂上,又开来二辆警车,几个警察来此示威恐吓家属。此时宋慧兰的女儿下来已哭成泪人,那些警察扒窗往外看,家属面对紧闭的大门,只有哭泣和愤怒,随即去了汤原公安局。详情如下:

家属:来到公安局大楼往里走
门卫:不许上楼,领导开会去了
家属:我们知道他在楼上
门卫:不行
家属:我们等
门卫:沉默。家属拿出照片让他看,此期间还有来办事的人一同观看了照片,表情都非常惊讶,有个女警察看过后,惊恐地边上楼边摆手,门卫此时也缓和了态度。
家属:默默的等
门卫:那你们进屋坐吧,家属二人进了屋。
宋慧兰的女儿对门卫坐的人说:如果是你的亲人弄成这样,你能这个态度吗?谁也不吱声。

家属一直等到十一点多,也没人下来,宋慧兰的女儿还要护理妈妈,就回来了。

由此可以看出,现在汤原看守所和汤原公安局怕承担罪责,都采取回避的态度,谁也不露面,不表态,想以此种方式推脱责任。

宋慧兰二零一零年十二月去横头山办事,十二月十三日遭不法警察绑架,十二月三十一日,被劫持到汤原县看守所。所长闫勇强迫宋慧兰在东北的冬天晚上零下二三十度的情况下睡在冰冷的地铺上,只盖着薄得透亮的被褥。宋慧兰每晚被冻得浑身发抖,以至造成子宫脱垂,非常痛苦。宋慧兰绝食抗议迫害。闫勇、李管教、姜管教,还有一姓蔡的、一姓李的,及一个叫杨丽的管教等人,死死的将宋慧兰按在铺上,使其动弹不得,并强行、快速静滴了一瓶不明药物,致使宋慧兰痛苦极了,满地打滚,连话都不能说。还有的警察过来讥笑、嘲讽,说:“没事,没有副作用。”一个叫乔云亭的所长还过来威胁说:“不行,给你铐地环!”

希望国际正义组织和善良的人们给以声援,惩罚恶人,维护人类道德尊严,结束这场邪恶的迫害。